<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九章 活死人
    罗开平忙应道:“知道了妈,您好好休息,我一定用心帮他们做衣服。”说完,他对王波和马小玲尴尬的笑了笑,他本身就不善言语,如今又觉得不好意思,当即不再多说什么,立即拿出工具帮马小玲量尺寸。

    马小玲站着不动,任由罗开平量身,突然,她盯着罗开平的手看,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王波感觉的她目光有异,顺着看过去,只见罗开平的手背上有一片皮肤呈乌黑色。

    马小玲不动声色的问道:“罗先生,你的手是不是沾到什么东西了?”

    罗开平下意识看了一眼,随即慌忙收到背后,道:“啊,没……没事,等下洗洗就没事了。好了,量好了。”话还没落音,他就快步走开。

    王波与马小玲对视一眼,道:“平哥,要不要先付定金?”

    罗开平道:“啊,不用,都是住一栋楼的街坊,不用付什么定金,等衣服做好后,我马上通知你们。”

    王波道:“那谢谢平哥,我们先走了。”

    离开罗开平家后,王波见马小玲皱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事,便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平妈的事有其他意外?”

    马小玲道:“这事太奇怪了,罗开平手上的黑斑其实是被尸气侵蚀,可尸气是死人身上才有的,他一个裁缝是怎么沾上的呢?那个平妈更奇怪,她身上一点生人气息都没有,就好像一具尸体在行走。”

    王波道:“尸体在行走?那岂不是行尸!”

    马小玲猛地抬起头,看着王波道:“对!是行尸!平妈其实是活死人!罗开平手上的黑斑是平妈弄出来的!”

    王波疑惑道:“什么是活死人?”

    马小玲解释道:“活死人顾名思义就是死了的人,却还在凡间生活。人虽然死了,不过灵魂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困在身体里,平日里跟寻常人一样,能走动、说话、吃饭,可是因为身体没有了生机,所以到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腐烂却无能为力。”

    王波惊讶道:“还有这样的事!这世上还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那你知不知道她是怎么变成活死人的?”

    马小玲蹙着秀美,道:“也许是尸变,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不管怎么说,这个平妈很诡异,可又没有其他线索,要好好调查清楚才行。算了,先去珍珍家吃饭,晚上还要去补充点吃饭家伙。”

    补充吃饭家伙?王波眼前一亮,试探道:“那个,我可不可以跟着去见识一下?”

    马小玲似乎想了一下,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也罢,再怎么说你也是替我做事的,就带你去见识一下世面也好,免得以后说我亏待你。拿着!”说着,把提着工具箱向王波抛过去。

    王波连忙伸手接住,道:“为什么我拿?”

    马小玲脑袋一昂,道:“你说呢!”

    王波暗暗苦笑,垂下头不再说什么。好嘛,这就是低调的后果,都被当作跟班了。

    在王珍珍家吃完饭,马小玲就带王波去了一家游戏机厅。

    马小玲也没有跟王波解释为什么来这种地方,径直走了进去。游戏机厅很小,也很嘈杂,不过却很干净。

    王波听着“豪腰根”“啊杜根”“咦靴”“火”这种声音,不禁想起自己的少年时光,心中感叹:“这声音,真怀念啊!”

    “求叔!”马小玲冲着收银台里背对着的人喊了一声。

    那人转过身,原来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他淡淡道:“来了。”然后看了一眼王波,问道:“这人是谁?”

    “王波,一个无所谓的人。”马小玲根本没有多说,完全把王波当作可有可无的跟班。

    王波撇撇嘴,只当没听到。

    求叔听了也没多问,从收银台里走了出来。

    王波见他走路是瘸着腿的,想了想,这个求叔的全名好像叫何应求,年轻的时候刚学会茅山道术,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天下无敌,便意气风发的想要收尽天下妖魔鬼怪,结果刚下山就碰到况天佑这个第二代僵尸,随后被咬了一口就变瘸了。

    王波心想:“况天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哪里不咬,却咬人家的腿,难道是腿控?怪不得最后跟马小玲成了一对!”

    穿过游戏机厅,走进内堂。

    马小玲掏出一个小皮球,往一个好像供奉神坛的地方丢了过去,口中说道:“波仔,接着!”

    只听一个小孩声音响起:“谢谢小玲姐姐!嘻嘻,格格格格……”便见到那个小皮球在虚空中一上一下的飘动,好似有人在抛球玩一样。

    马小玲笑着回头看了王波一眼,目光中全是戏谑。

    王波这才明白在嘉嘉大厦里,马小玲为什么听到自己要跟着来的时候露出神秘的笑容。

    他默运法力,再次朝虚空中上下飘动的小皮球看去,原来是一个小孩子正在抛着皮球玩得起劲,这是个阴魂,何应求在养小鬼!

    王波忍不住看了何应求一眼,养小鬼是茅山道士这一行里的禁忌,要是被他人知道,一定会找上门喝问讨伐。

    何应求道:“这次想要什么?”

    马小玲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道:“跟上次一样。求叔,给个折扣呗,现在生意难做,别说吃饭,喝粥钱都赚不到!”后面一句是用撒娇的语气来说,还说得很娇腻,让人骨头一酥。

    “你少点shopping就行了。”何应求对马小玲的为人很熟悉,完全不为所动。

    “人家是女孩子嘛!”

    王波只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睁大了眼睛看向马小玲,傲娇女王竟然还会撒娇!

    何应求边向一个房间走进去,边说道:“没得谈,给你打了折扣,我连菜糠都没得吃!”

    马小玲瞪了王波一眼,收起神色,道:“这次先记账,下次再一起给你。”

    过了一会,何应求捧着一堆东西走出来,疑惑道:“你不是去了趟日本吗,这么快就没钱了?”

    马小玲咬牙切齿道:“被一个臭警察和一个死秃驴给讹诈了。”

    “还有人能从你这只铁公鸡拔下毛?我倒是想知道这人是谁!”何应求很吃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