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八章 诡异
    马小玲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眼镜男的那双大眼睛费飞快的眨眼,一时间也不知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在人家家门口转悠。?

    王波一看到这个眼镜男,就认出他就是老实巴交的裁缝罗开平,便走了过去,笑道:“平哥,还记得我吗?我是上个月搬来的王波。”

    罗开平笑道:“原来是王波啊,我记得你,呵呵。对了,嘉嘉阿姨跟我说,珍珍和你一起去日本旅游了,这么快就回来了?珍珍呢?”

    王波道:“就玩几天而已,今天刚回来,珍珍也回来了,正在家里休息。”

    罗开平道:“回来就好。这位小姐是?”

    王波看了看马小玲,淡淡道:“哦,这是我女朋友马小玲,她也和我们一起去日本旅游了。其实我和她来这里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是这样的,她呢在日本买了几件衣服却还嫌不够,听说你是附近一带手艺精湛的名裁缝,所以就想请你帮忙再多做几件。”

    罗开平被王波称赞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挠挠头,憨笑道:“名裁缝我是称不上的,就是熟能生巧,有份手艺罢了。你好,马小姐,来,我们进屋再说吧。”说着,便转身掏出钥匙上前开门。

    马小玲瞪了王波一眼,压低声音道:“等下再跟你算账!”

    王波心道:“等下是等下的事,反正现在你不敢把我怎么样。”他突然觉得时不时逗弄一下马小玲其实也挺有趣的,也不把马小玲的威胁放在心上,抬步上前,道:“平哥,平时你很少在家吗?”

    罗开平道:“也不是,我一般都在家里帮我们嘉嘉大厦和住在这附近一带的街坊做衣服,只是偶尔会出去接单帮街坊们量身记下尺寸。其实我家里就我和我妈两个人,我妈年纪大了,精神不大好,平时都是她老人家在家……请进!”

    王波让开一边,示意马小玲先进,马小玲看也不看他一眼,昂着脑袋,傲娇的走了进去。

    罗开平憨笑道:“马小姐,我家比较小,请你别介意。”

    马小玲笑道:“没有啊,我觉得挺不错的。”她说着话,两只眼睛却似雷达一眼不断在扫描着屋里的情况。

    大厅也就七八个平方,进门右边是两个房间的房门,正对着门的墙边摆放着一张小小的餐桌,旁边是一条窄小的短通道,应该是通向厨房和洗浴室,左边是做衣服用条桌和缝纫机,靠墙上有个架子,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款的成品衣服,整体空间看上去显得很拥挤。

    罗开平笑道:“你们这次去日本旅游玩得很开心吧?日本的风景一定很漂亮吧?”

    马小玲点头道:“嗯,日本的雪景很好看,温泉、寺庙,还有游乐园都是游玩观赏的好地方。”她边说着,边向左边走过去看那些挂着的衣服,毕竟这次来的借口是请罗开平做衣服,做戏要做全套嘛。

    罗开平见她正在看那些成衣,脸上露出自信自豪表情,笑道:“这些都是我做的衣服,你们先看看,我去倒两杯茶给你们。”

    马小玲微笑道:“谢谢你,罗先生。”然后趁罗开平转身去倒水的时候对王波使了个眼色。

    王波明白这是让他拖住罗开平,点头表示明白,走过去,笑道:“平哥,我们来的突然,真是麻烦你了。”

    罗开平笑道:“没事,大家街坊相互帮忙,更何况你们是来照顾我生意的,我感谢你们还来不及呢!来,请喝茶!”说着递给王波一杯茶水,然后又递了一杯给马小玲。

    王波举起茶杯抿了一下,道:“平哥,我仔细看了一下你做的衣服,没说的,果然是一等一的好手艺!现在市面上的衣服大都是用机器流水线成批加工出来的,远远没有手工制作的那么合身、舒适。唉,现在像你这么好手艺的裁缝越来越少,单单就凭这门手艺就不愁没饭吃,以后要是哪个女孩嫁给你,那她真是有福气啊!”

    “那当然!”门口突然走进一位身穿黑衣、面色苍白的老太太,“我们家阿平的手艺是这附近一带的街坊们公认的这个!”

    她边说着边向王波和马小玲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看向罗开平时,她苍白无色的脸上也露出自豪、开心、满意的笑容。

    王波看着平妈脸上的笑容觉得有些诡异,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他转头看向马小玲。

    恰巧马小玲也看了过来,她微微点了一下头,示意已经找到嘉嘉大厦不对劲的源头。

    “妈,你去哪了?不要和客人乱说!”罗开平急忙上前搀扶平妈,对自己母亲当着客人的面夸赞他,让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平妈笑容收起,“哼”了一声,道:“我哪有乱说!周围的街坊领居谁不知道你一身好手艺,好就是好,这还怕人说?”

    罗开平忙道:“是是是,我知道了。妈,您出去逛街肯定逛累了,我扶您回房休息吧!”他一边小声哄着,一边低眉顺眼的搀扶平妈走进一间房间。

    王波走到马小玲旁边,小声问道:“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

    马小玲道:“平妈身上有古怪,阴冷的气息很重,我试她一下。你看好我的箱子!”说着,就要把工具箱悄悄递给王波。

    王波道:“先等一下,现在情况不明,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也不清楚,这么快动手,要是一个把握不住,会不会打草惊蛇?”

    马小玲想了一下,道:“那明天再来。”

    这时,罗开平已经在房间里把平妈安抚好,然后走出来,关上房门,这才转过身对王波和马小玲歉意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妈也是疼我才这么夸我的,你们不要介意。”

    王波笑道:“没事,在母亲眼里,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最优秀的。再说,平哥你确实手艺精湛,值得令堂夸赞。”

    只听房间里传出平妈的声音:“没错,人家比你小都这么明白事理,白长你这么一个人了。阿平,他们的衣服你要用心做,好好做,听见没有?”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