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七章 玄武童子
    王珍珍在出租车另一边下了车,开心道:“终于回来了!小玲,你站在那做什么?快进去呀,妈咪在家等着我们呢!”

    马小玲眉头松了下来,佯怒道:“什么叫终于回来了,难道这趟日本之行你玩得不开心吗?我可记得某人左一句天佑,右一句天佑叫着的。番茄小說◇△網w-w-w-.`f`q`x-s`w`.com”

    “小玲!”王珍珍顿时羞红了脸,娇嗔道:“不理你了,我去找妈咪!”便向嘉嘉大厦走进去。

    马小玲嘻嘻一笑,快步跟上,挽住王珍珍的手,也不知说了什么,王珍珍转嗔为喜,两人瞬间和好如初,发出银铃般的格格笑声一起走进嘉嘉大厦。

    王波看着后车厢塞满的行李和礼物,苦笑的摇摇头,埋头做起了搬运工。

    好不容易才把所有东西搬上楼,一出电梯就见到欧阳嘉嘉迎出门口,“哎呀,这么多东西,你们买了什么?王波,辛苦你了,快进来!”说着,上前准备帮王波拿点行李。

    马小玲冷声道:“有什么辛苦的,什么都没做,净白吃白喝。阿姨,别管他,让他一个人搬。”

    王波只当没听到,对欧阳嘉嘉笑道:“嘉嘉阿姨,不用了,我自己来。”

    欧阳嘉嘉也没有坚持,只是笑盈盈的看着王波,她现在看王波就好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王珍珍站起来,走过去拿起一个礼盒,“妈咪,这个是我们买的礼物,你一定喜欢!”

    欧阳嘉嘉打开一看,惊喜道:“哇,这件衣服……这么华丽,哎呀,我都一把年纪了,你们还买这个给我,我穿合适吗?”

    “嗯嗯,小玲说这个很适合你呢!”

    “阿姨,谁说你一把年纪了,要是不说,你和珍珍站在一起就是一对亲姐妹!”

    ……

    三个女人说说笑笑的聊着女人话题,马小玲时不时的不经意询问,最近嘉嘉大厦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发生?

    欧阳嘉嘉也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随口回应,楼上有玄武童子坐镇,不会有奇怪事情出现。

    马小玲问了几句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好不再问下去。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个女人就好像五百只鸭子,这三个女人就是一千五百只鸭子,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弄得一旁的王波颇感烦躁,当即趁她们停顿的瞬间说道:“嘉嘉阿姨,我这么多天没回来,先回家收拾一下。”

    欧阳嘉嘉忙道:“行,你先回去放下行李,记得晚上过来吃饭,我煲了老火靓汤!”

    马小玲也站了起来,道:“正好我想出去走走,几天没在香江,以前没觉得,现在反而有点想了。”

    王波看了她一眼,猜测她应该是想看看嘉嘉大厦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弄得阴气冲天,也不说破,两人一起走出门。

    电梯还没到,只能先等等。

    王波突然感觉旁边有道视线一直盯着自己,下意识转头,一下子就碰上马小玲冷冷的眼神,心中苦笑:“终究是逃避不了。”呵呵一笑,道:“呵呵,电梯挺慢的……”

    马小玲冷冷道:“不说话没人说你哑巴。”

    王波心道:“你这么盯着我看,我能不说上几句话吗?”可这话他哪敢说,再怎么说他占了人家女孩子便宜,让人发泄发泄心里的怨怒也是应该的,当即不再说话,扭过头不再看马小玲,心道:“看吧看吧,眼神又不能杀人,我就当你发花痴迷上我。”

    又过了一会,电梯到了,两人走进去,王波按了自己要去的楼层,可是马小玲却是不见任何动作,王波心中一突:“不会想跟我回家,然后杀人灭口,或者因为吻她的事而以身相许?”

    正想着,马小玲突然开口道:“你能解释一下‘谋杀亲夫’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王波暗暗叫苦,当时只是一时兴起调戏一句而已,没想到现在被找上门来了。心思急转,知道以马小玲傲娇女王的性格这事是糊弄不了的,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光棍点。

    他缓缓说道:“呃,首先,我先向你说声对不起,上次那件事……嗯,虽然事出有因,但是终究是我做错了,要打要罚,你直说吧,我都认了。”

    马小玲冷“哼”一声,道:“你不用说得这么委屈,我马小玲不是那种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人。这事等下再说。我问你,你区区一个普通人,顶多也就是个学过几招的练武之人,为什么第一次见到鬼却还能这么冷静?”

    王波心中一凛,认真道:“其实当时珍珍也问过我怕不怕鬼,我跟她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又没做过什么亏心事,我怕什么。再说,鬼也是人死后才变的,就算它来找我,最后又被它害死,大不了我变成鬼后找它报仇,到时看看谁更厉害。这就是我为什么见到鬼不怕的原因!”

    马小玲“嗤”的一笑,道:“你胆子倒是挺大的。我告诉你,从来没有人敢占我马小玲的便宜,你对我做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过你认错态度还算可以,这样吧,你只要帮我做三件事,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王波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坏处,反正他也想要了解马小玲的法术到底有多厉害,便说道:“行。不过,我也有个条件。我虽然不怕鬼,但也不能任由鬼来害我,你能不能教我学那招召唤神龙的法术让我防身?”

    “你以为我们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法术是街边大白菜吗,随随便便一个人就想让王叔出来帮忙?漫画看多了吧你,什么召唤神龙!”马小玲斜睨着王波,嘲讽道。

    王波心中一动:“王叔?这是在尊称神龙,难道神龙是真实存在的?”

    原本他以为神龙这只是用法力具现出来的实质视觉,可细细一想,也不是没有可能。有鬼,有僵尸,后面剧情还有神话传说里的白蛇、青蛇和法海出现,甚至还有观音菩萨和如来佛现身,有神龙存在也不算什么出奇的事。

    要是真有龙的存在,自己又能拥有一条的话……

    王波脑海中现出一个画面,万里高空中,一个人站在一条数百米长的巨龙头顶上,双手抓住龙角,迎风而飞,穿云翱翔,那场面威风凛凛,狂霸酷炫吊炸天,想想不禁有点小激动!

    却听马小玲“哼”了一声,道:“别做白日梦了!不过,你要是用心帮我做事,哪天我高兴了说不定会给你几道护身符,或者教你几招法术防身。”

    王波看着马小玲那副只要讨好我就施舍点好处给你的傲娇女王模样,心里不禁有点好笑,不过,这算是个好开端,跟马小玲打好关系对他有利。

    于是他兴奋的说道:“真的?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放心,只要你肯教我法术,别说三件事,就是三十件,我也一定帮你做到!”

    马小玲满意的笑了笑,淡淡道:“看你表现吧。现在我就有一件事要你做!我发现嘉嘉大厦有点不对劲,或许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混了进来,为了不让嘉嘉阿姨和珍珍担心,也为了不引起街坊们的恐慌,你暗中查查最近嘉嘉大厦发生什么异常的事。”

    王波点点头,道:“行,那我先把行李放好,怎么查等下你跟我说说。”

    过了一会,王波再次回到电梯,跟着马小玲来到嘉嘉大厦的顶楼。

    马小玲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化妆盒,打开后,就在顶楼的天台四处走动,细细察看。

    王波凑过去看了一眼,那个化妆盒里面原来是一个罗盘,心想:“还真是时髦,竟然把化妆盒改装成罗盘来掩人耳目。”

    过了好半天,马小玲蹙着眉头,自言自语道:“奇怪了,这里明明阴气冲天,可是为什么就找不到原因呢?没理由啊,难道坏了?”说着,抬手拍了拍手里的化妆盒罗盘。

    王波走过去问道:“怎么了?查到什么没有?”

    马小玲自然不会让王波知道自己查不出线索,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啪!”的一声,她拍下化妆盒罗盘的盖子,淡淡道:“这里看完了,去其他地方看看。”说完,看也不看王波,傲娇的昂起头,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旋身一转,提起工具箱往楼梯口走去。

    就在这时,楼梯口里走出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王波看清楚来人,不由一愣,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那小青年见到迎面走上来的马小玲,眼睛一亮,上下打量,可是一低头,他的眼睛更是大放异彩,瞬间就被马小玲那双雪白笔直的大长腿给闪了眼。

    他双眼迅速的眨了数下,这才抬起头道:“哈哈,这位小姐肯定是来找我的吧?你好你好,我叫金正中,人称玄武童子,方圆百里的街坊都是这么叫我的!”

    马小玲忍不住打量了金正中一番,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玄武童子!”

    金正中被美女这么盯着看,心里更是得意的飘飘然,然后侧身、背负手、昂着脑袋,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微微颔首道:“正是区区本尊。求神、占卜、抽签、算命、解卦、求姻缘、问前途、捉鬼驱魔降妖无所不精,无所不能,有什么不明白尽管找我,很灵验的!”

    王波心中感叹:“这感觉还真是熟悉啊!杜文泽演这种贱兮兮的话唠角色还真是驾轻就熟,跟《神勇铁金刚》里的关仁一样都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还偏偏说的那么有喜感。”

    金正中滔滔不绝的吹牛皮,别看他说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其实也只能唬住那些一点也不懂的平民百姓,要是遇到懂行的人,只稍微听上几个字就知道此人是骗子。

    马小玲身为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第四十代传人的掌门一眼就看穿金正中这个“西贝货”,冷冷道:“滚!”

    “……”

    霎时间,金正中竟被喝止了,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呆呆的看着马小玲从旁边走过去。

    王波忍不住“嗤”的一下笑出声来,马小玲还真是直率的可爱,一点面子也不给人。

    金正中被笑声惊醒,眨眨眼,看着楼梯口,此时马小玲早已经走了进去看不见,到现在他都搞不明白这个长腿美女为什么突然生气喝骂他?

    他恼怒的小声嘟囔:“美女了不起啊,腿长还穿超短裙,发!”回过头,看到王波,神色立即转变,脸上挂上了笑容,自来熟的热情说道:“这位先生,你好你好,在下金正中,人称玄武……”

    王波看到金正中那副熟悉的样貌就立即想起被关仁出卖的事,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如今又被他喋喋不休的吵杂,真是烦不胜烦,千言万语最终吐出了一个字:“滚!”

    金正中再一次被喝住,张着嘴傻傻的看着王波,搞不明白这一男一女两人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是怒斥自己“滚”?

    前面那一个也就罢了,毕竟是个长腿美女,可面前这个长得跟小白脸一样的凭什么敢大声跟他嚷嚷?

    他恼羞成怒正要回骂,可是一看到王波面色不善的瞪着他,下意识在心里对比了一下武力值,最后只张了张嘴却把话生生咽下肚子里去,拉头耸脑的灰溜溜走开。

    马小玲在顶楼查不到什么线索,便没有再去乘坐电梯,沿着楼梯往下一层楼一层楼的仔细排查。

    王波早已看出马小玲查不出什么线索,便有意无意的引着马小玲往罗开平家走去。

    “嗯,这里的阴气最浓,我想应该就是这里了。”马小玲拿出化妆盒罗盘对着罗开平家门口上下比划着,并没有看出是王波刻意把她引到这里来。

    她回头对靠在楼梯门框上的王波问道:“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家?”

    王波正要说话,只听“哗啦啦”声响,随即电梯门打开了,走出一个眼镜男,他看到一个女人正背着身体在一扇门前比划着什么,不禁愣了一下,疑惑道:“你是谁?在我家门口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