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六章 诛邪
    孔雀大师手持法杖往地上重重一顿,怒道:“住口!休得胡说!我做的事岂是这个妖孽能够相提并论!”

    “人鬼殊途,自古以来,人间有人间的法律管束,地府有地府的禁律处置,三界六道谁也不能越界!她一介鬼魂本就应该老老实实呆在阴曹地府,岂能留在人间游荡作乱!”

    “贫僧不才,被奉为高野法力僧,驱除妖魔、守护人间正道秩序、维护世间乐土和平就是我的天职!”

    王波知道跟这种以天下苍生为由,始终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是说不通的,撇撇嘴,闭上嘴不与之争辩。

    “大和尚,留下几个徒弟就想缠住我,这也太小看我了吧!”

    众人转过头,只见马小玲提出一个工具箱,迈着两条白花花大长腿不紧不慢的走过来。

    王珍珍惊喜叫道:“小玲!”快步跑了过去。

    马小玲道:“珍珍,你站远点,今天让你看看华夏阵法是怎么破日本结界的。”

    王珍珍惊讶的看着马小玲,她隐约中感觉到现在的马小玲身上散发出一种自信而霸气十足的气势,一时间觉得自己好像都不了解眼前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了。她点点头,远远退开。

    马小玲打开小工具箱,拿出一个幸运星,口中念道:“龙神敕令,天地无极,万法归原,障壁无形,破阵!”手中幸运星往中央的莲花阵丢去。

    “嘭!”

    莲花阵中央的红色结界好似玻璃被打碎一般,顿时四分五裂化为碎片,然后消散得无影无踪。

    孔雀大师大叫一声,如遭重锤击中一般向后连连退了好几步。

    初春见结界消失,心中大喜,赶紧飞身而起,向外逃走。

    况天佑急喊:“等等,我有事问你!”拔腿追上去。

    孔雀大师怒喝:“妖孽,哪里逃!”正要施法。

    却见马小玲挡在面前,“大和尚,你不仅抢我生意,还欺负我朋友,我马小玲要是不给点颜色你看看,还真对不起我身为驱魔龙族第四十代传人的身份!”

    孔雀大师愤怒的看了一眼挡在面前的马小玲,然后望向初春逃走的方向,突然他看到王波站在那边,眼中怒气更盛。

    之前在酒店里他对王波施展定身咒的时候,一时不察,反而吃了暗亏,想他身为日本有名的高野法力僧,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深受尊敬膜拜,哪里受过这等耻辱,而且还是接连两次受挫,这让他的连往哪搁。

    王波自然不知道孔雀大师所想,他看到初春正向自己这边飞过来,心里正犹豫要不要出手。

    谁知初春看到王波后脸色大变,慌忙折了个方向往别处而逃,她可是记得在酒店的房间里,只被这人轻轻一喝,自己差点就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去招惹这个厉害人物。

    她突然看到另一边正孤身一人站着的王珍珍,心中大喜,“嗖”的一下飞了过去。

    王波见此,暗道:“不好!她要附在珍珍身上!”急忙喊道:“珍珍,快跑!”

    王珍珍见初春飞过来,竟然没有丝毫害怕,反而惊喜道:“初春,有位老……啊!”

    初春一下子钻进王珍珍的身体里,附身成功让她大喜过望,控制着王珍珍的身体边旋转边哈哈大笑。

    只见一道身影迅速冲了过去,一把抓住被女鬼俯身的王珍珍,正是况天佑。

    他大声喝道:“出来!”

    初春得意的仰天大笑,然后面色一冷,道:“哼!你觉得有可能吗?”

    况天佑劝道:“初春,你已经死了,还杀了那么人,这女孩是无辜的,你要是还有点良知,别在害人了。”

    “哈哈哈哈,无辜?”初春恨恨道:“她是无辜,那我呢?你试过被心爱的人杀死的那种痛苦吗?我要杀人,我要杀死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你奈何不了我的,只要我在这个女孩子身体一天,你们就不能拿我怎么样!”

    王波有些无奈:“我本来已经改变初春在酒店里附身于王珍珍的剧情,没想到最后还是发生,这个世界的天道修正能力还真够强的。”

    他快步跑过去,怒道:“初春,快离开珍珍的身体,别逼我出手!”

    初春眼中惧色一闪,禁不住后退两步,随即反应过来,有恃无恐的说道:“你要是不顾这女孩的生死就试试看!”

    王波知道人要是被鬼上身,时间越久人的阳寿减的越多,顾不得自己身份暴露的问题了,正要出手把初春打出王珍珍的身体。

    只听身后响起马小玲的声音:“女鬼,快离开她的身体!”

    王波回头,但见马小玲左手提着工具箱,右手拿着一根黑色驱魔棒走了过来,当即松了一口气,看来不用他出手了。

    初春冷冷道:“想收我,先杀了这个女孩!”说完,跃身飞起。

    马小玲把手中工具箱往王波身上一丢,道:“等下再跟你算账!”快步追了上去。

    王波暗暗叫苦:“关我什么事啊,珍珍跑你那边去,你倒好,只顾和别人斗法逞能,现在出事了,却全赖我头上。”

    只听马小玲念道:“龙神敕令,风神借法,诛邪!”话音一落,风声四起,一阵阵狂风从四面八方刮来,瞬间把飞在空中的初春包围住。

    初春大急,向左逃,一阵狂风挡住去路,向右飞,又一阵狂风刮来,逃无可逃,身体又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只得跳落地面和追上来的马小玲打斗起来。

    马小玲的驱魔棒是马氏一族千年传承下来的法器,本身就带有降妖伏魔的法力,初春区区一个等级低下的阴魂哪敢硬接,每次驱魔棒打过来,只得赶紧躲避,而马小玲本就身手不凡,只一小会功夫,初春便陷入苦苦防守的狼狈困境。

    初春眼见不敌,又想到旁边不仅有个法力深不可测的王波,而且还有况天佑这个僵尸,心里更是焦躁。

    她抬头看向面前又挥棒打过来的马小玲,牙齿一咬,当即脱离王珍珍的身体,迎着打过来的驱魔棒冲了过去。

    王珍珍身体里的女鬼突然离开,立即晕了过去,“扑通”一声就摔在地上。

    马小玲担心的急叫一声:“珍珍!”这一分神,手里的驱魔棒就慢了下来。

    初春趁此机会化身为一片白布,瞬间把马小玲包住,眨眼间就融入马小玲的身体,她大笑道:“我上了你的身,看你怎么收我!”

    马小玲身为驱魔龙族马氏一族第四十代传人,自有家传功法修炼,虽然被鬼上身,但修为定力却把守住心神,不至于像王珍珍那样瞬间就被初春控制住身体。

    她看到站得离王珍珍最近的况天佑已经跑去察看,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边与初春争夺身体控制权,边对王波大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看戏吗?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王波赶紧跑过去,问道:“怎么帮?”

    马小玲努力守住心神,道:“箱子里有些符,你拿出来给我吃。”

    王波打开工具箱,里面有化妆盒、喷雾器、玻璃瓶等等之类的东西。

    马小玲大声叫道:“就是那个玻璃瓶里的幸运星!别多拿,一颗就行,很贵的!”

    王波无语的看了她一眼,都什么时候,还惦记着钱上面的事,还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财迷!赶紧从玻璃瓶里取出一颗幸运星,正想喂进马小玲的嘴里,可是她的嘴巴却被初春控制住,闭得紧紧的。

    他只好说道:“对不起了!”伸手过去,在马小玲的小脸蛋上一捏,她的嘴巴立即张开,在她“嗯嗯”的哼叫声中赶紧把幸运星塞了进去,然后向后急退。

    不快点退开不行啊,因为在捏住马小玲脸蛋的那一刻,王波看得分明,马小玲美丽的大眼睛又是痛楚又是愤怒的瞪着他,想必是怪他捏嘴巴的力度太大,把她捏疼。

    王波心道:“瞪我干什么,我这是为了救你啊!呃,皮肤不错,又滑又嫩。”

    但听马小玲痛苦说道:“不……不行啊,吞不下去,快,水!”

    王波一愣,左右张望,周围都是树,哪里有水,可是马小玲喉咙被幸运星卡住,脸色煞白,大眼睛里全是痛苦之色,好似无法呼吸一般。

    来不及思考,一步便冲了过去,一手抱住马小玲,深吸一口气,在她吃惊的目光中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嘴,紧接着猛地往她嘴里一吹,同时也举起手在她前胸一拍,幸运星顿时被她咽了下去。

    只听初春凄厉的叫了一声:“啊!”瞬间就从马小玲的身体弹了出去。

    马小玲刚一恢复身体,想也不想挥手就朝王波脸上扇过去。

    王波惊叫道:“哗,谋杀亲夫啊!”笑嘻嘻地跳开,心想终于报了这几天被马小玲呼来喝去的怨气了。

    马小玲恨恨的瞪了王波一眼,取出一颗幸运星朝初春逃走的方向丢出去,双手合在身前,边变换法诀边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只见空中顿时显现出一条金色神龙,盘旋两圈,望着惊惧的初春吼叫一声,然后如同闪电一般直冲过去。

    初春知道无法避开神龙,这一刻她反而没有了恐惧,脸上竟然露出解脱的神色,缓缓闭上了眼睛。

    况天佑急忙叫道:“是谁杀了你?”

    初春猛地睁开眼睛,大声道:“山本一夫……啊!”

    金色神龙瞬间穿透她的身体,一道白光闪过,初春和金色神龙俱都消失不见,一颗幸运星从空中飞到马小玲手里。

    马小玲收了女鬼初春,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随即想起了什么,脸上怒意显现,嗖的一下转头过朝王波瞪了过去。

    王波正在为刚才见到的金色神龙而感叹,想着能不能向马小玲学会这个法术,突然见马小玲看过来,目光中恨意滔天,心里咯噔一下:“肯定是要为刚才强吻她的事秋后算账了!”

    心念转动,口中叫道:“珍珍!哎呀,你没事吧?快醒醒……”

    马小玲瞪了他一眼,快步跑到王珍珍身旁,唤道:“喂,珍珍,醒醒!”

    叫了几声,王珍珍终于幽幽醒转,迷迷糊糊的看了看马小玲,道:“咦,小玲啊,有什么事吗?嗯……我觉得好累呀,再让我睡会……”说着,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三人绝倒,王珍珍还真是单纯、蠢萌的可爱,竟然把刚才自己被鬼上身的事都忘了。

    马小玲让况天佑抱王珍珍回去,王波赶紧在前开路,不管后面的马小玲怎么瞪他,只当作不知道。

    接下来,马小玲、况天佑、王珍珍三人一直忙着为初春的事善后,王波则是没什么事情的话都尽量避开马小玲,免得她找借口发泄,而马小玲也没主动找他,倒也落得清闲。

    数天过后,王波、马小玲、王珍珍三人回到了香江,而况天佑是警察,有任务在身,忙完初春的事后就与三人分开了。

    这一路上,马小玲都黑着脸,好像全世界都欠她钱没还一样。

    王波知道事情的缘由,她花了好大的功夫,浪费人力物力好不容易才把初春解决,到最后却要把得来的报酬全部无偿献给孔雀大师,这让马小玲这个财迷怎么吞得下这口怨气。

    可是又没办法,因为况天佑把孔雀大师为了救助孤儿这才去收服初春的事跟马小玲说清楚,这事太高大上,一下子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强大得让人无法抗拒,马小玲再贪财也只能屈服。

    王波生怕马小玲因为自己吻她的事找上门,虽然事出有因,但自己当时终究是怀有一点小心思,到时一个不好马小玲借题发挥,那就吃不了兜着走,当即识趣的对这个财迷怨女敬而远之,一下飞机就赶紧去叫出租车回嘉嘉大厦。

    一路无话。

    不多时,出租车停在嘉嘉大厦面前,还没下车,王波就感觉嘉嘉大厦周围笼罩着阵阵阴气,看来山本未来已经来过这里了,那么平妈应该也被一滴僵尸血变成如行尸走肉般的活死人。

    他回过头,马小玲正蹙着秀眉,看着面前的嘉嘉大厦陷入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