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章 温泉酒店
    温泉酒店距离机场有点远,而且東京是国际大都市,人流量大,公路上开车的很多,出租车走走停停,直至天色暗下来,才来到温泉酒店。

    渐渐临近酒店时,王波发现原本路上见到的灯光明亮的店铺民居越来越少,等到了温泉酒店,附近一带却是一片漆黑,人烟稀少,偶尔还听到乌鸦叫着沙哑难听的“呀呀”声。

    他修行道家功法已有半个多世纪,道术法力渐深,立即感觉到这里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下了车,王波抬头望向酒店上方,阴云密布,但听在另一边后车门下车的马小玲说道:“很久没看到这么脏的地方了!”听其声音,似乎显得很兴奋。

    王波心道:“知道这里有鬼还这么兴奋,简直跟《倩女幽魂》里嗜好降妖伏魔的知秋一叶有的一拼。”

    王珍珍也跟着下了车,环顾酒店周围,不解道:“不脏啊,我看挺干净的。王波,你觉得呢?”

    王波道:“这个嘛,见仁见智了,也许是洁癖吧!”

    王珍珍自言自语道:“洁癖?小玲好像没有呀……”

    王波知道王珍珍单纯,不好明说,便转移话题:“外头冷,你和小玲先进去拿房间钥匙,行李我一个人搬就行。”

    王珍珍点点头,挽着马小玲走进酒店。

    王波从车上卸下行李,来到马小玲和王珍珍的房间,也许是刚到新地方,加上房间是豪华套房,两女手拉着手到处观看,时不时发出惊叹和欢笑声,看起来很是兴奋。

    他笑道:“你们的行李都在这了,这路上你们也累了,早点休息,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叫我。”

    王珍珍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道:“王波,谢谢你帮我们搬行李,这一路上都是你在照顾我们,我们两个却什么都没做,真是不好意思。”

    马小玲施施然的走出来,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三个就他一个男的,这些粗重活自然是他干。再说,这一趟日本游又不用他花钱,做点小事而已,用不着跟他客气。”

    “小玲!”王珍珍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王波,“王波,小玲的性格就是这样,你别放在心上啊!”

    王波心中好笑:“不愧是财迷,开口闭口都离不开一个‘钱’字。”说道:“这里既然叫温泉酒店,肯定有温泉,大冷的天泡泡温泉,那可是非一般的享受。我先出去了,你们好好休息,有事叫我。”说罢,转身走出房间。

    马小玲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没好气的说道:“说的都是废话,温泉酒店当然有温泉了,这谁不知道!”

    王珍珍把行李箱放倒,边打开边说道:“小玲,这一路上都是王波他在照顾我们,你说话的语气放缓点,好不好?”

    马小玲道:“切,那是他应该的!”随即她移到王珍珍身旁,嬉笑道:“这么帮人家说话,怎么,还没嫁过去就胳膊就往外拐了?”

    王珍珍脸一下子就红了:“说……说什么呢,谁……谁那什么了,我们是朋友,还是住在一栋楼里的街坊邻居,自然要好好相处。”

    马小玲“格格”直笑,“脸都红了。哈哈,看来朋友前面很快就要加上一个‘男’字了!”

    “小玲!”王珍珍娇嗔一句,手里的东西一丢,立即扑向马小玲,“你取笑我,看我不哈死你。”

    “哈哈……哎呀,还敢挠我痒痒,看谁厉害!”

    “啊……格格……哈哈……”

    王波刚走进自己的房间,只听隔壁房间传出惊叫声和欢笑声,脑中顿时出现两个美丽女孩子嬉笑打闹的画面,心中不禁生起一股欢快的感觉。

    他把行李放好,先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熟悉一下环境,然后便向酒店里面的温泉走去。

    日本的温泉在国际上很有名,而且现在正值隆冬,外面到处白雪皑皑,要是不泡泡温泉,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日本旅游过。

    王波腰里裹着白毛巾步入温泉,很快就觉得自己被一股温暖舒爽的感觉包围住,忍不住闭上眼睛,仰躺在温泉边上,口中吁出舒服慵懒的叹声:“啊,真舒服!小日本的温泉就是不一样,要是再有个美女在旁同浴侍候,那感觉爽爆了!”

    话刚一落音,只觉一股阴冷的气息袭来,王波心中一动,肯定是死在酒店的阴魂初春来了!

    这个初春也是个可怜的女人,被自己心爱的男人害死,以至于死后心怀怨恨,变为厉鬼,一直在酒店杀人以此宣泄自己的怨气。

    他眼睛也不睁开,心念一动,一把宝剑当即漂浮在温泉上空,他的“鲲鹏”宝剑用法力淬炼数十年,已经说得上是一件后天法宝,虽然等级很低,甚至连下品后天法宝也达不到,但是也具有一定的辟邪驱鬼功能。

    很快,那股阴冷的气息立即消退。

    王波并没有想着出手对付初春,在他眼中看来,初春杀的都是日本人,他本就是标准的愤青,对小日本没有一点好感,日本人死的越多他心里越开心。

    再说,这本就是这个电影世界的其中一个剧情,而且也没有涉及到他的系统任务,他自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种小事还是留给马小玲去做吧。

    王波用“鲲鹏”宝剑表明了一下自己的实力,想必初春也知道这是警告之意,以后肯定不敢再过来,当即把宝剑收起来。

    大冬天泡着温泉真是一件极其舒服享受的事,不知不觉间,王波睡了过去。

    “啊!”

    突然一声尖叫惊醒睡梦中的王波,他霍地睁开眼,这是王珍珍的声音,赶紧跳出温泉,抓起睡衣,边往身上套,边向声音出处奔去。

    刚跑进廊道里,便见到况天佑抱着王珍珍从前面快速走来,紧跟其后的马小玲看到王波,当即叱骂道:“你死哪去了?这时候才过来,还穿成这个样子!”

    王波道:“我在后面泡温泉,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出什么事了?珍珍,没事吧?”

    马小玲道:“泡温泉?还真的懂得享受!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嘉嘉阿姨什么?我告诉你,珍珍要真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况天佑道:“先别说这些,你们房间在哪?我还抱着个人呢,你以为不重啊!”

    马小玲转身说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亏你还是警察,抱个人都罗里吧嗦的!”

    况天佑道:“那你来!”

    马小玲瞪了一眼过去,道:“这边!”随即窜步上前,一把将王**开,“让开!”

    王波被推得踉跄后退,后背撞在廊道的墙上,看着马小玲和抱着王珍珍的况天佑走过去,心中苦笑:“这暴脾气!”

    不过,眼前的事确实是自己有一定的责任,明知道这个酒店有初春这个阴魂存在,虽然自己自持本事不用怕任何事,但是王珍珍可不同,一个单纯纤弱的女子,就是看到一只小蟑螂都怕,自己不随时在旁边保护,要真出什么事,到时就后悔莫及了。

    至于马小玲,这个可以忽略。

    王波跟在后面走进房间,况天佑刚把王珍珍放在床上,就在这时,王珍珍突然惊叫一声:“啊!”身体一下子弹了起来,双手一把扯住了况天佑的衣领。

    猝不及防之下,况天佑差点被扯得扑倒下去,幸好他反应快,双手及时撑在床的两边,这才止住突如其来的下拉之势。

    “你干什么?”马小玲将况天佑推开,蹲在床边上扶着王珍珍,关心问道:“珍珍,你醒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是不是他占你便宜了?”

    王珍珍目露惊恐,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下意识的紧紧抓住马小玲伸过来的手臂,呆呆的看了马小玲好半天这才回过神,道:“啊?占什么便宜?小玲,我刚才看到好多死人,还有……还有白骨……”

    马小玲回头瞪了况天佑一眼,轻声说道:“没事,没事,是你的错觉而已,酒店哪里有什么白骨,死人确实是有的,但那也是因为这里刚刚发生了命案,好了,别怕,都过去了,别自己吓自己。”

    况天佑被猛地推开,还被马小玲瞪眼警告,让他觉得有些尴尬,忍不住看向一旁的王波。

    王波冲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他的感受。

    王珍珍直起上身,认真的说道:“真的!我真的看到了!”

    马小玲笑道:“都说了是你的错觉,不信你问问王波,嗯,还有这位阿sir,警察总不会骗你吧。”

    王珍珍抬起头看向王波和站在后面的况天佑寻求肯定。

    王波看着她那双纯真无辜,清澈无暇的眼睛,一时间都不忍说谎骗她,没有出声说话,只点了一下头。

    况天佑干脆来了招顾左右而言他,轻咳一声,道:“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这几天我会住在这里,有事可以找我,我叫况天佑。”

    王珍珍秀眉蹙起,眼睛朝着马小玲、王波、况天佑三人各自看了一眼,目光中有些不信,同时,心里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出现了错觉?

    很快,她的眉头松了开来,对况天佑礼貌的说道:“谢谢你,况警官,我叫王珍珍,她叫马小玲,很高兴认识你,不过,我想我们不会住在这里了,小玲、王波,是不是?”

    “谁说的!为什么不住?”马小玲一下子跳了起来,“你看看这里,房间宽敞舒适,后面还有温泉,最重要的是,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免费的!不住那岂不是浪费?就因为这里死过人就不住了?哎呀,哪家酒店没死过人啊!”

    “可是……”王珍珍刚说了两个字。

    马小玲当即打断道:“放心,不会没事的,凡事有我呢!”

    王珍珍只好闭上嘴不说了,不过,她那双无辜而可怜的大眼睛却向王波和况天佑望了过去,似乎是寻求支持。

    王波知道马小玲这个财迷肯定不会走的,况且酒店里只有一个女鬼初春,还是那种等级很低的鬼魂,要是遇到的话,以他的本事动动手指头就能解决,便安慰道:“珍珍,不用怕,就住几个晚上而已,我和小玲会一直陪你的。”

    况天佑似乎受不了王珍珍的眼神,只好说道:“如果真的觉得不舒服,那就换个地方吧。”

    这时,酒店外响起警笛声,况天佑道:“日本警察来了。不好意思,刚才发生的命案跟我们香江警方的一单案件有关,我出去跟他们说说情况,失陪了。”说罢,朝三人各自点头示意一下,便转身走出房间。

    王珍珍看着走出房间的况天佑,怔怔出神。

    马小玲看了房门一眼,说道:“别看了,人都走了,今天你也累了,快睡觉休息吧。”

    王珍珍脸色红了一下,不过她倒也没有说什么,只轻轻“嗯”了一声,乖乖躺下,今天又是坐飞机又是坐车,舟车劳顿,加上晚上受了惊吓,她真的是累了,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马小玲安顿好王珍珍,这才转身看向王波,道:“还好珍珍没事,不然我饶不了你。还不走,难道要我留你过夜吗?”

    王波心道:“吃了枪药似的。”口中说道:“那我先走了,有事叫我。”转身走出房间。

    第二天早上,王波吃完早餐后,在酒店外面散步消食,顺便欣赏雪景,不久,便看到况天佑从酒店里走出来,当即上前打招呼:“早上好,况警官。”

    况天佑道:“早上好。”

    王波微笑道:“昨晚的事,谢谢。”

    况天佑道:“举手之劳,不用客气。”

    他的话不多,不过,王波隐隐中能感觉到况天佑对自己怀有戒心,或许是因为那天在香江小巷里看到况复生变身的事,毕竟那天他说的借口连普通人都不可能相信。

    而且,他知道况天佑的性格,正直、冷酷、不喜欢交际,因此,两人只简单打了个招呼后,便没再多说什么。

    “王波!”

    这是马小玲的声音。

    王波转头看去,马小玲和王珍珍走了过来。

    “早上好,王波,况警官。”王珍珍嫣然的说道,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她似乎忘记了昨天晚上受到惊吓的事,看起来心情很好,喜形于色。

    “早上好。”王波、况天佑均都回应了一声。

    马小玲道:“王波,你过来一下。”王波跟她走到一边,“等下我要出去跟客户谈生意,鉴于昨晚的事吓到珍珍,所以今天你要寸步不离的陪着她,明白没有?”

    王波知道马小玲这是要去见山本龙一,说实话他很想跟着一起去,顺便探探山本龙一的虚实,可是因为王珍珍昨晚受到惊吓的事让他没有了借口离开。

    他朝王珍珍看了一眼,见她似乎在偷瞧一旁的况天佑,脸上表情又羞又喜,整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心中不由一动,便说道:“昨晚我没有好好保护你们,是我的错……”

    还未说完,马小玲便插口道:“什么你们,就凭你还想保护我?哼!你照顾好珍珍就行。”

    王波无语的看了马小玲一眼,道:“呃,是,以后我会好好照顾珍珍的。不过,你看看那边,好像珍珍心里更愿意别人来陪她吧!”

    马小玲望向王珍珍那边,眉头一皱,她跟王珍珍从小一起长大,加上同是女人,自然明白王珍珍此刻在想什么,低声自语:“这小妮子,昨晚就发现她有点不对劲,亏我还想……”

    随即她转头面向王波,上下扫视一番,摇摇头,然后说道:“行了,没你事了,该干嘛干嘛去。我突然发现你是多余的。”

    王波眼角抽动,只当没听到后面的话,说道:“小玲,既然珍珍不需要我陪,要不我跟你一起见客户?放心,到时该说不该说的,我一定严守本分。你就当带我开开眼界,行不行?”

    马小玲道:“不行!我是去谈生意,带你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算什么!”说罢,她不再理会王波,转身走开。

    王波无奈,心道:“不带我去,难道我自己不会去吗?”

    随后,马小玲又把况天佑叫到一边,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王波发现况天佑有种被迫屈服的神情,应该是马小玲利用女鬼初春的事来要挟他,让他陪王珍珍。

    马小玲这也是想借此撮合他们俩个,增进他们之间的感情。

    之前在香江,欧阳嘉嘉就用各种借口让王波和王珍珍单独相处,想要撮合他们俩,那时,王波尽管是个历经过各种大风大浪的人,不过被人如此强行配对,多多少少都觉得有些尴尬。当时马小玲以为王珍珍对王波有意,也是在旁配合助攻。

    现在,马小玲终于转移目标,王波心道:“死道友不死贫道,还是让况天佑顶上去吧!”他也知道马小玲这是在做无用功。

    六十年前,况天佑曾和一个名叫阿秀的女孩互生情愫,可是在他变成不老不死的僵尸后,就把这份感情深深埋在心底。

    一直以来,他都不敢去见阿秀,直到阿秀逃不过普通人生老病死的轮回,在阿秀临终前的那一刻,为了完成阿秀的临终遗愿,两人这才见了最后一面。

    可见况天佑成为僵尸后,为了不连累他人,早已经摒弃任何私人感情。

    说实话,王波是理解况天佑的做法,这跟他不想跟电影世界的人物有任何感情牵连一样,他始终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等完成任务后,就会回归现实世界,在电影世界里,不管跟谁有了感情,到最后都是镜中花水中月。与其承受那种分离之苦,不如不沾惹为好。

    不过,根据剧情,王珍珍最后的结局好像很悲惨,王波想了想,决定出手改变这种结局,像王珍珍这种又漂亮又单纯的女孩不应该有这种悲惨结局。

    没多久,马小玲和况天佑似乎谈妥了,两人返回来后,马小玲道:“珍珍,我已经跟这位况天佑警官说好了,这几天就让他陪你到处逛逛。”

    王珍珍听了,眼中顿时闪动着惊喜之意,脸上也悄悄爬上一朵红晕,对况天佑道:“啊,那……麻烦你了。”

    况天佑点点头,道:“走吧,我还有其他事要做。”

    王珍珍跟马小玲、王波道别后,很快就和况天佑一起离开了。

    马小玲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转头看向王波,突然叹了一声,“唉,回去后都不知道怎么跟嘉嘉阿姨交待。”

    说着,她瞪了王波一眼,道:“都怪你!自己不争气也就罢了,还让我这么难做!”

    突如其来的喝斥,让王波觉得很无辜,“我什么都没做,好好的,你骂我干什么?”

    马小玲道:“就是你什么都没做,这才要骂你!算了,懒得理你。我有事要做,你别来烦我。”

    王波心道:“莫名其妙,不就是没有按照你和欧阳嘉嘉的意思去追求王珍珍吗?强扭的瓜不甜,懂不懂?”

    他想了想,以后还是尽量避免和马小玲接触,自己又不是受虐狂,每天无端端的被一个女人骂上几句,他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哪里受得了。

    正想着,突见远处开过来一辆车,不一会儿,便停在酒店门口。车门打开,走下一个戴眼镜的精瘦男子。

    那男子走过来,向马小玲躬身行礼道:“你好,马小姐。”

    “你好。”马小玲点头回应。

    那男子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王波,道:“这位先生是?”

    马小玲扭过头去,没有要为两人介绍的意思。

    王波只好说道:“你好,我叫王波。”

    那男子微笑道:“你好,王先生,我是山本集团董事长山本龙一的代理人,我叫阿ken。”

    马小玲冷冷道:“可以走了吗?我的时间很值钱的。”

    阿ken道:“对不起,可以走了,山本先生已经久候多时,请上车吧。”说着,打开了车门。

    马小玲走过去,正要上车,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王波说道:“我跟珍珍约好了,中午十二点在東京铁塔见,过时不候。”说罢,便坐进车里。

    阿ken关上车门,向王波躬身行了一礼,道:“王先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