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章 英雄救美
    “啊!”

    那男子惨叫一声,身体如同炮弹似的平空飞出,那方向正对着王波,速度好快,眨眼间就到。

    眼看就要撞上,王波轻描淡写的侧身移步,眼前黑影一晃而过,随后“砰”的一声响起,那男子砸落到后面的垃圾桶,地上顿时变得一片狼藉,人也不知是死是活。

    王波回头看了一眼,心道:“一拳就把人打飞十几米,以况复生才一米多高的小孩子个子来说,这力量堪称恐怖。”

    这时,况复生也看到了站在对面巷子尽头的王波,不由一惊,知道自己刚才的变化全都被这人看见,心中一慌,忍不住吐了吐小舌头。

    忽听巷子外面脚步声响,很快,一个人转了进来,身穿黑色皮衣外套、带着褐色眼镜,正是这部僵尸剧的男主角况天佑。

    “爸爸!”况复生惊喜叫道,快步跑过去。

    况天佑朝王波打量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个不省人事的男子,况复生拉了拉他的衣角,他蹲下身体,仔细听着况复生对他小声耳语。

    听完后,况天佑抬起头看了看王波,然后对况复生说道:“你先去安慰安慰你的小同学,等下我再叫你。”

    况复生听话的点点头,拉着那小女孩走开。

    况天佑道:“这位先生,你好,我叫况天佑,是香江警察,怎么称呼你?”

    王波微笑道:“你好,况警官,我叫王波,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

    况天佑点点头,道:“刚才的事……我儿子看起来虽然很小,不过他力气很大,比普通成/年人还要大,按照一般的说法,他具有一种神奇的超能力,不过,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我想请王波先生不要对别人说起这件事。”

    王波心道:“这个说法真叫人无语,先不说我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就算是其他人亲眼看到况复生变身后的精灵耳朵和两颗僵尸獠牙,单单‘超能力’这么一个蹩脚解释任是谁也不会信。”

    他沉吟了一下,觉得现在跟况天佑摊牌说出他的僵尸身份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都说低调发展闷声发大财,还是暗地里摸清僵尸到底有多强后再说。便伸出一只手,说道:“我明白。很高兴认识你,况警官。”

    况天佑伸手握了握,道:“谢谢。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很抱歉,我还要照顾我儿子,先走一步。”他转身就要离开。

    王波突然说道:“况警官,我有预感,不用多久,我们很快就会再见。”

    况天佑回头看了王波一眼,见他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异样笑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没有出声回应,只点了一下头,便不再停留的走了。

    王波目送况天佑渐渐走远,直至看不见这才收回目光,他知道经过这件打人的事之后,为避免身份暴露,况天佑很快就会带况复生搬家转校,而他们下一个住处那就是嘉嘉大厦。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王波先去赌场搞一笔钱,再找人解决黑户问题,这才来到嘉嘉大厦。

    此时已是晚上,王波站在嘉嘉大厦前,抬头环顾这座大厦,在接下来的剧情,这里将会发生很多事,为了掌握剧情的第一线进展,他要住在这里。

    突听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波转过身,一个女孩神色慌张的跑过来,后面还紧跟着一个脚步踉跄的男子。

    那男子似乎喝醉了酒,大着舌头叫道:“别……别走呀,美女,陪我喝两杯嘛……”突然加速,一把抓住那女孩的手臂。

    那女孩惊慌大叫:“放手,快放手,我叫警察了啊!”

    那男子桀桀笑道:“叫啊,你叫啊,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看你上哪叫警察。”

    “是吗?真的什么人都没有?”王波走了过去,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男子抬着死鱼一样的眼睛看了看王波,骂道:“小子,你混哪里的?再不滚,我揍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王波摇摇头,也不废话,伸手抓出,一下就捏住那男子的手腕,手中运劲,“咔”一声脆响,手骨碎裂,那男子放声哀嚎,当场跪在地上求饶。

    那女孩看得心生不忍,小声道:“那个……先生,请你……请你放他走,好吗?”

    王波这才看清那女孩的面孔,大约二十出头,长相清秀,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原来是女主角之一的王珍珍。便微微一笑,道:“既然你都不追究,我自然没意见。”放开了手。

    那醉酒男子立马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王珍珍见危险已去,吊着的心这才放松下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猛地想起面前王波,瞬间变得紧张拘谨起来。

    她用食指指背扶了扶眼镜,怯怯道:“刚才……谢谢你救了我。”

    王波微笑道:“不客气,举手之劳。正式认识一下,我叫王波。”

    王珍珍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的说道:“啊,你也姓王?嗯,呃,那个,好巧呀,我也姓王,我叫王珍珍。”

    王波心想:“真是个单纯的女孩。”笑道:“原来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那我们就舍去那些客套话,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王珍珍羞赧的笑了一下,道:“嗯,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王波笑道:“珍珍,你住这里吗?”

    王珍珍点头道:“嗯,我就住在这座大厦里。这座大厦叫嘉嘉大厦,是我爸爸亲自创建的,是用我妈咪的名字命名。他去世后,嘉嘉大厦就留给了我妈咪,一直以来我都跟我妈咪住在一起。”

    王波道:“原来你是房东欧阳嘉嘉女士的女儿!还真巧,我这次过来是租房的,我已经在电话里跟你妈说过了。”

    王珍珍道:“啊,原来你是来租房的!怪不得你会站在我们嘉嘉大厦下面。我妈就在家,我带你上去。”

    王波看到欧阳嘉嘉后,心中不禁暗赞:“好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妇!”再看到站在旁边的王珍珍,更是赞叹不已:“女儿青春靓丽,妈妈成熟美艳,明明是母女俩,站在一起却是如同姐妹花。”

    欧阳嘉嘉听了王珍珍说王波帮她赶走醉汉纠缠的事,当即感谢道:“王先生,谢谢你替珍珍解围。对了,正好我煲了冰糖燕窝,要不你帮我品尝一下,一是为了感谢你的帮忙,二是欢迎你入住我们嘉嘉大厦。”

    王珍珍在旁说道:“是啊,王波,你留下尝尝吧,妈咪煲的冰糖燕窝很好喝的,我们嘉嘉大厦的街坊们都喝过,都说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师还好。”

    欧阳嘉嘉道:“没有没有,别听珍珍乱说,我哪比得上那些大厨师,都是街坊们夸的。”

    王波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想和她们打好关系,这正好,瞌睡就送来了枕头,便笑道:“看来我今天很有口福,那我就不客气了。”

    欧阳嘉嘉笑道:“以后大家就是街坊了,千万不要客气。你先坐,我去把燕窝端过来。珍珍,你陪王先生聊聊天。”说完,便向厨房走去。

    等她端着燕窝出来的时候,看到王珍珍和王波坐在客厅里言谈正欢,听到女儿王珍珍爽朗开心的笑声,脚步不由顿了一下,看了看王波,这才走了过去。

    她把盛着燕窝的碗放到王波面前的桌子上,道:“王先生,请你尝尝,手艺不好,让你见笑了。”

    王波道了一声谢谢,拿着汤匙喝了一口,赞叹道:“怪不得珍珍说尝过燕窝的街坊们都说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师还好,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燕窝香甜嫩滑,好喝极了!”

    王珍珍笑道:“对吧?我就说妈咪煲的冰糖燕窝是我们嘉嘉大厦的一绝!”

    欧阳嘉嘉被两人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嗔怪的看了王珍珍一眼,道:“珍珍,你就知道笑我!”然后对王波说道:“既然王先生喜欢,那你多喝点,厨房里还有很多。”

    王波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来表达,一口把碗里的燕窝喝光,把空碗递出,再来一碗。

    王珍珍忍不住的捂嘴轻轻笑了起来,她抬起头看向墙上的挂钟,自言自语道:“都这么晚了,小玲怎么还没来?我打个电话问问。”便走到座机旁拨打电话。

    “……小玲,我跟你说了,我妈咪煲了冰糖燕窝,你什么时候来啊,燕窝都凉了?再不来,我们把燕窝全都喝光!”

    “……人家哪有!”说这话的时候,她有些羞赧的看了看王波,“……是啊……好主意!”

    欧阳嘉嘉见王珍珍挂了电话后显得有些兴奋,问道:“珍珍,什么事这么高兴?”

    王珍珍开心道:“下个礼拜是我休息,小玲说去日本玩!”然后对王波说道:“王波,等下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是我从小到大的好姐妹。”

    王波笑着点点头:“好。”心想:“看来很快就能看到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传承人马小玲了。”

    这个世界既然有僵尸为祸,正所谓物性相克,当然也就有正义之士守正辟邪。南有一代僵尸道长毛小方,凭着高深道法独闯阴阳,以众生安危为己任,但终究也避不过轮回之苦,法归道山,留下一代侠骨英名流颂千古。

    而北上有驱魔龙族马氏一家。马小玲,整部僵尸剧情的第一女主角,驱魔龙族第四十代传人,长得年轻貌美,特别是她那双雪白大长腿能让所有正常男人的为之吸引。

    为了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她大胆创新,一改祖上以往那种保守驱魔的作风,成为一个时尚漂亮的都市女驱魔师。

    不熟的人会觉得她贪钱、好胜、倔强、说话尖酸刻薄,但这都是因为马家的祖训:不可以为男人流眼泪。所以,她一直极力掩饰内心的真实情感,而不敢像寻常女孩那样去谈情说爱。实际上她外冷内热、嘴硬心软、心地善良、重情重义,内心深处极其渴望爱情和自由,深信命运靠自己双手开创。

    不多时,门铃响了。

    王珍珍欢快道:“是小玲来了!”起身去开门。

    但听门口响起一女子声音:“不好意思啊珍珍,我公司工作有点多,耽误了点时间,所以来晚了。”

    王珍珍道:“没关系,工作要紧。快进来,妈咪为你留了燕窝,可好喝了。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那女子笑道“刚才电话里就听你声音不对,现在见了还真的是!从实招来,遇到什么好事呀这么高兴?”

    王珍珍低声道:“哪有……”

    那女子道:“咦!还脸红!果然有事情!”

    说话声中,王珍珍挽着一名女子走进来,正是本剧第一女主角马小玲。

    她还要继续追问王珍珍到底因为什么事这么开心,突然看到大厅里站起一名男子,不由一愣,下意识朝那男子打量了一下,随即转头看了看旁边有些羞赧的王珍珍,不由秀眉蹙起,目光在这两人身上来回扫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欧阳嘉嘉道:“小玲来了,你先坐,我去为你盛一碗燕窝出来。”

    马小玲忙道:“谢谢阿姨。”等欧阳嘉嘉走进厨房后,这才问道:“珍珍,这位是?”

    王珍珍忙介绍道:“他叫王波,刚才我下班回家被一个醉汉纠缠,是他帮我解围的。而且,他还是嘉嘉大厦新来的街坊。王波,这是我的好姐妹,马小玲。”

    马小玲恍然大悟道:“哦,英雄救美!”随即她诡异一笑,贴近王珍珍耳边小声说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开心了!”

    王珍珍一张俏脸顿时红得好像熟透的番茄,娇嗔道:“小玲!”

    马小玲笑道:“我说什么了!嘻嘻……”笑了几声,然后向王波伸出一只手,道:“你好,王先生,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不管怎样,还是先谢谢你替珍珍解围。”

    王波伸手握了握,笑道:“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马小姐,其实你不用那么客气,以后我就会住在嘉嘉大厦,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马小玲看了一眼旁边的王珍珍,笑道:“好啊。那你也可以和珍珍一样直接叫我小玲,对吧,珍珍?”

    王珍珍脸更红了,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看了王波一看,赶紧低下头,期期艾艾道:“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问我做什么?”

    马小玲“格”的一笑,道:“对了,刚才我不是在电话跟你说了,下个礼拜去日本玩吗?我的清洁公司刚刚为一个日本企业完成一份项目,他们为了表示感谢请我去日本旅游,食住行全部免费!”

    “真有这么好的事,免费去日本?”欧阳嘉嘉端着一碗燕窝走出来。

    马小玲应道:“当然了,阿姨你去不去,算上你一份?”

    欧阳嘉嘉把手里的燕窝递给马小玲,道:“真的?”

    王珍珍走到欧阳嘉嘉旁边,搂住她的手臂一起坐在沙发上,道:“妈咪,你哪有空啊?你忘了,下个星期是玄武童子诞,你答应金姐去上香的。”

    欧阳嘉嘉醒悟道:“啊,是呀!”

    马小玲疑惑道:“什么玄武童子?”

    欧阳嘉嘉解释道:“我们楼上姓金的那家,儿子是玄武童子转世,很灵的!”

    马小玲笑了一下,吹了吹汤匙里的燕窝,淡淡道:“是吗?”

    王波见她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心里好笑,果然同行相轻。

    马小玲所说的清洁公司表面上说是一家搞清洁的,实际上是专门帮人驱魔捉鬼,欧阳嘉嘉和王珍珍母女俩都不知道她的真正职业,自然也就不明白她话头里的意思。

    王珍珍轻轻的摇晃欧阳嘉嘉的手臂,笑道:“你别看我妈咪很时髦,其实她可迷信了。”

    欧阳嘉嘉没好气道:“你别光说我,如果添些香油钱能让你嫁出去,把整栋大厦捐出去都行!”

    说到这,她正好看到一旁的王波,随即看向王珍珍,霎时间,一双眼睛就在这两个小年轻身上看过来看过去,很快她眼中泛起笑意,越来越浓。

    突然,她说道:“小玲,你可以请王波一起去呀!他刚才在楼下帮了珍珍的忙,我们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他,你和珍珍情同姐妹,正好替珍珍好好谢谢他。”

    王珍珍忙道:“妈咪!小玲她那是日本企业为她提供的免费旅游,我们这么做不是让她为难吗?再说,王波刚来香江,他也有他的事要忙。”

    马小玲看了看有些害羞的王珍珍,又看了看王波,笑道:“没事,我这里名额不限,谁去都行。”

    欧阳嘉嘉笑道:“你看,小玲那边没问题。王波,你刚才好像是说来旅游的,对吧?正好,现在小玲有免费去日本旅游的名额,不如你和她们一起去。你看她们就两个女孩子去国外旅游,我心里也有点放心不下,我想请你帮我照顾照顾她们,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记下的。”

    王波听到这里哪里还看不出欧阳嘉嘉和马小玲的意思,分明是想撮合他和王珍珍,心想:“这算是桃/花运吗?这次日本之行好像是其中一个剧情,况天佑也会去,期间马小玲还去见了伪装成日本首富的山本龙一。嗯,去探探虚实也行。至于……”

    他看了王珍珍一眼,见她晕生双颊,小女儿娇羞之态尽显无疑,心想:“她或许是因为尴尬才这样的,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应该不会牵扯到感情上的事。”

    便笑道:“什么人情不人情的千万别这么说。有免费去日本旅游这么好的机会,别人做梦都做不到,我当然愿意去。”

    欧阳嘉嘉大喜道:“就这么说定了!”

    日本東京国际机场。

    刺骨的寒风迎面刮来。

    这里正是寒冬季节,到处可见积雪,还全都是至少有三尺之高。

    王波看了看只套着一件长款修身羽绒服,里面却穿着包臀短裙、露出两条雪白大长腿的马小玲,摇摇头,心道:“女人真是一种神奇的物种!”

    马小玲和王珍珍来到日本后显得很兴奋,两人一路有说有笑、脚步轻盈的走出机场,身后跟着变成行李搬运工的王波。

    当王波走出机场大门的时候,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嬉皮笑脸的想要和马小玲和王珍珍搭讪,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穿黑色皮衣、带着褐色眼睛的男子,这万年不变的熟悉装扮也只有况天佑了。

    刚一走近,只听马小玲对况天佑斥道:“你看够了没有?”

    况天佑很认真的说道:“你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马小玲鄙夷道:“这种桥段太土了。”

    况天佑正色道:“我说的是实话。”

    马小玲没好气道:“我说的也是实话,这种桥段真的太土了。珍珍,王波到底去哪了?怎么还没出来?”

    “我找找……”王珍珍回头往后看,惊喜道:“啊,王波,你已经出来了!”

    王波笑着点点头,然后对况天佑说道:“况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况天佑看了看王波,道:“你好,王先生。”

    那高大男子问道:“天佑,你们认识?”

    况天佑道:“嗯,在香江我们有一面之缘。”

    那高大男子高兴道:“原来大家都是香江人,那得认识认识。你好,我叫高保,出门在外,希望以后大家可以互相有个照应。”

    王波道:“你好,我叫王波。不好意思,我是廣東人,不过,大家都是华夏人,在国外互相照应是应该的。”

    高保一愣,随即笑道:“是的是的,大家都是华夏人,说的没错。这两位美女怎么称呼?”他直勾勾的看着马小玲和王珍珍,就差没有流出哈喇子来。

    马小玲理也不理,见有辆出租车开过来,伸手拦下,道:“王波,先把行李搬上车,等我们走了,你们再慢慢叙旧。”说罢,拉着王珍珍进入车内。

    王波笑道:“不好意思,况先生、高先生,我们以后见面再聊。况先生,还记得我说的话吗?下一次也是一样。”

    况天佑眉头皱起,看着王波三人坐的出租车绝尘而去。

    高保道:“天佑,这小子什么人?故弄玄虚!”

    况天佑道:“别管人家什么人,管好你自己再说。快走吧,日本警察还等着呢。”

    高保啧啧道:“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带着两个绝色美女来旅游,一龙双凤、3.P啊!啧啧,真叫人羡慕嫉妒……”

    况天佑鄙视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我跟你说,他不是普通人,你别招惹人家,小心惹上什么麻烦。”

    高保不耐烦道:“知道了,真啰嗦。一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而已,我堂堂香江警察,用得着怕他!”

    况天佑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再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