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六章 天价“寿桃”
    东方依依见王波面带惊讶之色,便低声道:“她是杨通的母亲,她丈夫是我三舅,叫杨普安。两年前我刚接手东方集团,三舅曾试图控制我,以达到把控东方集团的目的,后来被我识破,他拥有的东方集团股份也被我收了回来,所以他们一家和我关系不是很好。”

    王波点点头,当初受东方依依相邀来上嗨参加股东大会的时候,杨普安曾找上门威胁说要购买他手头上的东方集团股份,可是却被他反将一军,最后偃旗息鼓,不了了之。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全都是贼心不死,一家三口轮番上。

    龚凤莲手托盒子掂量了几下,道:“这么轻?盒子还这么小,你可是拥有东方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出手想必也不会小气。”她打开盒子,突地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只是一个寿桃!哈哈,好笑,真是好笑!”

    只见盒子里面装着一个成年人两个拳头合起一般大的寿桃。

    “你们也来看看,大家都来看看,这可是东方依依的新婚丈夫送给他们外婆的见面礼,这礼物还真够大方!这外孙女婿好有孝心呀!”龚凤莲边大声吆喝,边把手里的盒子向围拢过来的人逐个逐个的出示,好让大家都看得清楚。

    “咦!还真的只是一个寿桃!”

    “不会吧?我看看,还真的是!”

    “听说东方依依前段时间结婚了,难道她旁边的那个年轻人就是?”

    “没错,是他!刚才我亲眼看到他和东方依依一起进来!”

    “这就不应该了!一直以来,在场的这么多孙辈当中,东方依依的外婆最疼的就是她这个外孙女,没想到这外孙女婿送的礼物这么寒酸!”

    “可不是嘛!好歹也是东方集团董事长的配偶,这礼物也太拿不出手了!”

    周围的人对着王波和东方依依指指点点,各种冷嘲热讽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龚凤莲听着众人的话,心里觉得十分受用痛快,眼前这对年轻夫妇,女的虽然是她的外侄女,可是却亲手剥夺了自己老公的前途,男的又把自己儿子气得吐血,害得她们一家在家族里丢尽了脸面,现在终于也让他们两个尝尝被人取笑嘲讽的滋味了。

    她冷笑道:“怎么?你们俩个就是这么孝敬你们的外婆吗?”

    就在这时,人群里响起一个声音:“妈,您老人家安好?”

    王波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端丽女子站在人群前排,她泪眼滚动,怔怔的看着于娣怡。突然,他面色一惊,只见那名女子旁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心道:“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也是一脸的惊愕,张着小嘴惊呼:“王……王大哥?”

    原来是陆茜茜!

    那名端丽女子快步抢过来,跪在于娣怡身前,嘤嘤的哭泣,话都说不出来。

    于娣怡不知所措,慌道:“你……你是谁?快走开!依依,依依!快把你爸叫过来!”

    那端丽女子哭道:“妈,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岚儿!”

    东方依依把于娣怡安抚住,然后把那端丽女子拉了起来,道:“岚姨,外婆她患有老人痴呆症,很多事都忘了。”

    那端丽女子悲道:“妈,岚儿不孝……”只说了几个字,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哭了一阵,转身把身后惊愕在原地的陆茜茜拉过来,两人身后还跟着一名长相儒雅的中年男子。

    “茜茜,快向外婆行礼问好!”

    “啊……是!”陆茜茜忙鞠躬行礼道:“外婆,您好,我叫陆茜茜,您可以叫我茜茜。今天是您七十大寿,我祝您长命百岁,身体健康。”她虽然说着话,但是眼睛却不时的往旁边偷瞄,似乎很是不相信会在这寿宴上看到王波。

    王波听了她说的话更加惊讶:“外婆?难道茜茜和依依是亲戚?”猛地想起股东大会那天杨家和东方家争先恐后的要介绍自家女孩给他认识的事。

    好像杨家中有人提起过,他们杨家有个九妹名叫杨君岚,嫁给了一个叫陆仕元的廣東人,难道这个端丽女子就是他们所说的九妹杨君岚?那么后面的中年男子就是陆仕元,而陆茜茜是他们的女儿?

    “咦?这是?”突然,站在后面的那名儒雅中年男子大步走到龚凤莲面前,惊喜道:“这……这块玉石能不能让我看看?”

    龚凤莲正狐疑的看着杨君岚,听到陆仕元的话,忍不住好笑道:“这是玉石?你看走眼了吧?明明是一个普通寿桃!”

    陆仕元正色道:“我是做考古的,务实严谨是我们考古工作者的首要条件之一。虽然我对玉石方面的知识还不够深刻全面,但是我相信我的判断,这是一块极为罕见的翡翠玉石!”

    龚凤莲见他说的笃定,心里涌出不好的念头,惊疑不定的说道:“这……真是一块翡翠玉石?”

    她伸手去拿盒子里的“寿桃”,刚一触手,心里“咯噔”一下,只觉手中冰冰凉凉,润滑细腻,哪里是什么寿桃?

    陆仕元没有发现龚凤莲的异样,点头说道:“没错!由于它雕磨的太完美无暇,以至于让人乍一看,就误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寿桃。可见那名玉石师傅手艺精湛,堪称鬼斧神工!”他连连摇头的不断发出赞叹之声。

    杨君岚见龚凤莲面带异状,抬头看看周围的人群,突然明白此间的怪异,当即作恼似的嗔了陆仕元一眼,道:“仕元,今天是咱妈过大寿,你提其他不相干的事做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给咱妈贺寿!”

    这时,人群中响起了附和赞同声:“嗯,仔细一看,确实是一块极为罕见的紫罗兰翡翠!”

    “我也觉得像!只是站得太远看不清楚,所以一直不敢确定。”

    “不仅像这么简单!你看它,质地细腻、水头足、透明度也是极高,我猜应该是极为罕见的‘红春’!”

    正要走过去的陆仕元一听,当即停下脚步,回头道:“这位先生眼光独到,看来对翡翠这方面相当的了解。”

    那人谦逊道:“没有没有,就是业余爱好而已。”

    一人问道:“‘红春’?是什么意思?”

    陆仕元解释道:“刚才那位先生说了这是一块极为罕见的紫罗兰翡翠,没错,这就是紫罗兰翡翠!”

    “顾名思义,紫罗兰翡翠是一种颜色像紫罗兰花的紫色翡翠,它是翡翠中的一种特殊品种,有人称它为紫玉、紫翠,行内人则更乐于称其为‘紫罗兰’,因其色似紫罗兰花而得名。”

    “‘紫罗兰’另有一别名为‘春色’,这里有个典故,据说在雲南,人们认为茄子花的紫色最纯、最美,而紫翠的美色则可与这娇艳欲滴的茄子花相媲美,茄子花在春天开放,故人们就将紫翠简称为‘春’。而珠宝界又将紫罗兰色称为‘椿’或‘春色’。”

    “具有‘春色’的翡翠按颜色可将其分为高、中、低各个档次,须结合质地、透明度、工艺制作水平等质量指标进行综合评价。”

    “翡翠上的紫色一般不深,翡翠界根据紫色色调深浅的不同,将翡翠中的紫色划分为‘红’春、‘紫春’与‘蓝春’。‘红春’通常质地较细,透明度较好,‘紫春’次之,‘蓝春’再次之。而我们现在所看到这块‘紫罗兰’就是极为高档的‘红春’!”

    能来参加杨家寿宴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其中不乏爱好玉石的收藏家,一开始这些人都看出这个看似是一个普通“寿桃”,其实是一块极为罕见的翡翠玉石。

    只是事出有因,在场众人都知道龚凤莲是杨家媳妇,而东方依依不仅是东方集团董事长,而且还是杨家亲属,听其言语似乎其中涉及到他们杨家内部矛盾,这指鹿为马的事大家也就不敢多言。

    现在有人敢当众戳破,大家自然也就跟着小声议论起来:“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翡翠玉石中还有这么多品种!”

    突有一人问道:“那这块翡……‘紫罗兰’值多少钱?”

    陆仕元略一沉吟,道:“众所周知,紫色在华夏古代介绍中是华夏道教和古代帝王崇拜的颜色,所谓‘紫气东来’、‘紫衣绶带’就是紫色地位的写照,所以紫色就成了神秘、富贵和华丽的象征。”

    “紫罗兰色的翡翠是翡翠家族中的一个优良品种,一直以来都深受人们欢迎。正所谓‘红翡绿翠紫为贵’,这是爱玉之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珠宝界,高档紫罗兰翡翠的价值仅次于翠绿色翡翠。”

    “紫罗兰翡翠中的‘红春’价值最高,紫春略低,如果得到怪桩(蓝色翡翠)的蓝春,价格变化则会有较大的弹性,虽然并不是极品,但也是翡翠收藏家们愿意珍藏的品种。”

    “像这块紫罗兰,色浓、水好、种细正是价值最高的‘红春’品种。细细观赏,它就好像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少女一般,散发着独特优雅的魅力,神秘而高贵。这种极品紫罗兰极难找到,可称得上世所罕有!”

    “至于它的价值……嗯,这很难估量。如果非要说的话……不知大家知不知道最近东方集团展示的那块极品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据说那块人世间难得一见的翡翠估值不少于500个亿!那么这一块极品紫罗兰至少也相当于它的一半吧!”

    随着话音一落,霎时间,场上响起一片哗然声。

    龚凤莲彻底懵了!

    什么?500个亿的一半?那岂不是250个亿!

    她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寿桃”,不自觉中,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开始颤抖起来。

    她极力的想要把手稳住,可是却怎么也控制不了。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对面的王波,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仿佛这个价值250个亿的天价玉石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当作一件普通的贺寿礼物送出去一般。

    在这刹那之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言行举止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就好像是一个小丑在表演一般,说不定人家心里正嘲笑、鄙夷自己的无知。

    想到这,龚凤莲脸色大变,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再瞧瞧周围正惊叹议论的人群,觉得他们声音就好像一把把刀子似的直插她心口,让她无地自容,只想在地上找一条缝隙钻进去。

    突地,她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王波,从刚才自己说这只是一个普通“寿桃”到现在,这个年轻人就一直不出声,也不分辩,肯定等的就是这一刻!说不定,他和这个自称是考古学家的人就是一伙的!为的就是要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

    她咬牙切齿、眼神怨毒的在王波和陆仕元身上来回瞪视,这一切的苦果她全都怪在这两个人身上。

    不,是三个人,不!是五个人!

    东方依依、旁边的那个被叫做岚姨的女人、还有那个叫茜茜的女孩!

    随即想起那个女人刚才好像叫了一声“妈”,禁不住朝杨君岚、陆仕元、陆茜茜三人身上来回扫视,觉得面善得很,想不起杨家还有这样的亲戚,只能在心里暗暗猜测这三人的身份。

    就在这时,一个人从人群中走进来,边向众人拱手行礼,边笑道:“诸位,鄙人杨普安,欢迎各位大驾光临,前来为我母亲贺寿!拙荆与我九妹、九妹夫,还有三个晚辈为了替今天的老寿星贺寿,特意准备了这个特别节目,如有慢待,请各位多多包涵!”

    在场众人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只是一个节目!当即纷纷拍手称赞起来,不过,众人的眼睛依旧看向龚凤莲手里的紫罗兰翡翠,均想:“杨家果然财大气粗,竟然拿出一个天价翡翠来做节目!”

    杨普安把众人劝走之后,这才回转身,怔怔的看着杨君岚,过了许久才叹声道:“岚妹,这么多年没见,你还好吧?”

    杨君岚淡淡道:“劳烦三哥费心,我很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