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五章 寿宴
    “哎~呀,璇璇!”冉璐婷抱住关璇璇,摇来晃去的撒娇道:“这哪里违反公司原则啦!我对自己很有信心,到最后肯定能在这么多实习生当中脱颖而出被录取的,我只不过是想提前缩短这个不必要的时间而已。”

    “你想想看,我要是尽早融入东方集团这个大家庭,那也就可以心无旁骛,全心全力的投入工作当中。哎呦,你就让王波,你的好男朋友、好老公帮帮我嘛,好不好?好不好嘛?”

    “什么……什么男朋友,老……老公的,你别瞎说。”关璇璇期期艾艾的说着,俏脸红得跟熟透的番茄,那双眼睛却是又羞又媚的看着王波。

    王波笑了笑,说道:“好,我尽力试一试,能不能成功我可不能保证啊。”

    “耶!肯定能成功的!”冉璐婷高兴的举起双手欢呼,然后一把抱住关璇璇,道:“璇璇,你老公太棒了!我爱死他了!你可千万要把他抓紧,别让别人给拐跑喽!”

    “婷婷!你……你又胡说八道些什么!”关璇璇羞恼的大发娇嗔,但是那双水汪汪大眼睛却是无比的欢喜和甜蜜。

    冉璐婷得到王波这个东方集团股东的承诺,心里的大石头顿时落地,不过,工作还是要继续。

    吃罢午饭,她正要提出离开,忽然她想到了什么,“格”的一笑,目光在关璇璇和王波两人身上来回扫视,那眼神意味深长。

    关璇璇被看得坐不住了,佯怒道:“你又看什么?还不快走,要是迟到了小心你们主管炒你鱿鱼!”

    冉璐婷格格一笑,道:“不怕,姐现在可是有后台的人!倒是你们……嘻嘻,好吧,走了走了,我这个大灯泡太过闪亮,得赶快闪人,不然可就碍着某人做羞羞事!”

    这一番话立即引得关璇璇大羞不已,红着脸嗔骂道:“你……你又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当即起身扑了过去。

    冉璐婷笑着跳开,拔腿跑向门口,大声道:“我走了,你们继续,我会把门关紧一点的,格格……”

    但听“砰”的一声,门被关上,关璇璇拉了拉门,却打不开,只好恨恨的对着门喊道:“松手!有本事你把门打开!要让我逮到你,看我不打烂你的大屁/股!”

    “那我就抓破你的大/胸/部!”门外传来冉璐婷的叫声,“我走了!”笑声渐渐远去。

    两个漂亮的女孩嬉笑打闹,让王波觉得又是好玩又是有趣。

    “算你走得快!”关璇璇气不过的抬手打了一下门,随即想起还坐在身后的王波,赶紧转过身来,见他正看着自己,脸上不由一红,羞赧的低下头,道:“那个,我和婷婷闹惯了,你……”

    王波笑道:“没关系,你们感情真好。呵呵,再说这种画面别人想看都看不到,两个美女在我面前嬉笑打闹,其乐融融,唉,以后要是每天都能看到,这该有多好啊!”

    关璇璇听了,脸色突地一变,“哼”的一声,瞪了王波一眼,气呼呼的走过去重新坐在座位上。

    王波不明所以,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起气来了?

    关璇璇一把抓起放在餐桌上的小手袋,转过身面向王波,也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

    王波被她这么一副生气的举动搞得疑惑不解,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还在为婷婷刚才的话生气?呵呵,她就这么一说,再说,我们……嘿嘿,确实……嘿嘿……”

    关璇璇也想起冉璐婷还没进入包厢时两人亲热的画面,脸上又是一红,随即又板起脸,道:“婷婷?哼,叫得可真亲热!”

    王波明白了,原来是自己说错话了,当即伸手过去揽住关璇璇柔软的腰肢,只觉她用力的扭了扭,似乎是不想让自己抱住,手上便加了点力气,一下子就把她抱起,放在大腿上坐着。

    关璇璇的娇躯乱自挣扎着,王波轻轻抱住她,柔声道:“好了,我说错话了,我向你认错。有你这么一个大美女在我面前,我谁也不看,别生气了!”

    关璇璇的手脚都被禁锢住,但是腰肢和屁/股却还在不停的挣扎扭动,“你爱看谁我哪里管得着,你们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见到美女就动色心这谁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你啊,别的女孩我管不着,婷婷可是我的好姐妹,不许你盯着她看,打她主意!”

    王波道:“你想什么呢!婷婷是你的好姐妹,我跟你……呃,大家自己人,以后肯定还会见面,难道要我看到她掉头就走?或者有她在场我就要闭上眼不去看她?这……别胡思乱想。”

    关璇璇道:“哼!我哪里胡思乱想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有好几次你都盯着她屁/股看!”

    王波大汗,有吗?呃,好像是有吧?细细回想,好像是看了两三次,可是这也没办法,冉璐婷虽然胸前双峰不如关璇璇的大,但屁/股却是大得出奇,圆润挺翘,肥硕丰满得让人看了就想上前抓一把,也不知道能掐出水来?他心里想着想着,不禁有些躁动。

    关璇璇继续道:“我跟婷婷是多年姐妹,对她非常了解,她的屁/股是出了名的又大又翘。平时我们在一起,那些臭男人不是盯着我胸/部看,就是瞄着她的大/屁/股,哼,你们男人都是色胚子!哎呀,你别抱着我摇晃啦!你口袋里装着什么东西?硌着我好难受!”

    她转头看向王波,见他半眯着眼一脸享受的模样,而自己的腰肢则是被他紧紧抱住的往下压,好像是在用自己的屁/股在他大腿上来回摩擦。突地,她醒悟过来,脸颊刷的一下就红了,身体瞬间软了下来。

    原来关璇璇正被王波抱坐着,她刚才身体挣扎,臀部扭动,自然也就与王波的大腿根部发生摩擦,加上王波想到冉璐婷那丰满挺翘的大/屁.股,心里蠢蠢欲动,霎时间,小腹里面就生起一把火,小王波顿时抬起了头,正好顶在关璇璇的臀缝之中。

    关璇璇是个黄花处子,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霎时间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顶着自己。

    此时两人肌肤相贴,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她明显能感到顶在臀缝之间硬如钢枪的昂扬,阳刚而烫热,巨大而有力。而且,她整个人还被王波用力的往下按压,只觉臀股之间被来回的摩擦着已经苏醒的巨龙。

    真是太坏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关璇璇脸上火烧似的红得都快滴出血来,想要挣扎站起来,可是后臀被那硬硬的坏东西顶得双腿发软,根本没力气逃脱,大羞之下,只得俯首埋在王波的怀里。

    突觉小腹处滑进一只坏手,自下而上,慢慢攀爬,钻进文胸,随即就被掀开,一只热力十足的大手挤进来覆盖在上面,揉搓抓捏,那种强烈的挤迫感再次打心底升起,丝丝灼痛传至脑中,不过很快那种感觉变成难以言表的舒服。

    关璇璇鼻中哼唧这压抑的娇吟声,感觉自己好像腾云驾雾一般,踩在云端之上飘飘欲仙。就在这时,又有一只坏手从裙底下偷偷钻进来,直侵到敏感的大腿根部,她霍地睁开双眼,两条大腿條地一合,紧紧夹住里面的那只坏手。

    她看着王波,羞不可抑的小声说道:“不要……别这样,好么?”

    王波明白这已经是关璇璇的底线,虽然两人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摸也摸了,但是两人接触的时间毕竟还很短,目前还不能彻底打开她心房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且,眼下的环境也不合适。

    于是,他点点头,俯首亲了一下关璇璇吐气如兰的小嘴,道:“我们去逛逛街。”

    关璇璇见王波如此尊重她,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欢喜,仰起脑袋在王波嘴唇轻轻吻了一下,道:“谢谢,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再给我点时间,好么?到时候……到时候你想怎么样都行。”她越说越小声,俏脸也越来越红,最后羞得再次埋进王波怀里,像一只鸵鸟似的。

    王波心中好笑,不过更多的是感动和怜惜,抱着关璇璇的双手紧了紧,两人柔情蜜意低声交谈,你侬我侬的腻了好半天,这才结账离开。

    今天是关璇璇休息的最后一天时间,下午就要回到机场跟飞,因此两人只在街上逛了一会,王波就把关璇璇送回家。

    接下来几天时间,王波也没有出去游玩,就在别墅后山的幽静小森林里修行御剑术。

    也不知道东方依依是不是因为和王波有了肌肤之亲而过于害羞,这几天老是借口说集团事务繁忙没有再来别墅,不过却让人送了一辆兰博基尼跑车过来,说是送给翟霜霜的礼物。

    翟霜霜很心安理得的收下,却没有一句感谢话,王波为此还批评了她几句,可她反驳说她又没有求别人送礼物,这是别人心甘情愿送给她的,用不着说谢谢。那副态度好像收别人礼物是给别人面子似的。

    王波知道她性格就是这样,也无可奈何,不过,翟霜霜还未满十八岁,就算她车技再好,也不准她开车,在国外那是没办法管她,但是现在回到国内,他必须严管!

    因为华夏可不比国外,那些遍布各个角落的监控摄像头厉害着呢!只要汽车违章立马就能发现,什么轮子压线、不系安全带、闯红灯等等车辆号那叫一个拍得清清楚楚,违章不出8小时,手机立马收到短信。

    王波有时候觉得华夏的摄像头很神奇,拍违章技术这么厉害,可是被偷车、被偷电瓶、被偷小孩、扶老太太被讹诈等等这些事为什么就拍不到?同样都是为人民服务,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翟霜霜被限制开车后也不跟王波吵闹,便让一个保镖开着兰博基尼送她离开山林别墅,等到两人回来的时候,车子却不见了踪影。

    王波问了保镖,原来车子是被送到一家汽车修理厂,他想起翟霜霜在澳大莉亚的那辆黑色赛车,应该是拿去改装,怪不得不准她开车也不反驳,原来是想把车改装好后再说。

    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王波也没有多管,只要翟霜霜时时刻刻都在他眼皮底下,其它大麻烦自然也就惹不起来。

    四月十七日上午,多日未见的东方依依终于再次来到别墅。

    自那晚两人有了夫妻之实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王波觉得东方依依是在躲避自己,因为有几次他专门去到东方集团,每次都是东方依依的秘书出来接待,不是说董事长正在开会,就是说董事长不在。

    王波对此感到很困惑,时隔多日两人终于再次见面,不过东方依依的表情有些冷淡,跟前几天丝丝温柔的模样判若两人,就算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是嫣然热情,现在怎么就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呢?

    他伸手去揽东方依依的腰肢,关心道:“你看起来有点不开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东方依依向后旋身一转,不着痕迹的避开王波伸过来的手,边向大门走出去,边淡淡说道:“没有。今天是我外婆生日,她老人家身体有点不适,杨家就在自己家里举办一场普通家宴为她老人家祝寿。我们出发吧。”

    王波心下奇怪:“几天没见,连抱一下都不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来不及多想,东方依依已经坐进车里,王波只好跟着钻进去。

    因为这次是家宴式的寿宴,到时来的都是至亲好友,所以翟霜霜并没有跟着一起去。

    一行车队缓缓前行,车里一共坐着四人,前面驾驶座和副驾驶座都是保镖,而王波和东方依依坐在车后座。

    车内很安静,王波转头向旁边看去,东方依依一言不发的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白皙的侧脸弧线柔美,散发着盈盈光泽,长长的眼睫毛时不时的扑扇一下,目光很专注,但是显得有些冰冷,跟以往的嫣然雅丽很不一样。

    王波有些不解,但也没有询问,只看了一会就收回目光,只在心里暗暗猜测个中缘由。

    车队沿着道路直出郊外,又向西北行了一阵,便见得前面上坳之中出现一座古典庄园,面积很大,全是青瓦白墙的徽派建筑,四周青山绿树,田陌遍布,好似一幅古朴典雅的山水画。

    庄园前的一块宽广空地上停满了一排排车辆,前来参加寿宴的人正往庄园走去,大门处站着数名迎宾。

    王波觉得其中一个年轻人甚为眼熟,念头一转,原来是那天在股东大会上被他几句话气得吐血三升的杨通。

    杨通正和一人打招呼,瞥眼间,见到正走过来的东方依依和王波,眼中闪过一道怨恨之色,面上冷笑,道:“我的好表妹终于来了!”

    东方依依抬头看了一眼,叫了声:“通表哥。”抬步走进大门。

    王波正要进去,杨通突然伸手一拦,道:“慢着!今天是我奶奶七十大寿,来的可都是至亲好友,这谁啊?我杨家大门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进来的!”

    东方依依停下脚步,道:“他是我丈夫,不是外人。”

    杨通惊道:“表妹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依依啊,不是表哥说你,我好歹也是你表哥,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跟表哥说一声,至少表哥也可以帮你把把关。你还年轻,可别被心怀叵测之徒给骗了!”他脑袋微微昂起,斜睨着王波,表情无礼至极。

    王波微微一笑,道:“我今天来只想好好为长辈祝寿,不想节外生枝,差不多就行了。”

    杨通喝道:“你算哪根葱!这里是杨家,你什么身份跟我说话!”

    东方依依眉头蹙起,正要说话,王波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声,对杨通说道:“有意思吗?今天大好日子,非要无理取闹?你看看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了,要分清场合。你要真看我不顺眼,那约个时间,我们私下解决,怎么样?”

    此时,正进入大门的宾客注意到这里出现异常,纷纷驻足观看。

    杨通左右看看,见众人都在看着他,也许是因为王波刚才那番话先入为主,大家都以为是他在挑事。他可是主人家,现在却被人误认为主人家在为难客人,日后杨家势必脸上无光。

    一想至此,霎时间他脸色一变,怒道:“无耻!就会耍嘴皮子误导视听!今天来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我作为迎宾,看到可疑的人,查清事实情况这是我的责任!”

    王波笑道:“那你现在清楚了吗?”

    杨通没有回应,只是目光怨毒的盯着王波,缓缓抬起手做出请进的姿势。

    王波心想:“是你自己非要把脸伸出来让我打,这怪得了谁。”微微一颔首,与东方依依走了进去。

    只见里面好大一个院子,全都摆满桌席,各桌间隔中宾客走动,川流不息,门口两边是走廊,四周看到的房屋连着房屋,数都数不清。

    王波游目四顾,心想:“地方这么大,十足十一个大庄院,大家族就是不一样!”

    东方依依早已经被人群围在中间,她作为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生意场上往来关系极多,当然其中也不乏巴结讨好之人。

    她虽然年纪轻,不过应酬上的事却显得游刃有余,三言两语把众人打发走,然后回到王波身边,低声道:“跟我来,我们进去看看外婆。”

    进入大厅,只见厅首正中的桌席上坐着一位老奶奶,几个年轻男女环绕在旁正恭敬的说着话,想来那就是东方依依的外婆于娣怡。不过,老人家面带茫然痴呆之像,对众人不理不睬,兀自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大厅里摆满筵席,高朋满座,四下里人声鼎沸,煞是热闹。

    突然,正坐在座位上茫然四顾的于娣怡站了起来,大声喊道:“依依,快到外婆这边来!”

    东方依依小跑过去,刚靠近,于娣怡突然窜前一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斥道:“这里这么多人,别乱跑,要是走丢了,外婆上哪去找你,怎么跟你爸妈交待?”

    东方依依柔声道:“是,外婆,我知道了。您先坐下,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陪你。”

    于娣怡抓紧了东方依依的手臂缓缓坐下,东方依依转头向王波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道:“外婆,他叫王波,是我丈夫,您的外孙女婿。”

    王波上前一步,道:“外婆,您好,今天是您生日,我祝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说着,递出手上的盒子。

    于娣怡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盯着王波看,过了好半天才说道:“净说瞎话,依依五岁还没满,这才多大呀,什么丈夫外孙女婿的,哦,我知道了,是你爸妈给你定下的娃娃亲对不对?”

    王波大为疑惑。

    东方依依小声解释:“外婆她病犯了。”

    王波恍然大悟,有些哭笑不得,这才明白原来老年痴呆症是这么一回事。

    这时,旁边响起一个尖细声音:“哟,原来是依依来了!”

    王波听其声音怪异,带有尖酸刻薄之意,转头一看,一个浓妆艳抹的贵妇走了过来。

    东方依依低声道:“是我舅妈龚凤莲。”起身恭敬唤道:“三舅妈,您好!”

    龚凤莲道:“我一点都不好,老公的前途没了,儿子也被人气吐血,我们家命苦,哪里好了?”

    她边说着话,边怨恨的瞪向王波,又道:“你就是王波?哼!送的是什么,让我看看!”劈手把王波手上的盒子夺了过去。

    王波原本还还奇怪这个浓妆艳抹的贵妇为什么这么仇视自己,细细回想她刚才说的话。

    儿子被人气吐血?

    曾被他气得吐血的就只有杨通,难道?

    他恍然大悟,原来是杨通的妈妈,怪不得眼神这么怨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