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一章 约吗?
    王波看着阳台上的那道身影隐入黑暗,翟霜霜这个小太妹很少跟他交流,也不知道平时都在想些什么,而且因为此前种种误会,还对他这么抵抗、不满,让他又是无奈又是头疼。

    翟霜霜现在无父无母,也不知道亲人在哪,孤零零一个女孩子,而她又这么的叛逆,再过几个月她就年满十八岁,也不知道将来她会有什么打算,难道继续做个让人厌恶的小太妹?要是就此走上邪路,一个花季少女就那么毁了,想想都会让人觉得可惜。

    每个人都有同情心,而王波却又是个被颁发了无数“好人卡”的滥好人,哪里做得出不管不顾、置之不理这种事。

    他觉得很有必要引导翟霜霜走上正途,既然回到华夏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在澳大莉亚的时候整天和流氓混在一起赛车,得找点正经事让她做,让她重新上学,让华夏文化来改变她,或许有事情做之后,她应该就不会胡思乱想。

    翌日,天还未亮,王波就出现在别墅的后山,练剑术、练飞刀、修炼道术等等武功异能,这座山林很幽静,空气清新,很适合修身养性,对他的修炼有很大的裨益。

    此刻,他面前正漂浮着一把被金黄色法力包裹着的三尺青锋,这把剑是他花巨资让打铁师傅用纯手工精心打造,每把名剑都有个响亮的名字,而他的剑则名为鲲鹏!

    名字取自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或大鱼或大鸟,无论是在大海还是在蓝天,都可以乘风破浪,振翅高飞。

    他要用法力淬炼出一把和燕赤霞的降妖伏魔轩辕剑一样的鲲鹏宝剑,到时就能够施展御剑飞行,天地任逍遥。

    朝阳破晓,旭日升空,天际光芒万丈,瞬间照亮大地。

    王波睁开双眼,双手捧着鲲鹏剑,轻柔的抚摸剑身,在电影世界《黄飞鸿之狮王争霸》里用法力淬练了半个多世纪,他觉得自己与鲲鹏剑似乎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忽然,他手捏剑诀,指着前面的一颗约有七八米高的大树,“起!”

    “咻!”

    鲲鹏剑脱手而去,转瞬之间,“咔咔”声响,大树顶端掉下一截树枝。

    “收!”

    又是“咻”的一声,眨眼间,鲲鹏剑再次回到王波的手中。

    现在已经可以施展飞剑术,隔空控制宝剑,但是御剑飞行之术还不能施展,应该是法力还不够的原因。

    “很好!飞剑术已经练得差不多了,虽然不能千里取人首级,但是百米之内取人性命却是可以办得到的!”

    王波把鲲鹏剑收进空间仓库,转身返回别墅。

    刚走到别墅门口,忽听远处传来汽车行驶的声音,抬头看去,只见五辆汽车浩浩荡荡的开了过来,那是东方依依的车队。

    王波眉头微皱,心想:“本来只是三辆车,现在又多了两辆,除了她自己坐的那辆防弹保姆车,其余四辆车全是保镖,一辆车四个保镖,四四一十六,加上昨晚留下来的四个,那就是二十个,国内有这么危险吗?竟然要请这么多人保护?”

    他只想了一下便松开眉头,微笑的站立在门口。没过多久,车队停在别墅前面,十数名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微型耳麦的保镖迅速下车,瞬间,各就各位的在别墅周围摆好警戒。

    站在保姆车旁边的一名保镖这才打开车门,一只穿着女式低跟清凉鞋的白皙小脚伸了出来,白色裙角晃动,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庞顿时从车里显现出来。

    王波迎上前,伸出一只手,微笑道:“这么早就过来了。”

    东方依依嫣然一笑,芊芊细手搭了上去,走下车,说道:“我想过来跟你一起吃早餐,所以就早点过来了。”

    王波手中顺势下滑一下子揽住东方依依的腰肢,感觉环抱在手臂里的娇躯似乎微微缩了一下,侧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张嫩白滑腻的侧脸瞬间变得红扑扑的,禁不住嘴角弯起的笑了笑,还是不适应啊,以后得多多接触才行。

    不过,他并没有把手收回来,继续拥着那具散发着阵阵少女馨香的柔软娇躯向别墅里面走进去,口中说道:“不知道早餐准备好了没有?你平时早上都喜欢吃些什么?”

    东方依依轻声道:“我对吃的食物并没有特别的去注意,多数时候都是我秘书帮我准备好的。”

    王波笑道:“原来是这样,呵呵,看来你是个不挑食的人,很好养活啊!”

    东方依依转头看过去,见王波满脸的阳光开朗笑容,让她有种如沐春风,心里发暖的感觉,原本因为被这个男人搂住变得有些绷紧的心神顿时放松下来,说道:“我平时工作很忙,没时间去考虑那些琐碎的事,只要不是很难吃的食物,我一般不会介意吃什么。”

    说话间,两人步入别墅,却见穿着运动卫衣的翟霜霜边扭摆头部、舒展手臂,边从楼上走下来,她对站在大厅里的两人视而不见,一声不吭的径直从旁边走了过去。

    王波叫道:“你去哪?不吃早餐吗?”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阵渐渐跑远的脚步声。

    王波讨了个没趣,摇了摇头,对东方依依说道:“她就是这么一个人,无论对谁都是这么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不过她本性并不坏,以后你多多担待,不要放在心上。”

    东方依依微笑的点点头,道:“她这是去晨练吧?这座山林有点大,我请了一些保镖过来,以后就留在这里负责日常的安保工作,要不要派人跟着她?”

    王波笑道:“这倒不用,她会一点功夫,三四个男的都近不了她的身。我觉得现在国内环境挺安全的,用不了请这么多保镖。”

    东方依依道:“现在的社会环境越来越复杂,这里又是比较偏僻的郊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谨慎点为好。”

    说到这,她顿了顿,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有件事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是我觉得应该跟你说清楚。”

    王波听她的语气显得有些沉重和无奈,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们东方家族和杨氏家族内部矛盾比较重,有时候某些利令智昏的人会铤而走险,你以后遇到他们要留心一点,嗯,也可以说,他们还不能完全可以信任。”

    王波见东方依依说完这番话后,光洁的额头微微皱了起来,显得很是愁苦。他想到东方依依为了维持两家的和睦所做的牺牲,同时还要忍受被亲人算计的痛苦,不禁心生怜惜,说道:“明白了,你怎么安排就怎么做吧。”

    东方依依歉意道:“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牵扯进来……”

    王波不悦道:“这话说的,太见外了。你我已经是夫妻,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作为丈夫都有责任帮你分担,以后别再说什么对不起的话!”

    东方依依看着王波的眼睛,感受到他眼神里的真诚,半晌过后,轻声道:“嗯,我知道了。”

    早餐过后,东方依依带着王波、翟霜霜来到东方集团旗下的珠宝公司,刚和玉石师傅碰面,她便接到一个电话,只好跟王波抱歉一声回公司去了。

    王波望着车队离开,心里有些感叹,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女孩,正是追求梦想享受青春的年龄,却要担负着两个大家族的兴衰,而且还要管理一个大集团,那么大的压力真是难为她。

    随后,王波便把那块还未切割的玉石交给玉石师傅,切开后,足有成年人两个拳头合起来那么大的紫色翡翠出现在众人眼前,其色彩浓艳纯正,给人一种雍容大度、富贵逼人的美感,引得翟霜霜这个小太妹也禁不住频频侧目。

    玉石师傅激动兴奋的连连惊叹,这可是世上非常少见的皇家紫翡翠,是紫色翡翠当中最顶级的品种,而且这么大的一块简直是世所罕有,价值连城。

    他已经从东方依依口中得知王波是东方集团的股东,当即建议把这块顶级皇家紫翡翠拿出去展览,到时东方集团旗下的珠宝行业的知名度一定会得到大幅度提升。

    不过,王波并不打算这么做,这个翡翠他有大用。他把雕刻翡翠的要求说出后,玉石师傅觉得有些为难,不过还是咬咬牙表示尽力而为。

    离开珠宝公司,走到停在路边的汽车,这辆车是东方依依留下的,本来她还想留下几名保镖,但是王波在现实世界如同神一样的存在,哪里需要什么保镖保护。

    正要拉开车门,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王波拿出来一看,原来是关璇璇打过来的,脑中顿时闪出那两座36D的高耸巨峰,心中禁不住变得火热起来。

    “喂,璇璇,有事吗?”

    “王波,昨天在机场你有没有看到一件好笑的事?嘻嘻,那个占我便宜的畏琐大叔,就是你让我指给你看的那个政斧官员,他竟然在机场大厅裸奔!哈哈,太好笑,也不知道他吃错药还是抽风了,刚下飞机就在出口处脱自己的衣服,那一身肥肉,真是笑死人了,当时好多人都把这事拍下来,网上就有的看!”

    “呵呵,是吗?那我得看看。”

    “嗯嗯,你一定要去看看!他还把自己贪污包养小三等等事情都说了出来,肯定是疯了他,哈哈,这下他死定了!那么多人都听到,还有视频证据,只要稍微查一下就能够查出来,他逃不了了,看他还敢这么嚣张跋涉,肯定是老天看不过眼要收拾他!”

    王波笑道:“这叫自作孽不可活。你现在是在机场工作吗?”

    “没有,这两天我休息,现在才刚刚睡醒,机场的事还是刚才我同事发微信告诉我的。本来昨天下机就想打电话给你的,可是我们全体乘务人员忽然召开会议,等到开完会已经很晚了,所以我就没有打扰你。”

    王波道:“嗯,那你现在睡够没有?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普照,很适合出来游玩。”

    “嘻,你是在约我吗?”

    “呵呵,没错。请问,关璇璇美女,约吗?”

    “讨厌!你是不是对其他女孩也是这么说的?”

    “呃,目前为止,这句话只对你说过。”

    “嘻嘻,好吧,我马上起床洗脸刷牙。”

    “你住在哪?要不我去接你?”

    “嗯……等下我把地址发给你吧,先这样。”

    “等等!”王波低头看了看坐在车后座里的翟霜霜,说道:“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一声,我有个小妹正跟我在一起,她正处于青春期,脾气有些不好,等下见面你可别见怪啊!”

    翟霜霜抬起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也没说话,但是那一眼的眼神里却是充满了不屑。

    王波只装作没有看到。

    “小妹?是情妹妹吧?”关璇璇语气中带着幽怨的意味。

    “……电话里很难说得明白,见了面你就明白了。”

    “那好吧,挂了。”

    电话立马挂断,王波看着手机摇了摇头,女孩的心情还真是说变就变,刚才还是阳光普照,眨眼间立即变成寒冬腊月。

    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从后视镜上看了看坐在后面的翟霜霜,迟疑了一下,说道:“我约了个朋友,她是上嗨本地人,对上嗨非常熟悉,等下可以带我们四处看看。”

    翟霜霜双手抱在胸前,只是侧转着头看向车外面,没有回应。

    王波没再说什么,权当她默认。

    这时,手机短信提示声响起,是关璇璇发来的地址信息,上嗨的路他也不熟悉,便在GPs导航仪输入地址,然后发动引擎,沿路而去。

    过了许久,汽车在一个甚为静臆的小区大门侧边停下。

    又等了一会,忽见从小区大门里款款走出一个婀娜多姿的倩影,正是关璇璇!

    她一头乌黑亮泽的及腰长发,穿着黑白条纹连衣长裙,外面套着一件黑色毛针织开衫,手上一晃一晃的提着个黑色单肩包,踩着高跟鞋“嗒嗒”而出,真是肤白貌美气质佳,优雅休闲魅力足!

    尤其是胸前一颤一颤的饱满双峰,引得大门旁边的两个保安小哥的眼睛都快蹦出来,那哈喇子流得哗哗的!

    王波眼中一亮,立即推开车门,迎上前去。

    关璇璇看到王波后,脸色一喜,加快两步走了过去,道:“你等很久了吧?”

    王波笑道:“没有,刚到而已。”他朝关璇璇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个不停,越看越满意。因为两人在飞机上的那个隐秘小房间里有过亲密接触,所以他也就没什么顾忌的放肆的看个没完。

    关璇璇似羞还喜的嗔道:“你盯着人家看什么呢!”

    王波哈哈一笑,道:“谁让你穿这么好看了,我这是情不自禁!”上前一步,伸手搂住关璇璇的小蛮腰,“走,我们上车吧!”

    关璇璇面带红晕,腰肢只微微扭了一下,便任由王波搂着向汽车走去。

    王波拉开车门,关璇璇说着谢谢的正要坐进车里,忽然看到车后座上面无表情的翟霜霜,不由一愣,赶紧说道:“你好,我叫关璇璇。”

    翟霜霜看也不看一眼,也不吭一声,只是侧转着头看着另一边的车窗外。

    王波见关璇璇有些尴尬,便笑道:“她叫翟霜霜,是澳大莉亚华人,从小在国外长大,对华语听不太懂。”

    翟霜霜转过头来,斜睨了王波一眼,然后再转回头去。

    关璇璇恍然大悟:“哦,只会英语吗?那我用英语跟她说话好了。”

    王波忙道:“不用,这里是华夏,我们都是华夏人那就要用华语来说话。两个华夏人用英语交流,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以后我会慢慢教她说华语。你快坐好,这里不让停车,刚才小区保安已经跟我说过一次了。”

    关璇璇点点头,弯腰坐进车里。王波刚把车门关上,却听“嗒”的一声,车后座的另外一边车门被打开,翟霜霜忽然走下车。

    王波赶紧问道:“霜霜,你要去哪里?”

    “砰”的一声,翟霜霜关上车门,道:“我想自己走走。”转身就走。

    王波急忙绕了过去,道:“你第一次来上嗨,人生地不熟的,你能去哪里?要是你不愿意在外面玩,我们可以马上回去。”

    翟霜霜道:“我有手有脚,哪里不能去?你玩你的,我走我的。”

    王波道:“别闹了啊,我们一起到处逛逛,人多热闹一点,你要是想做什么直接跟我说,只要我办得到我一定帮你。”

    翟霜霜定定的看着王波,道:“你把刘木盛他们给我找出来。”

    王波顿时生出一阵无力感,说道:“这里是华夏,不是澳大莉亚。再说,我在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做完,我们回悉尼后再说,好吗?”

    翟霜霜没有说话,转头朝车里的关璇璇看了一眼,王波明白她的意思,这分明是在说泡妞就是你说的有重要事情要做?

    王波咳了一声,说道:“我指的是我要为一个长辈祝寿的重要大事。相信你在书房外面也偷听到我的电话内容。”

    “不是偷听!我是刚好经过碰巧听到,我翟霜霜绝不会做偷偷摸摸的事!”翟霜霜瞪着王波说道。

    王波心道:“那我保险柜是谁撬的。”面上却赶紧说道:“好好好,是碰巧听到。话题扯远了。你直接说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一个人走走。”翟霜霜的眼睛看着远处,眼中似乎有些迷茫,这是王波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她出现这种表情。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回去的路我认得。”说罢,便绕过王波,向前走去。

    王波转身看着她的背影,心想:“她本来就很聪明有主见,身手也不错,别人想要骗她也骗不了。唉,她这次回国是预谋已久,也是心事重重,就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

    随即,他想起了什么,喊道:“你等等!”快步跑过去,意念一动,一张银行卡出现在手中,递了过去,说道:“在华夏要用华夏币,这张卡你拿着,想要什么自己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