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九章 机场
    离开了这个颇为隐秘的空姐休息室,再次返回头等舱,里面的乘客们还在熟睡。不过,王波却发现坐在机舱中间座位上的小太妹翟霜霜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他,那小眼神很犀利很毒辣,普通人对上肯定莫名的生起一股瘆得慌的感觉。

    王波神色如常,一副我刚从厕所里放松走出来的模样,施施然的在通道中走了过去。

    关璇璇并没有跟着一起下来,刚才王波对她又是猛烈亲吻又是侵略式揉搓,把她的空姐套装都弄起了褶皱,脸上妆容也花了,她需要好好整理一番。等她回到机舱的时候,刚才那个被王波压在身下吻得娇喘吁吁的女孩已经再次变成一个端庄典雅的空姐。

    王波重新坐在座位上,心里却是久久难以平静,感觉有把火在身体里面烧,因为刚才被关璇璇身上特有的女孩芬芳一熏,他全身的热血仿佛被点燃了一般,感觉整个人燥热难耐。

    他心想:“肯定是这段时间没碰过女色,之前一心想着救人和研究病毒,一直忙这忙那的,也就没空闲想那种事,可是被璇璇这么一撩拨……唉,男人还真是大多数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一旦慾望升起,心里老想着那些事。”

    接下来的时间王波一直都难以入睡,还好前面的艾丽虹明白王波是拒绝她的意思,也没再过来发嗲纠缠,不然他会变得更加烦躁不堪。

    呼呼十多个小时过去,飞机终于降落在上嗨机场。

    下飞机的时候王波没有看到关璇璇,便发了一条注意安全电话联系云云的短信,然后就带着翟霜霜去办理入境手续。

    忽然,他看到翟霜霜手里拿着有华夏驻澳大莉亚使馆签证等等证件,心里一动,问道:“你这些证件哪来的?”

    翟霜霜斜睨他一眼,那眼神好像看白痴似的,没好气的说道:“反正不是偷的。”

    王波疑惑道:“不对,你是昨天晚上偷听到我的电话,只有一晚上怎么够时间办理这些签证手续,再说,大晚上的也不会有人上班!”

    翟霜霜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了,支支吾吾道:“你烦不烦呀,要是不想去办理手续就直说,说那么多干什么,让开让开,我自己一个人去!”

    王波看着她气呼呼的走远,心里忽然有些明白过来!

    原来她早就做好了回华夏的准备,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没有动身,看来之前说什么只要不把人找出来就死缠着不放等等的话,其实都是她想要回华夏的借口!

    对于翟霜霜为什么要回华夏的问题,王波猜想:她一直以来都是孤零零一个人呆在澳大莉亚,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陪伴,连收养她的外国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从表面上看,她一直都很自立很自尊、很要强很叛逆,还整天一副让人厌恶的小太妹模样,其实这些都是用来遮掩她内心的脆弱。实际上,她比任何人都想要获得亲情!

    她回华夏肯定是想要找她的亲人,或者也可以说她其实很想找到她爸爸,她不是对她爸爸的死无动于衷,或许是因为十多年没见感情有点淡了,初初听到自己爸爸的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表现,就把悲伤深埋在心底,不让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其实说不定她躲在某个角落里已经偷偷哭了好几回。

    如果这一切都被他猜中,翟霜霜这次回华夏肯定是带着某些目的,不仅要找她的亲人,或许还想找到她爸爸的坟墓去祭拜!

    想到这,王波觉得事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她爸爸死在新僵的戈壁沙漠上,尸体也许被狼群等野兽吃掉,也许被华夏军队找到,一把火烧为灰烬,被风一吹,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

    如果她心里很着紧她爸爸,知道她爸爸的所有事情后,不知道事情究竟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是无法接受她爸爸是恐怖份子这件事,然后崩溃,最终自暴自弃?还是不管她爸爸是什么人都要立志报仇?亦或是一切照旧,无动于衷,只是单纯想要祭拜一下?

    王波想了一会,觉得应该找个机会尽快把她爸爸的事告诉她,免得日后会闹出什么大麻烦。

    翟霜霜顺着机场指示牌找到口岸检查处办理入境手续,虽然有很多人排队,但是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王波这才放心的暂时离开一下,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赶着去做。

    坐头等舱的乘客比经济舱的乘客要早下飞机,王波下了飞机后,就一直注意他乘坐的那班飞机的情况,经济舱的乘客虽然已经陆续下飞机,但是还没有走到出口。他在机场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迅速穿行,来到出口处驻足等候。

    没过多久,出口处陆续走出乘客,很快,王波看到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正是关璇璇指认的那个曾在飞机上偷偷用手肘去碰她匈部的华夏政斧官员,这件事虽然有很多人证,但是关璇璇并没有得到半句道歉的话,还被领导勒令不许对外声张。

    现在关璇璇可是属于王波的女人,他的女人被人欺负岂能忍气吞声!再说,他把关璇璇那两座挺拔雪峰视为是他独自享有的宝贝,竟然被别人率先占了便宜,要是不去教训一番,他觉得以后都无法面对那一对至少36D的巨峰!

    那中年男人不愧是政斧官员,长得脑满肥肠,挺着个大肚子,走路的姿势也是趾高气昂,怎么看就怎么的不顺眼。

    关璇璇一开始听到王波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以为他要打那个中年男人替她出气,担心他会把事情闹大,惹来麻烦,还央求他就这么算了。

    其实对付这种政斧官员,只是打一顿那真是太小儿科便宜人了!对这种人来说,官位是他所有的一切,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要是剥夺他的官位,保证他如丧考妣,比杀了他还难受!

    王波双眼一凝,暗暗施展出幻术,那中年男人的眼神突然一滞,好像被施了定身咒似的呆立在原地。

    做完一切后,王波转身离开,还没走得几步,那名中年男人忽然嘿嘿傻笑了起来,随后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嘴上还不断叫喊着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周围的人们惊愕不已,纷纷退开远离,很快以那中年男人为中心的方圆五米地带立即空了出来,有的人还拿出手机赶紧把这个奇怪事件拍下来。

    不一会儿,机场大厅里便出现一个光溜溜的大胖子边一路裸奔,边大声叫喊着我是某某政斧部门官员,我有罪我贪污我包养小三等等之类的话,瞬间为忙忙碌碌的机场大厅增添了一道奇异的风景线。

    王波并没有多花什么心思去惩戒那名中年男人的政斧官员,只是用幻术控制他思维,让他把自己贪污、包养情妇等等之类的丑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相信围观群众肯定很乐意把这种惊爆眼球的事拍下来,然后上传到网上曝光,之后是新闻媒体报道,就算那名政斧官员后台势力强大,出了这么一档事,肯定也包庇不了,被双规也就成为板上钉钉的事。

    他在国内还没有多少实力,不宜大动干戈,不然也不会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手法来整治人,他一般不喜欢用阴谋诡计,比较喜欢堂堂正正的面对敌人,这样挫败别人才能得到更大满足感。

    返回去的时候,翟霜霜已经把入境手续办好,见王波远远走过来,立即扭过头去,一副不想搭理的模样。

    王波也不在意她冷冰冰的态度,只是心里却在担心她会一声不吭的离开,独自去找亲人。

    他心中暗叹:“也不知道把她带回华夏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唉,但愿不要节外生枝!”

    如今已经回到上嗨,要跟东方依依说一声才行,于是,便打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响了两声,电话接通了,东方依依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你回来了?”

    “嗯,刚下飞机,你现在在哪?”

    “我在公司办公室,要不要我派人过去接你?”

    “不用,我过去找你吧。”

    “嗯,等会见。”

    寥寥几句,很平淡,王波觉得有些怪怪的,两人根本就不像是新婚小夫妻之间的对话,反而像是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老夫老妻,但是想到东方依依那种清雅淡然的性格,也就释然了一些。

    上嗨机场很大,人流量也多,一路走出机场,王波发现周围的人都对自己和翟霜霜两人频频侧目,他明白大多数目光都是冲着翟霜霜而去。

    上飞机的时候因为机场安检,翟霜霜把耳钉鼻环嘴环等等东西摘了下来,可是现在刚落到地面,她立即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的东西再次戴上,又变成了小太妹的形象,这在华夏来说,一个女孩子打扮成这个不伦不类的模样,让人觉得很怪异,想不注意都难。

    翟霜霜对那些看过来的目光不仅没有感到丝毫不适,反而还一一瞪视回去,大有一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模样。对此王波深感无奈,这个小太妹如此桀骜不顺,恐怕以后会麻烦不断。

    两人走出机场,坐上一辆出租车,径直前往东方集团大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