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五章 我等你回来
    杨阿姨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即离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王波见了,便问道:“杨阿姨,你有事?”

    杨阿姨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个侄女,她叫杨雅丽,是我在华夏杭洲的堂哥的女儿,她去年来到了悉尼留学。她家里在华夏虽然算是小康家庭,不过因为两国汇率问题,到了这里对于华夏来说无论是物价还是学费都很高,她觉得国外的花销太大,为了不想增加家里的负担,她想要找份兼职。她爸爸跟我说起这件事,害怕自己女儿在国外会被外国人欺负,就拜托我给他女儿找份兼职工作,所以我想……”

    王波笑了笑,道:“原来是这件事啊,嗯,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杨阿姨心中一喜,明白王波愿意帮忙了,忙道:“做什么都行。我就她这么一个亲侄女,她一个女孩子刚到国外没多久,人生地不熟的,我也怕她在这里被别人欺负,只要能让我随时知道她的情况就行,做什么都没关系。”

    王波明白了,原来是个很受家人宠爱的独生女,不过能想到为家里减轻负担这点来看,并不是那种被宠溺坏的千金大小姐。

    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吧,霜霜虽然是华人,但是却一直在国外长大,接受的都是外国教育,对华夏文化不是很不了解,我请你的侄女来做霜霜的华语老师,你看?”

    杨阿姨高兴道:“行行行,我等下立即把这件事告诉我侄女,谢谢,王先生,太谢谢你了!”

    王波笑道:“不客气。”

    “那我先下去叫人准备晚餐!”杨阿姨躬身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王波先去洗了个澡,随后穿着一身宽松的家居服来到别墅外面的草坪,盘腿坐在软垫上,默运道家心法修炼。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忽听“轰轰”的汽车轰鸣声由远及近,是翟霜霜回来了。

    王波并没有立即起来,仍旧闭着眼运功修炼。

    没过多久,脚步声靠近,一直走到王波身前仅有半米远的距离,来人这才停下了脚步。

    王波收功停止修炼,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两条套着黑色紧身皮裤的笔直修长大腿。

    其实一开始看到翟霜霜的照片时,除了她那副头上扎着无数细长小辫子、戴着耳钉鼻环嘴环的小太妹形象让王波感到印象深刻之外,还有一点吸引他的目光,那就是这一双套着紧身皮裤的大长腿,简直堪称脖子以下全是腿!

    她原本就是身材高挑,目测至少有一米七,然而那双大长腿却占了她身高的近七成!不管是谁,但凡看到她就一定会记住这双套着黑色紧绷皮裤的大长腿,就算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没看到本人面目,但是只要看到这双大长腿,立即可以认出那人肯定就是翟霜霜!

    他缓缓站起来,看着跟自己差不多一样高的翟霜霜,她又把一头好看的黑色长发扎成小辫子,那些耳钉鼻环嘴环什么的也全都戴上,心想:“好好的一个清纯美少女,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打扮成不伦不类的小太妹,这不是自己糟蹋自己吗?”

    他淡淡道:“你回来了,吃了没?刚才我让人做了几道稍微清淡点的菜,要是没吃,一起吃点吧。”

    翟霜霜紧盯着王波,冷冷道:“大圈帮那些人是你赶走的?”

    王波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几天她早出晚归的原因,原来是找人报仇去了。便点点头,道:“没错,不过你别多想,我并不是为了帮你出气才这么做,赶走他们只是我的计划之一而已。”

    翟霜霜道:“那几个捉我的人在什么地方?刘木盛在哪里?”

    王波摇摇头,“我不清楚,我只想把人赶走,并不想赶尽杀绝。”

    “你不想杀他们,为什么要把人赶走?我怎么办?”翟霜霜突然提高了声音,愤怒的向王波逼近过去,“他们把毒针打在我身上那一刻起,我就发誓一定要杀了他们!那个刘木盛竟然还敢把我卖掉,还敢让人脱我的衣服,我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碎尸万段!我不管!你把人赶走,你就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王波退后两步,抬起手擦了擦喷在脸上口水花,再次看向翟霜霜的时候,发现她脸上露出有一丝尴尬,觉得有些好笑,说道:“天大地大,人海茫茫,你让我上哪给你找人?”

    “我……不管。”第一个字本来叫得很大声,可能想到刚才把口水都喷到王波脸上,翟霜霜立即把头部压低,声音也小了很多,“你不把人找出来,我就找你算账!”

    王波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起来,摇摇头,只是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翟霜霜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胀得通红,道:“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就奈何不了你,我……我……你要是不把人找出来,我就一直跟着你,缠着你,让你做不了任何事!”

    “刚才喝了一大杯茶,人有三急,我先去一趟厕所。”王波拍拍屁股,转身走人。

    身后毫无动静,翟霜霜并没有跟上来,想必现在快要被气疯了吧!

    王波虽然没有笑出声来,但是心里却已经是狂笑的东倒西歪,觉得跟这个小太妹斗斗嘴皮子真是太有趣了!

    “站住!”后面的翟霜霜突然大喝一声,快步奔了过去,张开双手拦在王波面前,瞪着眼道:“不许走!我说了,你要是不把人找出来,我就缠着你,让你做不了任何事!你想去厕所,我偏不让你去!”

    王波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开车也有很长时间了吧?相信你也知道要是在高速公路没有厕所的情况下,实在忍不住的话,无论是谁都会不管不顾的就地解决,你要是不让开,我可就……”说着,双手便放在裤裆前,做出一副要拉开裤链的动作。

    翟霜霜并没有闭上眼睛或者转过身去,反而还上前一步,紧紧盯着王波,嘴里也吧啦吧啦的飙起英语骂起脏话来。

    王波心想:“不愧是在国外长大的,内心果然比国内的女孩强大。要是在华夏,就我这副不雅动作,女孩子早就面红耳赤的转身避开。”

    翟霜霜用英语骂了一会,再次用华语喊道:“你要在我面前撒尿是不是?来啊!”

    王波被她这么一副大胆的举动搞得反而没有兴趣继续逗她,收起双手反背在身后,说道:“好了,不跟你闹了!刘木盛已经被我逼着离开了澳大莉亚,至于那几个小喽啰或许还在,不过在不在悉尼我就不清楚。”

    翟霜霜不依不饶,“我不管!人是你逼走的,你就要负责把人找出来!”

    说实话,茫茫人海中,找几个人对别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然而对王波这个会时空穿梭术回到过去的人来说,却是一点困难都没有,他只是不想让翟霜霜一个女孩子整天喊打喊杀一副小太妹十足的样子。

    他淡淡道:“澳洲这么大,这事我办不到。对了,有一件事我跟你说一声,你从小在国外长大,有很多华夏文化不了解,作为一个华人,我觉得你应该要多多了解自己的祖国,所以我帮你请了一位华夏老师。”

    “她是杨阿姨的侄女,叫杨雅丽,是来自华夏的留学生,这两天就会过来,记住到时要待在别墅暂时先别出去玩,等上完课再去玩也不迟。”说着,抬起脚步就要离开。

    翟霜霜忽然伸手抓住王波的手臂,大声道:“我不需要!要上课你自己去上!你快点把人给我找出来!”

    王波低头看了看被抓住的手臂,道:“要动手是吗?”然后微微后仰着头,瞥了一眼她的屁股。

    翟霜霜捕捉到王波的眼神,那张小瓜子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立即松开手,放在身后捂住臀部,脚下也禁不住后退了两步,表情又羞又恼,大眼睛恨恨的瞪着王波。

    王波看到她这副小女儿姿态十足的动作,不由心中一动,想起了她那敏感的小屁股,心里禁不住变得有些尴尬,装着咳了一声,说道:“那个,我们先去吃饭。”抬脚绕了过去。

    这次翟霜霜没有再去阻拦,任由王波快步离开。她转过身,默默的看着渐渐走远的背影,眼中神色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后臀却有一股痒痒的、麻酥酥的感觉还萦绕在心头,久久挥散不去。

    正在饭厅摆着碗筷的杨阿姨看到王波,忙道:“王先生,霜霜小姐回来了,刚才还问起您,看起来好像有什么急事。”

    王波应了一声:“我看到她了。”

    “晚餐已经准备好,您请慢用。”杨阿姨躬身一礼,退了下去。

    这顿晚餐直到王波吃饱喝足,也没有看见翟霜霜走进别墅,也不知道在外面做什么,或许是正在气头上,不愿意跟他同桌吃饭。于是,就让人把饭菜撤下去温热着,等她肚子饿了,自己会去找东西吃。

    现在时间还不到九点钟,加上刚吃完饭,一时半会也睡不着,王波就来到书房上网看看时事新闻,他已经用立体投影机学会世界各国语言,也就不用那么麻烦的每次都要把那个自带翻译技能的麻布头套戴在头上。

    打开网页先是搜寻关于马航失联飞机的情况,世界各国都在积极参与搜救行动,而华夏和美利坚两个知情国家也在相互演着戏。

    王波一目十行的看了一会,立即没了兴趣。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都是影帝级别的演技,把全世界的人都耍得团团转,也不知道那两百多位乘客现在怎么样了?还在不在美军的迪戈加西亚岛军事基地?

    美军不见了一架F-22猛禽战斗机,一名上校军官和劫持来的三个乘客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五角大楼上下现在肯定都急疯了,也许正撒开巨网来个全球大搜查也说不定。

    说起来,那架F-22猛禽战斗机自偷到手后就一直放在空间仓库,大半个月时间过去了还没有试过,这可是全世界最昂贵、最为先进的战斗机!

    集隐身、超音速、高机动性、超视距作战等等特性于一身,无论是空对空,还是空对地战斗能力都是遥遥领先世界各国的战机,使得它成为当今世界综合性能最佳的战斗机,是世界重型战斗机中名副其实的霸主!

    王波正想着什么时候找个隐秘地方试一试,忽然桌子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拿起一看,竟然是东方依依打过来的!

    这是和他在现实世界里有夫妻关系的女孩,虽然两人的关系不对外公布,不过,结婚证却已经领到手,此刻正静静的在空间仓库里摆放着。

    那天领了结婚证,他突然觉得自己占了人家女孩子一个大便宜,一块宝石不仅换来一笔巨财,还得了个白富美老婆,这笔买卖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赚了,他的节操还没有全部掉光,觉得对这个对家族无私付出的女孩有点惭愧感,当即买了张机票跑到国外。

    如今大半个月过去了,心里的那股惭愧感也已经消散得七七八八,可是心里又生起了一股歉疚感。

    他和东方依依俩人已经是夫妻关系,但是这段时间他并没有打过一次电话或发过一条短信去问候一下,一时间觉得有点对不住这个清丽脱俗的女孩。

    “喂,你……有事找我?”

    “嗯,这个月17号是我外婆的六十九岁生日,你和我已经是夫妻关系,你作为我外婆的外孙女婿,我希望你能来为她老人家祝寿,要是你觉得这件事打扰到你的生活,你……可以拒绝。”

    按照习俗,一般上五十岁的老人家庆祝诞辰日,都是逢十称大寿,比如五十大寿、六十大寿、七十大寿等。但这种大寿并不是真正逢十,而是指四十九、五十九、六十九等逢九的岁数。因为九在十个数字里数值最大,人们为讨个吉利,就形成了“庆九不庆十”的风俗。

    六十九岁生日,这可是真正的七十大寿,这对于老人家来说可是大日子,古语有言:人生七十古来稀。可想而知,这种日子是有多么的重要!

    既然他们俩人之间的名分已定,这可一定要去!

    王波当即说道:“好,我一定来!今天是九号,嗯,还剩七天时间,这样吧,我明天就回上嗨找你。”

    “谢谢……。”

    “呃,这个也没什么谢不谢的,再怎么说你和我已经是夫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点永远不会改变,这是我作为男人的承诺!”

    “嗯,我明白了。”

    “那……明天见?”

    “嗯,我等你回来。”

    轻声细语的“我等你回来”五个字,顿时让王波觉得仿佛被一道电流击中,整个人当场僵住。

    原本他觉得这世上除了有老爸老妈的地方,无论他在外面的世界怎么漂泊,总会有个宁静的港湾在等着他回去,可是现在他忽然发现,除了老爸老妈,内心深处好像多了一个重要的人也在等着他回去。

    放下手机,脑中忽然出现东方依依白衣飘飘好似仙女下凡的站在远处静静望着等着的画面,觉得有股暖流正在慢慢充溢全身,心里变得温馨、柔软无比。

    良久,他自言自语道:“是时候回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