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四章 赚钱计划
    王波心里暗暗叫苦,这个小太妹果然还记恨着上次自己让她出丑的事!

    他提着个小礼品袋站立不动,不躲不闪,只是用右手挡在身前,“啪”的一声,一只柔软的脚掌便与手臂撞在一起,他纹丝不动,而翟霜霜却被震得向后连连倒退了好几步。

    翟霜霜眼中闪过惊讶之色,紧接着又是“喝”的一声,飞起一脚,一记鞭腿踢向王波的腰间。

    王波依旧不躲不闪,右手移动,张开手掌护住腰际,又是“啪”的一声,他的身体还是不见有任何晃动。

    “嗖”的一下翟霜霜突然消失在眼前,只见她快捷的矮身蹲下,三百六十度快速旋转,一记扫堂腿使出,王波站立不动,任由双方两脚碰撞,但听“咔”的一声脆响。

    她忍不住抬起头来,却见王波跟个没事人似的,正低头用关心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在询问:“你没事吧?”

    翟霜霜脸色一红,禁不住低下来头来,对方站立不动的连让自己三招,没想到没伤到对方半点,自己反而受了伤!对方越是显得轻松,她却觉得脸面尽失,那张精致的小瓜子脸顿时滚烫得好像火烧似的,恨不得地上出现一条缝隙好让自己钻进去。

    瞥眼间瞧见王波站立不动的双脚,银牙一咬,竟然不管不顾的突然扑过去抱住王波的双脚,然后使劲的又撬又翻,想要扳倒这个让她出丑,丢尽面子的可恨混蛋!

    此刻的王波觉得哭笑不得,低着头看着翟霜霜跪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脚不住的转圈,正使尽力气的想要扳倒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个小太妹啊,还真的是够要强的,明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无用功,却还是不肯放弃。”

    转念一想,觉得为了照顾这个小太妹的面子,也为了让她能够为上次发生的意外出一口气,自己应该假装被她扳倒在地,这样或许可以消去两人之间的些许误会,等下就能好好沟通。

    就在这时,别墅里突然传出一个生硬的华语喊叫声:“霜霜,吃饭了……”

    王波抬头看去,只见别墅大门里面走出一个吊带衫、短热裤的金发碧眼外国女孩,正是莎莎!

    她看到王波后突然惊叫一声:“!”然后就像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去,张开双手飞身扑在王波身上,紧紧的抱住。

    只过了一小会,她抽起脑袋,双手改为抱住王波的头部,火红的嘴唇贴了上去,不停的亲吻王波的嘴唇和脸庞,口中也激动的叫着:“王,你终于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太好了,太好了,我太高兴了……”

    忽然,莎莎“啊”的惊叫一声,身体一歪,赶紧抱住王波的脖颈,双脚离地翘起的挂在王波身上,赶紧低头往地下看去。

    她不由一怔,道:“霜霜?你怎么坐在地上?咦?还抱住王的双脚?哇,看来你比我还要高兴呢,竟然都激动得亲吻王的双脚啦!”

    王波庐山瀑布汗,心道:“什么亲吻我的双脚,她是想扳倒我出一口气!”

    莎莎把翘起的双脚移开,落在旁边的地上,抱歉道:“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一时间没有注意到你,没踩伤你吧?”

    翟霜霜一张小瓜子脸胀得通红,她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本想揍这个混蛋一顿,没成想对方的功夫比自己还高,连衣角都碰不到。又想趁其不备扳倒对方,没想到对方那双脚好像生根似的扎在地下,任自己怎么用力都撬不动。现在不仅被莎莎踩了几脚,还被说成自己因为看到这个混蛋回来而高兴得激动的亲吻这个混蛋的双脚,这下面子丢大了不说,还被这个混蛋看自己笑话。

    她霍地站起,恨恨的瞪向王波,却见这个混蛋仍然还是用关心的眼神看着自己,她不由一愣,心里无来由的漏跳了一下,赶紧摆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道:“你等着,我们没完!”旋即转身,飞也似的逃回别墅。

    莎莎疑惑道:“王,霜霜她看见你回来不是应该高兴的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王波心道:“高兴?她恨不得胖揍我一顿才对!”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清楚这件事,只好耸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啊!我知道了!”莎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她是在生我的气!肯定是看到我对你又抱又亲,所以不高兴了!原来她也喜欢你!怪不得这段时间以来每次我一提起你,她就莫名其妙的生气,不肯再跟我说话,原来是在吃醋!”

    王波大汗,这脑补的也太过想当然了!赶紧说道:“莎莎,你先松手,我买了一件礼物想送给你。”

    “真的?”莎莎松开手,两只蔚蓝色的眼睛亮光闪闪,惊喜道:“是什么礼物?快点拿出来让我看看!”

    王波拿出一个条形盒子,递了出去,微笑道:“礼物在盒子里面,你自己打开看看。”

    莎莎伸手接过,慢慢打开,原来是一条铂金项链,她欢呼叫着的一蹦而起,又扑在王波身上,道:“谢谢你,王,这条项链很漂亮,我很喜欢!”

    吧唧一声,她在王波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兴高采烈的说道:“你帮我带上!”她背转过身去,把装着项链的盒子向后递出。

    王波微笑的从盒子里拿出项链,帮她戴在脖颈上。

    莎莎回转身,开心的问道:“怎么样?好不好看?”

    王波仔细的看了一会,莎莎的皮肤很白,脖颈纤细修长,而这条铂金项链的款式又是以简洁、清丽、秀逸为主,更加显得她女性的那种纤巧、雅洁、灵慧的情致,便点点头笑道:“莎莎,你的脖颈真好看,好像白天鹅一样优雅修长,这条项链和你很配。”

    莎莎的眼睛光芒四射,陶醉的看着王波,半晌,忽然她用生硬的华语音调说道:“王……波,我……爱……你!”

    王波笑了笑,岔开话题:“霜霜现在看起来很精神,她的毒瘾戒掉了?”

    莎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又变得欢喜的抱住王波的胳膊,笑道:“没错,她的毒瘾其实并不是很深,而且她的意志力很强,很容易就能戒掉。”

    王波笑道:“我们边走边说。莎莎,谢谢你这些天一直帮助和照顾霜霜,否则她的毒瘾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戒掉。”

    莎莎把头轻轻靠在王波的肩膀上,亦步亦随的跟着王波的脚步,迎着晚霞余晖向别墅走过去。

    她轻声说道:“不客气,只要是你让我做的事,我一定会尽力去做!其实我虽然在帮助她,但是这段时间我也向她学习华语,我们只是相互帮助而已。”

    王波听到她说“只要是你让我做的事,我一定会尽力去做”这句话,心里暖暖的,有些感动,温声道:“莎莎,其实你真的不必为我……”

    “嘘!别说话!”莎莎突然打断王波的话,轻声说道:“今天的晚霞真美!王,我们暂时都别说话,就静静的在这美丽的晚霞中散步,嗯,这感觉真好!”

    王波只好闭上嘴巴不再出声,心想:“莎莎的性格虽然豪放大胆,热情爽朗,但她终究也是一个普通的年轻女孩,也跟其他女孩子一样幻想着白马王子之类的浪漫爱情,我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恐怕会很伤她的心。算了,再过两天她就会去非洲做志愿者,此后两年时间内或许都不能见面,现在不妨对她好一点。”

    想通之后,便抽出莎莎挽着的手臂,伸手揽住她那纤细的腰肢,触手之处又软又滑,心中不由一动,感觉莎莎抬起了头望着自己,便微笑道:“我们在这走一会,不急着进去。”

    莎莎顿时欢喜得好像要炸开一样,开心的依偎在王波臂弯里,陶醉在美丽而迷人的晚霞之中。

    翌日,王波让大圈帮分堂堂主骆腾志召集所有骨干精英到绿野山庄的红楼开会。

    先让骆腾志他们把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一一汇报,期间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看来接受了鼎堂所有地盘之后,大圈帮的其他堂口见他们已经把局势完全稳定下来,倒是没有再横掺一脚,兴风作浪。

    王波当即命令骆腾志他们从现在开始,集合所有力量,尽量多收集大圈帮分布在澳大莉亚所有堂口的资料。

    然后又挑算出骆腾志等等五十名中高层骨干成员,全都给他们注射了强化病毒,让他们彻底的效忠自己。

    至此,王波手中有了两个海外基地的势力组织。然而,维持这两个基地的正常运转必须要有大量的资金。

    虽然他可以从电影世界里获得大量黄金,但是长久下去终究会让有心人怀疑这笔无迹可寻,凭空出现的巨财。

    而澳大莉亚的赌场这些偏门生意终究是难登大堂,必须要有一个用正规途径赚钱的生意才行。

    但是,什么正规途径的生意最容易赚大钱呢?

    王波坐在别墅花园中的摇椅默默思考着。

    “王,你在想什么呢?”正靠在他肩膀上的莎莎突然抬起头出声问道。

    王波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就是想一些事而已。对了,你明天就要去非洲,你的行李都收……”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看着莎莎问道:“莎莎,你是援助非洲医疗队的志愿者,对吧?”

    莎莎点点头,道:“没错,怎么了?”

    王波已经想到一个最容易赚大钱的生意项目了!他笑容灿烂的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这些学医护的很了不起!”

    莎莎嫣然一笑,道:“是吗?其实我觉得医护人员就跟圣洁的天使一样,小时候我生过一场大病,一直呆在医院里治疗了将近两年时间,期间有一位善良的护士对我悉心照顾,我觉得她就好像天使来到人间特意挽救我的生命,从此我就下决心要像她一样做一个护士!”

    王波点点头,道:“嗯,不错,你的理想很好!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你穿护士服的模样,我想肯定很好看,就跟天使一样!”

    莎莎听了,看着王波的两只眼睛顿时变得水汪汪的,贝齿轻咬嘴唇,腻声道:“王,要不我现在穿给你看?”

    王波见她这么一副媚态横生的诱人模样,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原来她误会自己的意思了!

    他不由大汗,自己也就顺着话头说下去而已,根本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这种事情越解释越容易误会,便呵呵的笑了几声,不再说话。

    第二天,王波把莎莎送上飞往非洲飞机后,立即着手准备他的圈钱大计划!

    他打算把“智力退化病毒”和“选择性失忆病毒”配制出来,要是投放到人群密集区,由于病毒和抗毒血清的配方里有几样原材料是现实世界没有的,那么整个世界就只有他有唯一性的解药,这可是圈钱的巨大利器!

    当然,他不会把病毒投放到华夏,但是美利坚、日本等等国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他马上派人去收购一家制药公司,又花重金聘请一批生物学家和化学家,这些人当中有华人有白人有黑人,把他们聚集一起组成一个研发药物的团队。

    紧接着用强化病毒控制他们当中的核心人物,再利用立体投影机把病毒配方和抗毒血清配方全都输进他们脑中,以后的病毒研发就交给他们去做,自己只需要在旁边观察指导就行,等到病毒制造出来时候,就可以拿去祸害美利坚、小日本等国家。

    这天晚上,王波在制药公司的研发实验室里忙完指导工作后,便驾车返回别墅。把车开进停车房的时候,发现翟霜霜那辆经过私自改造的赛车还没有回来。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自从那天跟这个小太妹交过手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白技不如人,就不再过来找麻烦,每次见到面都是当作没看见似的径直从旁边走过来,把傲娇姿态摆得十足十。

    而且还每天开着她的爱车早出晚归,这才刚戒掉毒瘾没几天,身体机能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就玩得这么疯,也不怕落下病根子,跟她说了几次,她都是当作耳边风,理也不理。

    王波正想着要不要跟她仔细谈一次,把她爸爸的事全说出来?

    可是一想到他自己就是杀死她爸爸的刽子手,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不是怕她报仇,而是真不知道怎么开口。

    一个女孩的爸爸被仇人杀了,临死之前却拜托仇人找他的女儿,而这个仇人还真的信守诺言去了,不想着斩草除根,还悉心照顾这个不知情的女孩,然后再告诉这个女孩所有真相。

    之后呢?任由这个女孩报仇?再之后呢?怎么处置这个女孩?

    这叫什么事呀!也就只有王波这个烂好人才做得出这么狗血的事!

    王波站在停车房里望着空空的车位想了一会,深深一叹,心想:“记得当初把她爸爸死了的消息告诉她的时候,她表现得很冷漠,无动于衷,不悲也不哭,好像是在听一个陌生人死去的消息一样,父女俩人虽然天各一方,十几年没见,但是亲情和血缘是不能改变的,不可能一点触动都没有。”

    “或许感情是淡了,加上又这么多年没见过面,突然听到自己爸爸死去的消息,一时之间让她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才表现出一副冷淡模样。”

    “唉,她爸爸是个杀人不眨眼、作恶多端的恐怖分子,要是让她这么一个无辜、思想单纯得跟白纸一样的女孩子知道,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还是算了,这件事就这么隐瞒下去,让她继续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其实也挺好的!”

    想通之后,王波决定把这件事隐瞒下去,不过,答应军靴把一部分财宝交给她女儿的承诺还是要完成。

    可是,因为此前两人之间的种种误会,现在翟霜霜正恨他入骨,爱理不理的,两人就算见了面也不能好好说话,看来这件事还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行。

    走出停车房,刚走进别墅大门,便看到请来的华裔佣人杨阿姨正在擦拭摆放在大厅里的古董花瓶。

    王波道:“杨阿姨,霜霜今天有没有回来过?”

    杨阿姨躬身行了一礼,微笑道:“王先生您回来了。霜霜小姐在昨天晚上出去之后,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她回来过。”

    王波点点头,不再问话,走到大厅里的沙发坐下。

    杨阿姨端着茶杯走过来,放在案几上,问道“王先生,您吃晚餐了吗?要不要我下去叫人做点?”

    王波拿起茶杯,抿了一下,道:“没有。嗯,这么晚了,她也应该要回来了,你让人做几个菜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