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一章 控制
    这个黑人海盗摆出这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王波心中顿觉好笑不已。

    这哪里还是曾经想象中的什么凶神恶煞、横行无忌的索马里海盗,简直就是一个受尽欺负的小媳妇一样,果然恶人还需要更恶的手段来对付才肯老实!

    王波忍住笑意,板着脸,反手又是一巴掌过去,这次力道加重了一点,那黑人如同陀螺似的飞快旋转了好几圈,慢下来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左右两边脸青肿起来,嘴角溢血,眼神恍惚,脚下踉踉跄跄的,随即扑通一下就摔倒在地。

    太不经打了,才两巴掌就晕了!

    王波摇摇头,上前蹲下,伸手按照那黑人的脑袋上,施展感知术,很快就知道了关于他们海盗组织的大致情况。

    这是由约有八十个人左右组成的小规模海盗团伙,还有个名号叫“索马里海岸警卫队”。

    首领是一个名叫阿帕赤萨拉姆?沙布的索马里人,原本是一个小军阀的军官,因为所属军阀被其他势力吞并,他拼死逃过一劫,后来用带出来的资金聚集一帮没饭吃的渔民做了海盗。

    王波想了想,突然心中一动:“反正这个国家局势这么乱,我不如控制他们创建一个军事势力,这样就有地盘继续研究病毒。”当即弄醒那个黑人,用幻术控制住,自己伪装成一个被捉住的人质,向这个海盗团伙的老巢走去。

    沿途看到很多手持aK47的黑人海盗迎面走过来,他们纷纷打招呼道:“穆拉奇,在哪捉到的人?”

    王波心想:“这些海盗几乎是人手一把aK47,这种武器倒是很受他们热捧。”他控制穆拉奇回应道:“海边碰到的,或许有点钱,所以就带给沙布首领看看,他在村里吗?”。

    那些海盗没有丝毫怀疑,答道:“首领在总部,看来你运气不错,今天又有美元收入了!”

    不一会儿,穆拉奇押着王波走进一个有些萧条的小村庄,所看到的房屋全是破败老旧,见到的黑人平民全是瘦不拉几的,望过来的眼神空洞呆滞,好像没有生气一般,周围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氛。

    王波心中叹道:“索马里这个国家又是战乱又是闹饥荒,处处民不聊生,幸好我是生在了华夏,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只见远处有一栋两层楼高的黄灰色小土楼,整个建筑看上去很明显比其他房子要气派好几个等级,应该就是这个海盗团伙的总部。

    走进去的时候,看到五个比较壮硕的黑人男子正围着一张桌子吃着手撕羊肉,对着大门而坐的正是“索马里海岸警卫队”的首领阿帕赤萨拉姆?沙布。

    五人发觉有人走进来,全都扫视过去,朝王波看了一会,其中一个问道:“穆拉奇,你在哪里捉来的人?”

    穆拉奇应道:“在海边捉到的,我觉得他应该很有钱,所以就带过来让沙布首领看看。”

    沙布站了起来,走到王波面前,用英语问道:“你是什么人?”

    王波发现这个沙布竟然比自己还要高一点,至少有一米八,身材也很健硕,腰杆挺得笔直,眼神也很锐利,看来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士兵。

    他解除了控制穆拉奇的幻术,穆拉奇顿时扑通一下软倒在地,沙布一惊,王波微笑的用索马里语说道:“没事,他暂时睡一觉而已。你们好,我叫王波,来自华夏。”

    后面四个人也觉察事情有点不对劲,边站起来,边慢慢的伸手摸向桌子上的&gt;

    沙布皱起眉头看了看地上的穆拉奇,用索马里语说道:“原来你是华夏人,不错,华夏人很友好,而且……也很有钱!既然你会说我们索马里的语言,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交一笔赎金,我就让你安全离开这里。”

    王波摇摇头,道:“沙布首领,赎金的事暂时先放下不谈,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跟你谈一笔交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交易?”沙布狐疑的看了王波好半天,道:“你说来听听!”

    王波道:“据我所知,你们这个叫索马里海岸警卫队的海盗人数很少,规模太小,所用的武器也都是些破旧落后的枪支,这样吧,我出资让你们招兵买马,扩大队伍,无论是武器,还是生活待遇都能让你们得到更好的照顾,不过,前提条件是,你们都得听我的命令!”

    沙布听了,眼中怒色显现,随后仰天哈哈笑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停止笑声,冷冷道:“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想让我们听命于你?哼!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沙布,让我一枪打死他!”桌子边上穿着花格子衬衫的一个黑人抄起一把枪走了过来,举起指在王波的太阳茓上。

    就在这时,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哗啦”一声,那花格子衬衫手里的枪竟然转移到王波的手里,其余人一惊,慌忙抄起桌上枪支,指向王波,喊道:“别动!”

    王波对眼前的危险视若无见,低头看了看手里全是划痕的aK47,双手各握住首尾两端,抬起头看向面前的沙布,笑了一下,手中运劲一掰,“嘣”的一声,那把aK47立即断成两截。

    沙布震惊得禁不住后退了两步,其余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合不拢嘴。

    王波摇着头说道:“你们这些枪……对我没用。沙布,我的建议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不仅可以帮助你把队伍壮大,还能帮你打败其他海盗势力,成为索马里海盗的霸权者。你要是拒绝,哼哼,这后果可不是你想象得到的!”

    沙布皱了眉头,提高声音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里全都是我的手下,你要是敢乱来,别想活着离开!”

    王波淡淡道:“我说了,我是华夏人,我要出资接管你们,别跟我说你们有多少多少人,就你们这点人,还不够我塞牙缝。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趁我现在还有心情好言好语的跟你们谈,要答应就赶快答应,不然,等我失去耐心,发起怒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沙布回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三个手下,见他们全都紧张的握紧手里的枪看着自己,喉咙禁不住滑动,咽了一口唾沫,一边慢慢后退,一边大声说道:“我们索马里人是自由战士,绝对不会屈服强权之下!我承认你力气很大,不过,我不信你比子弹还要厉害!开枪……”

    后面的“枪”字还落音,他立即便向旁扑倒,使出个驴打滚。

    但听“啊啊”的连续惨叫声响起,紧接着又是连续“哐当”的响声,正在地上翻滚到一处掩体的沙布忍不住抬头瞥视过去,只见后面三个手下各自握枪的双手全都插了一把小刀,手里的枪也全都掉在了地上。

    他双眼猛地睁大,充满了不敢置信!

    只听那个华夏人说道:“你去把沙布杀了,然后你就是新一任的首领!”

    沙布赶紧回转头看去,只见那个华夏人正把一支手枪塞进刚才被瞬间夺走手中aK47的那个手下手里。

    那个手下满脸惊恐的看了看王波,然后低头看看塞在手里的手枪,又抬起头向沙布看过去,从那不断变换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内心正在进行激烈的挣扎。

    沙布大声叫喊:“拉莫赛斯,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是我的弟弟看待,你妈妈的病也是我出钱请医生治好的,难道你要出卖我吗?”。

    拉莫赛斯颤声道:“沙布,我……我……”

    王波在旁冷冷说道:“你不敢下手是吗?那我叫其他人过来,不仅把沙布杀了,连你也一块解决,你仔细想清楚了!”

    拉莫赛斯看着地上的沙布,全身都在发抖,王波可以清楚的听到他嘴里发出“嘚嘚”的牙齿碰撞声,突然喝声说道:“快点!我数三声,一、二、三……”

    “啊……”拉莫赛斯疯狂的大叫一声,抬起手枪,“砰砰砰……”直至手枪里的子弹打完,他还不停的扣动扳机。

    王波看了看躺在地上睁着一双愤怒、不甘的眼睛死去的沙布,伸手在拉莫赛斯的肩膀上拍了拍,满意道:“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索马里海岸警卫队’的新一任首领!”

    他转而看向另外三个双手都被插上一把飞刀的黑人,说道:“你们愿不愿意效忠我?”

    那三个黑人扑通一下,齐齐跪倒在地,道:“愿意,愿意……”

    就在这时,小土楼外面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很快就有五六个人闯了进来,他们看到地上死不瞑目的首领沙布,不由大惊,全都看向了握紧手枪的拉莫赛斯。

    王波对这几个人扫视一圈,道:“拉莫赛斯,你带他们下去安抚其他人,要是有人敢不服从,任你处置!”

    拉莫赛斯渐渐回过神来,他神色复杂的看了王波一眼,移开目光看向那些闯进来的人时,眼中厉色一闪而过,便大声的命令他们把沙布的尸体抬走。

    那几个人一时间犹豫不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移动半步。

    拉莫塞斯大怒,走到桌子面前,捡起一把aK47,对着那些黑人的脚下“哒哒”的就是一梭子弹,然后又威胁了几句,有人忍受不住压力只得乖乖的去搬动沙布的尸体。

    不一会儿,所有人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王波和仍然躺在地上晕过去的穆拉奇。

    至于拉莫赛斯用什么手段收服其他海盗,王波不想知道,会不会聚集所有海盗一起围攻过来,王波也不怕。

    刚才发生的一切拉莫赛斯都看在眼里,无迹可寻的神奇飞刀、轻轻松松掰断枪支的恐怖力量,这些都已经把他给震住。再说,沙布是他亲手杀死的,还有其他三个见证者亲眼看到。

    根据刚刚进门时所看到情景,这四个人无疑是沙布心腹中的心腹,而如今只有拉莫赛斯一个人得到所有好处,另外三个人肯定心有不甘,肯定会带着各自的手下联合一起对抗拉莫赛斯。

    以一对三,势单力薄,加上反叛弑主的投名状,除非拉莫赛斯找到更强大的盟友,否则,他一定会把自己绑在王波的战车上,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敢有半点违抗。

    王波找了一张凳子、坐下,似乎是不经意的自言自语道:“再不起来,等下我就让你彻底成为死人。”

    只见原本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穆拉奇立即翻身爬了起来,跪在地上,高举着双手,道:“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我还有爸爸妈妈、弟弟妹妹需要我抚养,我死了,他们就活不下去了……”

    王波瞥了一眼过去,道:“那就要看你听不听话了。”

    穆拉奇连忙点头应道:“听话,听话,我一定听话……”

    王波道:“这话谁都会说,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

    “这……这……”穆拉奇焦急的想了许久,忽然大声道:“我知道沙布这些年做海盗搜刮而来的所有钱财的下落!他有个情妇,很得他的信任,肯定知道那些钱财的藏在哪里!”

    王波斜睨了他一眼,笑道:“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记住!要是敢有其他念头,后果……你明白?”

    穆拉奇冷汗直冒,急道:“明白明白,我发誓向你效忠,绝不敢有任何异心!”

    王波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那你去吧,尽快把事情办好,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好消息。”

    穆拉奇行了一礼,擦着冷汗匆匆退了下去。

    虽然很轻松的控制了这个海盗小团伙,可是这些海盗只是暂时迫于眼前强硬的手段才肯服从,忠诚度没有任何保证。

    一定要尽快把病毒研制出来,不仅可以控制他们,还可以提高他们的战斗能力,接下来就可以扩大在索马里的控制地盘,以后随着实力的增强,说不定还能控制整个索马里国家。

    王波想到这,心里立即充满了干劲,不过,这件事暂时急不得,一口不能吃成胖子,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慢慢积蓄实力,徐徐图之才行。

    先是参观了一下这个小土楼,一楼除了大厅,还有厨房和小房间,而二楼就只是一个大房间,这是属于沙布这个首领身份尊贵豪华房,装潢还挺奢华的。还有一个地下室,里面除了生活物资,还有足够一个连队用的枪支弹药。

    王波看到这些一箱箱的武器弹药,心想:“要扩大这个海盗组织就需要招募人手,武器也需要准备更多,嗯,他们应该有联系军火商的方法,不过,为了不引起别的势力的注意,不能太过张扬的买大量武器装备,一切都需要慢慢来!”

    现在已经安全到达非洲,是时候跟程乔薇她们打个电话说一声,想必这段时间她肯定非常担心焦急。取出手机,拨打离开时留下的电话,响了两声,电话立即接通了。

    “喂,王波,是你吗?你现在怎么样了?”程乔薇还是和上次通话一样显得很心急。

    王波笑道:“我很好,我现在已经安全来到非洲,正在索马里的一个小村庄里。你们呢?回到国内了吧?”

    “嗯,我们几天前就已经回到国内了,可是……”

    王波听她语气有点不对,问道:“可是什么?”

    “我和我表姐薛月琴,还有蔡文超刚一回国就被安排在一个秘密地方,周围还有很多警卫保护我们。我爸爸跟我说,在这起劫机事件没有彻底解决之前,我们三个人暂时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

    王波道:“嗯,按道理这件事却是要谨慎一点。对了,我留给你们的那些视频资料,你们上交给国家了吧?”

    “我给了我爸爸,可是具体怎么解决,我爸爸并没有跟我透露任何消息。王波,他们还说,如果你跟我一有联系,就要立即通知他们。本来这个手机他们还想让我交给他们,但是我不愿意,我担心手机一旦交出去,我就再也没办法知道你的消息了。王波,你说我们……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王波觉察到程乔薇的语气变得很低落,想到这个美丽女孩对自己的一片深情,心中变得柔软起来,温声安慰道:“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再见面的!等我回国后,我就立即去找你!”

    “可是……可是……唉,其实这几天我仔细想了想关于这起劫机事件的前因后果,我觉得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不仅关乎到两个国家的军事秘密,还涉及了其他方方面面!要是这起劫机事件的真相曝光于世,这其中的后果大到无法想象!”

    “我跟我表姐谈起过这些事,她虽然没有说其他意见,不过,我想她也明白,为了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这起劫机事件恐怕从今往后都会成为一起疑案,不能公诸于世。而我们这些人恐怕也会被要求隐姓埋名,不能对外吐露半点信息,甚至会被秘密看守起来,我真的……真的很担心!”

    王波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也变得有些沉重,其实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他做过一国皇帝,知道有些事情一旦上升到国家层面,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真相都会变得举足轻重,需要慎重对待。

    程乔薇说得对,这起劫机事件影响太大了!看新闻报道就可以看出来,两个国家明明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却明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各自扮演着自己角色,看起来好像对失联飞机上的乘客很担心,派出大量人力物力去搜救,其实却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

    他现在有些怀疑,其他那些还被关在美军军事基地里的乘客会不会到最后全都被救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