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章 保镖
    关仁“啊”的一声,被王波凶狠的模样吓得连连后退,缩在角落里,惊慌道:“我……我没钱……有钱的话,我还用得着被人追债吗?”

    王波盯着他,说道:“我不信你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嗱,刚才我帮你赶走了四个混混,我也不要你什么报答,只要你随便给个百八十块钱,让我吃顿饱饭就可以了。”

    关仁一愣,呆呆的看了王波好半天,随即反应过来,说道:“你……你是偷渡来的?”

    王波装出一副紧张的模样,左右乱瞄,急道:“你说这么大声做什么?要是被警察知道,看我不揍扁你!”

    关仁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道:“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你刚来香江,对这里全都不熟,也没地方去,更没饭吃,这段时间呢,我请你做我的保镖,我给你包食宿,还每个月给你五……百块,怎么样?”

    王波心中好笑:“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还真会打算盘,只给五百块钱就想请个保镖,真是难为你想得出来。”面上却装作思考一番,然后说道:“包食宿,每个月给我一千块,我就做你的保镖!”

    关仁大喜道:“行行行,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跟我来,我带你回我姐夫家吃饭!”他躬身弯腰的陪着小心在前带路,走了没几步,猛地醒悟过来,心想:“我现在是老板,干嘛还这么小心!”

    他挺直腰杆,侧头瞥了王波一眼,装作咳了一声,板着脸道:“呐,现在呢,你是我保镖,我就是你老板,不管什么事你都得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知道没?”

    王波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心想:“还蹬鼻子上脸,给我摆谱了。”便眼睛一瞪,道:“我只保护你的安全,其他杂七杂八的事别来烦我,否则……”突然一拳打在旁边的墙壁上,“砰”的一声,墙壁顿时出现一个大洞。

    关仁被吓得目瞪口呆,脑袋一缩,恐惧道:“那个……那个,我开玩笑而已,活跃气氛嘛,呵呵,快跟我走,我姐夫家有很多好吃的,我请你吃个够……”他讪笑着,再也不敢在前带路,让开一边,低眉顺眼的陪着笑,躬身弯腰的请王波一起走。

    香江半山别墅区,是香江大富豪的聚集地。关仁的姐夫詹二邦是国际著名的影星,一部电影的片酬就是上千万,混迹娱乐圈这么多年早已经跨入富豪的行列,自然也拥有一栋半山豪华别墅。

    关仁一路上不断说他姐夫怎么怎么的有名,怎么怎么的有钱,很快就来到一栋别墅前,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别墅,自豪道:“看,这就是我姐夫的别墅,大吧?我第一次看到,我自己都被吓一跳!走,进去!”

    “我跟你说,我姐夫这套别墅有将近一万尺面积这么大,一共三层楼,有八个房间、四个大厅,还有四间车库,游泳池、私家花园、健身房什么都有,哈哈,我问你怕不怕?”

    王波跟着走进去,环顾四周,虽说不上金碧辉煌,但是气势恢宏的设计气息却是扑面而来。

    关仁大声吆喝道:“菲佣哪去了?快出来!”

    一个又瘦又黑的女佣跑了出来,关仁趾高气昂的喝道:“你是不是又偷懒了?小心我让我姐夫扣你薪水!不过呢,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你快去准备一桌大餐,我吃得高兴了,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女菲佣连忙点头退下。

    王波看着关仁那副做作的作威作福,狐假虎威的得势小人模样,心里头好笑不已,说道:“这里大是大,可好像没什么人,太安静,一点都不热闹。”

    关仁一副同道中人的模样,附和道:“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觉得!没漂亮妞、没按摩,周围不是树就是树,阴深深的,什么都没有,有钱人嘛,就是喜欢这种自命清高的调调。我是修道的隐士,什么都无所谓啦,但是最主要的是要有妞有按摩,等我姐夫回来,我一定向他要一笔钱,安慰安慰我这段时间来独守空房的寂寞心!你放心,到时我一定带上你!”

    “不过,我姐夫和他的助理芭芭拉正在外地拍戏,再等几天才回来。对了,我还有两个外甥女,大的叫忌廉,小的叫脆皮,那边有照片看,现在这个时间还在学校上课,晚上才回来。呵呵,现在,这里,我就是最大的,你喜欢吃什么随便说!不管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的我都能找来……”

    王波任由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自吹擂台,走到一张桌子边上拿起一个相框,看着照片里的一个清秀女孩,一时间心里颇为感慨:“想当初陈老师的摄影技术可是令国人仰慕多时,而摄影片中的其中一个女主角阿娇更是让人看得热血沸腾,现在终于有机会一睹男女主角的真容了!”

    吃了一顿丰富大餐,关仁这个懒人已经回房间休息去了,王波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别墅到处观看。

    走马观灯的看了一圈,心想:“我在现实世界的房子确实有点小了,像老爸老妈还有小可再来的话,都不够地方住,等这个电影世界任务完成,我一定要买一栋大别墅才行。”

    眼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关仁这小子还在睡觉,王波便一个人在大厅看电影。

    这个世界的电影明星跟现实世界差不多一模一样,也有周潤发、李莲杰等等影星,《无间道》这部电影也有,那么曾誌伟、刘德哗、梁潮伟也应该有,只是梁佳辉、杜文泽、陈冠稀却变成电影人物詹二邦、关仁、朗奴。

    忽听菲佣的声音响起:“忌廉小姐、脆皮小姐你们回来了。”

    一个甚为稚气的女声回应道:“嗯。哎呀,不行了,我急得不行了,姐姐你快点让开!”

    王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身看去,只见一个扎着马尾的少女脚步匆匆的跑了进来。

    她看到王波后,脚步急急停住,呆呆站在原地,怔怔的看了一会,随即突然发出惊叫声:“啊!小偷,有小偷!姐姐快跑!快点去报警!”转身就逃。

    王波一愣,忙道:“我不是小偷!我是关仁请来的!”

    那少女奔到门口,躲在一个短发女孩的后面,怯怯的向王波望过去。

    那短发女孩警惕道:“你是我舅舅请来的?”

    王波点点头,道:“你叫忌廉吧?在你身后的是你妹妹脆皮对不对?这些都是你们舅舅关仁告诉我的,我是他请来的保镖,我叫王波。”

    脆皮一愣,道:“保镖?”

    王波道:“没错,他今天在街上被几个混混追打,我看到后出手帮助了他,他见我身手不错,又没地方住,就好心收留了我。”

    忌廉和脆皮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问道:“你……不会是偷渡来的吧?”

    王波道:“算是吧。”

    脆皮贴近忌廉的耳朵,用手掌挡住,小声说道:“姐姐,舅舅肯定是见他是个偷渡客,在香江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又害怕被警察捉走,所以就捉住这一点,打着不用花钱的心思就收留了他。”

    忌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你既然是我舅舅请来的保镖,他一个月给你多少工资?”

    王波道:“一千块,包食宿。”

    “一千块!”忌廉、脆皮同时答道,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时候,两人心里终于相信王波真的是她们的舅舅请来的,也只有她们的舅舅才干得出这么没品的事!

    两人手拉手走了过来,围着王波团团转的仔细打量,脆皮道:“你刚才说你叫王波?那我们就直接叫你名字好了。王波,你被我舅舅骗了,在香江,就算是请一个普通的清洁工都至少需要5000块港币!像保镖之类的年薪好几十万才行!”

    王波一惊,道:“年薪几十万?这么多?不过,没关系啦,我刚到香江,你们舅舅关仁肯收留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脆皮点点头,侧着小脑袋又朝王波上下打量一番,忽然又凑近她姐姐忌廉的耳旁,小声嘀咕道:“姐姐,你仔细看看他,还挺帅的!”

    忌廉下意识看过去,猛地醒悟过来,自己一个女孩盯着一个男孩看太过失礼,脸上顿时一红,又羞又嗔的小声说道:“别盯着人家看,很没礼貌的!”

    脆皮嘻的一笑,小声的挪揄道:“你该不会看上他了吧?那朗奴怎么办?”

    忌廉脸色更红了,跺足道:“好好的,这跟……朗奴有什么关系!我不跟你说啦!”她嗔怒的瞪了暗自偷笑的脆皮,跟王波说了声抱歉,转身走上楼去。

    脆皮嘻嘻的笑了一会,对王波说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我舅舅呢?”

    王波道:“他应该还在房间里睡觉。”

    脆皮小嘴撅起,道:“大懒猪,整天就知道吃喝睡!好了,不跟你聊了,我先去换件衣服,等下再下来吃饭。”说罢,噔噔的跑上楼去。

    王波看着消失在楼梯弯处的那道轻快小身影,心想:“还真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应该也就十四五岁吧,嗯,阿娇扮演的角色忌廉应该也就是十七八岁,两个女孩本来就年纪轻轻,这是本色演出,演技嘛,王晶的低级趣味‘快餐片’完全就是港式商业电影,也不需要多大的演技。”

    忌廉和脆皮本来就是天性善良纯真的小女孩,涉世未深,白纸一张,一顿晚餐的功夫,王波很快就跟她们打好关系,聊得火热。

    关仁在旁看得直皱眉头,这两个外甥女跟他不是很亲近,甚至有点讨厌他,他也明白是因为自己好吃懒做的性格,不过,他脸皮厚,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依旧我行我素。

    吃罢晚饭,他立即搂住王波走到后花园,道:“呐,先说好啊,不许你打我这两个外甥女的坏注意,否则,我就算不要这条性命也跟你拼了!”

    王波好笑看了看他,心想:“这人虽然流里浪荡,烂泥扶不上墙,不过对自己的亲人还是很关心。”便说道:“你想哪去了,她们俩个就是小女孩,我最多把她们当成小妹妹看待,怎么会打什么坏主意呢!”

    关仁顿时松了一口气,道:“早说嘛,我看你们聊着这么开心,所以就……呵呵,其实,也不是不行啦,只要你给个一千几百万,你们的事我就当作不知道好了。”

    王波满脑子黑线,鄙视的看了看他,道:“懒得跟你说,我先去洗澡,明天我们上街到处逛逛。”

    第二天,关仁带着王波在香江街头乱逛,不断的指着来来往往的美女品头论足,这个奶大腰细,那个臀翘腿长,说得不亦说乎,全都是有色心没色胆,不敢上前搭讪,过过嘴瘾而已。

    王波摇摇头,心想:“关仁的姐夫和姐姐虽然都是大明星,但是他自己却是个矮矬穷的吊丝,两相对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真是龙生九种,一样米养百样人。”

    他有很多计划要做,哪里有空跟关仁蹲街边扯皮,当即道:“这里哪里有金铺?”

    关仁一惊,连忙后退,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打劫金铺?不不不,我是良好市民,受过高等教育,违法犯罪的事我可不干!”

    王波黑着脸,道:“谁说我要打劫金铺了?我有一块黄金想换点钱而已!”说着,念头一动,手中一翻,便拿出一块大约一斤来重的黄金。

    关仁眼睛一亮,惊道:“哇靠!你还有黄金啊?早说嘛!走走走,我们马上去换钱,然后去按摩!”说着的同时,还伸手抓向黄金。

    王波把手一缩,鄙视道:“按你个头!你还好意思说!你说请我做保镖,到现在也没给我一分钱,还想用我的钱去按摩?亏你想得出来!”

    关仁腆着脸,上前亲热的搂住王波的肩膀,呵呵笑道:“我这不是暂时没钱嘛!不过你放心,只要我姐夫回来,我向他要个几十万,到时我再还给你喽。再说,你现在在香江什么身份都没有,我好心收留你,不让警察把你捉走,这……你得感谢我吧!”

    王波甩开他的手,道:“少来!这年头只要有钱,我还不信搞不掂身份问题!你带不带我去?不去也行,我自己去!”说罢,迈步就走。

    关仁急步跟上,陪着笑脸道:“大哥,你是我大哥!我们是好兄弟,那个……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嘛!我知道这里附近有个黑市,黄金兑换率比什么当铺金铺都要高很多,走,我带你去!”

    找到关仁所说的黑市,每克黄金是400港币,一斤黄金500克,二十万港币立马到手。

    关仁盯着王波手里的钱两只直冒光,道:“王波,按照市面价格的话,你这500克黄金最多只能换十八万,现在却有二十万,足足多了两万!那个,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是不是?呵呵……”

    王波瞥了一眼过去,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要是不给你点提成,确实有点说不过去。这样吧,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直接给你两千块的提成;二是钱先放在我这里,等下我会去找个赌场玩几把,赢钱的话,我按照比例再分钱给你。你选吧!”

    “去赌场?”关仁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吗,“不去不去,我姐说过,要是我敢沾惹上赌博毒品就会立即跟我断绝姐弟关系,我不去!你还是直接给我钱,我去按摩好好享受一番算了。”

    王波心想:“原来还是有底线的人,看来这的人品行其实并不坏。”便说道:“随便你。”当即数出两千块钱。

    关仁正要一把抢过来,王波手一翻,疑惑道:“有一点我很奇怪,你这人不赌也不沾惹毒品,可昨天为什么会被人追债呢?”

    关仁眼睛盯着王波手里的钱急得抓耳挠腮,道:“我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去按摩,甚至借钱也要去,呵呵,男人嘛,你懂的!快把钱给我吧,我都好几天没去了,身体里的那把火都快把我烤成肉干了!”

    王波好笑道:“你啊你,小心死在女人肚皮上!”把钱递了过去。

    关仁一把夺走,塞进口袋,道:“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先这样了,祝你一本万利,大发鸿财,再见!”转身,火急火燎的走了。

    王波摇摇头,暗骂一句:“婬棍!”转身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刚才在黑市里已经问过关于香江比较有名的大赌场,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王波也没再回关仁姐夫的别墅,就在外面横扫整个香江的各大赌场,无论明面上的,还是地下的,各大赌场全都被他赢了个底朝天。

    期间,也遇到想要黑吃黑的,不过,以他的本事,无论来多少嘿帮打手都没有,瞬间,一个无名赌客横扫香江各大赌场的消息传遍整个香江的黑白两道。

    再次来到关仁姐夫的别墅,按响门铃,开门的是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是梁佳辉扮演的角色詹二邦!

    他疑惑的朝王波上下打量,问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王波微笑道:“你好詹先生,我是关仁请来的保镖,我叫王波。”

    詹二邦惊诧道:“什么?你是关仁请来的保镖?他什么时候请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时,忌廉走了过来,道:“爸爸,他真的是舅舅请来的保镖,前几天我跟妹妹早就跟他见过面了。”说着,她踮起脚凑近詹二邦耳朵,小声的解释了几句。

    詹二邦这才明白过来,道:“哦,原来是这样!你好,你好,王波先生,幸会幸会!”,说着,便伸出一只手。

    王波伸手握了握,道:“打搅詹先生了,还望你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