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三章 要走一起走!
    程乔薇摇摇头,道:“不,现在再不说,我怕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说。现在我已经把我多年的心事全都对你亲口说出来,我觉得其他全都不重要,哪怕是死,我也没什么遗憾。王波,很感谢你能为了救我而亲自冒险而来,我心里已经很满足了。不过,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能抛下我堂姐,还有蔡文超她们独自一个人逃走,这点我真的做不到。”

    说着,她眼睛又流下了泪水,伤心道:“怪只怪我们……我们有缘无分,你……你自己一个人走吧……”

    王波摇摇头,道:“我怎么可能一个人走呢!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你,要是来了却没把你救出去,怎么对得起你、方小芸、吕艳梅三个大美女说我喜欢多管闲事的称号呢?”

    程乔薇一愣,随即“扑哧”一下忍不住笑出声来,连忙忍住,红着脸说道:“我们……我们当时不懂事嘛,你……你别怪我们……”

    王波板着脸,道:“我明明是做好事,却被你们三个说成我多管闲事,不行,这笔账以后我一定慢慢跟你们清算!”

    程乔薇喃喃道:“以后?还有以后吗?”

    王波道:“你把那个‘吗’字去掉,我说有就有!救一个人也是救,救三个人也是救,做多是有点难度而已。好了,别的事你别想那么多了,一切听我的安排。”

    程乔薇惊喜道:“你……你难道有办法把我们全都救出去?”

    王波摇头道:“所有人是不可能的。这里是美军的地盘,那么多人单凭我一个人怎么救得过来。不过,救出你们三个人的话,我还是可以做到。”

    程乔薇大喜,随即又低落下来,道:“那……其他人怎么办?”

    王波眉头皱了皱,道:“其他人……再说吧!我只能做多少算多少,不过,要是我们的政斧能够强硬一点,再有决心一点,或许最后所有人都会没事,可是……唉,不说了,你在这等一下。”

    他用布条再次把自己的面部缠住,然后命令那个美军上校军官带自己前往关押乘客的营房,拍下作为证据的视频后,这才带着薛月琴和蔡文超返回审问室。

    程乔薇和薛月琴被隔离关押,相互担心对方,此刻再次见面免不了一番悲诉各自的情况。

    “表姐,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程乔薇扑进薛月琴怀里哭道。

    薛月琴面色虽然也有些憔悴,不过看起来却没有很慌张害怕,她轻轻拍着程乔薇的后背,安慰道:“没有,看到你没事就好。”

    她抬起头看了看向站在门口处的两名美军士兵,一个用白布缠住面部,一个神情呆滞,行为举止让人心生奇怪,便小声问道:“乔薇,他们把我们三个带到这里想要干什么?”

    程乔薇直起身体,指着王波解释道:“表姐,他是王波,这次是特意来救我们。你们见过面,发生暴恐案的那天晚上他还救过你。”

    薛月琴一惊,道:“他就是王波?”她禁不住朝全身都穿着美军士兵服装的王波仔细的打量。

    蔡文超也是一阵惊愕,不敢相信的盯着面前这个面部缠着白布,看不清模样的美军士兵。

    王波开口说道:“两位,时间紧迫,眼下没空解释那么多,先离开这里再说。”

    薛月琴、蔡文超听到这个美军大兵说出一口流利的华语这才相信了几分,虽然心里充满疑惑,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相互对视一眼,也没有多问什么。

    王波控制着那名美军上校在前开路,带着薛月琴、程乔薇、蔡文超三人离开这个关押犯人的营区,然后坐上吉普车一路来到小岛的近海沙滩。

    王波让三人在原地等一会,然后走到她们看不见的暗处,这才从空间仓库里取出皮艇,再次返回。

    蔡文超环顾黑暗的四周,再也忍不住的问道:“就你一个人来?其他乘客怎么办?”

    王波把皮艇躲到海岸边,说道:“蔡先生,我为了打听你们的下落花了很大的功夫,据目前得到信息所知,这起劫机事件太过复杂,就算通知国家政斧,相信他们一时半会也商量不出什么解决方法,为避免夜长梦多,所以我就独自一个人找过来。至于其他乘客,唉,我能力有限,只能暂时带你们三个人离开。”

    蔡文超眉头紧皱,看着王波的眼神显得极为复杂,沉吟了半晌,道:“听你这番话,似乎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被劫持的原因。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其实被劫持的这架飞机上带有国家军事机密。”

    薛月琴和程乔薇一怔,不禁对视一眼,然后疑惑问道:“国家军事机密?”

    蔡文超点点头,道:“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一名军工科学家,我奉命和另外七个同事分批前往阿富汉检验一套秘密系统,那是美军无人机控制系统,这套系统可以让美军最先进的无人机失效,或者可以轻易的接过控制权,这将会对我们华夏的军事科技有很大的帮助。”

    “其实,我心里早就明白这次劫机事件是美利坚派人做下的。我们八名科学家和这套无人机控制系统从阿富汉出发,途中几经辗转,负责沿途保护的华夏特工早就跟我们说过,有很多美利坚派来的特工一路跟踪过来,期间他们已经交手多次,历经艰险终于来到马来西亞。”

    “我们把系统暂时放进我们的大使馆,然后国家借口与马来西亞进行文化交流活动派来代表团,等活动结束后,我们就会混进代表团当中带着这套系统一起回国。我们原本以为美利坚不会对民航飞机动手,可是没想到他们……”

    “这套系统对国家很重要,对美利坚来说也是极为重要,否则,他们也不会冒着被全世界指责的危险来,不顾一切的也要对民用飞机下手,因为要是这件事情曝光,美利坚的国家名誉将会在世界中受到极大的损害。”

    “王先生,这一路上已经牺牲了多名华夏特工,他们都为了保护这套系统安全运送回国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我有个不情之请,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为了国家,为了不让这些烈士白白牺牲,我蔡文超求你能够把这套无人机系统找出来,运送回国!”

    薛月琴和程乔薇听了大为震惊,程乔薇道:“文超,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一名科学研究工作者,没想到你还是一名军工科学家!原来,这起劫机事件这么复杂曲折的啊!”

    王波平静的看着蔡文超,缓缓说道:“蔡先生,其他什么大是大非暂且先不说,你接触过那套无人及控制系统,我就只问你,以这套系统的繁杂设备和重量,你认为单凭我一个人能够运送回国吗?”

    蔡文超一怔,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半晌,王波又道:“我是华夏人,能够帮华夏尽一分薄力,那是我的荣幸。但是,前提是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不怕跟你说,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接触到这套无人及控制系统都要早!”

    “当初是我在阿富汉帮那些塔莉班组织伏击了美军,这才得到这套系统!也是我把这件事告诉华夏军方,促成他们双方的商谈交易!”

    “虽然我对这套系统的运作原理不懂,但是整套设备我却见过!这套系统的设备足足有二十吨的重量,体积如此庞大,我能力有限,还请你多多见谅。”

    薛月琴和程乔薇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波,嘴巴久久不能合拢,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还与他有关!

    蔡文超也是惊愕无比,他对上王波看过来的目光,只觉那道目光犀利得有种看透人心的感觉,不知为何,他脸上陡然变得一阵白一阵红,很不自然的说道:“啊,原来……原来王先生早就知道这套系统了……”

    王波没有出声回应,看了他许久,这才移开目光,转而面向薛月琴和程乔薇,说道:“你们在这等一下,我还有些事要办,记住,千万别离开!”

    他再次坐上吉普车,命令那名美军上校前往飞机跑道边上的停机场,来到一架F-22猛禽战斗机面前,然后花了能量点让雪儿把空间仓库的长宽高增至20×15×10,总共3000立方米的体积容量。

    紧接着,把F-22战斗机收了进来,又去弹药库取了一大批导弹,还拿了许多战斗机专用油,又命令那名美军上校把他带到存放无人机控制系统的仓库,也顺手那这套重达20吨中的系统设备拿走。

    他想起刚才蔡文超说的那一番话,心想:“就算没人说起,我也会把东西带走。可是这个人明明知道这套系统又繁杂又重,还让我去偷,还把话说得这么大义凌然,什么求我为了国家为了烈士,很明显是动机不纯,这搞道德绑架还搞到我头上来了!我呸!想踩着我的肩膀来衬托你的伟岸和大义,果然是读书越多,脑子里的坏念头就越多,真当我是傻子吗?”

    再次返回近海沙滩,处理完那名被幻术控制的美军上校,这才驾驶着皮艇迅速离开。

    一架价值近四亿美元的F-22猛禽战斗机无缘无故消失,肯定会引起美利坚军方上下大震动,接下来肯定会展开地毯式的全面搜查。而突然消失了的三名劫持而来的乘客,也将会是他们搜查的目标。

    为了让美军的目光全都转移到搜寻消失的F-2猛禽战斗机身上,那么这名美军上校就是最好的替罪羔羊,他必须在世上消失!这不能怪王波心狠手辣,把一个与自己无冤无仇的人杀害,怪只怪两人是敌对阵营!

    救人、偷战斗机等等一切事情忙完后,离开迪戈加西亚岛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就算美军早上八点开始去巡视飞机,那最多也只有五个小时的安全时间让王波他们逃跑。

    印度洋这么大,茫茫大海中,仅仅只靠皮艇根本能跑不了多远!可要是用快艇或者水上飞机肯定一下子就把己方所在的目标暴露,到时美军轻而易举的就找过来。

    王波本事大,就算美军来了,他也不会被捉住,可是薛月琴、程乔薇、蔡文超都是普通人,被美军发现追赶上来,这次营救计划可就会前功尽弃!

    黑夜中,大海上,一艘小皮艇飞快疾驰,连海里的鱼都赶不上皮艇的速度。

    薛月琴、程乔薇、蔡文超三个紧紧抓牢皮艇,面色苍白,眼中又是惊恐又是不敢相信,他们全都望着飞快划动船桨的王波,心想:“这还是人吗?小小的皮艇单单手动操作就跑出与安装了马达的快艇一样的速度?”

    眼见天边渐渐显现出鱼肚白,王波这才停了下来,环顾四周破浪起伏的大海,然后说道:“从这里一直往北就是马尔代夫,皮艇上的淡水和食物足够你们吃半个月,手机、指南针、药品、紧急救生工具等等都有,昨晚上你们也打电话给国内了,相信他们也已经想办法尽快派人过来救你们。”

    “可是在这期间,美军一定会加大力度在这附近一带海域进行铺天盖地的大搜查,为了不让他们找到你们,我只能送到这里了……”

    程乔薇一惊,猛地站了起来,由于海面上的风浪有些大,皮艇被抛得上下起伏不定,她脚下一个不稳,又跌坐下去,她顾不得站起来,赶紧抬起头,颤声问道:“王波,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波平静的看着她,说道:“我早就在这附近准备了一架水上飞机,我要利用它引开美军,为你们争取逃跑的时间。这艘小皮艇目标小,茫茫大海中很难被人发现,只要美军被引开,你们逃生的机会就越大。”

    程乔薇听了,眼眶顿时红了起来,急道:“王波,你不能这么做!我们一起逃出来的,要走一起走!你……你不能逞英雄,独自一个人去面对危险,我们……我们四个人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王波笑道:“这怎么是逞英雄呢!还有,别说生啊死的,你们肯定能活着回国!”

    程乔薇突然扑过来,一把抓住王波的手臂,死死地抱在怀里,眼睛里涌出的泪珠在海风中飘散,她拼命的摇着头,哭道:“那你呢?不能,你不能这样,不能抛下我们,你不能这么做!”

    王波轻轻拍了拍程乔薇的手,道:“乔薇,你先放手好不好?放心,没事的,等你们安全回到国内,我们一定会再见面,我向你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