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九章 重要信息
    王波越想眉头皱得越紧,疑点太多,马来西亞航空公司又没有确切进行说明解释,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们没有说出来,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想说,而且,还在极力隐瞒着!

    他想了许久,然后低头看了看手机,心中一动,赶紧拨打程乔薇的电话,没想到,竟然通了!

    王波大喜,屏声静气的听着,心里也在大喊:“接啊,快接电话啊!”

    可是,电话里“嘟嘟”的响了两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断了。

    王波再次拨打,可惜打不通了,又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再次打通。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

    电话打得通,但是却没有人接!

    如果飞机真的出事了,隔了这么长时间,飞机上的所有乘客应该也知道飞机失事的消息,肯定也会想着联系地面上的亲友,可是,到现在新闻上都没有报道说有乘客联系地面上的亲友。

    要是说在高空上飞机里没信号,那现在电话又打得通又怎么解释!

    这一切的一切太不符合常理了!

    想到联系亲友的事,王波赶紧又拨打方小芸的电话。没过多久,电话通了。

    “喂?”听声音有些沙哑。

    王波猜想应该是因为程乔薇的事而伤心难过的,便说道:“小芸,你知道乔薇乘坐的航班出事的事吗?”

    “嗯?你……也知道乔薇出事了?”方小芸似乎有些惊讶。

    王波解释道:“我之前跟你说过,我将会去澳大莉亚首都悉尼找人,后来我在飞机上正好碰到乔薇,我们还一起在悉尼碰面吃过饭。可惜,我们都有各自的事要忙并没有时间一起去游玩,不过,这期间我跟她还是有电话联系,就在昨晚她上飞机前,我还跟她发过短信,唉,没想到……”

    “原来是这样……王波,乔薇现在出事了,我和小梅她们都很担心她,你说她会不会……”

    “不会有事的!现在一切都还没有确切的结果,我们都不能乱猜!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坚信她一定会没事!”

    “嗯,但愿如此吧……”

    “小芸,这期间乔薇有没有打过电话回来?或者,你们有没有试过打她的电话?”

    “啊?这个倒没有……对啊!我们怎么没想过打她的电话试试呢?哎呀,听到她出事的消息,我们都担心死了,都没想到打她的电话,等下我们试试看。不过,我记得上飞机都不能开手机、手提电脑等等之类的电子产品,这……电话能打得通吗?”

    听到这,王波知道程乔薇上飞机后就没有联系过任何人了,他安慰了方小芸几句话,然后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他再次陷入沉思:“刚才乔薇的电话还打得通,说明人还有一丝活着的希望。唉,她是我朋友,她现在出事我却帮不上一点忙,不行,我不能干坐着,得想办法救她才行。可是飞机是在高空失去联系的,我又不会飞,怎么救人?最主要的是目前没有半点有用的信息!”

    他紧紧皱着眉头,在大厅上来回的踱步。

    一旁的莎莎看了许久,出言安慰道:“王,现在航空公司只说失去联系,说明还有活着的希望,你朋友一定会没事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莎莎安慰的话,王波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头只是盯着她看,却没有说一句话。

    莎莎看到王波眉头皱成一团,站在那怔怔出神,知道他心里肯定很焦急担心,便走过去,伸出双手拥抱住他,轻声道:“王,你不要太担心,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而此时的王波心里却在想着:“按照马航公司发布的新闻报告来看,一切都疑点重重,到处是漏洞,这当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马来西亞掌握着什么不能公诸于世的真相?”

    “如果真是这样,我得想办法查出真相,把乔薇找出来!我一身通天本事,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我就是神,唯一的神!只要人还活着,我就不相信,凭我这身本事救不出人来!”

    他定定神,抬起手按住莎莎的肩膀,轻轻推开,道:“莎莎,我打算去马来西亞一趟。”

    莎莎一惊,道:“你要去马来西亞?我陪你一起去!”

    王波微笑道:“不用,你下个月就要去非洲,肯定还有很多私事要处理,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呵呵,刚才谢谢你安慰我。对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莎莎显得有些失望,说道:“什么事你说,只要我办得到,我一定做到。”

    王波道:“谢谢。我想拜托你帮我照顾一下,你知道的,她现在在戒毒,可是有时候她不肯吃药,之前每次都是我想尽办法才让她吃药,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些意外,我就没空去敦促她了,你帮我照顾她几天,一定要让她把药吃了,尽快戒掉毒瘾!”

    莎莎点点头,道:“嗯,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让她按时吃药!”

    接着,王波打了个电话回别墅,让佣人把电话交给翟霜霜,这个美少女接电话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没有吭一声,肯定还在为那天王波让她出丑的事而生气。

    王波无奈的对着静寂的电话说了自己要离开澳大莉亚几天的事,然后就被翟霜霜给挂断了。他苦笑的摇摇头,算了,一切等回来后再向这个美少女解释一下那天的事吧。

    他又叫来大圈帮的骨干成员,吩咐了几句,让他们看好总部,别让其他势力在此期间侵占地盘,这才坐飞机前往马来西亞。

    刚到达马老西亞,王波又听到一个消息,马航公司又发布新闻稿称,飞机实际失联时间是晚上一点二十分。

    此时,他心里已经笃定,这里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猫腻了!

    第一次公布失联时间是二点三十分,现在第二次又说是一点二十分,这相差一个多小时,你要说这是技术故障或者数据出错,一个堂堂国际航空公司竟然会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说出来恐怕也没有多少人相信!

    马航公司肯定隐瞒着什么真相!

    来到马航公司总部。

    但见马航公司大楼的大门前到处围满了长枪短炮的记者,王波看了看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当即折了个方向,绕到后面去。

    很快,他转到大楼的后面,发现一扇紧闭着的小门。抬头环顾周围的环境,看到侧边斜上空有一个摄像头的对着小门,想了想,也许小门里面的大楼还有摄像头,硬闯进去的话,恐怕会惊动他人,先等等,看看有没有人从小门出来。

    静静的等了大个小时,终于等到一个清洁工打开门走了出来。

    王波心中一喜,便带上一个口罩,遮盖住自己的面孔,快步走过去。

    那清洁工正躬身弯腰的放置东西,看到有黑影靠近,下意识抬起头来,这一看,眼神顿时变得呆滞,瞬间就被王波的幻术给控制住。

    王波命令那清洁工带他进入大楼,到了一个没人发现的角落,又运用感知术探知有关马航公司大楼的所有楼层情况,然后换上那清洁工的服装,带着面罩,提着清洁工具,走进电梯径直前往马航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

    沿途遇到的马航职工都没有丝毫怀疑,一直走到执行官办公室面前,正要打开门,突然身后响起一个女子声音:“你干什么?谁让你来的?”

    王波慢慢转过身,原来是一个身着职业套装的女子,看上去应该是一名秘书,便说道:“我接到主管的通知,让我来执行官办公室打扫卫生。”

    那女秘书疑惑的想了一下,又朝王波上下打量了一番,道:“我怎么不记得通知过你们主管?好了,你进去吧,记住别乱动里面的东西!董事经理正在开会,会议很快就要结束,半个小时内你要打扫完毕,然后离开,清楚没有?”

    王波点点头,那秘书这才转身离开。人还在开会,那就先进去看看有没有有用的信息。

    翻箱倒柜一番,都没有发现任何跟失联飞机有关的信息,那只能等人回办公司再说。

    等了一会,但听“嗒”的一声,王波闪身跳到门后,但听一个男声响起:“军方有什么消息传过来没有?”

    两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后面戴着眼镜的男子道:“没有,不过,他们要求我们继续拖下去。”

    前面那名男子猛地转过身,怒道:“还拖?看看外面的情况,再拖,公司就要完了!嗯?你是谁?谁让……”

    王波见被人发现,当即施展幻术控制住这两个男子,然后伸手按照他们头上,用感知术侵入他们的脑中,探知有关失联飞机的信息。

    随着一大波记忆传过来,王波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眼中也冒出丝丝怒火。

    果然,这起飞机失联事件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真相!

    原来,飞机起飞不到一个小时,也就是马航公司第二次对外改口说飞机失联时间的一点二十分,飞机就失去了联系。

    一开始,马航公司地面控制中心认为是飞机内部通讯器材出了故障,或者是因为高空天气原因干扰通讯信号。地面控制中心正在焦急担心的时候,忽然飞机恢复了通讯,可是万万没想到,传来的却是飞机被劫持的消息!

    马航公司一边跟飞机劫持者谈判,一边通知马来西亞政斧。

    谈判期间,飞机折返马来西亞内陆,可是由于劫持者的要求太大,马来西亞政斧不予答应。双方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谈判,马来西亞政斧一直拒接劫持者提出的要求,飞机劫持者大为恼怒,当即关掉所有应答器和其它通讯系统,在二点三十分改变航向,向西飞去。

    最后,地面控制中心彻底与飞机失去了联系,只知道飞机向西飞走,至于去了哪里无从得知。

    跟飞机失去联系后,马来西亞政斧慌了,赶紧拼命搜索飞机的踪迹,然并卵,一直到了早上七点多,经过种种努力,还是没有飞机任何消息,至此,才无奈的对外公布说飞机失联了。

    王波愤怒盯着那个军方负责人,突地飞起一脚把人踢飞,破口大骂:“他吗的,全是吃大粪长大、脑子灌水的一群饭桶!不管劫持者的要求有多大,为了先让他们把飞机降落地面,也应该假装答应,然后再团团包围,他们自然也就是成了瓮中之鳖无处可逃!你们倒好,不仅不答应,还打着不让他们降落地面,耗尽飞机的载油,迫使他们不得不降落下来的愚蠢想法,这得是多笨的人才想出来的混蛋主意!”

    他越想越气,走过去又是在那个军方负责人身上连连踹了好几脚,可以说,这起飞机失联事件,完全是这个鼠目寸光的国家而造成的!

    现在飞机失去踪迹,又是在几万米的高空上,这怎么找!

    王波想了许久,都没有一点头绪,不过,眼下终究获得一个重要信息,飞机是往西边飞走的。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帮劫机者不是恐怖份子,因为他们向马来西亞提出赎金,只是求财的普通劫机者而已。可惜,马来西亞这帮混账官员认钱不人,白白丧失了救人的机会。

    离开马来西亞政斧大楼。

    王波走在街道上,心里思忖着:“西边除了茫茫大海,就再无陆地,他们到底想要把飞机开到哪里去?飞了这么久,飞机上的油也应该耗尽,他们难道不用加油?难道就不怕飞机坠海?”

    想了一会,赶紧去买了一张地图查看,飞机从马来西亞首都吉隆波起飞后,又折返回来,在马来西亞内陆上空盘旋,谈判破裂后往西飞去。

    西边是苏门答腊岛,然后是一望无垠的印度洋,西北边是安达曼群岛、印度南部,西南边是新加波、苏门答腊岛南部,跟着就是大洋洲的澳大莉亚。

    可是,西南、西北两地都没有任何发现飞机的报告出来。那就是说,飞机是直接往西飞去的。那边是茫茫大海,飞机没油就会坠海,劫机者一开始都表面了求财的意图,可是为什么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往西边的大海飞?

    难道其中另有隐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