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八章 失联
    “啪!”

    一声脆响!

    王波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来回答。

    翟霜霜身体一僵,扭过头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王波,随即眼中爆发出滔天怒火,全身都在大力的挣扎着,嘴里大声叫喊:“你敢打我?你竟敢打我!你死定了!我要把你的手都给砍下来!”

    王波紧紧的按住她,还是没有说话,手掌再次落下。

    “啪!”

    这一下比上一下的力道更重!

    翟霜霜身体又是一僵,跟着挣扎得更加厉害,嘴里也飞快飙着英语叫骂声。

    王波没有带上自带翻译的麻布头套,自然不知道她在骂什么,不过,想来也是极为难听的话。

    当即“啪啪啪”连续三下,都是很重的力道!

    一开始的两下,翟霜霜先是受痛的“啊啊”连叫两声,等到第三声,她忽然发出“嗯”的一声,宛如小猫叫/春一般的声音。

    王波听其声音有异,下意识侧头看去,却见翟霜霜侧着脑袋抵在床上,那张好看的瓜子脸涨得通红,几乎都快滴下血来似的,两只眼睛也紧紧闭着。

    他心里不禁有些奇怪:“她这是怎么了?刚才那一声难道是幻听?对!应该是幻听!谁被打还会发出这么柔媚的声音呀!”

    他又看了看正闭着眼睛的翟霜霜,心想:“脸红成这个样子,肯定是因为被我这个男的打她一个女孩子而害羞的!”想到这,不禁好笑的摇摇头,说道:“你吃不吃药?”

    翟霜霜依旧逼着眼睛,小脑袋抵在床上,嘴里“嗯嗯”的也不知在呢喃什么。

    王波以为她还在抗拒,抬起手掌又是两下。

    谁知,翟霜霜又发出两声小猫叫声!

    这次,王波听得清清楚楚,当即侧头朝翟霜霜看去,此时的她面红似火,眉间紧蹙,嘴里胡乱的“嗯嗯”呢喃,看上去似痛苦似享受。

    王波心中一动,翟霜霜这副神情他以前见过,就是在影视世界里跟李经婕做那种羞羞事的时候,李经婕就是这种看起来很痛苦其实却很享受的神情。

    他心中一惊:“这……这个美少女不会是……”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禁不住抬手再次拍打在翟霜霜的小屁股上,眼睛也在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

    果然!

    翟霜霜那抵在床上的小脑袋不住扭来扭去,嘴里也胡乱的“嗯嗯”呢喃,待得王波继续打了三四一下,她突然抬起小脑袋,拼命的向后仰,全身也变得坚硬绷紧,嘴里发出又长又压抑的闷哼声:“嗯……”

    王波心里咯噔一下,手立即停了下来,脚下连忙向后退开,心想:“坏了,没想到这小丫头的身体这么敏感,只打几下屁股而已,就攀登巅峰了!唉,这下怎么办啊?以她这么自尊自傲、好强好面子的性子,在我这个大男人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丑,还不恨我入骨,跟我拼命?”

    过了许久,但听“扑通”一声,翟霜霜的小脑袋砸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紧接着,眼睛睁开。王波看得分明,那双眼睛好像汪洋似的,水汪汪一片,荡漾着娇媚的春/情,同时还饱含着愤怒,而且其中还间杂一丝羞不可抑的复杂神色。

    王波心里本来就觉得对不住这个身体这么敏感的美少女,现在被她盯着看,心里不免有些发毛,忙道:“那个……药和水杯就放在桌上了啊,等下你记着吃……”不等话音落下,赶紧转身,飞也似的掏出房间,离开别墅。

    此后几天,王波都不敢再回别墅住,更不敢去看望翟霜霜,因为见到这个美少女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才好。于是,就去了绿野庄园待着,或是陪着即将前往非洲的莎莎在悉尼到处游玩。

    这天早上九点左右,莎莎来到绿野庄园,看到王波正盘坐在一颗大树下,眼珠子一转,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轻手轻脚的绕到后面,慢慢靠近过去。刚一走近,她正要扑过去大喊一声,准备吓一吓王波,

    就在这时,王波忽然转过身来,一声狮子吼,吓得莎莎翻身向后便倒,来了个屁股向后落地式,“哎呦,哎呦”的捂住被摔痛的屁股直叫。

    王波哈哈笑着起身走过去,伸手把莎莎扶起,说道:“没摔疼吧?”

    莎莎举着小拳头捶打了他好几下,“王,你太坏了,我被你吓得魂都没了!哎呦,屁股也摔得好痛呢!”

    王波笑道:“好好好,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来,我扶你到那边坐坐。”

    莎莎撒娇道:“不行!只有道歉不行!我要你吻我!”说着,就把红唇松了上来。

    王波被缠着没办法,只好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谁知反而被莎莎趁机搂住,来了个法国湿吻。

    良久,王波这才可以把脑袋抽开,他有些无奈的看了看一脸得意满足的莎莎,老是被她偷袭占便宜,这一点很不好!

    他道:“莎莎,你不能老是强吻我,这种做法很不好,这是流氓行为!”

    莎莎顺势挽住王波的手臂,靠在他肩膀上,道:“我就喜欢强吻你!王,说真的,我这么漂亮性感,你竟然对我无动于衷,你不会有什么……身体毛病吧?”

    她忽然抬起头来,一脸狐疑的看着王波,又低头看了看王波下身,自言自语道:“也不可能啊,那天我摸过,你身体没问题啊,难道是心理问题?”

    王波汗了一个,大声道:“我身体、心理什么问题都没有!我只是不习惯你这么热情而已!我是男人,我认为某些事情上由我主动为好,可你却反而比我还急色,我真的接受不了。”

    莎莎舔了舔嘴唇,娇媚万状的说道:“那你再主动点啊,我等着你呢!”

    王波大汗,就是这种情况让他接受不了!他是个思想有些保守传统的男人,说透了,就是大男子主义,女人要是太过主动、风騒,没有一点矜持,他是极为厌恶的,要不是莎莎帮助过他,可能他都不会再想着跟莎莎做朋友。

    他心里暗暗苦笑,无奈道:“你过来找我,是不是又想让我陪你到哪里玩?”

    莎莎嗔道:“我哪里想去玩了,我只是想跟你多多在一起!下个月我就要去非洲了,以后将会有两年的时间看不到你,我一想到这心里就难过。王,你是不是讨厌我,不喜欢跟我在一起?”

    王波心想:“只要你不要那么粘人,我当然愿意跟你在一起了。”可是这句哪敢说出来,面上却是说道:“不会,怎么可能呢!走,我们到那边坐下再说,我还没吃早餐,你陪我吃点。”

    两人走到由庄园佣人已经准备好的餐桌边上坐下,莎莎看着大口吃着早餐的王波,眼睛里满是欢喜的爱意。

    王波察觉到她的目光,便看了她一眼,说道:“吃啊,这是华夏传统食物,饺子!很好吃的!你试试看!”

    莎莎拿起叉子,突然想到什么,看了看王波的手,然后放下叉子,转而拿起一双筷子,笨拙的学着去夹盘子里的饺子。

    王波看到她夹起掉落,夹起有掉落,不禁哈哈大笑,然后在莎莎羞恼的嗔骂声中,教她怎么使用筷子。

    当莎莎成功把一个饺子夹起,放在嘴里的时候,当即一蹦而起,兴奋的欢呼起来,这副可爱的动作又逗得王波好笑不已。

    重新坐在椅子上,她欢喜的晃动着自己的脑袋,随口问道:“王,你刚才坐在那颗树下做什么?还摆出奇怪的姿势?嗯,你那姿势我有点眼熟!对!很像佛教的那种姿势!”

    王波咽下嘴里的食物,说道:“那不是佛教的姿势,我是在练我们华夏本土教派道教的道法。”

    莎莎疑惑道:“道教?这是什么宗教?道法又是什么?”

    王波喝了一口水,道:“严格来说,道教其实是我们华夏独有的教派,也可以说她就是华夏国教也行。至于佛教那是外国的文化入侵,最后经过上千年的衍变,成为具有华夏特色的宗教,由于宣传得很成功,所以被世人广为熟悉。真要解释道教是什么,道法又是什么,那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以后我给你带几本道教的书给你看,到时你就会了解了。”

    莎莎笑道:“好啊,我对神奇的华夏很好奇,正想多多了解华夏的文化,以后我就能和你多一点话题聊了。”

    王波苦笑道:“你不用为了我刻意这么做,我希望你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不是因为某个人强自去学习另外一种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莎莎道:“这就是我喜欢做的事啊!我喜欢你,想要多多了解你,跟你有关的一切东西我都想了解,这样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相处。”

    王波看着莎莎那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心里不禁有些感动,她一个外国人能为了自己甘愿去学习另外一个根本就不熟悉的国家的文化,其中难度得有多难啊!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莎莎拿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牛奶,道:“对了,说到你们华夏的事,我想起今天早上离开公寓的时候,听到我室友说,马来西亞有家航空公司发生了一起事故,有架飞机失联了,听说飞机上有两百多个乘客,好像其中你们华夏人最多。唉,希望这家飞机最后能够安全找到,所有人都没事吧!”

    王波听到“马来西亞”四个字不由心中一动,昨晚程乔薇还跟他发信息聊天,说她在马来西亞的书画交流活动已经结束,将会坐飞机回京城,不会是她乘坐的那架飞机吧?

    想到这,他的心禁不住吊了起来,连忙问道:“那架出事的飞机是哪家航空公司?是哪一个航班?”

    莎莎看到王波一脸紧张,先是有些疑惑,随即猛地醒悟过来,也紧张了起来:“你不会是有朋友乘坐那架飞机吧?哎呀,当时我只听室友说了几句,根本没有多加注意……”

    王波霍地站了起来,道:“我们回别墅上网查!”

    两人快步返回别墅,王波先去找到他的手机,边翻着昨晚与程乔薇的聊天信息,边让莎莎在电脑上查找。

    莎莎在键盘上“嗒嗒”的迅速打字,很快,电脑上弹出页面,她大声叫道:“找到了!那架失联飞机是马航!”

    与此同时,王波也在手机翻到与程乔薇的聊天信息,看到后,他整个人顿时僵住,只觉脑中瞬间直接当机,一片空白。

    手机上显示程乔薇发来的信息正是:马航航班!

    莎莎看到王波失神的表情,也猜出来了,叫道:“!飞机上真的有你的朋友?……”

    王波回过神来,赶紧观看网上的信息,飞机是昨天晚上十二点多起飞的,直到早上七点二十四分马来西亞航空公司才发出飞机失联的声明,而马航公司发布的声明称,飞机与地面失去联系的时间是二点四十分,失联地点在离哥打巴鲁一百二十海里处,南海上空。

    看到这,王波眉头一皱,觉得这篇新闻声明中有疑点。他在影视世界里从吊丝成为国家皇帝,其中经历那么多大风大浪,看待事情已经可以透过表面看本质。

    他发现从失去联络到公布始终消息,中间竟然隔了七个多小时的时间差。按照一般情况,航空公司不会在飞机失去联系七个多小时后才发出失事消息,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再说,这七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马来西亞航空公司为什么没有立即启动应急方案?延迟了这么长时间才报告出来,这简直就是延误了最佳救援时机!

    还有一点!那就是,飞机与地面失去这么长时间的联系,难道飞机上人员就没有发出任何求救信号吗?只要有求救信号发出,按照飞机的飞行路线,覆盖那么多地区国家,那么地面就会有人接收到求救信号!可是,七个多小时时间里竟然没有任何人接收到求救信号!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一般飞机上都有应急功能,哪怕是飞机真的出事,也会有一丝半点的信号发出。那么,飞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所有人连发出紧急求救信号的时间都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