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七章 惩罚
    王波道:“我真有事要忙,真是对不住了。八?[一((电话里说话不方便,要不,我们见个面,然后我再慢慢跟你解释?”

    “见面?迟了!”

    王波一愣,道:“迟了?你……不会真的就因为这事就跟我绝交吧?”

    电话里沉默了许久,忽然“扑哧”一声,接着“格格”银铃一般的笑声响起。

    王波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程乔薇这闹的是什么鬼?

    “嘻嘻,吓你的啦,我哪有这么小气!”

    王波松了一口气,道:“你还真的吓着我了,我就说嘛,你这么一个气质出众的美女怎么会因为这么小的事生气呢!”

    “油嘴滑舌!这句话哄过不少女孩子吧?”

    “……这个真没有!”

    “真的?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跟你说吧,中午我就会坐飞机离开悉尼去马来西亚。”

    王波又是一愣,“你要走了?这么快?”

    “嗯,难道就许你有事要忙,不许我有事要忙啊!我这次去马来西亚是为了国家而去的。我要去参加华夏跟马来西亚两国之间的书画文艺交流活动。我不仅是一名舞蹈演员,还是一名画家呢!怎么样,想不到吧?”

    王波惊讶道:“你还是画家?啧啧,你真是多才多艺啊!”

    “嘻嘻,谢谢你的夸奖!好了,不说了,我要进电梯了。等回国后,我们再见面聊。记住!你欠我一顿饭!”

    王波笑道:“放心,我一定记住!”

    “嘻嘻,记住就好!到了马来西亚我再给你打电话,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王波心想:“还真叫人吃惊,她竟然还是个画家!果然是上天的宠儿啊!不仅漂亮,还多才多艺,啧啧……”

    转身走进别墅,忽听楼上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王波摇摇头,翟霜霜的毒瘾又犯了。

    只好走上去,但听“砰”地一声,几个医生护士又被赶出房间,一脸尴尬的向王波行了一礼。王波挥挥手,让她们先下去,这才伸手打开门。

    刚一走进去,但听一个怒吼声:“滚!”紧接着,眼前一个黑影“嗖”的向面目砸了过来,偏头躲开,回头瞥了一眼,原来是一个枕头。

    他道:“枕头伤不了人的,换一个东西吧!”

    正瘫坐在地上、斜倚着床尾的翟霜霜霍地抬起头瞪眼过来,此刻的她脸色白,身体好像很冷似的,不停的在抖,牙关紧咬,两个小拳头紧紧攥住,似乎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王波走过去,蹲下身体,伸手去搀扶,口中说道:“来,我扶你到床上。”

    “啪!”

    翟霜霜打掉王波的手,随即自己的手便没有力气的垂落在下去,扭过头去,说道:“我不要你管!”

    王波道:“你刚开始戒毒,这几天是关键时期,再忍忍,忍过这几天就好了……”

    翟霜霜扭过头来,瞪眼道:“你骗三岁小孩吗?戒毒有这么简单?忍几天就好?你试试看!”她双手抓住床尾的脚架,挣扎着慢慢站起来,突然,一个不稳,脚下一滑,眼看又要再次摔坐在地。

    王波眼疾手快,伸手扶住她手臂,顺势扶着她站了起来。

    翟霜霜反手去推他的手,可是手上却是毫无力气,推了几次都没有推开,骂道:“把你的臭手拿开!”

    王波道:“我要是松手,你又要掉地上,我先扶你到床上,也就这几步而已……”

    “我自己有手有脚,用不着你扶!快把手拿开!”翟霜霜咬牙使劲的加大力气用手去掰王波的手。

    王波无奈只好说道:“好吧,你站稳了,我松手了啊。”慢慢松开手。

    翟霜霜双手赶紧撑在床尾的架子上,然后慢慢移动脚步转过去,为避免她再次摔倒,王波只好在旁伸手虚扶着,跟着她的脚步转动。

    从床尾转到床侧也就一米不到的距离,平常最多只需走两步就行,可是翟霜霜现在的身体有气无力,用了差不多两三分钟这才转过去,当即一屁股坐在床上,倚着床架大口大口的呼吸。

    王波这才松了一口气,收回双手,然后朝房间扫视,又是一地的狼藉,说道:“你休息一下,我去叫人来把这里收拾一下。”转身走出房间,再次返回的时候,现床上的被子鼓起一个大包,原来翟霜霜把身体罩在被子里面。

    等佣人收拾好房间,王波拉了一张椅子坐在床的旁边,一个佣人托着盘子递过来,他把水杯和药拿在手中,便让在旁服侍的佣人退下去。

    他道:“起来吃药吧。”

    被子底下的翟霜霜大声叫道:“不用你提醒,我自己会吃,你出去!”

    王波听她的声音有些颤,显然内心正在与作的毒瘾做抗争,说道:“这几天你每次都把药扔掉,我要亲自看着你吃。”

    “你滚!”

    王波淡淡道:“你不会看到药太苦太难吃,就不想吃药吧?”

    被子霍地被掀开,翟霜霜翻身坐起,面对着王波,大声道:“我就是不想吃药,怎么了?你管不着!”

    王波道:“这药是辅助你戒掉毒瘾的,这样你就不会那么痛苦,否则,单凭个人毅力哪里有那么容易戒……”

    翟霜霜突然大声打断道:“是我戒,还是你戒,啊?你管我那么多干什么?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多管什么闲事?”

    王波平静的看着她,说道:“是,我是和你没关系,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助你而已。再说,你是华人,我也是华人,在国外,我们都是外人,所以我们华人应该守望相助。别人是不是这么想我不知道,但我是这这么想的,我认为这是最起码的道义。”

    “哼!我用不着你帮!什么道义,我不用你假好心,不用你可怜!”

    王波道:“你用不着这么抗拒,人都是有同情心的。就比如,你在外面看到小猫小狗或者小孩子受伤,你也会心生不忍,想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你放心,只要你戒掉毒瘾,我立即消失,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我现在就要你消失,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你滚!看到你就烦!要不是我现在没力气,我一定一脚把你踢开!”

    王波微微一笑,摇着头说道:“一脚就想踢开我?呵呵,看来你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嘛!不巧得很,我也会几招庄稼把式,而且我也对自己这几手拳脚很有自信,恐怕……你是踢不了我了。”

    “吹牛皮谁不会!要是我现在有力气,看我不打得你跪地求饶!”

    王波好笑的摇摇头,没有说话。

    翟霜霜柳眉竖起,道:“你笑什么?你摇什么头?你是不是又看不起我?”抄起一个枕头便朝王波砸了过去。

    王波偏头避过,道:“都说了,枕头是伤不了人,就算被你砸中也没用。”

    “伤不了人,至少我可以出一口气!”翟霜霜身体陡然一抖,似乎毒瘾又作起来,当即说道:“我不想跟你说话!你滚!”然后抓住被子,一掀,又躲在被子里面。

    王波看着不住抖动的被子,说道:“你把药先吃了,我立刻离开,怎么样?”

    “我不吃!我不仅不吃,我也不戒了!哼,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王波摇摇头,道:“你何必跟自己置气呢,身体是你自己的,越早戒掉毒瘾越好,难道你不想继续赛车了?你的车,我已经帮你找回来,只要你戒掉毒瘾,我立即把车还给你。”

    “你爱给不给,车我不要了!大不了,我再买一辆。”

    “你有钱吗?我听说你还借了不少的高利贷,利滚利,现在的你就连利息都还不了,哪来的钱买车?”

    “我有钱没钱钱关你什么事?我自有办法!你不要再跟我说话,你滚!快滚!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

    “别任性了,这有什么好呢,身体可是你自己的。乖,听话,起来把药吃了。”

    “不吃不吃不吃!我就是不吃!”翟霜霜突然掀开被子,坐起来,瞪着王波,气道:“你烦不烦啊?我想吃药的时候,自己会吃,用不着你催!”

    王波看着她的眼睛道:“你真的会自己吃?你确定?”

    翟霜霜的眼神毫无躲闪,“我自己吃的药当然确定了!”

    “那……为什么我会在你窗外的草地上看到那么多药丸呢?”

    翟霜霜一怔,那张小瓜子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眼神窘迫得躲躲闪闪,雪白的贝齿咬住自己的嘴唇,最后恼羞成怒的大声道:“对,没错!我就是把药扔了!那么难吃的药谁受得了!”

    王波想起前几天她逞强的把药吃得跟吃炒豆似的,咬得嘎嘣嘎嘣脆响,心里好笑不已,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吃着吃着就习惯了。眼睛闭上,憋一口气,把药放在嘴里,再灌一口水,把头一仰,立即就把药咽下肚子,很简单的一件事。”

    “说的倒是简单,又不是你吃!”翟霜霜眼珠子一转,“这样吧,你吃一次给我看看,然后我就吃!”

    王波嗤的一笑,道:“我又没染上毒瘾,我吃这些药做什么?”

    翟霜霜“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会这样,你们这些人就只会说,其实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

    王波见她满脸的鄙夷,心想:“对付这种喜怒无常、叛逆的小太妹,必须要用真本事让她心服口服,不然,她永远不会听话。反正我有特异功能,把药换了她也不知道。”当即道:“是不是我吃了你就吃?”

    翟霜霜眼中一亮,道:“对!你吃我就吃!”

    王波仔细的看了看翟霜霜那两只宛如秋水那般纯净的大眼睛,道:“好,我吃!不过,要是等下你不吃,我就要惩罚你的啊!”

    翟霜霜不耐烦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好好好,等下我不吃随你怎么惩罚!”

    王波不再说话,看了看手上的药,便抬起手全都放进嘴里,接着又喝了一口水,把头向后一仰,喉咙“咕咚”一声,就把药吞进肚子。

    他低头再次看向翟霜霜,现这个美少女眼睛里有些吃惊,便说道:“好了,到你吃了。”

    翟霜霜眼神一慌,道:“你真吃了?你没病吧?好好的,乱吃什么药呀,也不怕吃死你,脑子有毛病!我懒得理你这个神经病!”说罢,身子一翻,掀起被子,再次躲在里面。

    王波早就知道她会耍赖,幸好自己也不差,在把药放进嘴里的那一刹那,立即把药收进空间仓库。

    他看着床上高高鼓起的被子,严肃的喝声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既然跟我承诺了,就要履行自己的诺言!起来!立即把药吃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被子里传出闷声:“我又不是君子,我是女子,这句话跟我没关系!你走开,我不想跟神经病说话!”

    王波被她这句话弄得哭笑不得,“不管你是什么,反正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否则,就不要乱自跟别人许下承诺。这是一个人的信誉问题,关乎一个人的道德修养原则!”

    “我是答应你了,可是我也没有说现在就吃!你走开,等下我有空了自己会吃!”

    王波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这小女孩还真敢耍无赖了!当即道:“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吃,我就按照刚才说的对你施以惩罚!到时,你又被惩罚又要继续吃药,一样不落下,你可要想清楚了!”

    “神经病!懒得理你!你爱走不走!”

    劝了这么久,王波现在也有些不耐烦了,伸手一把掀开被子,翟霜霜“嗷”的一声惊叫,转过身来,瞪着王波,骂道:“你有病啊!烦不烦?”

    王波板着脸,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吃不吃?”

    翟霜霜干脆坐了起来,大声道:“不吃!我就是不吃!你能怎么着,啊?”

    王波二话不说,快如闪电的伸手一抓,便翟霜霜拉过来,把她的双手扭在背后,也把她整个人按在床上。

    翟霜霜趴在床上,大惊失色的叫道:“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她那小身板不住的扭动挣扎,两只脚也不停的在空中踢踏。

    王波道:“你违背你答应我的诺言,按照你承诺的,我要打你的屁股十下,以示薄惩!”

    翟霜霜大骇,怒道:“你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