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五章 倔强少女
    过了不到一分钟,身后忽然响起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只见刘木盛笑容可掬的站在门外,道:“骆兄这么捧场,小弟惶恐啊!”

    骆腾志笑道:“没什么,大家自己人嘛。况且,这个女孩也确实值这个价!呵呵,刘兄这里真是财源广进啊,小弟今天大开眼界,跟你一比,我手里的生意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真是惭愧……”

    刘木盛很谦虚:“不敢不敢,骆兄太赞了,小弟承受不起,我哪比得上你,手里好几个赌场,何止日进斗金!我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上不得台面……”

    王波听了,心中大骂:“他吗的,要不是我知道你们都干的是什么勾当,还真以为你们是正经的商人!果然是蛇鼠一窝,都不是什么好鸟!”

    刘木盛又道:“我已经把人安排好,*一刻值千金,骆兄今晚但请尽兴!”

    过了一会儿,王波和骆腾志跟着一个黑衣离开鼎盛楼,来到另外一栋小洋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前。

    黑衣人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

    翟霜霜应该被安排在房间里面,王波伸手打开门,这个房间跟酒店客房一样大,设施也差不多一样。房间靠墙中央摆放着一张大床,床尾边上坐着一个身着旗袍的女子,正是翟霜霜!

    王波走过去看了看,发现她双眼空洞,整个人呆滞无神,应该是被某种药物控制住思想。

    他蹲在翟霜霜面前,伸手去按她的手腕,正要查探脉搏情况,却发现这条皓如白雪的手臂上有很多细小的孔洞,好像被打过针一样。

    身后的骆腾志说道:“这应该是被注射过海洛茵而留下的针孔,看来是他们用来控制人的手段。”

    王波眉头一皱,心头顿时生起一股怒火,这帮人渣,还真是什么都敢做!这还只是一个未成年少女啊,为了控制住人,竟然敢用打毒针这种下作手段,这不是毁了一个美丽少女的未来吗?

    他转过身来,冷冷道:“你把刘木盛叫过来!”

    骆腾志面露大喜,随即又担心起来,道:“今晚来到这里的人都是身份不低的人,你要是想教训他们,现在恐怕不是时……”

    王波“哼”了一声,道:“我做事不用你多嘴!”

    骆腾志噤若寒蝉,不敢再吭声了。

    王波道:“我听说,你们大圈帮靠的就是贩毒起家,而我最恨的事情之一,就是什么鸦片毒品!当年,就是这种东西,让我们华夏被外国人称为东亚病夫,还因为它差点灭亡了华夏!我能力小,不能根绝它,但是在这里我要销毁它!”

    他站了起来,看着骆腾志,继续说道:“你虽然也不是什么好鸟,不过,我打听到你曾下令不准你的手下贩毒,也不准其他人在你的势力范围内贩毒,你能忍住这种暴利诱惑这点做得很不错。”

    骆腾志忙道:“不敢不敢……”

    王波道:“我决定控制这个鼎堂,或者取缔它。但是眼下缺少一个合适的代理人,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

    骆腾志一惊,看了王波好半天,这才说道:“这个……我们大圈帮虽然会出现一些内斗情况,但是却没人敢行叛徒之事,这……”

    王波道:“其实我就是想有属于自己的势力,控制或取缔都只是种思路而已。我只想找个合适的代理人在明面上帮我管理,帮我处理一些我不好出面的事。当然了,你不答应也随你的便,我会找另外一个人,我想总会有人答应的。”

    骆腾志眉头紧皱,牙关紧咬,心里似乎在进行激烈的思考和挣扎,好半天,他眼中闪过一道狠色,道:“好,我答应你!”

    王波点点头,满意道:“你放心,今天你答应我,你肯定不会吃亏。不怕跟你说,我打算先把悉尼的大圈帮整合起来,然后是整个澳大莉亚,至于国外的,太远了,还是先把眼前的牢牢抓在手里,一步一个脚印,不然,再有雄心壮志那也是白搭。”

    骆腾志听了,两眼直冒光芒,兴奋道:“如果真能控制整个澳大莉亚的地下世界,就算让我一辈子做您的代理人,我都愿意!”

    王波微笑道:“我知道你现在想些什么,害怕自己只是个傀儡……”

    骆腾志忙道:“我……”

    王波摆摆手,道:“有些事不用说,你我知道就行。你放心,你绝对不会是一个傀儡!现在的世界在不断改变、进步,而被你们称为所谓的地下世界也要跟着变革!别的帮派我不管,但是我掌控的帮派一定要创造出一种新的秩序!”

    “这个计划,以后我再跟你慢慢说。不过,总的方向大致是,我要把这个所谓的嘿帮组织慢慢洗白,以后大家都做个清清白白的良家子,然后改组建党,参与澳大莉亚的选举,从此彻底走出黑暗,正大光明的走到台面上来!”

    骆腾志激动的浑身都在发颤,感觉平静多年的热血再度沸腾起来,好像焕发第二春似的,口中喃喃道:“这,真的能实现吗?”

    其实不管是什么人,要不是生活所迫,有谁愿意心甘情愿的做一辈子混混,而且还是在国外受尽歧视的混混,要是能洗白,恐怕个个都百分之百举双手双脚赞成,因此听到王波开出这种空头支票,自然就显得比较激动。

    王波坚定而自信的说道:“能!一定能!我可是站在世界金字塔顶端的人,唯一的人!我说能就一定能!因为,我相信我自己的本事!”

    骆腾志想起王波的本事,再想到他自以为王波背后所代表的势力,心中又信了几分,道:“但请您放心,骆某一定会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本分,绝不敢有丝毫懈怠!”

    王波也不管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现在这人对自己有利用价值,能用多久算多久。

    他说道:“擒贼先擒王。你把刘木盛叫过来,抓住他,那些小喽啰就会群龙无首。至于那些有钱人,都只是为享乐而来,只要控制住这里,就把钱退还给他们,大家好聚好散。男女那些事要是你情我愿,那我没办法,但是像这种私自买卖人口的事绝不能在这里出现!”

    骆腾志按照王波的计划把刘木盛骗了过来,一下子就被捉住了这个颇为笑容可掬、很有富态的中年人。

    刘木盛大骇,没想到骆腾志竟然这么大胆,竟然敢在他的老窝下手,正要大声怒骂,却被王波用幻术暂时控制住,然后被命令让所有鼎堂的手下全都聚集在一起。紧接着,骆腾志让布置在周围的手下马上进来控制住鼎堂的所有成员。

    他在来之前就已经布下一系列安排,现在鼎堂的人被一打尽,当即让人连夜迅速的接管鼎堂所有地盘,一晚上过去后,鼎堂的地盘便被兵不血刃的给全部拿下,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打斗的场面发生,也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很完美的一次斩首行动。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分布在悉尼其他地区的大圈帮分堂全都震惊的难以置信,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征兆,就这么突然的,鼎堂就全军覆灭,这个分堂也就从此消失,不复存在。

    他们所有人都感到疑惑不解,以骆腾志的实力根本比不上刘木盛,是怎么在这一晚上的时间悄无声息的一下子把鼎堂攻下?

    于是,纷纷派人过来打探消息,均都想着要是与所传消息不符,骆腾志所部其实也是伤敌一千自伤八百,实力大减,那么就能掺一脚进来,占点便宜。

    然而,却发现骆腾志根本没有折损一兵一卒,反而因为得到鼎堂的俘虏投诚,实力大涨,众人投鼠忌器,只好收回自己伸出的爪牙,不再吭声,默认他接管了鼎堂的地盘。

    骆腾志怎么处理外部的影响,王波一概不管,他牢牢控制住财权、人事权,他在影视世界管理过一个国家,这是事情处理起来驾轻就熟,而且还提拔了很多底层小喽啰,暂时获得这些人的拥戴,只要以后慢慢施加影响,就能彻底掌控一切。

    就目前情况而言,骆腾志在表面上看似言听计从,做事也很尽心尽力,其实心里还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手底下的小动作很多。

    不过,王波全都视而不见,现在还需要这个地头蛇帮他稳定局势,等一切沉淀下来后,再对这个不老实的人下手也不迟。

    这几天王波一直忙于处理接管鼎堂之后的事务,还有安顿好翟霜霜这个小太妹兼“瘾君子”,连程乔薇打电话邀请他看芭蕾舞演出也没时间去。

    一个多月前,翟霜霜被鼎堂的人捉住之后,刘木盛为了控制住这个会功夫、性格乖张的美少女,就一直让人对她注射/毒品,从而染上了毒瘾。此刻,她正被王波关在一个别墅的房间里,王波还请了私人医生帮她戒毒。

    他已经跟翟霜霜见过面,也说了她爸爸死了的事,不过,至于怎么死,还有关于财宝的事,他暂时没有说出来,打算先帮翟霜霜戒掉毒瘾之后再说。

    奇怪的是,翟霜霜听到她爸爸死的消息,只愣一下,随即神情冷漠的说,她爸爸的死跟她有什么关系,这十几年都是她自己一个过,有爸爸没爸爸根本没什么两样。

    王波知道她五岁就被带到澳大莉亚生活,多年与家人分离,亲情或许早就淡了,也就没说什么。

    翟霜霜所在的别墅原本是刘木盛名下其中的一处房产,鼎堂的地盘被接收之后,王波也没有对他赶尽杀绝,给了他一笔钱,勒令他带着家人立即离开,不准再在澳大莉亚出现。那么,他在澳大莉亚的所有财产现在已经归王波所有。

    这天,王波处理完手头事务,来到别墅,忽然听到楼上房间“乒乓”作响,还间夹着一个少女的叫骂声:“滚!你们都给我滚!”

    走上楼去,只见几个华人医生护士正狼狈退出房间,她们看到王波后,连忙问候道:“王先生,你好!”

    王波点点头,朝房间里看进去,却见里面有一个很凌厉的小眼神正瞪着他,随后“砰”的一声,大门被大力关上。他摇摇头,道:“怎么了?她又不肯吃药了?”

    一个女医生说道:“翟小姐她毒瘾又犯了,所以脾气有些暴躁,这药也不肯吃……”

    王波挥挥手,道:“你们先下去,我来跟她说。”

    几个医生护士躬身行了一礼,便下楼离开。

    王波伸手推开门,房间里一片狼藉,衣服、水果、药瓶、杯子等等物品遍布满地。

    走进去,只见翟霜霜犹如小虾一般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全身不停的颤抖着,还发出“嗯嗯”的压抑闷哼声。

    他走过去,道:“为什么不吃药,还把医生都赶走?”

    “滚!”翟霜霜头也不回,咬牙切齿的吐出一个字,她现在毒瘾发作,正在拼命忍住那种万蚁噬心的痛苦感觉。

    王波摇了摇头,轻声劝道:“你把医生全都赶走,又不肯吃药,一点都不配合,怎么能够戒掉毒瘾呢?乖,听话啊,先把药吃了。”

    翟霜霜沙哑着声音说道:“我不用你管!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戒不戒掉毒瘾关你什么事?滚!”

    王波道:“我只是想帮你……”

    “用不着你假好心!也用不着你们帮!我不需要任何人可怜!都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们!”翟霜霜迅速扯过一个大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上。

    王波叹了一口气,道:“你别任性,我们都是为你好。再说,这里是我的地方,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为什么要滚呢?”

    翟霜霜突地翻身坐起,盯着王波看了好半天,道:“既然这样,我滚,这行了吧!”她伸脚踏在地上,正要站起来,突地脚下一软,“扑通”一下顿时摔在地上。

    王波赶紧绕过床尾走过去,伸手扶起她,道:“你现在这种状态能到哪里……”

    翟霜霜刚站了起来,立即一把将王波推开,没人搀扶,她当即就无力的摔倒在床上,挣扎了好几次也爬不起来,反而还累得气喘吁吁,再也没力气的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王波见此,也就不再靠近前去,只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倔强少女。

    因为连日来的毒瘾发作,她现在的脸色很苍白,精神萎靡,脸上的婴儿肥没有了,全都凹了进去,很瘦,眼眶凸显出来,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也没了神采,再也不复前几天那种青春靓丽的美少女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