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四章 花会
    王波想了想,找人的事还没有着落,怕是一时半会也搞不定,恐怕要呆好几天才行,便说道:“那好,你叫人多制造一点。”

    在骆腾志极为热情的介绍下,他仔细的观赏密室里的所有武器,最后只挑了一把英格兰研制的狙击步枪。

    据骆腾志介绍说,这把枪曾在2475米的远距离准确命中敌人,是目前世界上最远的狙击枪战绩。在2010年5月7日,一名驻阿富汉英军狙击手在1600米距离上28秒内连续击杀5名塔莉班人员。这两个战例足见这把狙击步枪的强悍,当之无愧的成为狙击步枪里的“枪王”。

    没过多久,有人来报,已经打听到照片上那个女孩的消息,随后便有两个华人青年被带到办公室。

    “骆爷!”两人青年看到骆腾志,态度一下子变得恭敬起来。

    骆腾志看了看王波,见他没什么表示,便问道:“你们是那个分堂?那女孩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其中一个青年说道:“回骆爷,我们是鼎堂刘四爷的属下。两个月前那女孩借了我们五十万,却没钱还,还想逃跑,我们花了好几天时间才找到她,没想到这小妞还会点功夫,唉,这事说出来也丢脸,那天折了我们好几个弟兄这才把她捉回去。”

    “我们刘四爷知道这件事后很生气,本来还想用三刀六洞刑罚处置那小妞,可是后来发现那小妞长得非常漂亮,而且还是个处,想到要是在花会上进行拍卖,肯定可以大赚一笔,就把那小妞关了起来。”

    骆腾志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嗯,好像今晚是你们鼎盛楼的花会日,这个女孩会不会在花厅出现?”

    两个青年对视一眼,脸上均都露出尴尬的神色,其中一个陪笑道:“骆爷,我们兄弟俩在堂里的身份……那个,那些事,我们真不知道。”

    王波忽然问道:“那女孩叫什么名?”

    两个青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骆腾志,这才说道:“她叫翟霜霜,英文名叫,听说在五岁的时候被一家澳洲人收为养女,不过,那家澳洲人到底是谁,我们却查不到,也从没见过。”

    王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骆腾志挥挥手,道:“你们先下去。阿飞,记得封个红包给两个鼎堂兄弟。”

    一人应了一声,便把那两个连连称谢的青年带了下去。

    等所有人都离开办公室,骆腾志这才对王波说道:“王先生,您也听到了,那女孩确实跟我们没关系。”

    王波斜睨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问道:“鼎盛楼在哪?花会是什么意思?”

    骆腾志见他没什么表示,只好解释道:“鼎盛楼是我们大圈帮其中一个分堂鼎堂的总部,在悉尼北部的查茨伍德区,那里的人大都是些有钱人,而且还是悉尼最为著名的华人区之一。”

    “鼎堂的花会就是挑选出一些年轻貌美、未经人事的少女让一些有钱人观赏拍卖,谁出的价钱最高谁就可以和那个少女共宿一宵,每季度都会举行一次,今天正好是这个季度的花会日,今晚八点在鼎盛楼的花厅开始。”

    王波默默听着,心里也在思忖着:“刚才那个华人青年说翟霜霜在五岁的时候被一个澳洲人收养,而且这个澳洲人连大圈帮这个地头蛇也查不到消息,记得跟军靴一起的同伙里有几个外国人,或许是其中的一个吧?”

    想了想,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还有两个半小时那个鼎堂的花会就会开始,便说道:“你带我去参加那个什么花会,之后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

    骆腾志心中一喜,这小杀星中终于松口要放过自己了,他忙道:“参加花会的人都是经过鼎堂精心调查过的富豪,这恐怕有点难度。不过,为了王先生的事,我骆某就是舍了这张老脸也要让您参加的。”

    王波好笑的摇摇头,说道:“别说得这么煽情。说不定,今晚也是你们的好机会,到时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啊……”

    骆腾志心中一动,看着王波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一亮,道:“王先生,今晚骆某但听您的吩咐,任由差遣,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王波没什么任何表示,提着两个装满弹药的旅行袋离开办公室。骆腾志紧跟其后,还不断的打着电话命令所有手下带齐家伙,安排各种准备。

    对于骆腾志只说今晚任由差遣的话,这点小滑头,王波也没当作是一回事,到时或许会发生什么冲突,但是真要被他发现有什么利益可拿,那么该是他得到的谁也别想占半点便宜。

    先找了个地方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一身杰尼亚名牌西装,在骆腾志的小心陪同下,前往鼎堂的总部鼎盛楼。

    到达目的地后,这才知道所谓的鼎盛楼其实就是一栋两层别墅样式的小洋楼,不过,这个地方却是一个占地极广的庄园,由数栋小洋楼、一大片草地花园和一个大泳池所组成。

    下车后,王波看到周围停着各种各样的豪车,还看到不少的青年、中年,甚至还有看上去足有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正步入一栋小红楼。

    看来这个鼎堂不仅财力丰厚,人脉也是很广,怪不得骆腾志听到今晚或许是个机会时,那表情好像一个中了六合彩大奖的人一样,欢喜雀跃,兴奋激动,两眼直冒精光,说明他也早已经对鼎堂的地盘垂涎三尺,只是苦于没实力去吞并而已。

    王波已经仔细向骆腾志了解了有关大圈帮的情况,他们虽然不是一个统一的帮派,但是打着大圈帮这个旗号在全世界的嘿帮组织中也排得上名,帮众更是遍布世界各地。澳大莉亚、加嗱大、美利坚、英格兰、法兰西、华夏等等国家都有他们的势力。

    他听了,心中生起了一些小算盘,他在现实世界虽然有一身通天本事,还有富可敌国的亿万家财,然而却是毫无根基,半点势力都没有,无论办什么事都得亲自跑腿,现在对他来说也许是一个培养属于自己势力的机会。

    骆腾志这个大圈帮分堂堂主亲自到另一个分堂,自然少不了一番颇为隆重的接待。

    远远就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富态中年人站在鼎盛楼下的大门前,骆腾志小声介绍,那是大圈帮鼎堂堂主刘木盛,江湖人称刘四爷。

    刘木盛向前走了两步,拱手道:“骆兄大驾光临,刘某有失远迎!”

    骆腾志拱手道:“岂敢岂敢,骆某冒昧而来,已是打扰,还望刘兄不要怪罪我不请自来之罪啊,哈哈……”

    王波心里头好笑,都什么年代了,这些人还说这种文绉绉的话,太老土了。

    两人客气的打着哈哈,相互谦让的走进鼎盛楼。在外人看来,这两人一团和气,实际情况如何,只有他们二人心中有数。由于王波是以骆腾志手下的身份而来,自然也就没有把他介绍出去。

    骆腾志跟刘木盛打过招呼之后,便有人带他们来到一间密闭的小包厢。

    王波在包厢里四下环顾,面积不大,只有四五个平方而已,桌椅齐全,这张桌子上面镶嵌着一个液晶屏幕,旁边还有一些数字按钮,应该是一张含有高科技的桌子。

    身后是一扇小门,左右两边是墙壁,前面是一块落地玻璃窗,再往前是一个圆形展厅,围着展厅的都是那种只能从里往外看的单面玻璃窗,也不知道这个展厅到底有多少个包厢,更不知道各个包厢里面坐着的都是什么人。

    骆腾志解释道:“这其实只是其中一个花厅。等下花会开始后,将会陆续有带着编号、只穿着比基尼的少女被带到花厅中央,看过之后,按照这张桌子上少女的照片,让客人们对看上的编号少女进行竞价,这跟拍卖会一样,谁出的价钱高,那个少女的就会被人买走。”

    王波道:“非法买卖人口啊,这种所谓的花会应该也有很多年了吧?没有警察查到这种事吗?”。

    骆腾志看过来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说道:“呃,怎么说呢,现在是商业社会……”

    王波摆摆手,道:“不用说了,我明白。”

    只等了一会,但听“滴”的一声轻响,桌面上的液晶屏幕亮了,顿时现出一张身穿比基尼的少女照片,这少女不是翟霜霜。

    王波仔细看了一会,发现照片上的少女双眼无神,好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似的,或许是被人用什么药物所控制住。

    很快,圆形展厅里面出现一扇小门,一个只穿着比基尼的少女踩着高跟鞋踉跄着脚步被一个黑衣男子带进来,接着那个黑衣男子退了出去。

    这是一个华裔少女,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长得很好看,肌肤白皙细嫩,长腿细腰,身材玲珑有致,两只眼睛半眯着,好像刚睡醒一样迷迷糊糊的,对身处的环境很迷茫,好像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在什么地方。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黑衣男子再次走进来,把少女带走。只隔了一小会,桌子上的屏幕“滴”的一声,换了一张照片,这次是一个外国女孩,也是长得漂亮,身材极好的女孩。

    接下来,一个一个或是外国或是华夏面孔的少女被接连带到展厅让人观赏。如此过了十多个之后,一个甚为熟悉的少女面孔出现展厅当中。

    王波一愣,赶紧掏出翟霜霜的照片,对照里面的少女观看,正是翟霜霜!

    只不过,她现在跟照片上打着耳钉、鼻环、嘴环,扎着五颜六色小辫子的小太妹变得不一样了!

    白嫩嫩的瓜子脸,两只眼睛看上去眼神很迷糊,却是黑白分明,很纯净,虽然还未成年,不过却胸前却挺着苹果那般大小的两团雪白丰腻,往下是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小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小屁股很翘,让人一看就让伸手把玩,两条大腿笔直修长,实是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

    王波心想:“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比刚才的十几个少女都要好看,干嘛非要把自己打扮得跟个小太妹呢?”他摇了摇头,道:“等下不管多少钱,都要把她给我买下来!”

    骆腾志连忙应了一声。

    翟霜霜被带走之后,便不再有其她女孩出现,没想到还是个压轴,看来等下翟霜霜的叫价肯定很高啊!

    拍卖正式开始。

    桌面上的屏幕弹出第一个出现的少女,起拍价十万澳元。随即屏幕上的价格数目开始上跳,十五万、十八万、二十万……最后一直到六十二万,数字这才没再跳动。

    王波不禁有些吃惊,还真是有钱人啊!六十二万澳元,换成华夏币那就是三百多万,这帮有钱人还真舍得!

    想到刚进来的时候,看到还有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他暗暗吐槽:“为老不尊,一大把年纪竟然老能吃嫩草,也不怕得个“马上风”,死在女人肚皮上!”

    接下来的女孩一个个被买走,最低价也有二十万澳元,最高价是一个S身形、丰/胸/肥/臀的外国金发少女,拍到八十三万澳元!

    压轴的翟霜霜出现了!

    起拍价直接就是五十万澳元!

    王波想起翟霜霜借了五十万澳元的事,心想:“这个刘四爷还真是对翟霜霜有信心,一下子就想收回成本价!”

    还真别说,翟霜霜这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还真是个抢手货!

    刚一开始可以报价,屏幕上的数字就蹭蹭的飞快往上跳,一直跳到一百八十万澳元速度这才缓慢下来。

    这时,王波开口了:“直接报上五百万。”

    骆腾志自然不敢违拗半个字,直接输入数字,按下确定键。

    一下子,数字变成5字后面六个0之后,就不再跳动,好像所有人都被这个数字给惊呆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