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三章 密室
    那赌场负责人转头看向王波,脚下向后急退,想要远离这个不可貌相的年轻人。{[  <(他可是知道大胖子有多大力气的,曾经单手就把一辆汽车撬翻,但是现在竟然两只手都被这个年轻人轻轻松松扭断,那这个年轻人的力气得有多大啊!

    那大胖子双手被硬生生扭断,痛得他额头上汗出如浆,不过却是死死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出半点叫痛声,两只眼睛死死瞪着王波,目光中饱含愤怒和不服。

    王波松开手,那两只跟大象腿都有得一拼的胖手顿时软绵绵的耸拉在地,他看了看面前就算跪着都几乎跟他一米七六的身材差不多一样高的肉盾,心中对这个胖子不禁有些佩服:“两只手被扭断也没出半点叫声,是条汉子!”

    但听办公室里里面传出一个甚为低沉的声音:“让他进来。”

    那大胖子挣扎着站了起来,让开一边,王波微微一笑,道:“得罪了。”抬步走了进去。

    这个办公室好大,约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里边靠墙的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满头白,看上去大概五十来岁的中年人。

    王波缓缓走过去,自顾自地拉开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

    那白中年人眉毛上挑,盯着他看了许久,这才移开目光,对站在门口的两人说道:“你们先下去。”

    那大胖子急道:“骆爷……”

    白中年人挥挥手,道:“不用多说了,你先去看看伤势。”

    那大胖子没办法,只好把眼睛瞪向王波,似是在警告要是敢伤及他的老大,他一定誓不罢休。

    等大胖子和赌场负责人关门离开,那白中年人这才说道:“鄙人骆腾志,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王波微笑道:“不用说得这么文绉绉,我叫王波,来自华夏廣東。我的钱,什么时候给我?”

    骆腾志淡淡道:“王先生年纪轻轻,不仅赌术高明,而且还拥有一身惊人的好功夫,我想,以你这身本事,根本不像是个缺钱用的人。冒昧问一句,你来我这里到底所为何事?”

    王波抬起双手拍了拍手掌,道:“骆先生眼光果然毒辣!那我就直说了,钱我可以不要,不过,我有个条件!”说着,他取出一张照片,这是在路上,他找了一家照相馆把莎莎手机里的翟霜霜的相片打印了出来。

    他把照片放在桌面上,“这个女孩无缘无故消失了一个多月,我打听得知,她消失之前,有几个自称是大圈帮的人到处找过她,所以,我想请你能够帮我把她找出来。”

    骆腾志拿起照片看了看,说道:“王先生既然找到这里,想必也知道了我的身份。先,我要声明一下,这个女孩我根本不认识,也和这里一点关系都没有。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我也不怕实话实说,我们大圈帮堂口众多,我只是其中一个堂口的负责人,其他堂口的事我管不了,所以还请王先生另请高明!”

    王波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淡淡道:“行,既然这样,我也不强人所难。那么请骆先生把我赢来的钱付给我,我觉得你这里的娱乐场所不错,等下我还想出去多玩几把。”

    骆腾志双眼一凝,精光爆闪,逼视着王波,说道:“你这是执意要跟我们大圈帮过不去了?”

    王波摇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你打开门做生意,我是来消费的客人,你想赚钱,我想娱乐,大家各取所需,怎么能说跟你们过不去呢?难道你这里店大欺客?只准输钱的人进来,看到赢钱的就要把人赶走?那,这件事我得跟外面的赌客好好说道说道才行。”

    骆腾志脸上怒意闪现,但还是忍住了:“王先生,你虽然身手了得,但是我们大圈帮也不是任人欺负而不敢还手!我奉劝你见好就收,请你想清楚了!”

    王波挺直腰板,道:“我们太祖说过,宜将剩勇追穷寇。所以,我一向讲究乘胜追击,不给敌人有半点喘息的机会。而且,我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我都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他顿了顿,又道:“对了,还有一点我想要提醒骆先生。别张嘴闭嘴说什么你们大圈帮,你都说了你只是其中一个堂口的负责人而已。你仔细想想大圈帮现在的状况,你的地盘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想,其他堂口肯定很感兴趣,注意,他们只是对你的地盘感兴趣而已。”

    “砰”的一声巨响,骆腾志拍案而起,大怒道:“欺人太甚!”

    就在这时,门口处“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七八个持枪黑衣人迅闯了进来,团团围住王波。

    骆腾志冷冷道:“我们没过节,今天的事我就当没生过,请你离开!”

    王波对周围用枪指着自己的黑衣人扫视一圈,嗤的一笑,说道:“单凭这几个人,就想让我离开?”最后的“开”字还没落音,突然,他双手接连挥动。

    只见八道流光以王波为中心分射八个方向,但听“啊”“哎呀”“啊呦”的惨叫声接连响起,紧接着,“咚咚”连续八个声响,八把手枪掉落在地毯上,围在四周的八个黑衣人握枪的手上全都插上了一把飞刀,鲜血从伤口汩汩而出,叫痛声在办公室里响个不停。

    骆腾志大骇,脚下禁不住连连后退,直到靠在身后的墙壁上,这才停住脚步。他脸上苍白无色,又惊又惧的看着王波,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王波缓缓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骆腾志,说道:“本来是想跟你好言好语的商量,可你非要逼我出手。既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这件事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你不帮我找到人,下一把飞刀就会插在你喉咙上!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派人去找?想死吗?”

    骆腾志听了,苍白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却是敢怒不敢言,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生死就在这个年轻人的一念之间,哪里还敢有半点违拗,连忙派人去打印翟霜霜的照片,散下去,四处打探消息。

    王波任由骆腾志在旁边打电话布命令,而他则是把地上的手枪全都捡起,摆放在桌面上,逐一的观赏把玩,消磨时间。

    这八把手枪各有不同,他现其中两把的枪柄上都印有一颗黑色的五角星形图案,一颗偏左,一颗在中间,不禁颇有些兴趣的问道:“这两把手枪都是黑星手枪吗?怎么图案却看起来不一样?”

    骆腾志闻言,连忙看向他手里的两把手枪,解释道:“五角星偏左的那把是54年华夏生产的第一代黑星手枪,在中间的那把是94年研出来的第二代黑星手枪。”

    王波点点头,抬头四下环顾,看到对面墙上挂着一幅八骏马图,陡地双手持枪举起,双双扣动四下,“砰砰”声中,八颗子弹分别射中画上只眼睛。

    骆腾志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踉跄后退,竟然“扑通”一下跌坐在地,一脸的惊惧之色。

    王波转过头来,笑道:“别紧张,试试枪而已。”

    骆腾志脸上肌肉动了动,勉强的赔笑着,这笑容简直就是比哭还要难看。

    此刻的他已经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后背心全部湿透,心中忐忑不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这个喜怒无常的小魔头一时兴起就把自己给杀了。

    王波转过头去,继续把玩手里的两把手枪,说道:“以前听说你们大圈帮的标配武器是黑星手枪,果然一点都没说错。这把第一代后坐力比较大,由于是金属制造,比较重,不过,握起来比较有感觉,不像第二代那样又是塑料又是金属的混搭,虽然轻了很多,准头也比第一代要准,但是总觉得缺少那种属于枪的冰冷感觉,杀气不够。”

    他翻来翻去的看了一会,又道:“这两把枪我都要了。你这有没有子弹?”

    骆腾志完全搞不懂这个年轻人了,赌术高、身手好、枪法也准,肯定是经过多年的训练,才练得这身好本事。按道理说,也是个摸枪无数的人,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第一次看到黑星手枪一样呢?

    他心里虽然疑惑不解,但是嘴上却是连忙应道:“有有有,请您稍等一下。”转身走到左边角落里摆放着一个约有有一米多高的大花瓶前,伸出双手扶住两旁,运劲缓缓转动。

    但听“嚓嚓”声响,只见后面墙壁慢慢移开,出现了一个门口。

    原来这里还有密室!

    骆腾志恭敬道:“这间密室里收藏着我个人比较喜爱的武器,请您进来看看!”

    王波点点头,道:“你前面带路。”说着的同时,心中突然一动,想起空间仓库里还放着彭浩他们特种兵使用的突击步枪,虽然在影视世界里拿出了两把让科研人员研究,但是自己还留下五把,只是空有枪支没有子弹而已,现在正好可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弹药补充。

    他想了想,在骆腾志转过身走进密室门口的时候,意念一动,手里就握住了一把约有五公斤重的突击步枪。

    刚一走进暗室,王波不由一愣,这个密室不是很大,但是前面不远处的墙壁上却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枪械,手枪、冲锋枪、阻击枪、突击步枪等等,琳琅满目,好像一个小型军火库一样,没想到骆腾志这个嘿帮老大还是一个武器烧友!

    骆腾志转过身来,正要说话,突然他愣了一下,又是吃惊又是疑惑的看着王波手里的黑色突击步枪,他搞不明白王波身上原本什么都没带,怎么突然就多了一把枪出来?

    他虽然疑惑不解,但是此刻也顾不及多想,因为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看向王波的目光也变得颇为复杂起来,最后竟然深深的叹了一声:“唉……”

    王波奇怪道:“好好的,你叹什么气?放心,只要你用心帮我做事,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骆腾志苦着脸,说道:“在此之前你若这么说,我肯定不信。但是现在,我信了。”

    王波奇道:“哦,为什么这么说?”

    骆腾志道:“就凭你手里这把枪!这把枪的款式很像华夏最新研出来的式突击步枪,华夏海军曾在亚丁湾反海盗护航巡逻期间使用过。据闻,这把突击步枪还没有在华夏军队推广列装,不过,在其他特殊兵种部队却已经开始装备。”

    “唉,没想到,你竟然会是华夏军队的人,怪不得你会有这么一身好本事!华夏军队纪律严明,向来有优待俘虏的政策,我相信你不会杀我的。”

    王波心想:“华夏军队是优待俘虏,但我不是他们的人,杀不杀你全看你对我有没有利用价值。”他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骆腾志又道:“据我所知,这种枪虽然在未来会成为华夏军队的制式武器,也有可能会出口对外销售,不过,就现阶段而言,它尚属机密阶段,不可能随意让人私自带出来,而且,华夏对外政策又是慎之又慎,恕我冒昧问一句,这把枪是你私自从军队里带出来的吧?”

    王波“哦”了一声,说道:“看来你对华夏挺了解的嘛。那我倒想听听你的说法,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骆腾志道:“我虽然在国外打拼生活,不过,我身体里终究流的是华夏的血脉,关心自己祖国的情况无可厚非。我猜,不是的可能性很,这把枪就是你私自带来的。现在我有点好奇,你要找的那个女孩到底是你什么人,竟然让你冒着被军队处罚的危险也要来澳大莉亚找她?”

    王波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什么关系你就别管了,你只要帮我找到人就行。好了,废话不多说,子弹在哪里?还有,适合这把突击步枪的榴弹有没有?”

    骆腾志赶紧收起脸上疑惑好奇的表情,说道:“这把突击步枪的口径跟黑星手枪一模一样,子弹可以通用,不过,榴弹射器却是2o毫米的口径,我这里没有这种口径的榴弹,不过,我有办法找人帮忙制造一些出来。”(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