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一章 大圈帮
    莎莎因为穿着问题并没有进入学校,她看到王波皱着眉头走出来,便问道:“怎么了?没有消息吗?”

    王波摇摇头,道:“里面的老师、学生都不知道的任何消息。莎莎,你跟她相处过,你知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

    莎莎双手抱胸,想了想,说道:“这个人其实很好相处,平时在地下赛车场里跟大家都很合得来,对了!她也会功夫!嘻嘻,虽然没有你这么厉害,不过,她一个人可以对付两个体格强壮的男人!”

    “我能够和她认识,就是因为当初她教训了两个男人,而查理说她破坏规矩,要惩罚她。不过,我知道那不是她的错,是那两个混蛋对她动手动脚,她是自卫反抗。于是,我就站出来向查理说明原因,替她求情,我这才和她认识。”

    王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翟霜霜的功夫应该是跟她父亲学的,或许这是让别人害怕的原因所在。但是,莎莎又说她很好相处,跟地下赛车场里的人都很合得来,可是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讨厌她呢?

    其中莫非有什么缘故不成?

    想了一会,王波忽然晒然一笑,管它有什么缘故,把得来的财宝交给她一部分就行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自己跟她又不认识,何必自寻烦恼,在这胡思乱想。

    莎莎疑惑道:“王,我看你对的情况不是很了解,看得出你跟她并不熟悉,你这么着急的想要找到她是为什么?”

    王波道:“这个嘛,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根本不认识她,不过,我认识她爸爸。说起来,我跟她爸爸也只见过几次面,我们并不熟,可以说完全就是陌生人关系。两个月前,她爸爸去世了,临终前,他拜托我来澳大莉亚找他的女儿,所以我就来了。”

    “天啊,她爸爸死了?”莎莎有些吃惊,随后她看着王波的表情变得敬佩起来,“王,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你跟她爸爸并不熟悉,却答应帮他来澳大莉亚找女儿,这点很让人佩服!”

    王波笑道:“你太夸赞我了,其实我只是做了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而已。唉,可惜我找不到她。她的公寓我去过,她的房东说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她。然后我根据房东所说,来到地下赛车场,也没找到人。现在来到她学校,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莎莎,你知不知道她有什么朋友?或者她平时跟什么人接触?”

    莎莎摇着头,说道:“我跟她也算不是朋友,对她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而且,她平时都是一个人开车来赛车场……对了!”

    她突然一拍手掌,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前段时间,有几个华夏人来赛车场找过她!听查理说,那几个华夏人好像来自一个叫什么大圈帮的嘿帮成员,还让我们远离他们,说他们心狠手辣,不管对白人还是黑人,就算是同种族的华人,下起手来,也是极为残忍。”

    王波眉头一皱,大圈帮?这个名字他感觉有点熟悉。想了想,猛地想起,这不是九十年代香江电影里的嘿帮组织吗?

    他很吃惊,原本以为那都是因为拍电影才杜撰出来的,没想到,这世上还真的有大圈帮的存在!

    记得香江的嘿帮电影里介绍说,这个大圈帮最早成名于香江,然后随着内地移民潮转战北美和澳大莉亚,前期只是个初级阶段的嘿帮,没有严密的组织结构,核心成员多有行伍背景,以偷渡、高科技犯罪、贩毒、贩卖军火等等为主要赚钱手段。

    说起这个大圈帮,那就不得不提起那把经典有名的黑星手枪,也就是常说的五四手枪,这把手枪可以说是大圈帮的标配武器。

    不过,这把手枪指向性很差(25米的距离能跑偏20公分)、握把角度也不好(正常握持时枪口向下,所以手腕要向上挺),但是穿透力很强,极其适合近距离作战。据说香江警察的防弹衣,遇到“黑星”根本就是一枪一个洞,很多有经验的警察,一见到“黑星”几乎都是调头就跑。

    王波心中感叹:“艺术还真的是来源于生活啊!原本还以为只是在电影里出现的事,竟然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存在,看来,我对这个现实世界还是缺乏了解,显得太过天真了!”

    他说道:“莎莎,这个大圈帮你知道在哪里吗?或许,的突然消失跟他们有关也说不定!”

    莎莎道:“我虽然不清楚,不过,我可以问问其他人。王,你真的要去找那个大圈帮吗?这个嘿帮组织就连查理也是忌惮不已,可想而知,他们有多么的凶残,你……会不会太危险了?”

    王波见她满脸的担忧,心想:“看来这个金发美女还真的对我动心了。”便笑道:“没关系,你忘了我可是会功夫的华夏人!刚才在赛车场上你也看到了,我一个人瞬间就打倒二十多个强壮的男人,我相信以我的功夫足够保证我的安全!”

    莎莎急道:“这不同!他们是嘿帮组织,肯定会有枪!就算你的功夫再厉害,但你却是徒手,怎么能对抗得了枪炮子弹呢?王,太危险了,不如我们报警吧,都消失了一个多月,只要我们报警,警察肯定不会不管!”

    王波摇摇头,说道:“要是的消失真的和大圈帮有关系,她现在已经消失了一个多月,你认为现在报警还有用吗?我想,警察最多也就是立个案,最后不了了之。”

    莎莎还要再说,王波伸手阻止,说道:“莎莎,你担心我,我很感动。可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有可能已经被大圈帮他们控制住,要是报警,就会打草惊蛇,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一个人暗中调查为好。”

    莎莎想了想,觉得王波说的也有道理,没话说了,只好带他去找人打听有关大圈帮的情况。

    她在地下赛车场混了两年,也认识了不少当地的一些白人混混,很快,王波便知道了有关大圈帮的大部分情报。

    没想到,大圈帮竟然在澳大莉亚有着赫赫威名。他们不仅把越楠裔的“5T党”赶出澳大莉亚的唐人街,还向当地白人发动了新一轮的鸦片战争。2002年,澳大莉亚警方查获一起上亿美元的贩毒案,结果发现有10名大圈帮成员涉嫌其中。可见,大圈帮在在澳大莉亚的实力有多么的强。

    太祖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大圈帮内部很乱,派系很多,堂口林立,各个堂口就像古代的诸侯国一样,可惜这些堂口互不归统,各种明争暗斗,并不是一个团结统一的嘿帮组织。

    而现在王波和莎莎就来到大圈帮其中的一个堂口总部外面,这是一个混合娱乐场所,外面是个小孩游乐场作为掩盖,而往里却是一个大型赌场,还有洗浴桑拿(你懂的)等等之类的场所。

    王波朝大门里头看了一会,转头对莎莎说道:“莎莎,今天劳烦你陪我东奔西跑的跑了一整天,非常感谢你的帮忙。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说着,推开了车门,就要下车。

    莎莎突然伸手拉住王波,满脸的不舍和担心,口中道:“王……”

    王波回过头,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道:“你等一下,我并不是现在就进去。”

    莎莎一愣,道:“那你要去哪?”

    王波笑了笑,没有回答,下了车,径直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意念一动,手里就多了一个大纸袋,然后折返,来到莎莎的车门外面,敲了敲车窗。

    莎莎正自担心着,听到响声立即转头看去,发现王波站在车外,面色一喜,连忙降下车窗,道:“王,我还以为你真的进去了呢!”

    王波把手里的大纸袋递过去,道:“莎莎,这个你拿着……”

    莎莎伸手接过,疑惑的打开看了看,随即一惊,“这么多钱!”她突然醒悟过来,脸色变得恼怒起来,瞪着王波,“你这是什么意思?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当即就要把手里的袋子丢还回去。

    王波伸手按住,说道:“莎莎,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这笔钱,我想请你帮我把的车赎回来,可以吗?”

    莎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啊,你早点说清楚嘛,我差点都误会你了。”

    她这才回嗔作喜,把纸袋收回来,随即又道:“可是,这钱太多了,赎车并不需要这么多。”

    王波笑道:“我跟你这个美女认识了一整天,不仅没有礼物送给你,更是没有请你好好吃一顿饭,我心里觉得非常愧疚。而且,我一个男人也不知道送什么礼物给女孩才好,所以,只能让你自己去买了,你可千万别怪我没有绅士风度。”

    莎莎听了,眼珠一转,眉开眼笑的说道:“好吧,你现在是我男朋友,送礼物给我这个女朋友是很应该的,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下次你不能再用这种方式了啊,一定要亲手挑选一份礼物送给我才行!”

    王波苦笑,心想:“什么男朋友女朋友,根本就是你一个人自相情愿。”这句话他当然不敢明说,只好说道:“你的手机号码我已经记好,等这里的事情办妥之后,我会尽快联系你。”

    莎莎担心道:“王,你要小心点……”

    王波笑道:“我会的。”说着,便向后退开,向车里的莎莎挥挥手,示意道别。

    莎莎怀着担心,依依不舍的开车离开。

    王波目送车子渐行渐远,直至看不到这才收回目光,他脸上的笑容收起,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娱乐场所,其实他也猜不准翟霜霜到底是不是被大圈帮捉走?不过,她的消失肯定跟大圈帮有关系,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进去查探一下。

    刚靠近大门,便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儿童天真稚气的欢快笑声,随着渐渐走进去,入目的是各种儿童玩乐设施,有华人小孩、白人小孩、黑人小孩,一片欢乐和睦的场面。

    王波看着那一张张洋溢着无忧无虑、无比快乐的孩童笑脸,听着清脆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心中不禁充满了暖意,孩子那纯真的笑声是那么的打动人心,让人不知不觉感染其中。

    但觉脚后跟被人一撞,他回头看了一眼,原来的是个华裔小孩不慎摔倒,撞到了自己脚下。

    他转身蹲下,把这个华裔小孩扶了起来,胖嘟嘟的圆脸,黑白分明的纯澈眼睛,让人见了就心生喜爱。

    那华裔小孩摔倒在地也不哭,看到王波这个陌生人也没有感到害怕,还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盯着他看。

    一个美丽的华人少妇快步走过来,用英语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请你不要见怪。”

    王波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摇摇头,示意没关系,就站了起来,转身继续朝里面走进去。

    很快,他看到前面不远处挂着塑料帘布的大门两旁站着两个西装革履的安保人员,或者,也可以说是看场子的大圈帮成员,看来里面就是赌场了。

    他毫不停留,径直走过去,走到门口时,他发现那两个安保人员目光如电的迅速朝自己身上扫视了一番,也许见自己年纪轻轻,长得白白净净,身上的穿着也挺阔绰,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王波猜得出,他们为什么发笑,肯定是以为自己人傻钱多,进去赌钱肯定会输个精光。他嘴角弯起,也露出了微笑,伸手拨开塑料帘布,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条圆拱形通道,走了没多久,耳中忽然听到一阵“啾啾”的音乐声,是那种老虎机的音乐滚动声。

    又转入了一个通道弯口,立即就看到有好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站在通道右边的一个门口前,待得越走越近,老虎机的音乐声也越来越响,还有各种各样的嘈杂声。

    很快,王波来到了门口前,往里一看,霍然入眼的是各种各样的老虎机,还有来回走动的赌客和身穿马褂背心的赌场侍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