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七章 我相信你!
    程乔薇笑道:“看你说的!说话说得这么有水平!你也是去悉尼?”

    王波点了点头,道:“我去悉尼找人。你呢?”

    程乔薇兴奋道:“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要去悉尼歌剧院表演芭蕾舞!”

    王波笑道:“真厉害,都走出国门表演了,恭喜你!”

    程乔薇一怔,问道:“你……知不知道悉尼歌剧院?”

    王波摇摇头,道:“我是个粗人,对什么歌剧芭蕾舞等等艺术方面的东西不是很懂,听你这口气,悉尼歌剧院很有名吗?”。

    程乔薇正要说话,忽然走过来一个帅气尔雅的男子,他微笑道:“乔薇,遇到熟人了?怎么不介绍我认识一下?”

    程乔薇笑道:“这是巧合,我也没想到竟然能在飞机上遇到老熟人!这是王波,小梅的大学同学,我记得你们见过面的,就在上次你们为我庆祝生日那天的酒店包厢里。王波,这是蔡文超。”

    “是吗?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些印象了。”蔡文超伸出右手,微笑道:“你好,王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王波伸手握了握,笑道:“蔡先生,你好。”

    忽然,蔡文超眉头皱了起来,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王波,说道:“王先生,请恕我冒昧,你是不是曾经接受过一些新闻媒体的采访?”

    王波点了点头,道:“前段时间我确实接受过一次新闻媒体的采访,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好事,不提也罢。”

    程乔薇忽然说道:“王波你太谦虚了!你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怎么可以说不是什么好事呢?你就是这样,老是做了好事之后,就会默默离开,不让任何人知道,太低调了!”

    这话一出,蔡文超当即转头注视着程乔薇,然后又满脸狐疑的在程乔薇和王波两人身上来回扫视。

    程乔薇也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贸然,俏脸一红,忙道:“王波就是两个月前暴恐案发生的那天晚上,在省府大剧院前制服五个暴徒的英雄!”

    蔡文超恍然大悟:“我刚才心里还不敢确定,原来王先生真是那个见义勇为的人!那天晚上我本来也在场观看乔薇的芭蕾舞演出,可是后来临时有事提前走了。说起来,王先生也可以说是乔薇的救命恩人,不然,那五个暴徒要是冲进剧院,这后果可不堪设想!”

    王波摆摆手,道:“我只是尽自己能力而已……”

    这时,一名空姐走过来,“先生,小姐,你们好!飞机将会遇到一股强气流,为避免出现意外,请你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谢谢配合!”

    三人只好结束交谈,再说飞机上是公众场所,也不好多聊,便约定到达悉尼后再详聊,然后就各自返回座位。

    经过十来个小时的长途飞行,终于到达了悉尼。

    此时已是晚上,程乔薇的芭蕾舞蹈团有专人接送,也必须跟团队一起前往早已经安排好的住处,只能和王波相互约定有时间再聚。

    王波站在飞机场大门前目送程乔薇的大巴车渐渐走远,这才坐进旁边的一辆出租车。

    他有自带语言功能的麻布头套,跟外国人交流起来毫不费力,由于第一次来澳洲悉尼,周围环境都不熟悉,便让司机帮他找一家好酒店,先定下落脚处再说。

    这趟澳洲行是来完成与军靴约定的诺言!

    他的宝藏确实没有骗人,还是意想不到的巨大收获。那么就要找到他女儿,按照诺言给出一部分,再说,军靴已经死了,他女儿一个小女孩呆在国外,没有了经济来源,生活肯定没有保障,小孩是无辜的,不能因为军靴自己的罪过,而牵累到他女儿身上。

    出租车很快就来到悉尼香格里拉酒店,王波定下一套海港超豪华套房,住一天要花将近800澳元,也就是4000多华夏币。从房间往外看,可以看到美丽的港湾美景,还与程乔薇表演芭蕾舞的悉尼歌剧院的距离很近,步行只需十多分钟,到时也方便两人碰面。

    刚想到程乔薇,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王波拿起手机一看,是程乔薇的来电,不由微微一笑,还真是巧,他也正要打电话过去告诉自己的酒店住处。

    他伸手在手机屏幕上一划,笑道:“你好,乔薇,我正想要打电话给你。”

    电话里,程乔薇笑道:“是吗?那还真的巧了!你现在在哪?定下酒店没有?”

    王波道:“我在悉尼香格里拉酒店,这里距离你说的悉尼歌剧院很近,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

    “真的?我住的这家酒店也在悉尼歌剧院附近!嗯,现在才八点钟不到,不如我们一起出来逛逛,看看悉尼的夜景!”

    “也好,我正想出去吃晚饭,你呢?吃饭没有?”

    “没有,一下飞机就直接来酒店、放行李,哪有空吃饭呀,肚子都饿扁了!”

    “呵呵,等下我请你吃饭,对了,还有蔡文超先生!”

    “他说有其他事要忙,早就离开了。”

    “这样啊,真是太遗憾了。那这样吧,你把你的地址发给我,我过去找你。”

    “好,等下见!”

    挂了电话,王波就起身走出房间,在乘电梯的时候接到程乔薇发来的酒店地址,便在酒店楼下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没过多久,就来到程乔薇所在的酒店。

    刚在酒店门口下车,正好看到程乔薇推门走了出来,与此同时,她也看到了王波,开心道:“王波,你来了!”

    王波看了看她,发现她换了套衣服,一袭长裙,长发飘飘,气质出众,身材婀娜多姿,真是一个又漂亮又典雅的女孩!

    程乔薇见王波看着自己不住的打量,不禁疑惑道:“怎么?我身上有什么问题吗?”。她低下头朝自己身上左看看右望望。

    王波笑道:“乔薇,不得不说,这身裙子穿在你身上,真是好看极了,特别典雅有气质!”

    程乔薇这才明白王波刚才为什么盯着自己看,脸上微微一红,原本笑得很开心很灿烂的神情变得有些羞涩起来,轻声道:“谢谢,我只是随便换了一身衣服而已。”

    王波笑了笑,道:“你对悉尼熟悉吗?我第一次来,都不知道往哪走,也不知哪里有中餐吃?”

    程乔薇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来悉尼,以前大都是在欧洲那边参加表演,还没有来过澳大莉亚呢!”

    王波抬起头左右看了看,道:“那我们边逛边找吧,兴许路上能看到一家中餐馆。”

    程乔薇笑着点点头,道:“好!”

    王波做了个请的手势,程乔薇嘻的一笑,道:“看不出你还这么有绅士风范!”说着,抬步往前走去。

    王波与她并肩慢慢行走,笑道:“有样学样而已,电影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程乔薇笑了一下,道:“对了,春节的时候,你手机怎么打不通?我还想跟你拜年,讨红包呢?”

    王波道:“我那时一直在外地有其他事要忙,呆了两个多月时间,那个地方很偏僻,又没有电,手机电池用完后,也就打不了电话,那段时间连家人都联系不上。”

    程乔薇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朋友忘记了呢!”

    王波忙道:“不会,真的是有事情!再说,像你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美女,无论是谁见了都忘不了,我怎么会忘记呢!”

    程乔薇脸上微微一红,嗔了王波一眼,道:“口花花,以前我还当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和其他男人一样,也是油嘴滑舌,就会哄女孩子开心!”

    王波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是实话实说,你确实很漂亮,这真的是真心话!”

    程乔薇听了,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来,仔细的注视着王波的眼睛,似乎感到了他的真诚,轻轻嗯了一声,说道:“我相信你!”

    王波额头上禁不住冒出一些细汗,心想:“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再怎么有气质也还是有小脾气。”

    但听程乔薇说道:“说实话,以前我和小梅、小芸三个人年轻不懂事,对你这个救命恩人不当一回事,忘恩负义,事后想想,我们都心怀愧疚,良心不安。现在好不容易再次遇到你,这个恩情我希望可以还给你,而且,我还希望我们能够成为真正的朋友,以后可以多多联系,让我们的友情能够长久持续下去。”

    王波看着程乔薇认真的眼眸,感受到她的诚意,当即也正经的说道:“真的很抱歉,作为朋友,两个多月一个电话都没有联系过,这点确实是我做得不对,你放心,以后我一定记住,不管多忙,都会和大家多多联系,让我们的友情能够天长地久。”

    程乔薇听了这话,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突地一红,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嗯,但愿我们能够天长地久。”

    她的话里头没有“友情”两个字,不过,王波以为她指的就是友情这一方面,也没多想,笑道:“我们走吧,我肚子都饿前胸贴后背,要是实在没有中餐馆,就找一家西餐馆将就着吃!”

    走了许久,王波和程乔薇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中餐馆,只好进入一家西餐馆解决晚饭。期间,两人聊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也聊了一些关于人生和理想的话题,各自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夜,渐渐深了。不知不觉中,时间就在这言谈融洽愉快的气氛中过去,两人相互之间也有了一些深层次的了解,慢慢的真正熟悉了起来。

    王波结完账后,便与程乔薇漫步在悉尼美丽的夜景中返回酒店。

    一直到了酒店门口,程乔薇转身看了看王波,轻声说道:“王波,今天晚上能跟你聊天我觉得很开心。自从我出国后,每天都忙着学习和演出芭蕾舞,好久没跟人聊过这么久,还说了这么多事,我感觉这些年在国外所吃的苦所受的委屈全都一扫而空,烟消云散,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豁然开朗,谢谢你能够陪我聊天,听我说了这么牢骚话。”

    王波微笑道:“能跟你聊天我也觉得很开心。不怕实话跟你说,自从念大学以后,我一直很少朋友,也很少跟人聊天,今天晚上跟你聊这么久,是我上大学以后第一次跟人,呵呵,也是第一次!单独跟女孩子说了这么多事。只要你愿意,以后只需打个电话或发个信息,我随时都可以赶过来和你再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程乔薇“嗯”了一声,道:“我会的。其实,你也可以随时联系我,虽然有时候我会因为演出而没有时间,但是,只要我们约好时间地点,到时我一定会准时出现的!”

    王波道:“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可是……到时我约你的话,蔡先生不会介意吧?”

    程乔薇一怔,道:“蔡先生?啊,你是说蔡文超吗?他介意什么呀?”

    随即,她猛地明白过来,“你以为我和他是男女朋友关系?不是不是,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爸爸跟他爸爸是朋友,也可以说同一个单位的同事,我们两家常常来往,因此我跟他是从小玩到大,我也一直都把他当成是我哥哥,我想他也是把我当作妹妹看待的,你可千万别误会了!”

    王波忙道:“是吗?真是不好意思,都怪我胡乱瞎猜,真是对不起,我误会你们了。”

    程乔薇笑道:“没事,我常常跟他在一块,不知道的人都会这么想的。哎呀,你不说,我平时都没注意呢!怪不得这些年,我很少交到异性朋友,虽然也有我专注练舞和忙于演出的问题,不过,我想大多数原因都出在这里!不行,等见到他的时候,我得好好说说才行!”

    王波汗了一个,千万别因为他而弄得这两个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赶紧说道:“呃,这个,你们俩人的关系可千万别因为我这番乱猜变得不好了,真要那样的话,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程乔薇摇摇头,说道:“不会,我和他的关系就跟亲哥哥亲妹妹一样,嘻嘻,为了我的幸福,我想他会理解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