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二章 虎头蛇尾
    郭范明和艾乾道俱都阴沉着脸,紧紧盯着王波,对于荷官的问话,两人都默不作声,不作回应。

    两人家里或是官宦或是富豪之家,要是玩个百八十万,也算是小赌怡情。但是现在可是十亿的赌资啊!这已经不仅仅是豪赌这么简单,根本就是如同赌上身家性命了!

    现今世上,也就在电影或电视上出现这种剧情,现实里根本不可能出现一局就赌上十亿现金,要是这件事情传出来,肯定全世界都为之瞩目!

    郭范明还好说,他有属于自己的私人财产,他的娱乐公司和房地产公司的总资产也值几十个亿,但是这些资产是固定资产和日常周转现金的总和,要是叫他自己个人一下子拿出十亿现金,他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

    至于花边新闻里差常常报道,有富家子弟撩事生非,炫富醉驾,那些都是暴发户子女所为,有底蕴的豪族门阀,家教都是非常严格的,根本不允许家族子弟有什么不良作风。

    因此,现如今,郭范明和艾乾道两个出自官宦富豪之家的公子少爷,听到王波竟然敢拿出十亿现金来赌,就算平时花起钱也不当是一回事的他们,也不禁为之震惊,难以置信!

    王波拿眼睛斜睨着对面一言不发的两人,淡淡道:“就算这局你们不跟,接下来的赌局我全都是这么做。除非你们够胆跟我赌一局,否则,接下来的赌局也用不着玩了。”

    此时,艾乾道已经气得脸色都涨得通红,两只眼睛死死盯着王波,嘴里的牙齿咬得滋滋响,半晌,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无耻至极的暴发户……”

    王波淡淡一笑,道:“就算我是暴发户,但这也是我自己挣来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你们这些富家子弟平常不也是仗着有钱,花钱如流水,喜欢用钱砸人吗?我现在也只是有样学样而已!不说废话了,你们跟不跟?没钱就直说,别浪费我时间。”

    郭范明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也是被气得不轻,他缓缓说道:“好!这个栽我郭范明认了!”说罢,他霍地站起,转身向包厢门口走去。

    艾乾道恨恨的瞪了王波一眼,也起身跟了过去。

    郭范明没有一句狠话留下,就这么离开了。正所谓咬人的狗不叫,加上郭范明又是官宦子弟,如果真要雪耻的话,那么将来的报复将会是挟雷霆万钧之势,甚至是一击必杀,不留任何生路。

    王波看了看走出包厢的郭范明,然后摇了摇头,有些兴趣央央的说道:“唉,这些富家子弟就是任性啊,叫我来的是他们,扫兴、一走了之的也是他们,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早知道,我就不应该跟他们这些小孩子一般见识。”

    旁边的荷官听了,脸上肌肉禁不住抽动了几下,心道:“你这种一赌就是赌十亿,再有钱的人都会被吓跑啊!唉,我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这样的豪赌也还是第一次看到,值了!”

    赌局虎头蛇尾的结束,郭范明和艾乾道这两个高干富豪子弟被打脸了,连慈善晚会也没面子再去参与,铁青着脸离开了金茂大厦。

    王波对所谓的慈善也没什么兴趣,那都是有钱人作秀用的,他待在这里也没意思,便对东方依依告罪一声,道别离开。

    东方依依自赌局开始到结束始终不发一语,再说,对于这件小冲突她也无话可说。

    整个过程她都在旁见证,王波先是被动应战,接着掌握主动,在气势上完完全全把郭范明和艾乾道压了下去。她觉得现在的王波跟两个月前所见到的那个王波形同两人,让人难以琢磨。

    她记得当时的王波只是一个充满自信的人,可是消失了两个月后,再次出现却变得气宇轩昂,不怒自威,举止不凡,好像站在金字塔顶端俯视天下苍生一样,君临天下,唯我独尊,孑然独立间散发出傲视天地的强势之人。

    一个人突然之间出现这么大的变化,在其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自从两个月前在缅店回来后,她就开始着手收集有关王波的身份信息,在今年以前,这个青年的身份可说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农村出身,小学、中学、大学,一直到毕业出来工作,一切的履历都没有什么出彩之处。

    而唯一让人觉得有亮点的,那就是这个农村青年好管闲事、爱打架,可说从小打到大,可他又不是恃强凌弱、好勇斗狠之徒,全都是看到不平之事才出手打抱不平,就好像把自己当成古代侠客一样,路见不平一声吼,也许是跟他从小爱看武侠小说有关。

    如此平平淡淡的一直到得今年新历年元旦之日,因为那一晚的暴恐案,这个名叫王波的农村青年见义勇为,施展身手制服暴徒,因此出现在公众面前,大放异彩,让全国、甚至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尽管也只是红火了一段时间,但终究是在其人生当中写下重要的一笔。

    随后,因为暴恐案的同伙绑架了与他关系甚为密切的一名叫慕青的女性朋友,从而参与了廣州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追捕暴恐案同伙的行动。从廣東追到雲南,救出他的朋友后,又为了救女刑警俞睿雅,追至缅店。

    紧接着,在新僵,俞睿雅被守卫边疆的官兵救出。与此同时,在新僵与阿富汉的边境地带发生了一场局部小战役,华夏军队突然对一个秘密基地发动攻击,这个秘密基地正是与暴恐案有关,而王波也因此消失了两个月时间。

    那么,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王波身上一定发生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会不会和华夏军队打击的那个暴恐秘密基地有关系?

    东方依依看着王波离开的背影,秀眉微蹙,她本也不想探究任何一个人的秘密,毕竟世上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可是现在王波身上涉及到东方家族集团企业的股份问题,她不得不对王波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都要了解一番。

    王波施施然离开金茂大厦后,随意逛了逛,便返回酒店。

    一夜无话。

    第二天,王波正在上嗨的一个小街道上闲逛,忽然有一辆汽车拐到面前了下来,不,是两辆汽车,还有一辆在后面堵住。

    王波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了看这两辆汽车,心想:“不会是郭范明和艾乾道因为昨晚丢了面子的事,派人来教训我吧?”

    紧接着,两辆车车门纷纷打开,一下子从车里出来了七、八个人,全都是高大健壮,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他们迅速走过来,前后左右的围住王波,周围的行人见此情况,纷纷惊恐的躲闪开去。

    八人当中走出一个领头人,他冷冷说道:“你是王波?”

    王波虽深陷重围,却毫无惧色,淡淡道:“什么事?”

    “我们老板想要见见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王波道:“你们老板是谁?”

    “去了你就会知道。”

    王波摇了摇头,道:“连名字都不敢说,你们说让我去就去了?真是好笑!你以为你们的世界.警.察米国F.B.I啊!”

    “既然你不肯去,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人举手向前一挥,左右两旁便走出两个人,缓缓向王波走过去。这两个人走得很小心,似乎知道王波会功夫一样。

    王波完全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任由这两个人欺近身旁,然后各自伸出双手向自己的左右手抓过来。

    眼见就要被抓住,王波陡然后退一步,那两个人瞬间抓了个空,王波道:“是你们先动手的啊!”

    话刚一出口,双手忽然探出,分别抓住那两个人的一只手,运劲一扭,“咔嚓”一声,随即两个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两个人“扑通一下”跪在王波面前,刹那间,两人都被折断了一只手。

    王波抬脚踢出两下,正中那两人的下巴,又是“卡卡”声响,两人还未来得及惨叫出声,便已经打晕过去,两具身体一左一右的向后飞出,“扑通”“扑通”两声,摔在四五米处,没了声响。

    其余人等全都一惊,那领头人大喊一声:“一起上!”

    余下六人一拥而上,王波还是原地不动,等到他们冲到面前时,众人但觉眼前有个黑影晃动了一下,随后便发现原本站在中间的王波失去了踪影,所有人又是一惊,纷纷四下张望。

    但听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喂,我在这!”转头一看,只见王波站在了众人的包围圈之外。

    王波摇头说道:“就你们这几个人,啧啧,差得远啊!”

    众人又是震惊又是羞愤,可是谁也不敢再冲过去动手,他们知道,就刚才所见,以此人的身手,单凭他们几个人根本没办法碰到此人的半片衣角。

    就在这时,那领头人口袋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他掏出手机,放到耳旁:“喂,老板……好的!”

    他面色复杂的看向王波,说道:“我们老板想请你接电话!”

    王波道:“姑且听听吧。”

    那领头人把手机递了过去,王波伸手接过,说道:“喂。”

    “你是王波吧?我叫杨普安,是东方依依的舅舅,我有些事想跟你谈谈。”声音颇为沙哑,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王波道:“我才刚打趴下两个人,你就打电话过来,看来你就在这附近看着。既然都来了,干嘛还藏头缩尾,不敢露面?难道你没脸见人吗?”。

    杨普安说道:“逞口舌之快不算什么本事,我们还是见面谈吧!”

    王波道:“你等一下!”

    他抬起头来,朝前面站着的六个人扫视一眼,说道:“你们老板不敢亲自来见我,摆个臭架子非要我去见他,那没办法,我这个人平时虽然也喜欢装笔,但是却看不惯别人在我面前装笔,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可谁让我们现在是敌对双方,只好委屈你们一下了。”

    话一落音,身体一晃,但听“啊”“哎呀”“啊呦”惨叫声接连响起,随即就是“扑通扑通”六具身体砸落地面的声响。

    王波这才对着电话说道:“喂,看到了没有?”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这才响起声音:“他们都是听命令做事而已,你拿他们出气有什么用?”

    王波嗤的一下,好笑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说的就是你们这些人了。算了,我懒得跟你废话。我还要看上嗨的风景,你继续做缩头乌龟躲着吧!”也不等那人再说,便把手机挂断,随手一抛,手机准确的飞到躺在左侧五六米远地上的那个领头人的怀中。

    刚走出这条街道,只见一辆汽车停在路旁,而这辆汽车的车头上站立着一个张着翅膀的小天使,这是世界鼎鼎有名的豪车劳斯莱斯,王波禁不住多看了两眼。

    突然,驾驶座的车门开了,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人走了下来,他先是看了王波一眼,那目光有如实质一般的射了过来,然后才绕过车头,走到另一侧,打开车门。

    王波瞬间猜到,这应该是东方依依的舅舅杨普安亲自找过来了。

    他看了看站在车门旁边的那个中年人,从刚才的那一眼,他看得出这个中年人对自己很戒备,又有种跃跃欲试想要较量一把意味,心想:“这人脚步稳健,应该是练过腿功。”

    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身着民国时期的服装的老人,光头,眉毛和羊须胡子都是花白色,两只眼睛精光灿然,很显然是一个精明的老头子。

    他手拄着一根龙头拐杖,缓步走到王波面前,抱拳作揖,说道:“王先生,你好,老朽杨普安,有礼了。”

    王波也是抱拳一礼,道:“杨老先生,你好。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