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一章 赌局
    王波无趣的看着周围衣冠楚楚的名流人士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着虚伪客套的话,喝了两杯酒,消磨了十来分钟,或许那个做作的艾丽虹已经离开,是时候去找东方依依了。〔

    这个什么酒会太过无聊,还不如到外面的上嗨市区好好逛一逛,等下要跟东方依依说一声,然后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忽听有人用话筒说起话来:“女士们先生们,今天很高兴众位来参加这个慈善晚会,现在我宣布慈善晚会现在正式开始!”

    瞬间,大厅里响起一阵掌声,随后有个人上台表了一些很官方的讲话,接着音乐声响起,大厅中央空出了一大块面积,66续续中,有些男女开始双双成对的走进其中翩翩起舞。

    王波在大厅的人群里找了一阵,终于看到东方依依正站在大厅边上与人微笑交谈,当即迈步走了过去。

    刚一走近,东方依依就现了他,先是跟交谈的人说了一句抱歉的话,这才迎向王波,微笑道:“王先生,我正想要去找你,这个酒会你觉得怎么样?”

    王波看了看周围,道:“还行。可惜,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就只是到处瞎转。”

    东方依依笑道:“这次是一个慈善晚会,来的人都是些商界和官场上的人,一次生两次熟,多参加几次,就会慢慢熟悉了。”

    王波摇摇头,道:“说实话,我对这些所谓的酒会晚会不怎么感兴趣。与之相比,我更愿意到郊外跑跑步做些运动,或者在家里做几道菜,然后边吃边看电影,这样反而会让我觉得更加有意义。”

    东方依依笑道:“王先生看来是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不过,对于经商的人来说,在确保自身利益这个要条件下,很多都是讲究人脉关系,所以参加这些酒会,做一些适当的交际也是必须的。”

    王波在影视世界里经过商,自然知道东方依依说的有道理,便表示赞同的点点头。

    东方依依又道:“等下这里将会举行一个慈善拍卖会,都是一些名流人士捐赠的藏品,或者是名媛千金的小饰品,你要是看到一些喜欢的东西,可以买下来,就当是支持慈善事业,传递一份爱心。”

    王波正要说话,忽听身后有人叫道:“依依!”转头一看,只见艾乾道和一个长相俊朗英气,但是眉宇间掩藏着一丝煞气的青年走了过来。

    艾乾道看了王波一眼,然后对东方依依说道:“明哥说要见见你,跟你聊聊。”

    那青年笑道:“依依,这么多年没见,都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乍一看,我还以为是仙女下凡呢!”

    东方依依微笑道:“郭先生说笑了。”

    那青年道:“依依,别郭先生叫得这么生份,小时候你还叫过我明哥呢!我记得当时你才四岁吧,你父母带着你来参加我爷爷的寿宴,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唉,一晃眼十八年过去了,虽然期间我们没再见过面,但是在我心里始终把你当成我妹妹看待的。”

    东方依依笑道:“我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国外留学,已经习惯了国外礼节,对每个人都一向如此,请你见谅。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东方集团的股东,王波先生。王先生,这位是来自京城的郭范明先生。”

    郭范明转而看向王波,上下打量一番后,这才伸出一只手,说道:“王先生,你好。看王先生仪表堂堂,一身气派,不知你主要从事什么工作的?”

    王波伸手握住,微笑道:“你好,郭先生,我什么工作都没有,用现代话来说,是个自由职业者。”

    突然,他感觉郭范明的手正在用力捏紧自己手掌,不由仔细的朝郭范明看了一眼,见他眼中光芒闪烁,现出一种想要较量一把的神色。

    他不禁有些奇怪,两人互不相识,怎么一见面就这副模样呢?

    不过,他的原则之一,只要遇到有人挑衅,自然而然就会反击回去,当即稍微一用力。

    只见郭范明脸色刷的一下变白,额头上冷汗立即冒出,现出痛苦之色。

    一旁的艾乾道当即喝道:“臭小子,你干什么?还不快点放手!”

    王波置若无闻,只是看着郭范明,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点,郭范明禁不住出“嗯”的一声闷哼,额头上豆大的汗水簌簌滑下脸庞,虽然手掌剧痛难耐,不过,却没有一丝求饶的神色。

    他死死的咬紧牙关,额头上青筋显露,眼中现出恼羞成怒的厉色,狠狠的盯着王波。

    王波微微一笑,这才卸去手上力道。

    艾乾道见自己被王波无视,不由大怒,当即踏前一步,郭范明伸手一拦,道:“别冲动!周围都是宾客!”他把那只觉得仿佛被捏碎似的手掌收到背后,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

    过了好半天,郭范明手中痛楚稍退,沉声说道:“王先生,果然好功夫!”

    王波挑了挑眉毛,道:“郭先生认识我?”

    郭范明道:“王先生名气这么大,别说我,可能全世界都会有人认识你。”

    王波想了一下,猛地醒悟过来,想必是因为两个月前的暴恐事件自己在媒体上曝光过,因此,郭范明认识自己也并不出奇。

    但听郭范明继续说道:“我原本以为网上所传会有些虚假,没想到王先生还真的是有几分本事,看来是我班门弄斧,自求其辱了。不过,这件事我会记下的,来日定当厚报!”

    “明哥,用不着对这个莽夫客气,不就会几下功夫吗?哦,对了,还有点狗……运气!”艾乾道本来想说“****运”的,可是想到东方依依也在场,赶紧改口。

    他朝王波上下不住的打量,鄙视道:“你看他,刚有点小钱就穿得这么嘚瑟,一身的杰尼亚名牌西装,简直就是一个暴户!这样吧,姓王的,楼下有个小赌场,不如我们一起下去玩两手,怎么着?”

    王波斜睨了艾乾道一眼,又看了看东方依依,心道:“这个就是你说的伦敦大学的高材生?怎么这么一副纨绔子弟的吊模样?亏我还赞过他是个有点本事的年轻人呢!”

    东方依依也不知有没有意会到王波的意思,她微笑道:“郭先生,艾公子,王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等下我还想介绍一些商业上的朋友给他认识,所以……”

    艾乾道嘲讽道:“怎么?不敢啊?你不会想躲在女人背后不敢冒头吧?亏你还是个男人!再说,你又不是没钱,两个月前在缅店,一块宝石就卖出天价,1o亿华夏币外加东方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现在随便玩几手而已,这点小钱,对你这个暴户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王波心中好笑,想了想,反正在酒会上也是无聊,不如就到楼下的赌场消遣一下,何况,凭他身上的异能,纵横世界赌场都没有问题,现在有人送钱上门,何乐而不为。

    他淡淡道:“不是我不敢,而是我这个人要么不赌,一赌必定是大赌,我怕你们到时不敢跟。”

    艾乾道气极而笑:“我不敢跟?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废话少说,大家手底下见真章!你说你会玩什么,我和明哥都陪你玩玩!”

    王波道:“无所谓,既然是你们提议的,你们说玩什么就玩什么吧。”

    艾乾道冷冷一笑,对郭范明说道:“明哥,你怎么看?”

    郭范明看了王波良久,见他并不是那种把握十足的表情,面色淡淡的,完全没有把眼前的事放在眼里,不禁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决定先试探一下,便说道:“我没问题。”

    艾乾道点点头,“那我们就玩梭哈,起底十万,上不封顶。”说罢,便和郭范明转身向大厅外走出去。

    王波听到“起底十万”这句话忍不住嗤的一笑,禁不住看了看艾乾道的背影,心想:“刚才把话说得这么大,我还以为是要豪赌千金,没想到才十万,真是小家子气,幸好还有‘上不封顶’这句话,不然,我都懒得去。”

    东方依依道:“王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是我请你来参加酒会,你……”

    王波摆摆手,阻止她说下去,道:“这事与你无关。其实,我是觉得这个酒会太无聊了,想找点乐子玩玩。好了,我要下去跟他们玩玩,你要不要一起去?”

    东方依依道:“你是我请来的客人,我自然不能慢待你,确保你的安全。”

    她顿了顿,又道:“王先生,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郭范明和艾乾道他们的身份比较特殊,万一他们有什么不当的言语,希望你能够海涵。”

    王波淡淡道:“那要看他们不当到什么程度了。年轻人年轻气盛我可以理解,不过,得寸进尺的话,我眼里可是揉不进半点沙子的。”

    东方依依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没过多久,四人来到专门为宾客们开设的一个助兴小赌场。

    艾乾道和这里的负责人说了几句话,很快就准备好一间包厢。

    郭范明和艾乾道分别兑换了5oo万筹码,王波有样学样,也拿出银行卡刷了5oo万,反正上不封顶,这些筹码都是明面上摆设用的。

    进入包厢时,现有个人已经在里面等候着。

    那人躬身行了一礼,道:“欢迎各位来到VIp包厢,我是这里的荷官。”

    四人点了点头,算是做了回应,随后分别落座。

    那名荷官又道:“很高兴为你们服务,在这个VIp包厢里,我们将从各位的盈利中抽取百分之五的费用,现在请各位检查牌!”

    他拿起桌子上未开封的扑克牌缓缓拆开,然后又放在桌子上用手一抹,整副扑克牌瞬间摊开长长一排。

    王波在的电影世界里已经对这种花俏的耍牌手法看惯了,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表示没问题。

    郭范明和艾乾道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挥手让荷官可以开始。

    荷官把扑克牌放进洗牌机,随着“唰唰”声响,扑克牌很快洗好。

    随后,荷官伸手示意一下,王波、郭范明、艾乾道分别把一块十万的筹码扔到桌子中央。

    开始牌。

    三人面前的桌子上分别派了两张牌。

    王波看也不看,随意翻开一张牌,是一张黑桃8。

    郭范明和艾乾道对王波这种不看底牌的举动不禁一愣,均想:“不会是个不懂赌钱的棒槌吧?”

    两人对视一眼,虽然疑惑不解,但是也没有什么庆幸的神色表现出来,因为这些赌钱方式很多都可以在电影或电视上看得到,就算没玩过,总会懂一点的,可能这人是在装笔也说不定。

    艾乾道冷笑一下,不屑的瞥了王波一眼,便看了看牌,然后翻开一张方块Q。而郭范明是梅花a。

    荷官对着郭范明伸手示意道:“这位先生梅花a大,请下注!”

    郭范明不动声色的拿起一块五十万的筹码,说道:“五十万。”

    艾乾道说道:“我跟。”

    王波朝两人各扫视了一眼,道:“我这个人向来直来直去,不喜欢磨磨蹭蹭瞎耽误时间。废话不多说,一把定输赢。我这张卡上一共有十亿多一点,全下了!”说着,把银行卡抛到桌子中央。

    郭范明和艾乾道脸色陡地一变,面色阴冷的看着王波,谁也没有任何表示。

    一向淡然优雅的东方依依也禁不住抽动了一下秀眉,颇为动容的看了王波一眼,抿着嘴,却没有说什么。

    荷官听了这么大的赌注吓得一惊,看了看桌子上的银行卡,又看了看王波,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道:“这位先生,不介意的话,我们想要查查这张银行卡的真伪,您方便吗?”

    王波点点头。

    荷官迅叫人进来,把银行卡拿走,没过多久,那人返回来和荷官耳语几句,便退了下去。

    荷官定了定神,说道:“经验证,这位先生的银行卡情况属实,卡内一共有十亿零一百三十一万五千二百四十一元八角三分。请问,两位先生跟不跟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