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六章 东方集团
    此后几天,王波的老爸老妈无论中午还是晚上都逼迫他邀请方小芸来家里吃饭。<[?网

    期间他老妈更是对方小芸各种明里暗里的暗示,拼命的夸自己的儿子,也就是王波,哪里哪里多好,怎么怎么的孝顺,反正说的天花乱坠,连王波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有这么多优点的!

    其实王波明白自己老爸老妈这种做法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想让方小芸成为他们王家的媳妇。

    可是这也太过明显直白了吧!搞得人家女孩子害羞得坐立不安,尴尬至极,都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对此,他感到又是好气又是无奈,二位老人家是农村人,思想观念还跟不上时代的变化,还是很传统保守,见自己的儿子都已经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大龄青年了,但是还没有带一个女朋友回家,心里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立即抓一个女孩子回来让王波马上结婚生孩子。

    他劝过老爸老妈不要这样做,这样太失礼了,可是他们不听。

    他只好向方对不起,希望她能原谅自己父母的失礼行为。

    不过,方小芸看起来虽然很害羞,可是也没有因为王波老爸老妈有些不当甚至过分的话而生气,有时候反而还隐隐带着欢喜之意,看向王波的目光也是含情脉脉的。

    王波心中一动,难道方小芸对自己也有那么一点意思?

    二老在省城住了几天,心里挂念着农村的几亩田地,因此要带小可返回老家。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王波老妈对他各种苦口婆心的千叮万嘱,让他好好把握住方小芸这个好女孩,还威胁说要是不把方小芸娶回家,就和他断绝母子关系。

    离开省城的那天,方小芸出于礼节也一起来送行,俩位老人家看着方小芸的目光完全是包含着看未来媳妇的意味,觉得这个知书达理的女孩真是越看就越满意。

    临上车前,王波看到老妈突然把她嫁给老爸时就带着的手镯摘下,硬是塞在方小芸的手里,还拜托方小芸帮忙照顾王波,还说王波要是敢欺负她,她这个做母亲的一定会揍王波一顿。

    这番举动搞得方小芸又是尴尬又是害羞,想把手镯还回去吧,可是二老已经坐车走了。

    她面上绯红一片,都不好意思看王波了,低着头道:“王波,这个礼太重了,你……你帮我还给伯母吧……”

    王波苦着脸说道:“这些天相处下来你也看得出我爸我妈是什么脾气了,要是知道我把手镯拿回去,那他们非揍死我不可。唉,我妈也真是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方小芸道:“那……那……”她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镯,一会递出,一会又收回,想交给王波吧,又怕王波会因此被他爸爸妈妈责骂,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才好。

    王波见她这么为难,只好说道:“这样吧,我妈送出的东西,我这个做儿子的肯定是不能再要回来的!要不,你就当是帮我妈保管一段时间,下次我妈再来省城看我的话,你到时再亲手还给她,怎么样?”

    方小芸想了想,眼下也只能这样,“那……好吧,我这就算是替伯母保管一段时间吧,等伯母再来的时候,你一定要通知我,到时我就可以还给伯母了。”说着,她抬起来头看了王波一眼,陡然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又是一红,再次低下头去。

    小可的事解决了,王波终于不用担心以后进入影视世界谁来照顾她的问题,而且从今往后,他这个当了二十多年的独子,终于有一个小妹妹了。

    诸事已了,那么接下来王波就有时间做自己的事情了。

    第二天,王波买了一张前往新僵的飞机票,他要找出军靴偷偷埋藏起来的黄金财宝。按着地址找了好半天,终于找到军靴所说的埋藏位置。

    当他看到一箱箱的黄金财宝后,不禁有些惊讶,军靴果然没骗他,这些财宝真的是多得让人难以想象!

    其中不仅有软妹币、美刀、英镑这些现金,还有黄金、翡翠宝玉、钻石、古董、字画等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有,真不知道他们的组织是在哪里搜刮来的!

    王波伸手一会,全部都收进空间仓库。既然财宝已经拿到手,那么就要履行跟军靴交易的承诺,拿出一部分给他那个在澳大莉亚生活的女儿。

    可是随后他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东方依依的电话!说是请他来上嗨参加东方集团的股东大会!

    王波原本还想着去澳大莉亚找到军靴的女儿后,就会飞往上嗨,看看东方集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商业集团。

    现在,既然接到了通知,那就先去上嗨,再去澳大莉亚吧!

    从廣州坐飞机到上嗨,最多也就两个小时的路程,只需在飞机里看一部电影的时间就到了。

    下飞机的时候,一个在飞机上频频向王波注视的美丽空姐突然在他手里塞了一张纸条,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大眼睛里水汪汪的,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王波淡淡一笑,只看了那空姐一眼,就走下了飞机,踏在属于上嗨的土地上。

    来到出口处,看见有人高举着一块写着“王波”两个大字的牌子,应该是东方依依派来专门接他前往东方集团总部的。

    也许是东方依依特意嘱咐过,一路上,那人的态度总是毕恭毕敬的,王波问起有关东方集团的事,全都有问必答。

    东方集团的总部东方大厦,位于黄浦江畔的6家嘴金融贸易区,地面上建有36层楼,地下也有3层,作为停车场,包括楼顶的天线的话,楼高188米,是以办公为主的一幢高层建筑。

    没过多久,王波来到一间办公室大门前,突然,大门陡地打开,走出一个怒气腾腾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看了王波一眼,擦身而过,这时,王波耳中听到熟悉的娇柔好听的声音:“王先生,你来了。”

    他转过头朝办公室里面看去,一个长飘飘,宛若仙子的少女款款走出来,正是东方依依!

    王波心中暗赞:“还是那么的清雅淡然,飘逸出尘,无论看多少次,每次看到总会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还真是个绝世美女啊!”

    他展脸一笑,说道:“你好,东方小姐,很高心再次见到你。”

    东方依依伸出一只手,嫣然说道:“我也很高心再次见到你。”

    王波伸手握住,但觉那只小手柔软温腻,心中一动,然后就松开了手。

    东方依依做出一个请进的姿势,口中说道:“真是很抱歉,我本来是想亲自到机场迎接你的,可是因为临时有事,只好派人去了,多有慢待之处,还请你多多包涵!”

    王波笑道:“没事。其实,我这也算是第一次来上嗨,我还打算到处看看我们华夏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呢!”

    东方依依微笑道:“哦,是吗?那好,我一定会好好尽地主之谊,陪王先生在上嗨四处观赏。”

    说话间,两人已经坐在沙上。

    王波道:“不用这么客气,东方小姐事务繁忙,不敢劳烦你亲自作陪,我就只是想到处随意走走看看而已。其实,我还有点私事要办的,很快我就会去澳大莉亚,以后吧,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再来上嗨找你。”

    东方依依点点头,道:“好,我到时一定扫榻以迎。王先生,这次请你来上嗨也许有点冒昧和急促,可是你是东方集团的股东之一,关于东方集团的一切事务,我认为你有权利知道,也有义务参与。”

    “其实在春节前,我曾经打过你的电话,想请你来上嗨参加东方集团的年终晚会,可惜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也派人到你留下的地址去廣州找过,可是都联系不上你,还好这次能联系上你了。”

    王波那时正在电影世界里,哪里知道这些事,连忙致歉。

    东方依依倒也没有计较,继续说道:“这次请王先生过来,是因为两天后,我们东方集团将会举行股东大会,准备选出新一届的董事长,这是东方集团的大事,我认为你很有必要参加这次的股东大会。请你放心,时间不需要很长,不过,希望没有因此打搅到你的生活。”

    王波摆摆手,道:“不会,我的生活很简单,没有什么打搅不打搅。股东大会是在这栋大厦开的吗?那正好,这两天我也可以在上嗨好好看一下。”

    东方依依道:“我已经安排好酒店,要不等下我让人带你过去看看环境?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另外再换一家酒店。”

    王波道:“不用这么麻烦,我相信你安排的自然是最好的,你把地址给我,我自己坐出租车去就行了。呵呵,我刚来上嗨,看什么都感兴趣,我想到处逛逛,那就不打搅你的工作了,股东大会那天我一定准时到!”说着,便站了起来。

    东方依依也跟着起身,说道:“那这样,我叫个人陪你一起,顺便介绍一下上嗨有那些风景。”

    王波笑道:“不用了,我想自己一个人单独走走。”说着,他伸出一只手,“东方小姐,我先告辞了,你忙你的。”

    东方依依伸手握住,微笑道:“希望你这两天玩得愉快,招待不周之处,还请你多多包涵。”

    王波松开手,笑道:“你真是太客气,再见。”他向门口走去,见东方依依也跟着送出来,回转身说道:“留步,不用送了。”

    东方依依笑了笑,没有说话,依旧跟随相送。

    就在这时,办公室大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啊,依依,你有客人啊!”那年轻人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意外,随即笑着向王波说道:“不好意思,打搅你们了。这位先生你好,我叫杨通,是依依的表哥,您怎么称呼?”

    原来是东方依依的表哥,王波微笑道:“你好,杨先生,我叫王波。”

    两人握了握手,杨通道:“听王先生的口音不像是上嗨人,不知您是哪里人?从事什么工作的?”

    王波道:“我是廣東人,目前是个自由职业者。”

    东方依依微笑说道:“表哥,王先生是东方集团的股东,这次是受邀前来参加股东大会。王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表哥来可能找我有事,我就送到这,你慢走。”

    杨通惊讶道:“啊!王先生竟然是我们东方集团的股东?我记得我们东方集团的股东都是自家人,怎么王先生会有我们东方集团的股份呢?依依,这是怎么回事?”

    东方依依微笑道:“这件事我已经在向集团的各个股东解释过了。表哥,你不是我们东方集团的员工,这件事是集团的商业机密,公私分明,所以很抱歉,我不能跟你说。”

    杨通面色一僵,表情陡然冷了下来,道:“好一个公私分明!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藏着掖着。”

    他对王波说道:“王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东方集团的股份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东方家族成员所持有的,从来没有流落过外人之手!因此,我想收购你持有的东方集团的股份!你放心,我会以高出市价百分之五十的价钱收购,希望你能够答应!”

    王波看了看面沉如水的杨通,然后转头看向东方依依,见她依旧还是保持着嫣然微笑的笑容看着自己。

    从刚才听到的短短几句话当中,他可以看出他们东方家族的内部正出现某些分歧,说白了就是有关大家族这样那样的争权夺利之事。

    但是,他有个问题想不明白,听杨通说东方集团的股份一直以来都是他们东方家族成员持有的,那么当初在缅店的时候,东方依依为什么会用东方集团的股份来购买那个老坑玻璃种帝皇绿翡翠呢?

    但听东方依依淡淡说道:“表哥,有关东方家族的事我们等下再说!”

    她对王波微微一笑,说道:“王先生,你慢走,希望你在上嗨玩得愉……”

    话还未说完,杨通突然大声道:“不行!一定要现在就说清楚!东方集团是属于东方家族的!哪怕是一分一厘一毫的股份也不能落在外人之手!王先生,我愿意用两倍的价格收购你的股份!你,一定要答应!”

    最后一句话,他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语气中还带着很明显的威胁之意。(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