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章 又见熟人
    慕青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恨恨道:“就是要咬死你个没良心的!当初竟然把我一个弱女子孤零零的丢在荒山野岭当中,而且当时周围还全是槍声炸弹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啊?”

    王波苦涩道:“我也是没办法啊,当时情况紧急,俞睿雅被人抓走,我救人心切,于是就……算了,不说也罢。&lt;[=""&gt;

    慕青听了,也知道要是再揪着这件事不放,那就显得胡搅蛮缠了,当即说道:“好!要想让我不追究这件事也成!不过,我有个条件!”

    王波忙道:“行行行,只要你不怪我连累你,你说什么都行!”

    慕青道:“什么都行?那好!你那辆宝马车……就这么算了啊!以后可不能让我赔啊!这件事要怪就全怪那些绑匪,你的宝马车撞坏了,虽说我也有责任,但这并不是我撞坏的!”

    “啊!”王波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就这事啊?”

    慕青双手叉腰,昂头说道:“没错!就这事!不许让我赔钱啊!再说,就算让我赔,我也没钱赔!”

    王波怔怔的看了慕青许久,这才说道:“好,不用你赔!那辆宝马车我已经上了保险,到时找保险公司理赔就行了。就是不知道能不配全款,保险我不懂,到时恐怕得请个律师才行……”

    慕青赶紧说道:“先说好啊,我不管你什么保险能不能赔全款,反正这件事是意外,我是无辜被牵连的!而且,这期间我还遭受了那么多罪,吃了那么多苦,就这事,就算保险公司不赔全款,余下的你也不能追究我,我可没钱啊!”

    王波哭笑不得,“行!绝对不会让你赔钱!好了,这件事不说了,让它全都过去吧,翻篇了!”说着,他拿过一个纸巾筒,递了过去,“你先把眼泪擦擦。真想不明白,一件小事而已,又哭又闹的,你们女人啊……不说也罢!”

    慕青一把夺过纸巾筒,气道:“还不是因为你!消失了两个月的时间,什么消息都没有,现在突然出现,我这不是喜极而泣吗?真是够没良心的,我担心你,你竟然还说我又哭又闹……”

    她抽出纸巾,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忽然抬起头,狐疑的看着王波,说道:“不对啊!你以前根本不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这么说话的!还你们女人,这语气说得好像你特清楚女人似的。”

    “老实交代!消失的这两个月时间里,你都做什么去了?不会扎进女人堆风流快活去了?真要这样,那我这两个月岂不是瞎担心了?”

    王波大汗,女人的第六感还真是厉害,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立即就察觉当中的猫腻。其实,刚才突然想起影视世界里刁蛮任性的李经婕,这才有感而的。

    他赶紧说道:“没有的事!想必俞睿雅俞警官也跟你说起过一些事,这两个月来我一直都在阿富汉忙着逃命,躲避美军的追杀,哪里有什么时间关注女人,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呵呵,我刚做好了饭菜,赶快吃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我们边吃边聊!我去帮你装饭……”

    慕青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转身快步走进厨房的王波,不过,也没多想,她还有很多问题想问王波,想知道这两个月来,他都经历过什么事,为什么这么久连半点消息都没有。

    饭桌上,两人边吃饭边聊着天,对于那两个月的空白时间,王波只是一带而过,只说自己为了躲避美军的围堵,在阿富汉境内到处乱窜乱钻。

    随即话题一转,他说起在缅店无意中得到一块翡翠宝石,然后被国内的一个叫东方集团的企业董事长东方依依买去。

    当慕青听到卖出的十亿外加东方集团的百分之五的股份,当场惊得嘴巴久久合不起来。

    过了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连忙问道:“真是东方集团的董事长东方依依?这什么宝石呀,竟然这么贵?不仅有十亿现金,还有百分之五的股份!那可是东方集团的股份啊!不是,你知不知道东方集团呀?那可是国内,甚至世界都非常有名的集团企业啊!”

    王波摇摇头,说道:“我确实不知道东方集团具体是做什么的。管他的,反正钱已经打进我账户了,至于股份,到时我再找上门去问问清楚就行了。”

    慕青用看到怪物的目光盯着王波,惊讶道:“你竟然连东方集团具体做什么的都不知道?那你这二十多年来都在做什么?还在都市里打什么工啊,倒不如会乡下老老实实做个农民算了!噢,对了,我忘了你是个中了彩票大奖的人了!”

    “唉呀,没天理啊,真是太没天理了呀!我天天在外面奔波劳碌,低声下气,卖尽笑脸才得到一丁点工资,你倒好,随随便便买一注彩票就中了大奖,现在又随随便便买了块石头,就是块天价宝石,这……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

    王波见她不再追问自己消失的那两个月时间里的事情,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夜过去,到了第二天,一切复归平常。

    慕青继续朝九晚五,王波却施施然的找了间律师事务所,询问了关于他的宝马车理赔之事,然后就请了一个律师去向保险公司索赔。

    而他则是前往汽车城,再买一辆座驾。期间他看中两款新车,一款是保时捷卡宴,一款是路虎揽胜,两辆车的价格都是两百八十万左右。

    他原本想着把两辆车都买下来,可是想到小区停车位的问题,只好作罢,看来得换个大一点的住处才行。最终决定买下了保时捷卡宴。有孔方兄开路,没用多久,车牌等等手续很快就办齐全。

    正开着新座驾在郊外兜风,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不认识的号码。

    “喂?”

    “喂,请问你是王波王先生吗?”电话里是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

    王波有些疑惑,“没错,我是王波,你是谁?”

    “王先生,你好!你还记得三个月前你曾经订造过一把宝剑的事吗?”

    王波猛然想起自己订造飞刀和宝剑的事,也就在那天遇到大学同学吕艳梅,之后又认识方小芸和程乔薇。

    原来这个电话是打铁师父通知他订造的宝剑已经做好,让他什么时候有空过去验收。

    记得打铁师父曾说需要半年时间打造一把好剑,没想到只过了三个多月就打造好。

    王波想了想,反正现在有空,当即驾车过去。

    剑是好剑,不愧是用了三个多月精心打造的好剑!

    整把剑通体总长112厘米,宽4.3厘米,重二斤三两,剑身有花纹,星芒寒光,锋利无比,握在手中的那一刹那,王波好像感觉到有股灵气透入心扉,隐隐中似乎和剑产生了共鸣一般。

    王波对这把剑很满意,付清尾款,这才开车离开。

    他打算用法力淬炼这把宝剑,到时就可以御剑飞行,乘风破浪,想想那个拉风的画面都心向往之。

    返回市区后,汽车显示差不多没油了,这才记起,新车买到手还没有加过油,赶紧跑到加油站。

    加油的时候,忽然看见有个熟悉的人从油站前走过,王波感觉都点意外,大声喊道:“方小芸!”

    方小芸转过身来,面露惊喜,道:“王波!”

    王波推开车门下了车,快步走过去,微笑道:“真巧啊!你这是要去哪?”说着,他低头看了看方小芸手里提着的大袋子。

    方小芸没有立即回话,沉默了一会才说道:“王波,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在省府大剧院救的那个小女孩?”

    王波经她这么一说,当即想起在省府大剧院看芭蕾舞的那天晚上的暴恐案件,他曾在暴徒的手中救出一个父母双亲被害的小女孩。

    他点点头,说道:“嗯,我还记得当时我怕警察找什么麻烦,就拜托你帮我好好照顾那个小女孩,然后就离开了。说起来,我觉得有点愧疚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都没有问过那个小女孩的情况,她现在怎么样了?她被她的亲戚带回家了吗?”

    方小芸道:“当时你离开后,警察就把小女孩带走了。后来,我一直注意着那个小女孩的情况。我现……她的亲戚并不愿意收养她,最后警察只好把她安排在一间孤儿院里。这些日子,我一有空都会过去看她。”

    “唉,这小女孩真可怜!父母被那些凶残的暴徒害死,亲戚又不愿意收养她,孤零零一个人呆在孤儿院。也许是因为她亲眼看见父母被害的画面,心里受了刺激,据孤儿院的老师说,她现在很孤僻,整天都不说话,也不和其他小朋友玩,长久下去,恐怕不利于她的成长。”

    王波听了,心理愧疚不已,他当初可是向那对死去的父母过誓,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可是现如今自己却是不闻不问。

    他沉声道:“那个小女孩的孤儿院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她!”

    方小芸道:“我现在就要过去看望她,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王波点点头,说道:“麻烦你等一下,我的车正在那边的加油站加油,我过去开过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