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五十八章 大婚
    京城遍布满清王朝的众多耳目,要想在这里展自己的势力一定会受到诸多掣肘,唯有远离此地,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这才可以建立属于自己的根据地。≯>≥ ≦

    就算和李经璹完成政治婚姻,过后也一定要离开京城。而广東是王波的第一考虑目标,他商业集团里面的股东大多数是广東商人,而且,他师父黄麒英和师兄黄飞鸿在广東的影响力颇大,这些条件都能让他迅在广東迅站稳脚跟。

    虽然已经定下主意,但是也不能立即答应,既然是政治婚姻,双方都要付出一定的利益,那么该争取的东西就要争取,适当的拖一拖,就能把握更多的主动权。

    接下来,王波算是被李府给软禁了,每天都去陪李经璹谈谈人生理想,这个单纯的文青女或许被告知了一点情况,每次王波来看她都显得娇羞无限,她的心病被解开,身体一天一天的慢慢好起来,以前那个温婉俏丽的文青少女模样也恢复过来。

    王波在李府深居简出,向李经璹这个才女学习华夏的传统文化,以前历练过的电影世界不是练武就是打怪,还没有好好深入了解过那个世界的文化,这时候正好有时间,旁边还有才女作陪,真正的红袖添香。

    一时间,两人的感情也迅升温,不,应该的李经璹这个单纯的文青女对王波爱慕越来越深。

    如此过了近两个月时间,赵小莲再次向王波提起与她女儿李经璹的婚事,拖了这么久,该装的也已经装了,这次王波没在犹豫,点头应承愿意娶李经璹为妻。

    李鸿章知道后自然是笑得乐不开支,能够笼络住他认为是奇才的王波,这个年轻人会赚钱会练兵,身手好才学也好,文武双全,觉得这个决定太值当了。有了王波加入,他淮系一派如虎添翼,财力实力均都大涨。他当即决定年底就为王波和李经璹举办婚礼。

    消息传出去后,王波的身份也随之水涨船高,至此也被李鸿章正式纳入淮系权力中心。

    是时中法战争已然落幕,此前在德国订造的两艘因中法战争保持中立而延缓交付的铁甲舰,此时也抵达天珒大沽口。

    这是王波所熟知的定远和镇远二舰,是这个时代的“亚洲第一巨舰”。

    二舰长94.5米,宽18米,吃水6米,正常排水量7335吨或743o吨,满载排水量767o吨,动力为两部水平式三汽缸往复式蒸汽机、8座圆式燃煤锅炉,功率6ooo或73oo马力,航14.5节,续航能力45oo海里/1o节,配有照度为8千支烛光与2万支烛光的探照灯各一具,由3台电机(“镇远”为2台电机)提供7o千瓦的电力。装甲总重为1461吨,铁甲堡水线上装甲厚14英寸(),水线下装甲厚12英寸(),3o5炮座装甲厚,炮盾厚15mm,司令塔装甲厚,煤柜载煤量7oo吨,最大载煤量1ooo吨。

    他看着这两艘坚甲巨炮的巨舰,心里震撼无比,那种兴奋激动难以用言语表达,可是一想到即将来临的中日甲午之战,由于种种原因两艘巨舰却无法挥它们真正的威力,战争输了,华夏遭受一个弹丸小国各种羞辱,胸腔就涌起无以言表的悲愤。

    由此更加坚定他推翻腐朽的满清王朝的决心,避免以后出现的种种惨剧。

    他现在是李鸿章的准女婿身份,已经踏入淮系的权利中心,也知道了很多内部消息。

    中法战争中,福键船政水师在马江之战的惨败,让李鸿章打算订购更多的军舰,充实自己即将成立的北洋水师,他将会向英格兰和德意志分别订造两艘巡洋舰。

    王波趁机提出一些建议,制定出一个学习造舰技术和培养海军人才的计划,这就当是订造军舰的附加条件。当然那些出国深造的学子的所有花费,他愿意承担一部份。

    李鸿章听了大赞王波目光长远,表示大力支持,任其放手去办。

    王波得了批准,自然毫不客气,拿着鸡毛当令牌,何况他的商业也需要向国外扩展,当即大肆招募各方面人才,暗中培育自己的班底。

    忙忙碌碌中,王波与李经璹大婚来临。这是他的人生大事,虽然这是在虚拟的电影世界中,但一切的感官都是真实的,想起来都觉得有些迷茫,不知所措。

    大婚当日,慈禧老太婆和光绪这个窝囊皇帝送来贺礼,又是封官又是厚赏,到场祝贺的官员士绅更是数不胜数。

    大婚的礼节是按照王波所坚持的汉唐形式结合而承办,至于满清王朝和其他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他一概不管,上面自然有李鸿章去顶着。

    王波不懂那些传统繁杂的礼节,像一只木偶一样任由一群老学识折腾摆弄,他手底下有钱有人,又加上李鸿章刻意的宣传,整个婚礼隆重而盛大,整个京城都为之轰动,比之皇帝的大婚还要热闹非凡。

    到了晚上,被灌了一肚子黄汤的王波,被人搀扶着踉踉跄跄的前往婚房。

    到了婚房门口,众人告退。王波望着那扇贴着大大的双喜剪纸的房门,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此刻,他心里头霎时间涌上诸般念头,现实世界中没交过一个女朋友,倒是在虚拟世界谈过一次短暂的恋爱。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傅清风和傅月池两姐妹,不知道她们在那个世界现在过得怎么样,会不会已经忘记了他,或者因为他突然的消失而返回家中,然后嫁作他人之妇?

    想了一会儿,他深深一叹,往事已矣,一切都回不去了,自己现在何尝不是与别的女孩结为夫妇。

    他摇了摇头,做了个深呼吸,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说到底他也是赚了,本来只是一个宅男吊丝单身汪,现如今家财万贯手握大军,还娶了个******,有什么好叹气的,尽管这是虚拟的电影世界,可是一切都跟现实那般真实,就权当是提前体验新郎、丈夫的身份吧!

    伸手推开房门,里面尽是充满吉祥喜庆的红色装饰摆设,抬步走进去,随即他不由一阵惊愕,呆呆的站在原地,一脸的懵逼!

    这……这怎么会有两个新娘呢?

    只见新房内靠墙的一张大床上,端端正正的并排坐着两个披着红头盖的新娘子!

    王波以为自己喝多了,眼前出现幻觉,赶紧闭上眼睛,使劲的晃晃脑袋,再次睁开眼睛,我去,真的是两个新娘子啊!

    他怔怔的看了好半天,这才走到两位新娘子面前,左看看,右看看。左边那个新娘子高一点,右边那个新娘子略矮一些,难道是传说中的闹洞房?想试试自己认不认得出谁才是真正的新娘子?

    想到这,王波回想了一下李经璹的身高,觉得左边那个高一点的新娘子是真的,想也不想的就伸手去掀开红盖头。

    一张宜嗔宜喜的俏丽容颜现了出来,王波顿觉眼前一亮,感觉整个房间仿佛都为之变得更加亮堂起来。

    正是李经璹!

    此刻,这个温婉的文青女面色红扑扑的,表情娇羞无限,只看了王波一眼,随即就像是一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一般,慌忙垂下头去,两只小手攥紧,害羞得不敢再跟王波对视。

    她本身就是个温婉俏丽的少女,如此一副女子娇羞扭捏的姿态叫人看了更是怦然心动。

    王波失神片刻,随即反应过来,装作咳了一声,道:“那个……嗯,这位小姐,我已经把人辨认出来了,闹洞房这一手续也应该结束了,你可以离开了吧?”

    右边那个新娘子的红头盖轻微晃动一下,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还是静静坐在那里,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王波想了想,猛地醒悟,道:“啊,红包!对!”他赶紧抬手往自己身上乱摸,忽然想起自己今天是新郎官哪里有什么银子带在身上。

    他无奈的看向李经璹,半晌才说道:“鞠耦,那个……你身上有没有带着银子之类的东西?”

    李经璹娇娇怯怯的道:“夫……夫君……妾身也没有……”这几个字说得声如蚊呐,几不可闻,要不是王波耳力极佳,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

    王波听了“夫君”两字也觉得有些尴尬,这事他一点经验都没有,纯属大姑娘上轿头一次,只好又装着咳了两下,转而看向右边那个新娘子,又是为难又是无奈的说道:“那怎么办?这位小姐不走,这洞房可就办不下去了……”

    话还没说完,李经璹已经“嘤咛”一声,小脑袋低垂得几乎都贴在胸前,侧脸通红,晶莹的耳垂都红透了。

    王波见她如此害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过了一会儿,又道:“你知不知道你旁边这位小姐是谁,能不能把她劝走?”

    李经璹眼睫毛挑了一下,迅瞧了王波一眼,低声道:“她……她是婕儿……”

    王波一愣,下意识转头看过来,敢情闹洞房的这位是李经婕啊!

    前段时间,这位大小姐因为李经璹的事曾大骂王波一顿,要不是顾忌自己打不过王波,恐怕都恨不得动手扇这个可恨的登徒子几巴掌。

    随后,王波陪着李经璹慢慢调理身子时,这位大小姐虽然不再骂他,不过冷言冷语却是未曾停过,还趁机向王波要了诸多好处,对王波态度也慢慢改观不少。

    后来听到王波和李经璹将要结婚的消息,还为此感到不可思议,说李经璹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便宜王波这个登徒子了。还警告王波以后敢对她堂姐不好,她就算明知打不过王波,也定要王波好看!

    王波想了想,不由好笑的摇摇头,道:“婕小姐,今天是我跟你堂姐的大喜日子,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一马成吗?你想要什么,请你说出来,只要我有,一定给你!”

    却见红盖头动了动,李经婕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似乎想要有所动作却又拼命忍了。

    王波无奈的一摊手,道:“鞠耦,你劝劝她罢,闹洞房闹过就算了嘛,这要是胡搅蛮缠也太过了吧!”

    李经婕全身抖动了一下,呼吸更是急促了,似乎愤怒不已,小匈脯上下起伏,两只小手也死死攥紧,拼命的忍住不说话。

    这时,李经璹抬起头害羞的看了王波一眼,又低下头去,道:“婕儿她……她……是跟我一起嫁给夫君的……”

    “什么?”

    王波仿佛被击中一记重拳似的,禁不住向后连连退了好几步,双眼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李经婕,只觉脑子直接当机,好半天都说不话来。

    他赶紧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鞠耦你是不是都知道啊,快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经过李经璹一番解释,王波终于明白了。

    原来一开始李鸿章是准备把李经婕嫁给王波的,这事也早已经跟李经婕的父亲也就是他的三弟李蕴章商量过,也获得了同意。

    此后李鸿章也一直都让李经婕与王波多多接触,可是事情出了意外,他自己的女儿竟然喜欢上王波,还因此患上相思病,差点香消玉损。

    后来他和李蕴章经过一番商量,为了他们的李氏淮系一派,一定要彻底笼络住王波,决定让李经璹和李经婕这两个堂姐妹一同嫁于王波为妻,效仿娥皇、女英共侍一夫。

    谁让王波这么会赚钱,他现在手里头的产业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加上又攀上那么多洋大人的粗大腿,谁不想把这颗摇钱树握在手中,当初李鸿章真要让王波离开京城,别说堂姐妹,就是亲姐妹表姐妹,其他人为了笼络王波都愿意将其送上。

    王波想明白整件事后,又是震惊又是无奈,这万恶的封建主义啊,真是让人又恨又爱,不仅可以妻妾成群,还可以姐妹花同娶,这个糖衣炮弹威力这么大,他是收呢,收呢,还是收呢?

    他现在很苦恼,李经婕的红盖头到底要不要过去掀开?

    这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放在现实世界还只是个刚上高中的******。她的堂姐李经璹也才刚满十八岁而已,刚刚上大学的青春少女,对他来说,二女都是那种身轻体柔易推倒的萝莉软妹子。

    想想洞房的画面,真是太污,太邪恶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