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五十五章 借口
    魏元强道:“除了胡家村的村民,还有附近其他村的人闻讯连夜赶过来的,他们大都是这些村民之间的同伴,听说首长仁义,也纷纷要求加入。”

    王波想了想,道:“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把他们全都打散分开训练,军队不容许乡党的存在。虽然这些人可靠,但是全军一视同仁,要保持军队的干净。”

    “是!”

    魏元强敬了个军礼,便退出办公室。

    现在军营里除了淮军的6500名新式陆军,还有王波手里头的一个加强团士兵。他现在除了原有兵力,再加上这五百多人,可以分成两个团了,已经超过李鸿章准许他自行招募亲兵营最多800人编制的三倍有余。

    或许这种情况李鸿章早已经知道,可是他现在倚重王波,不管有什么意见,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

    首先照顾自己的士兵,毕竟那6500名士兵是替别人训练,而且还要自己为他们配备武器、粮饷,怎么想心里都觉得吃亏。

    现在他自己的部队全是自筹人员、军备、粮饷,私心重一点无可厚非。

    各国列强咄咄逼人,华夏的局势越来越不安稳,即将到来的历史事件让王波充满了紧张和压迫感,想要离开京城单干的心思也越来越浓烈,可是苦于没有借口。

    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焦躁,接下来的时间,他每天都与全体官兵一起训练,目前他个人的身体属性超过普通人四倍,精神属性更是远超十倍,与士兵们训练时,他的表现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不管是体能训练,还是射击等等项目均都是远超所有士兵,那种成绩让众人望尘莫及。

    在军队,强者一直都是让人所崇拜。士兵们对他的本事心服口服,就算是刘啸等人的那些亲信,也由原本的敌对态度转为敬佩服气,由此他在军中的威望越来越高。

    忽忽又是几个月时间过去,在德意志众军官教习的帮助下,王波和手下的参谋团队一起学习国外的军事知识,再结合目前华夏的情况,总结出一些适合华夏国情的训练计划,对士兵们因材施教,新式陆军渐渐成型,假以时日,便能摆脱封建旧军思想,真正成为热兵器的新式军队。

    这天,王波正与德意志的军官进行友好的军事交流,忽然蒲时盛找了过来,王波看他神色有些凝重,知道有大事发生,便与众人告辞离开。

    回到办公室,蒲时盛奉上一张字条,道:“首长,这是情报部门最新得到的消息。”

    早几个月前,王波便开始着手成立情报部门,商业、民生、军事等等都有,尤其侧重军事方面。

    他接过字条,看了看,面上怒色闪现,“啪”的一下,拍案大骂:“岂有此理!打赢了战争还签订这种狗屁条约,都他吗活到狗身上去了?这跟卖国贼有什么区别!”

    几个月前,中法战争之中,华夏军队在镇南关一役,老将冯子材率军大败法军,还重伤东部法军统帅尼格里。这次镇南关大捷使清军在中法战争中转败为胜。更是让法兰西总理儒尔?费里旋引咎辞职。

    战场形势一片大好,但是满清朝廷却下达停战撤兵命令,国人都在大骂满清朝廷,主战派被前线的胜利搞得有点头脑发热,不明最高决策者的意图而有所不满,纷纷请缨表示死战到底。

    王波知道历史发展,也知道满清军队的战斗力和法军确实不是一个档次,明白这场战争清军打得很辛苦,能赢可说是侥天之幸了。

    抬湾那边苦苦支撑,海上一败涂地,根本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再打下去,抬湾势必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陆上的胜利也仅仅是昙花一现而已,乘胜即收、以战促和,确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而法国因为国内的原因,把重心都放在欧洲那边,一时也不想继续打下去,也同意停战谈判。因此,清政府任命李鸿章为谈判代表,与法兰西政斧代表、驻华公使巴德诺在天珒开始谈判中法正式条约。

    现在,王波手上的字条便是记录着中法双方在天珒新签订的条约的主要内容:清政府承认法兰西对越楠的保护权,承认法兰西与越楠订立的条约;中越陆路交界开放贸易,华夏边界内开辟两个通商口岸,“所运货物,进出雲南、廣西边界应纳各税,照现在通商税则较减”;日后华夏修筑铁路,“应向法国业者之人商办”;此约签字后六个月内,中法两国派员到中越边界“会同勘定界限”;法军退出抬湾、澎湖。

    此条约一经签订,从此,华夏承认法兰西吞并安南,华夏西南门户洞开,法兰西侵略势力以阿三国为基地,长驱直入雲南、廣西和廣州湾(今湛江市),并在以后的历史时间中使之一度变成法兰西的势力范围。

    王波看到签订的只要内容,当即咒骂满清王朝,接着又大骂李鸿章汉奸卖国贼,一旁的蒲时盛听了额头直冒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骂过之后,王波冷静一想,或许这个是离开京城的好机会,可以借口说自己的家乡广東正陷在法兰西的虎口当中,自己要回家乡与广東共存亡,死咬住大义,李鸿章到时也无可奈何,不得不放自己离开了。

    说干就干,趁着李鸿章现在天珒,王波当即找了过去,直截了当的说了要返回广東的事。

    李鸿章自然不允许,当晚两人大吵一顿。

    王波对李鸿章说道:“在下去意已决,现今军营的士兵训练已经上了轨道,大致方向都制定好,只要按部就班,期间可随机调整,以后无论谁来接手都不会出现混乱局面。我虽然是区区一介商人,但是如今家乡有难,就算大人不允许,也要回广東与家乡人一起共抗法军。”说罢,拱手一礼,告辞而去。

    李鸿章气得用颤抖的手指指着王波的背影,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过后,王波在军营等了三天,都没见到李鸿章派人过来接手军营,正要挂印而去。忽有一名官员找过来,说李鸿章请王波到京城李府会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