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五十二章 轻轻地我走了
    李鸿章呵呵笑道:“你别介意啊,婕儿性格就是这样,天真烂漫,虽说有时候有点小姐脾气,不过,她本性不坏,你以后要多多包容。≧,”

    王波笑了笑,没接话,拱手说道:“大人,不知那件事……”

    李鸿章道:“我已经约好了,晚上在京城酒楼见面,到时我带你过去。看你风尘仆仆的,昨晚连夜赶路回来的吧?你先去洗漱一下,在我这里休息一会,就当自己家,不用拘束。”

    不等王波回答,便让佣人走了进来。现在有求于人,而且李鸿章明显是想让他与李经婕多做接触,实不好拒绝,只得拱手谢过。

    洗漱过后,又休息了一个下午,到了傍晚这才起来。

    去酒楼赴宴大约定在晚上七点左右,现在的时间大约是下午五点钟,原本还想去看看师父黄麒英,可是时间上有点紧,还是等忙完这件事再去。

    感觉腹中有些肚饿,吃了一些点心,便在李府周围溜达,消磨时间。

    李府很大,处处可见亭台楼阁,建筑古色古香,王波颇有兴趣的欣赏,在回廊中信步而行,走马观花。

    走着走着,忽然走进一处后花园,前面假山林立,但听得涓涓流水声,眼见得点点梅花红,周围甚是清雅幽静。

    王波有点奇异,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么雅静?不过这片曲径通幽之处的气氛却是让他颇受感染。

    忽听前面左侧传来说话声,是李经婕的声音。

    “堂姐,大冷的天,水池里的鱼都躲在水下不上来,想逗弄逗弄都不成,真是没趣,一点都不好玩,我们回去吧!”

    一个女子声音响起:“你呀,就知道玩,我这里的鱼都被你捉空了,一听到你的声音,都不敢浮上来,都怕了你了!”声音娇柔,煞是好听。

    王波心中一动,心想:“这女孩应该是李鸿章的女儿,看来我闯进人家后院了。得赶快出去才行,免得又被李经婕缠上。”

    正要转身退出去,忽听身后响起一个女尖叫声:“啊!你……你是谁?”转身一看,原来是一名婢女,手上捧着的毛绒斗蓬也掉在了地上。

    “谁?”李经婕飞快跑进假山,待得看清楚,惊道:“是你!你还没走啊?”

    王波心里苦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中午时我刚从天珒回来,受中堂大人厚待,留我在府上休息,刚才睡醒,便四处观赏,由于不认识路,这才走到这里来了。”

    李经婕道:“这么说,你中午答应我的事还没去办了?”

    王波道:“我才回来京城没多久,来到这里之后,还没有出去过,你放心,作为商人,最重要的是讲究诚信,答应了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

    李经婕不信的看了王波一会,这才说道:“好吧,再信你一次,记住明天把我要的东西送过来。当然了,我也不白要你的,我会按照市价把银子结算给你,互不亏欠。”

    王波心道:“现在市面上买我的东西有价无市,所有价格都被黄牛炒得很高,还按照市价结算,什么互不亏欠,说起来你却是赚了。”不过这话也就在心里转了一遍,嘴上却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而已。

    没成想这一笑,对面的李经婕反而不乐意了,眼睛一瞪,道:“你笑什么?我说了会付银子给你,又没占你便宜,你笑什么啊?”

    王波没接话茬,拱手道:“我无意中走到这里,打搅你们了,不好意思,我先行告退。”

    “等等!”

    李经婕冲到王波面前挡住去路,张开双手,正要说话,忽然想起什么,赶紧又收回双手,一把抢过旁边那名婢女手上的斗蓬掩在胸前,警惕的看着王波,见他没什么异样,这才说道:“你先别走!把话说清楚了,你刚才笑什么?”

    王波无可奈何,这小姑娘也太胡搅蛮缠了,只不过笑了一下而已,较真什么啊?

    “婕儿,别难为这位公子。”身后脚步声响,王波转头看去,一个少女从假山外转进来,身形苗条,长相温婉,大约十**岁。

    李经婕噘着嘴,道:“堂姐,你不知道这家伙的品行,他……他……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

    那名少女行了个万福礼,道:“公子,请您不要介意,婕儿她性格天真率直,说话一向直来直去,没有其他恶意的。”

    王波拱手还了一礼,道:“无妨,之前我与婕小姐有过一些误会,我能理解的。我叫王波,不知小姐怎么称呼?”

    李经婕呼地一下挡在那少女面前,瞪着眼睛,道:“你干什么?我堂姐的名字岂能随随便便就告诉你听?”

    那少女嗔怪道:“婕儿!”她歉意的向王波笑了笑,道:“小女子李经璹,小字鞠耦,见过王公子。”

    李经婕道:“堂姐,你干嘛把名字说给他听啊,我听二伯说这家伙是从美利.坚合.众国回来的,跟洋人学了满肚子的坏水呢!”

    “喂!我告诉你啊,别琢磨什么坏主意啊,我堂姐聪明的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你肚子里的那点洋墨水,只配做些稀奇古怪的小东西,在我堂姐面前,你肚子里的那些魑魅魍魉全都原形毕露!”

    “婕儿!”李经璹跺脚娇嗔,面色无奈,只好连连向王波致歉。

    王波把李经婕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只当不存在,丝毫不以为意,大小姐脾气就是爱胡搅蛮缠,不能以常理度之,只需不理会,过不得多久,她自己都觉没趣而偃旗息鼓。

    李经婕对王波这副把自己当透明的态度感到很气愤,怒道:“你你你什么表情啊?不服气啊?那好啊,你有本事就作首诗出来啊,别以为做出什么香皂、沐浴露、圆珠笔那些不入流的东西就把尾巴翘上天了,诗你会做吗?”

    王波好笑不已,不作理会,向李经璹躬身一礼,道:“鞠耦小姐,在下还有事,先行告辞。”转身离去。

    李经婕气得直跳脚,只向堂姐告辞,却不向我告辞,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正要叱骂。

    忽听得王波的声音传过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池畔的杨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小桥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蒿,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虫儿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小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声音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

    李经婕懵逼了,大眼睛眨啊眨,半晌才说道:“念得什么鬼啊?不知所谓!堂姐,你说是不是?堂姐?堂姐!”

    李经璹“啊”的一声,似乎被惊吓了一下。

    李经婕朝她堂姐看过去,但见李经璹玉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晕,目光中羞意绵绵,娇俏不可方物。她奇怪的问道:“堂姐,你怎么了?脸上这么红,不会被冷风一吹,染上风寒了吧?”

    李经璹不由自主的捂着脸蛋,更是害羞了,忙道:“啊……那个……也许是吧……这里风大,我们快回阁楼吧……”也不等李经婕答话,脚步飞快移动,先行离开了。

    李经婕疑惑不解,不过却暗地里却怪在王波身上,心中恨恨:“定然是这个死湮贼冒然闯进来把堂姐吓坏了,我就知道这家伙不安好心,一肚子坏水,登徒子一个!哼!明天要是不把我要的东西送过来,那就是失信,到时我就去你工厂闹一闹,让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想到明天自己单枪匹马大闹王波的工厂,此人落面子,终于可是报仇了,想想就兴奋激动不已,朝王波离去的方向傲娇的哼了一声,转身朝她堂姐追上去。

    王波自然不知道李经婕找麻烦的小算盘,他边念着诗句边走出后院,心想:“我不会作诗,但会抄……不,读书人怎么说抄,是借鉴!借鉴我总会一点的,徐志摩除了会勾搭好友的老婆,做的诗更是让不懂世事的妹子沉沦不已,这个时候用来装笔最合适不过。”

    当晚,王波跟着李鸿章前去会晤恭亲王,他见到恭亲王时发现这个人面色阴骛,看上去有些意志消沉,说起他儿子载澄时,表情极为厌恶、憎恨。

    王波吃惊不已,这父子俩得多大的仇啊?都说父子没有隔夜仇,可这情形怎么看都像是深仇大恨似的。

    直到后来才知道这个载澄太不是人了,自己好色也教坏了同治帝,君臣二人全都染上花柳病,不仅如此,好色得连自己族姑都抢,狂婬无度到令人发指,恭亲王恨不得自己的儿子早死,父子关系虽存,其实情义早已断绝。

    虽是如此,可是该拿的他照样要拿!

    他很痛快,直接了当,只要答应他的条件,他就不追究此事,而且还愿意帮忙把其他人摆平。(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