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五十一章 回京
    林大山听了胡六叔和秀儿的事,二话不说丢下手头上的工作,立马跑出厂大门。

    这时大门外已经聚集了三四十个胡家村村民。

    林大山向狗儿他爹问清楚事情缘由,听到就在前面不远处,而且那伙人也刚走没多久,立即拔腿就跑,其余村民亦是呼啦一下跟着往外跑。

    众人一路狂奔,过了许久,忽见前面一个小树林前停着七八匹马,跟狗儿他爹说的那帮人数目一样。

    林大山心中一喜,终于找到了!发足跑进小树林,但听里面传来一个惊叫声:“啊,别过来,滚开……”

    正是秀儿的声音!

    “在那边!”

    一个村民指着里面大喊一声。

    众人呼的一下全都跑过去,林大山边跑边叫:“秀儿,秀儿……”

    不一会儿,众人就看到七八个人围成一圈。秀儿正被一人按在地上。

    林大山目眦欲裂,大喊一声:“狗王八,滚开!”便冲了过去。

    不知谁喊了一声:“打死他们!救出秀儿,为胡六叔报仇!”

    将近四十个人哗的一下冲了过去,那些八旗子弟惊骇大叫:“你们干什么?造反啊!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啊!”

    林大山冲得最快,一拳打出,正中一人面门。随后身后的人赶上,边喊着为胡六叔报仇,边朝那些八旗子弟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就把那些八旗子弟就被打瘫在地,不省人事。

    “住手!住……咳咳……”

    狗儿他爹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呼呼……快住手!再打,就出人命了!”

    他看到地上那八个人好像没了呼吸一样,猛地一拍大腿,“哎呀,你们怎么就那么不分轻重呢?你们知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有人嘟囔道:“天子脚下,胆敢强抢民女,不管他们什么人,衙门也不敢包庇!”

    狗儿他爹叹道:“年轻啊,你们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懂!唉,这下出大事了!”

    林大山拥住躲在怀里失声痛哭的秀儿,安慰了几句,朗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是我先动的手,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说是这么说,但是这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后来衙门来人了,一看到那些不省人事的人全都惊得目瞪口呆,连话都说不出来,飞快把这件事报上去。

    过不得多久,一大批官兵涌进小树林,现场顿时被围了起来。林大山当场被捉拿,其他胡家村村民早已经带着秀儿离开,暂时无事。

    林大山被带进衙门审问,虽然他一口咬死是一人所为,可是衙门官差顺藤摸瓜,找到林大山做工的香皂厂,当初将近四十人跑出厂,动静太大,哪里遮掩的了,过不得多久,有份参与这起事件的所有村民全都被捉进牢房关押起来。

    事情发展到现在,胡家村的村民这才知道,被打的八个人全是八旗勋贵子弟,其中抢秀儿的那个叫载澄的人是大清朝前议政王、前领班军机大臣、前领班总理衙门大臣恭亲王奕訢的长子。

    知道这事后,胡家村众村民终于明白这次看来捅破天了,那可是皇亲国戚,当朝亲王的长子啊,哪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惹得起的。

    那些被官差捉走亲人的村民顿时失声大哭,打了亲王世子,这可是死罪,要被杀头的!

    林大山等人被关在牢狱里,胡六叔昏迷不醒,秀儿整天以泪洗面,胡家村上下也因为亲人被捉变得愁云惨淡。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胡六叔终于苏醒过来,听了在床头照顾的村民说了之后的所有事情,只说了一句:“拿字条,找王波!”再次昏了过去。

    于是,胡高谷、胡三多就照着字条上写的地址,找到天珒小站的军营来了。

    王波眉头紧皱,恭亲王奕訢的儿子载澄?这事难办啊!

    他转头看向李鸿章,问道:“中堂大人,请问,这件事您听说了吗?”。

    李鸿章点点头,道:“略有耳闻。载澄,恭亲王长子,这个人声色犬马没有一样不好,尤其好色。不过,他与他父亲恭亲王的关系不好。”说到这,他便收住了嘴。

    王波心想:“父子关系再不好,那也是父子,血浓于水,儿子被人打得半死,做父亲的岂能无动于衷。”

    他想了想,说道:“中堂大人,我要请个假,回京城处理这件事,同时想请您帮个忙,能不能帮我约见恭亲王,我想跟他谈谈?”

    李鸿章道:“可以。”

    王波拱手一礼,道:“谢大人。我安排完军务,明天就回京城拜访您。”

    李鸿章点点头,走上马车,带着淮系一派的文武官员离开。

    胡三多问道:“王大哥,那个当官的是谁啊?很大的官吗?”。

    王波望着李鸿章的走远的方向,缓缓说道:“这个年代官再大也没用……不说这些,看你们全身脏的,一路走过来的吧?也不知道雇辆马车,这比你们走路快多了!”

    胡高谷、胡三多缩了缩脑袋,也没说话,只是憨笑。

    王波摇摇头,说道:“我先带你们去洗澡吃饭,等下我们连夜赶回京城。”

    先帮他们做好登记,这才进入军营。

    接着派人带他们去洗澡吃饭,又通知蒲时盛等人来会议室,其实军营现在的训练计划已经上了轨道,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他又不是离开很久,只让他们看住军营,再吩咐几句话便可。

    胡高谷和胡三多不会骑马,王波让人准备了一辆马车,三人连夜赶往京城。

    魏元强带了一个排的卫兵紧紧跟着,他原本还想把整个警卫连都带上。但那可是京城,带兵进京城太过招摇。

    再说,王波现在的身份在满清的朝廷诸公眼里虽然只是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公然带着一百多个兵进京城,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王波当场斥责几句,魏元强只好悻悻作罢。

    第二天中午,终于到达京城,王波先去请了几个京城有名的大夫,然后让胡高谷和胡三多二人带回胡家村替胡六叔看伤情,接着赶往李鸿章府上。

    李府佣人把王波迎进府内,只见大厅上还坐着一个少女,却是李经婕。

    王波不由一愣,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这个李鸿章当皮条客当上瘾了,三番两次让李经婕出现,看来是一定要将我跟她凑成一对不可。”上前行了一礼,道:“见过中堂大人。”

    李鸿章正要开口,一旁坐着的李经婕忽然惊讶道:“咦?是你这个死婬……你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啊?稀奇古怪的!”她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不住朝王波打量。

    王波抬头看了看李鸿章,见他笑吟吟的,只好说道:“婕小姐,这是我自己设计出来的衣服,为了行动方便而已,让你见笑了。”

    李经婕眨眨眼,道:“好笑是肯定的了,不过呢,这身衣服倒也挺别致的,看不出来你还会设计新式衣服,嗯,算你有点能耐吧!”

    “婕儿,好好说话。”李鸿章笑着斥了一句,转而对王波说道:“你来了,坐吧!婕儿,你不是整天说买不到什么香皂、沐浴露吗?那些东西都是他的产业,只要他开个口,你要多少都成。”

    李经婕陡地睁大了嘴巴,表情惊愕,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王波,不敢相信的说道:“什么?都是这个死……家伙的产业?”

    李鸿章呵呵笑道:“这些只是他的一小部分而已,他可是个大商人,手头的产业多的数不清,像你说的那种稀奇古怪的圆珠笔都是他做出来的。”

    李经婕惊道:“哗!真是他的?那种圆珠笔可贵了,可是洋人却是喜欢得不得了,这笔古怪得很,在水里也能够写出字来。听丽莎说,他父亲曾说过这种稀奇古怪的笔在洋人的国家里都买断货了,就算出高价都买不到呢!”

    她脸上满是不敢相信,不可思议,问道:“哎,那些东西都是你弄出来的?”

    王波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点点头,道:“不是,都是那些有技术有本事的人发明出来的,我只是在旁边提供了一些参考资料而已。”

    李经婕撇撇嘴,“我就知道,就你这个死……家伙怎么能这么厉害,一个人就弄出这么多新鲜玩意出来?嗳,既然二伯说这些东西都是你的产业,你能不能卖我点?我不是求你啊,大家钱货两清,谁也不欠谁的!”

    王波不想与这位大小姐多做纠缠,说道:“好,到时我派人送一批过来。”

    李经婕面上一喜,道:“太好了!你那些东西每次刚出现市面上,立即就被哄抢完,买都买不到,你应该叫你的工人多制造点才行。好了,二伯,我去找堂姐玩。”说着她站了起来,脚步轻快,一蹦一跳的,看起来很是高兴。

    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盯着王波道:“你可不许骗人啊!要不然本小姐饶不……咳咳,反正,骗人是小狗!对!你要是骗我,你就是小狗!记住啊!”

    她本想说“饶不了你”的,可是一想到王波的武力值,只得改口,不放心的又说了几句话,这才转身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