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四十九章 胡家村时间 上
    李鸿章又下到各军营查看,见每个营房的内务都干净整齐,那些被褥叠成方块豆腐一般,锅碗瓢盆等等生活用品都条理清晰的摆放好。≯>

    那些奇怪的军服和奇特的军礼王波早已经已经解释过,这种简练的服装更加便于训练,不像旧军装那般臃肿,举手敬礼的军礼,能更添士兵的威武之气。

    如今所见确实如此,所见士兵都是昂挺胸,精神奕奕,身上都散出一种自信自豪感,不像往日那般死气沉沉,面目呆滞模样。

    可是这内务也这么规范,众人看得啧啧称奇!王波只好耐心的解释内务整理的必要性。

    众人一边看一边赞,这种练军模式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连之前请的洋人教习也不见得有这种如此规范的训练方式,众将纷纷称赞王波实乃练兵奇才,更是争相请教练兵之策。

    王波很大方,把手底下士兵的训练本子赠送给他们,说士兵训练的大致方法本子里面都记载,现在军营人手一本,务必人人熟记于心。

    李鸿章又去王波成立的临时军校视察,还特别上了一堂课,听听教官都教的是什么。过后,他对军校很满意,这是培养军事人才所必须的措施,表示大力支持。

    接下来,李鸿章又与王波闭门详谈,由于与法军一战之中,张树声和潘鼎新败得太难看,加上这几天所见,深感洋枪洋炮的新式6军必是大势所趋,军队改革必须进行,他想要大量训练这种新式6军,故而提出要派更多士兵过来交由王波训练。还表示,除去之前的65oo名士兵,其余军费不用王波承担。

    王波当场表示不愿意,管理训练这65oo名士兵已经让他殚精竭虑,再来人,非累死他不可。声称自己只是一介商人,只想经商赚钱,要练兵找其他人。

    李鸿章又说他的商业越来越大,现在局势这么乱,要是工厂没有护卫,恐怕会有盗贼盯上,只要帮忙练兵,可以让他编练护卫军。

    王波更是连连摇头,表示有中堂大人照拂,用不着怕什么盗贼,再说,养兵需要花费太多银子,他好不辛苦才赚了几两银子,享受还没享受够,因为什么练军就又吐出去,划不来。等这两年一结束,只想安安心心做个富家翁,享受人生。

    李鸿章大骂,现今国事动荡,内忧外患,既有才能,为何不思报国?

    王波死死咬住,区区商人,只想赚钱,国事自有朝廷诸公去办。

    两人大吵一顿,不欢而散。

    可是到了第二天,李鸿章好像忘了昨天争吵之事,又有说有笑的跟着王波去军械库视察。

    旁边众人惊讶不已,昨天这两个人吵得几乎把军营都掀翻,只过了一晚上,中堂大人竟然还这么宽待王波,跟前红人正式坐实,有钱有能力,还是深受宠信,王波的身份陡然在众人心里拔高一大截,与之对话也不敢托大,越恭敬起来。

    刘啸等人心里更是拔凉拔凉的,这黑状白告了,说不定还要被中堂大人训斥、惩罚。

    果不其然,视察完军械库之后,李鸿章当着王波的面就训斥刘啸等人,还撤除他们一切军职,待训练结束,看其军事学习成绩再做安排。

    王波全程毫无表示,只静静观看,心想:“昨天试了我这么久,今天又来查看装备,看到军械库槍支大炮种种弹药齐全,这才有所表示,撤职?我呸!过后官复原职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演的真是一手好戏!”

    李鸿章教训完手下,转身笑吟吟的表示全力支持王波所做的一切,在这个军营里,王波做的一切他都不会做任何干预,尽管放手去做。

    由于局势动乱,国是繁重,他要立即就赶回京城处理,又勉励了几句,便由王波等人送出军营。

    众人簇拥着李鸿章向军营大门走去,忽听得大门口传来吵闹声:“军营重地!你们要敢乱闯,我们可就开枪了!”

    一人哀求道:“我们是来找人的,人命关天啊,请各位兵爷行行好,通融通融,我们不进去也成,你帮我们找,如何?我们要找的人叫王……王……”

    “王波!”

    “对对对!王波,王大哥!我们这还有他写的字条,不信,我拿给你们瞧瞧!”

    一名士兵道:“王波不是长大人的名字吗?他们不会真的认识长吧?”

    另一名士兵沉吟片刻,道:“你们在这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谢谢兵爷,谢谢,太感谢了……”

    那名士兵刚转过身,远远看到一大群大官走出来,他小兵一个,对那些大官认识没几个,不过王波他倒是认识。因为每次饷银,王波都亲自坐镇一旁,众士兵早已经把王波这个人记进心里。

    他一路小跑过去,立定敬礼,大声道:“报告长,军营大门外有两个人说认识你,要求见你!请指示!”

    王波举手回礼,道:“知道了,我这就出去看看。”

    那名士兵又敬了个礼,这才转身离开。

    李鸿章在旁看着两人的敬礼以及对话,眼中尽是满意之色,赞道:“王波啊,你练兵本事果然天下无双!只短短半年时间,每个士兵都纪律严明,有板有眼,以前要是有这等强兵,洋人也不敢如此目中无人了!”

    王波淡淡道:“中堂大人谬赞了,末将愧不敢当。”

    两人边说边走到军营大门。

    “王大哥!”“王大哥!”

    两个惊喜的声音一起叫道。

    “站住!”

    王波看过去,只见门口有两个人被大门口的横枪士兵拦住。

    原来是常常跟胡六叔进京城的胡家村小伙子胡高谷和胡三多。

    王波笑着点点头,向李鸿章解释道:“这是我以前在京城认识的两个朋友。”

    李鸿章看过去,呵呵笑道:“你倒是交友广泛,三教九流都有。”

    王波笑道:“在国外见到的都是洋人,回国后看到华夏人觉得很亲切,加上我们都是年轻人,一来二去,很快就认识了。”

    军营重地,不能随便进人。王波和李鸿章等人一起走出军营大门,这才开口说道:“胡高谷、胡三多,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

    刚还没落音,胡高谷和胡三多突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哭道:“王大哥,你一定要救救大山哥他们啊……”

    王波一惊,连忙上前扶起两人,道:“快起来,起来再说!这到底出什么事了?”

    胡高谷、胡三多站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自那天王波写下字条留给林大山他们后,林大山几个人买完村民拜托要买的东西就回到胡家村,跟胡六叔说了王波当官的事,又把字条拿出来,把进工厂学手艺的事也说了,还询问能不能跟王波去当兵,博个好前程?

    当兵打仗,那是要死人的,以胡六叔的小农意识,自然万分不愿意,再说他们也并非是那种饿得没饭吃的农民,自家村里有田有地,只要努力耕种就能混个温饱,不缺那份饷银过活。

    但是,进工厂学手艺倒是还成。可是这么做,纯朴的胡六叔又觉得自己只拿好处,没有帮王波任何忙,太对不住人了,思来想去,决定两边都不去。

    可林大山却隐瞒着胡六叔,拿着字条,和胡高谷、胡三多等几个人一起找到王波说的那个工厂。说是工厂,其实还只是一个香皂作坊,因为大厂房还没建好,现在算是先试试水,看看市场反应。

    那火柴作坊负责人看到东家老爷亲自写的字条,自然不敢马虎大意,一边和林大山几个人套近乎,一边暗下里旁敲侧推,猜测这些人与王波的关系,林大山这几个人都是淳朴的农村小伙子,老实巴交的,毫无心机,没几句话就把与王波认识的过程全说了。

    那负责人听了王波又是帮忙救人又是送礼物的事,自然知道这些人与王波关系非同小可,可是王波字条上又写着让他们从基层做起,慢慢学,想来想去,就安排了个小领班,又可以在旁边学东西,又不用干杂活,待遇也不错,相信这个安排东家老爷一定满意。

    干了一个月,林大山几个人拿到薪资后,全都激动得直哆嗦,他们都是乡下小伙子,是底层的小民,哪里拥有过属于自己的银子,高兴坏了,各自买了礼物带回家。

    胡六叔初初还以为林大山他们不听劝告真的跑去当兵,还为此事大怒不已,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去工厂做工去了。

    他看到白花花的银子,这可是比在田地里刨食强多了。高兴之余又有些纠结,这么做太不地道,老是白拿王波的好处,而他们什么都帮不到人家,心中羞愧不已。可是,事已至此,只好任由林大山他们了,欠王波的情唯有以后再慢慢还。

    随着时间的推移,厂房建好,机器也买回来,香皂的市场反应更是大受欢迎,供不应求。

    工厂每天都需要加班加点生产香皂,满足市场需求。林大山等几个人因为王波的关系都被安排在重要部门,除了基本工资,还有加班工资、基层管理人员的奖金,赚的银子也越来越多。(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