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四十七章 叫我首长大人
    场下寂静一片,所有士兵都望向各自的主将,但见刘啸、陈尚德等人微微点点头,士兵们这才开始依次报数。≧≥≧

    王波见此,面上不动任何声色,这点他也能理解,自己初来乍到,谁认识他?谁服他?

    而且军中军法森严,就算是二十一世纪的军队,各军各营也不能越界号令其他士兵。

    他现在突兀的第一次下命令,众士兵当然要看自己主将的命令行事。

    不过,没关系,对付这种情况王波早有应对之法,不过,这事急不得,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过了一阵,十三个方阵的人数都报了上来,应到65oo人,实到6488人,病假12人。

    王波朗声道:“我初来乍到,不说其他废话,只立三个规矩。第一,服从命令!第二,必须服从命令!第三,必须绝对服从命令!希望你们把这三个规矩牢牢记在心里!”

    “等下解散后,各军各营的主官立即把各个士兵的花名册呈上来。棚目包含及以上级别全都到军机处集合!”

    “最后一点,三天后,就在这个懆场,每人当场一个月的饷银作见面礼。但是!必须本人亲自来拿,不能代领!如有冒领者,就地枪决!”

    “解散!”

    王波转身走下检阅台,在一百名亲兵的簇拥下,前往军机处。

    突然,身后响起如同炸雷一般的欢呼声。

    而刘啸等人却是眉头紧皱,看着底下欢呼的士兵,神色变换,也不知在琢磨什么坏主意。

    不多时,军机处的大院子里里外外拥挤着数百人。

    王波又令所有棚目、队官跟着他的一部分亲兵离开。

    这些基层军官将会被派一个本子,里面写着新式条例、新式军姿、新式队列以及各种新式训练的方式方法。而那些亲兵就会在旁为他们演练,同时也有震慑他们的意味。

    而哨官、营官、统领则是进入一处房间开会。

    王波扫视众人一圈,缓缓说道:“现在我通知你们,你们身上的所有官职现在一律解除,当然这是在这两年时间内。”

    当即有人叫道:“凭什么?我们现在的官职都是拿命换……”

    “啪!”

    王波猛地一拍桌子,喝道:“肃静!我说了这是通知,不是商议。你们只能无条件服从!还有我说话的时候,你们全都要保持肃静。若有人想要说话的话……魏元强,你来示范一遍!”

    魏元强大声应道:“是,长!”他顿了顿,然后又道:“报告!魏元强有话要说!”

    “讲!”

    “我要去上茅房,请批准!”

    王波一愣,禁不住转头看过去,魏元强一本正经的说道:“报告长,我可能有点水土不服,肚子有点不舒服,所以……”

    王波哭笑不得,只好道:“去吧!”

    “谢谢长!”

    魏元强快步走出房间。

    王波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都看清楚、听清楚没有?要说话,先喊报告,自报姓名。”

    众将面面相觑,没人再说话,均想:“手掌?这算哪门子的称呼啊?”

    王波道:“继续刚才的话题。刚刚那个谁,这次就当你不知道规矩,暂且不计你大过。我现在回答你刚才那个‘凭什么’的问题。刚才在校场我已经说了,也给过机会你们离开,你们自己不走,那么就要绝对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

    “在这里,在这两年时间内,就算中堂大人来了,也要听我的,不得任何干预!这句话我说的!到时中堂大人过来,你们可以把这句话如实向他汇报!”

    “最重要的一点!这两年时间里,你的所有吃穿住行甚至饷银都是我个人掏的银子,就凭这点,你就要听我的,无条件服从我!”

    王波再次扫视众将,淡淡道:“还有疑问吗?”

    众人眼珠子转动,你看我,我看你,有些人被王波的话气得面色涨得通红,却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有些人摇头叹气,表情无可奈何。

    王波已经说得很直白,众人还看不清楚形势,那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等了一会儿,没人说话,王波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在这里什么官职都没有,无论吃穿住行还是训练都会和普通士兵一同进行。当然,你们当中有些年纪偏大的我会适当对这些人减少训练难度。”

    “过不了多久我将会临时成立一个军校,我自任校长,教官是我花重金从德意志请过来的军官教习,将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6续到达这里。”

    “你们将会和一批我认为有资格进入军校的普通士兵一起进行新式军事教育,两年后你们能否毕业,也就是学成合格者,我将会列个名单写上评语上呈给中堂大人。到时,你们是升官还是降职就看这两年学到什么,还有我承不承认你们是否毕业。”

    “好了,就这么多,要是有什么疑问或者建议现在可以提出来。好的建议我不仅接受,还有奖赏,甚至会记录进你的评语当中。我从小接受的是洋人思想,不像某些保守人士那么死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嘛,别以为我客套,我是认真的!”

    最后一番话有不少人嗤之以鼻,刚才还说要我们绝对无条件服从,现在又说接受建议,这是要闹哪样啊!

    “报……报告。陈尚德有话要说。”坐在右边位的陈尚德突然道。

    王波心中好笑,淡淡道:“讲。”

    陈尚德朝众人看了看,问道:“军门大人,我们的官职撤除后,那我们这伙人的饷银……”

    王波恍然大悟道:“我没说清楚吗?哦,这个是我疏忽了,很抱歉,诸位。你提得很及时,避免大家出现误会,你这个月加一个月饷银。放心,你们的官职虽然暂时撤除,但是还是按照你们的官职来派饷银的。”

    陈尚德搓着手呵呵笑道:“谢谢,军门大人。”

    王波微笑道:“别叫我军门大人,你们可以叫我长大人。不是手掌啊!脑的,长大的长,一之长,长!当然,军校成立后,你们还可以叫我校长。好了,还有什么疑问没有?”

    众人不吭声,这还能说什么,都被一撸到底成为小兵一个,以后训练连小小的棚目长的话都要听,吃穿住行也跟普通士兵一个样,以后带兵还有什么威严而说,一想到这个问题,众人心里老大不是滋味。

    人生的大起大落变化得太快,众人都觉得有点难以接受,一时间有的人变得垂头丧气,有的人对王波这个罪魁祸怒目而视。

    王波把众人的脸色一一看在眼里,心想:“恨我就对了,要是都跟我打好关系,李鸿章不立马炮制我才怪。再说,我也不想跟你们攀关系,我看中的是那些基层军官。你们虽然对他们还有影响力,但是我会用这两年时间慢慢消除的。”

    那些棚目、队官接受徐坤达、孔良东等人的急训,哨官也被分开接受急训,营官、统领的王波留给他们一个面子,不让他们跟随普通士兵一起训练,却是让魏元强去训练他们。

    这家伙对这些上官早已久存积恨,他自认为自己明明有本事,可是就是被这些人压着,老是得不到升迁,训练起这伙人自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缩手缩脚。

    三天后,运送物资的队伍6续来到小站,王波让人抬着一箱箱银子摆放懆场上,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住。

    王波亲自向众人派饷银,还声明在这两年时间里,一定会亲自来监督,务必让人人都能拿到足饷,从根本上杜绝一切克扣饷银、喝兵血的行为。

    这声明得到广大官兵的坚决支持、坚决拥护,众士兵表示一定积极响应王长的决策,认真履行一切训练计划,绝不弄虚作假,踏踏实实,吃苦耐劳,强化本领,践行强军目标,有效履行使命,为实现华夏强军梦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王波对此很满意、很欣慰,特别指出,要建设一支服从命令、本领精湛、作风过硬的强兵队伍,就要加强队伍教育管理,严肃各项纪律,强化军人精神和懆守,确保队伍可靠、干净、过硬。强调自己一定会满腔热忱的为众官兵排忧解难,为他们创造良好的训练、学习、生活条件。

    接着,各名官兵还分到特别定制的棕绿色军服和被褥,众人对王波那一群亲兵的军服早已经眼热不已,觉得那套军服穿在身上,再扎上武装带,昂挺胸之际,整个人都显得英姿勃勃,雄壮威武,比之那套像裙子一样的军服要威风百倍。此时终于到手,所有人都欢呼不已。

    王波趁众人兴奋激动之中,当即提出要把各军各营打乱,重新组建新军新营。这件事被刘啸联合大部分军官做出反对,他们能坐上高位,就是靠手底下这些士兵拼出来的,王波这是要绝了他们根基,自然也就引起大反弹。(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