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四十四章 记名提督
    李鸿章道:“严格来说,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一个交易!你借我的名头招摇撞骗开工厂,我让你个人出资帮我训练士兵,有来有往,这不算欺负你吧?”

    “呃……不算……”

    王波心里腹诽:“什么招摇撞骗啊,你都说这是交易了,我还没说你空手套白狼呢!6500人新式陆军,这得多大的窟窿啊!”

    李鸿章继续道:“你不用摆出一副吃亏的模样,这对你来说只是在商言商罢了。言归正传!6500名官兵我都安排好了,你要训练他们,名义上也要师出有名,我替你要来一个官身,记名提督总兵衔,到时能不能震住所有官兵就看你自己的能力。”

    “人我已经安排在天珒小站,那里还驻扎着周盛传和周胜波兄弟两人麾下的盛字军,到时有什么事,你们也可以相互照应。至于你的亲兵营,你自己去招募。”

    王波听到天珒小站时觉得甚为熟悉,随即猛地想起北洋军阀的袁世凯,整个人如遭电击,袁世凯不就是因为在小站编练新建陆军,这才有了后来影响着华夏近代历史的北洋军阀吗?

    他不由心想:“经我这么一搅合,蝴蝶效应之下,袁世凯的北洋军阀恐怕不复存在了吧?”

    管他的,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也是个卖国贼,不存在那就最好。

    但听李鸿章说道:“该安排的我都已经安排好,现在外面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我最多给你两年时间练兵,你清楚了吗?”

    王波郑重道:“明白。请大人放心,两年后,6500名新式陆军我一定训练出来!”

    李鸿章点点头,道:“给你三天时间准备,立即赶往天珒小站。我还有事,你去吧!”

    王波行了一礼,退出书房。

    两年时间练兵,单凭自己这个军事能力连半吊水都及不上的小白肯定是办不成,得请专业人士才行。

    现在国人的军事水平大都还处于冷兵器的旧式思想,对热兵器新式陆军这种模式还不甚理解,还得借助洋人的先进军事思想才行。

    请哪一国的军官帮忙训练呢?

    王波皱眉苦思,以他这个历史小白、军事小白身份,只知道现在的外国人当中,英格兰、法兰西是公认的海军强国,但是陆军怎么样还不知道,能打败满清,那是因为满清太过落后。

    米国还不是后世的那种超级强国,才刚刚开始奋发追赶。沙俄呢,好像后来跟倭国打了一场,输了,这个也不行。

    德意志嘛,这个可行。连续挑起两次世界大战,以一个国家单挑欧洲,乃至全世界,这个陆军战绩够强,就她了。

    虽说现在淮军也接受德意志军官的教习,可是其思想还是保守的,真正的热兵器训练方式根本没学到手,究其原因还是思想没有转变过来。

    可是,怎么才能让这些人接受新式军事思想,这又是一个难题。封建保守思想根深蒂固,不是说变就能变的。

    想到这,王波顿觉一股无礼感涌上心头,人数少,所受的阻力就小,因此之前的那一百个人很容易就被他镇压下去。可现在人数多了,其中有多大的阻力可想而知。一味的镇压,到时真闹起兵变,那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王兄弟!”

    一个声音响起顿时惊醒苦思中的王波。他抬头看过去,不远处站着笑容可掬的唐仁廉。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李府的大门口外面来了。

    王波眉头松开,笑道:“唐大哥!”

    唐仁廉走过来,拱手道:“恭喜你啊!一眨眼功夫就成了提督,老哥我羡慕死你了!”

    王波道:“什么提督啊,我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这就是个临时的职位而已。再说,前面还挂着两个字,记名!对了,这记名是什么意思?我刚回国,对这里面的道道不懂。”

    唐仁廉哈哈笑道:“记名提督就是说,现在提督的位置已经满员,得等到有空缺你才能真正当上提督,不过,却是可以领提督的俸禄。”

    王波恍然大悟:“敢情是有名无实,虚的!”

    唐仁廉道:“还不知足?想我打了半辈子的战,拼死拼活到现在才坐上提督这个位置。而你……唉,人比人气死人!不说也罢,不说也罢!走,我们去喝一杯,再不喝,过了今日,不知猴年马月咱们哥俩才能再次坐在一起喝酒了。”

    王波惊道:“唐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唐仁廉上前把住王波的手臂,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我们先去酒楼,边喝边聊。”

    过不多时,两人来到酒楼。等酒菜上完之后,便让所有在旁侍候的人退下。

    两人先是喝了几杯酒,说了一会话,气氛渐渐热闹起来。

    王波道:“唐大哥,刚才在门口你说的话我有点不明白,现在可以说了吧?”

    唐仁廉道:“我被委任到广東去了,新的官职是广東水师提督,明天就走。这广東与京城相隔数千里,这一去,咱们哥俩恐怕很难再聚,趁着今晚还有时间,咱哥俩好好喝一顿,不醉不归!”说罢,拿起酒杯,仰头便喝。

    王波一愣,先把酒杯喝空,忙道:“广東水师提督?唐大哥,你原本是负责骑兵营的,怎么突然就去做水师提督了?这……中堂大人是怎么个意思?”

    唐仁廉摇摇头,道:“大人运筹帷幄,个中意思我也猜不出。不过,现今你是自己人,我不怕跟你说……”说着,他左右瞧瞧,声音压低,“张之洞上个月升任两广总督,我想和这个有关系。”

    王波一愣,张之洞?这是谁啊?

    没办法,他知道李鸿章也就是因为那些年的愤青行为,知道此人签了许多不平等条约这才去上网了解。而张之洞嘛,他本就是历史小白哪里知道这号人物啊!

    不过,从唐仁廉的话中可以听出,李鸿章与张之洞是敌对关系,两个派系的。

    他赶紧问唐仁廉,这张之洞何许人也?

    这才得知,这人十六岁就中了顺天府解元,后来被慈禧老太婆钦定为科举的探花,接着授翰林院编修,历任教习、侍读、侍讲、内阁学士、山西巡抚,因为与法兰西开战,上个月就被慈禧老太婆升任为两广总督,署理战事去了。

    王波细细想了想,这应该是属于朝廷的派系之争,李鸿章这样做一半是为了应对中法之战,一半是预先埋下钉子。

    想了一会儿,管他的,自己眼前还有大把的事等着去做,哪里有空去想其他。

    接下来,两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直喝到天黑,均都喝了个大醉,不省人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