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五章 有赏有罚
    王波为接下来的训练陷入沉思,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时间太短了,容不得去增进感情,必须要让他们畏惧自己,每下一个命令,他们必须执行,不执行就要想到起后果有多重。≯

    当然,要想马儿跑就要给点愺他们吃,除了空头支票,还要让他们看到有实质的存在,徐坤达、孔良东就是好例子,留下一个空位让他们竞争,激他们的上进心,接下来再采取一系列的奖励,或许有搞头也说不定。

    计划修改完以后,这才去洗漱一番,原本还打算学现实世界的军队来个夜间紧急集合,可是想了想,这才第一天暂时还不用这么严格,饭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一下子绷得太紧,到时出现逆反效果可就不好了。

    不过,去士兵营房查看,帮忙盖盖被褥之类的人性化关怀倒是可以的。

    第二天清晨,天色才蒙蒙亮,王波就来到营房。

    此时的士兵营房除了打鼾声,就是静悄悄的,没有其他杂声。

    王波提着铜锣,“咣咣”的打响,并且高声大喊:“起来,全都给起来!”

    被吵醒的士兵们当即破口大骂,可是待得听清楚那声音是王波,只得硬生生的把叫骂声咽下肚子,虽然心里极不情愿,可是一想到王波那副笑里藏刀的表情,纷纷爬起身来,边套上衣服,边往外跑。

    十分钟后,士兵们全都集合在空地上,有的还是睡眼惺忪,有的衣服鞋子都还没穿好,个个耸拉着脑袋,站没长相,队形虽然没乱,不过这副松松散散的模样哪像一个军队,简直就是一群闲杂人聚在一起,跟现实世界的城管倒是有的一拼。

    其中还有人是时不时挑起眼皮瞪向王波,目光中满是怨恨,嘴皮翻动,嘟嘟囔囔的在那暗暗咒骂。

    王波板着脸,道:“你们按照昨天教过的先自己报数。”说罢,他便转身走向营房。

    等看到士兵的各个营房里凌乱的景象,这哪是什么军队营房,简直就是一狗窝,垃圾堆,只看得王波一肚子的怒气。

    再次站在士兵们的面前,徐坤达小跑上前,大声道:“报告,总人数一百人,实到九十九人,一人病缺,请指示!”

    “归队!”

    “是!”

    徐坤达跑回队伍当中。

    王波怒气腾腾的扫视众士兵,所有人都觉背脊一凉,不知道这位阎王一大早的怎么又生起气来了?

    阎王一词是昨天晚上时大伙一起给王波起的外号,暗指他不近人情,严厉无比的作风。

    突地,王波破口大骂:“你们看看你们自己营房,这是人住的吗?又脏又乱又臭,给狗住都嫌!昨天才刚刚搭好的营房,才一晚上的功夫就被你糟蹋得成了垃圾堆、粪坑,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众人被骂得噤若寒蝉,心里却在想:“哪里脏哪里乱哪里臭了?我们怎么没觉得,明明很好啊?我看你是鸡蛋里挑石头才对!”

    “现在我宣布,从今天起,每天早上卯时(早上5点至7点)两刻必须起床,洗漱、整理内务等等,给你们半个小时,六点准时集合,如有违背,第一次罚跑二十里,第二次扣一个月饷银,第三次就给我滚蛋!”

    众人听了俱都大惊失色,这么早起来暂且不说,罚跑也算了,但是还扣饷银,所谓当兵吃粮,没饷银拿这可是要了他们的老命啊!就知道往后的日子不会好过,可是这也太苛刻了,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王波喝道:“吵什么!我之前怎么说的,一晚上都忘干净了?“

    众人想起言条规,顿即全都闭上了嘴,大气都不敢喘。

    “现在我去给你们示范一个真正的营房应该是什么样!”

    王波让人掀在帐篷,向众人展示了二十一世纪军队标准营房的摆设,折叠成方块豆腐的被褥,锅碗瓢盆、衣服鞋袜等等怎么细致分列,全都一丝不苟,严谨至极。

    霎时间,整个营房焕然一新,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是营房吗?这……恐怕皇宫里面的摆设也就是这般细致了!

    “全都给我记清楚了啊!此后每天早上我都会检查,到时我会按照你们的整理情况做出一个名次排列,获得第一名的营房,所属士兵每人奖励一钱银子……

    士兵们一听到后面的话,全都两眼放光,要不是碍于言条例,恐怕都齐声欢呼起来了,当兵吃粮、当兵吃粮,不就是为了那点饷银养家糊口吗?

    这些人当兵这么多年,由最初懵懂的新兵蛋子变成现在的兵油子,之前什么保家卫国、建功立业都觉得是虚无的,最重要的还是填饱肚子和那仅有的饷银,现在只是收拾收拾营房就有银子可拿,个个都高兴坏了。

    王波看到众人兴奋激动的表情不由暗暗摇摇头,果然还是财帛动人心啊!不过,这种强烈的反应也正是他所需要。

    他继续说道:“……别高兴的太早!落在最后一名的,会被惩罚为所有人洗衣服、臭袜子,反正那天你们有什么东西需要洗的全都可以拿出来,谁叫他们自己偷懒!懒人就必须要狠狠的折磨他!”

    “同时这些懒人的早餐只能吃点没有油盐的粥水,大肉馅包子和香浓的骨头肉粥与他们无缘!要是连续三次排在最后一名,全部人扣除当月饷银!”

    听到这,士兵们已经变得有些惊慌起来,又是扣除饷银啊,这真是要命了啊!这样扣罚,这兵就白当了!纷纷朝左右不同营房的人看去,眼神既紧张又提防,似乎有了些许竞争的意味。

    这时,众人当中有人举起手来喊道:“报告,赵德刚有话要说!”

    “讲!”

    赵德刚呵呵讪笑着,双手搓动,口中说道:“大人,那个……训练期间有没有其他奖赏?”

    众人听了眼睛一亮,全都充满期待的朝王波看去。

    王波没有立即说话,朝众人逐一扫视,吊足他们的胃口,这才淡淡说道:“训练还没开始,就想着要奖赏?”

    众人眼神一暗,全都极为失望。

    “不过!先看看你们表现,要是好的话,这个建议我可以考虑考虑!”

    众人大喜,有戏!

    “当然,有赏就有罚,至于怎么安排,那就要看你们……”

    众人齐声道:“大人放心,我等必定遵照大人您的命令,严格训练,绝不敢有丝毫懈怠!”

    王波喝道:“干什么啊?全都忘了言条规了?全体受罚!无组织无纪律!现在立即回到各自营房整理内务,半个小时后,带齐装备懆场集合,负重跑二十里!解散!”

    众人暗暗叫苦,这不是为了响应你嘛,好端端的怎么生气罚起我们来了?牢骚归牢骚,该做的还是得去做。(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