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七章 先干为敬
    场上众将眼观鼻,鼻观心,如同庙里供奉着的佛像似的,无人出声回应。

    刘胜安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轻蔑的朝王波看去,要不是碍于李鸿章在上面压着,恐怕此刻他早已经大笑出声。

    过了许久,忽听一人朗声说道:“我唐仁廉愿借王兄弟一百兵勇。”

    王波转头看去,原来是刚才进门前看到的与刘胜安有争执的那个人。

    李鸿章看了一眼过去,点点头,道:“好。刘胜安可在铭字营挑选三百人,王波便在仁字营挑选一百人,一个月后,在校场练兵比试。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们都下去吧!仁廉,你在外面等等,我与王波说几句话。”

    唐仁廉道:“是,大人。”

    不一会儿,众将全都离开了大堂,只剩下李鸿章和王波两人。

    王波不知道李鸿章要对自己说什么,不过,却知道他对自己有很好的印象,不然,不会贸然带自己来他的兵营。这是个机会,他要好好把握住。

    虽然显得有些懆之过急,不过,时不我待,再过十年就是甲午之战,之后就是慈禧老太婆抽风让各帝国列强有了借口,进而发生八国联军入侵华夏,时间不多了,必须争分夺秒。

    但听李鸿章说道:“我再问你一次,你一定要跟刘胜安比试?”

    王波道:“中堂大人,刚才的事你也看到了,那个刘胜安咄咄逼人,我要不应允,枉为七尺男儿!”

    李鸿章道:“那你可知军中之事非同小可,不能儿戏?”

    王波慨然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要是输了,军法如何处置我毫无怨言。”

    李鸿章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准备吧。一个月后,我会过来的。”

    王波躬身行了一礼,转身走出大厅。

    李鸿章看着王波的背影,面上神色依旧是毫无半点涟漪,不过双眼却是精光赫赫。

    王波刚一走出大厅,便看到等候在外面的唐仁廉,快步上前,抱拳一礼,道:“谢谢将军刚才出言借兵,在下感激不尽,此恩此情我王波记住了,日后定有回报!”

    唐仁廉哈哈一笑,道:“什么恩不恩的,我就是看不惯刘胜安那厮嚣张、不可一世的嘴脸。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我营中再作详谈,如何?”

    王波道:“好,在下就听将军的安排。”

    唐仁廉道:“别将军将军的叫,太生份了,我叫唐仁廉,我年纪比你大,别怪我托大啊,唤你一声王老弟,怎么样?”

    王波立即叫道:“唐大哥!”

    “好,爽快!”唐仁廉高兴的执起王波的手,道:“王老弟,走,咱们哥俩回营去。”

    王波跟着唐仁廉走近一处营地,但觉地面震动,远处传来隆隆马蹄声,好似万马奔腾。想起唐仁廉和刘胜安在大厅争执时,唐仁廉提起过他是骑兵营的,这才释然。

    过不多时,进入一间办公处所,里面已经准备好桌椅,上面摆着几碟荤素菜。

    唐仁廉哈哈笑道:“王老弟,军营简陋,还不许喝酒,只能略作表示,以此欢迎你的到来,你可千万别见怪啊。日后,这宴席我定当补上!”

    王波道:“唐大哥太客气了。”

    “来来来,咱们坐下边吃边聊!”

    唐仁廉拉着王波坐下,拿起一个杯子,道:“没酒喝,那就以茶代酒。来,我敬你一杯,敬我们能够相识的缘分!”

    王波忙拿起面前的杯子,站了起来,说道:“不,唐大哥,应该是我敬你才是。刚才在大厅,中堂大人问谁愿意借我一百兵勇,当时没有一人出声,只有唐大哥你仗义相助,这一杯,我先干为敬!”说罢,仰头一口喝下。

    “好!”唐仁廉大叫一声,也跟着站起来,举起杯子仰头喝下。

    两人高高的举着空杯,相互对视一眼,均都哈哈笑了起来。

    唐仁廉道:“王老弟,来,坐下。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困惑,我为什么会出声帮你,对吧?”

    王波倒也没有立即出声回应,只是静静听着。

    唐仁廉继续说道:“如今你我既然是兄弟了,我也不怕跟你说,我和刘胜安那厮早有怨隙。当年打捻军时,我原属曾大帅的湘军霆字营,当时的统领是鲍超大人。同治六年,我们霆字营与中堂大人的军中大将刘铭传所统领的铭字营一同在安陆尹隆河夹击捻军。”

    “当时鲍统领和刘铭传已经约定一同发动进攻,可是刘铭传为抢功而下令提前单独进击,结果遭遇捻军痛击,部下损失惨重,连铭字营的两名部将刘殿魁、田履安都当场阵亡,他们深陷重围,只能坐以待毙。”

    “鲍统领对刘铭传的抢功行为毫无怨言,更是带兵奔赴去救铭字营所部,最后窥准时机,在捻军背后发起猛袭,这才反败为胜。”

    “按理说,这样一场胜仗鲍统领是大功一件,更是对铭字营仁至义尽,可是事后,却被刘铭传反咬一口,鲍统领反被诉为虚冒战功。此后,鲍统领郁愤成疾,执意辞官回籍,便把霆字营所部尽皆遣散。后来我被中堂大人留了下来,随后奉命组建骑兵营,这才有了现在的仁字营。”

    说道这里,他愤愤的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但听“啪”的一声,他那杯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道:“鲍统领被刘铭传所诬陷,这口气我怎么都咽不下去,故此我仁字营与他们铭字营历来不和,每每有所争斗。”

    “哈哈,说起来还真多谢你啊!这些年来,他们铭字营仗着人多,极尽手段欺负我仁字营,我们人少争不过,只能忍气吞声,刚才见你三言两语就把刘胜安那厮弄得丢了面子,他那副吃瘪的表情一阵红一阵青的,精彩至极,看得我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啊!”

    “哈哈……刘胜安这厮应该也是被气疯了,为了找回场子,就仗着他们铭字营人多,倚势欺人,要跟你比试排兵布阵,竟然被逼得用如此手段找台阶下,哈哈,痛快,痛快!来来来,我们再干几杯,今日之事真是痛快至极!”

    王波心想:“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还没进门就听到他们两个的争吵声。湘军?曾大帅?在满清末期最出名的湘军就是曾国藩部下的湘军,应该就是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