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三章 登徒子!
    “咦?”那少女突地一愣,道:“你不是我二伯家的马夫吗?”

    马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见过婕小姐!”

    王波把跨上马车的脚放下来,双手抱在胸前,颇感兴趣似的朝这位婕小姐看过去。

    心想:“嗯,看她年龄最多也就十五六岁,胸前竟然这么凸出,这样的年龄算是童颜那啥了,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千金小姐就是不一样,营养就是足,不仅大,还长得白白嫩嫩的,够水灵。”

    那少女似乎感觉到王波的目光有异,禁不住低下头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突地“啊”的惊叫一声,双手赶紧抱在胸前,口中骂道:“你……你……无耻!登徒子!湮贼!”眼中顿时变红,泫然欲泣。

    王波一愣,这……我都没怎么着你,不就是看了一两眼,至于吗?好像真被人非礼了似的!

    他说道:“你别乱骂啊!呐,还好旁边这位大哥也在,这位大哥你看到了,也听到了,我跟她隔得这么远,碰都没碰过她,她胡乱骂人,我是中堂大人请来赴宴的,你得为我作证啊!”

    那马夫傻眼了,一会看看王波,一会又望望那少女,一个是中堂大人请来的贵客,一个是中堂大人的侄女,两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大人物,赶紧闭上嘴巴,眼观鼻,鼻观心,只当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神仙打架,关他一个小人物什么事。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刘全的声音传了出来:“老爷,婕小姐就在外面,那贼小子手段恶毒,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王波回头一看,只见一名中年人拄着拐杖当先从李府大门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刘全等数个家丁。

    但听那少女悲叫一声:“爹!”飞快的跑过去,扑进那中年人怀中,呜呜哭道:“爹,这死湮贼欺辱女儿!您老人家要为女儿做主啊!”说着,她扭过头来恨恨的瞪了王波一眼,哇的一声,又埋下头痛哭起来,好像真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那中年人朝王波看过去,不由一愣,这不是二哥请来的那个年轻人吗?难道此子品行不端,见自己女儿姿色美貌,便起了调戏之心?

    他皱眉道:“婕儿乖,你先别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仔细跟爹说说!”

    那少女抽抽噎噎的把那天王波阻拦她马车的事说了出来,又把刚才王波盯着她月凶脯看的事小声的说了一遍,所有事情起末她倒也没有故意夸大来讲。

    那中年人哭笑不得,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他道:“婕儿,你的马车撞人在先,本就是你的不对,而且你还诬赖人家讹诈你……”

    那少女插口道:“是刘全说的!”

    那中年人回头看了刘全一眼,面色陡地变冷,“刘全,你胡言乱语故意教唆小姐,你目的何在?”

    刘全扑通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说道:“老爷,小……奴才知罪!”

    那中年人冷冷道:“你走吧,我李府没有你这种恶奴。”

    “老爷,求求您别赶奴才走,奴才打小起承蒙老爷您开恩收留,求您看在奴才全心全意侍候您十几年的份上,饶恕奴才这一回吧!小姐,小姐,奴才知错了,那天是奴才胆大妄为骗了您,那小姑娘几个人并不是要讹诈您的,是奴才见您急着回家,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才故意这么说的,您原谅奴才吧……”

    那少女见刘全又是磕头又是痛哭流涕,额头都磕出血来了,心存不忍,道:“爹……”

    那中年人斥道:“你别管!都怪我平时太过骄纵你了,撞了人都还不自知,任由下人蒙骗,幸好没闹出人命,要不然这事还不知怎么收场!这等恶奴,今日敢仗势欺人,蒙骗主人,他日必出祸事!来人!给我把他轰得远远的,免得我看见他就来气!”

    “是!”

    “老爷,老爷,小姐……”

    两个李府家丁拖着不断嚎叫的刘全渐渐走远。

    那少女见自己父亲发这么大火,整个人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眼角余光瞧见马车旁的王波,怎么看都觉得这个湮贼好像是在幸灾乐祸,想到刚才这个死湮贼还盯着自己的月凶脯看,心中又气又恨,咬牙切齿,目光死死的瞪了过去。

    王波始终不发一言,静观其变,这种事就跟现实世界一个公司老总骂自己的属下员工,他一个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突觉那少女瞪着自己,目光中满是怨恨,看来是把这件事全都怪在自己身上了,心中不由觉得好笑,小姑娘一个而已,丝毫不用在意。

    那中年人向王波拱手说道:“我是中堂大人的三弟,我叫李蕴章,小女无知,冒犯阁下,还请多多包涵。”

    王波还了一礼,道:“无妨,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请你和令千金不要见怪。”

    便在这时,大门内传出一个声音:“蕴章,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那少女眼中一亮,恨恨的朝王波瞪了一眼,似乎在说你给我等着,本小姐还不信治不了你!

    她眼泪陡地再次夺眶而出,叫道:“二伯!”脚步飞快,瞬间就扑进从门口走出来的一个人的怀里。

    王波抬眼看去,原来是李鸿章。此时的李鸿章已经换上一身满清官服,看来是要回出门办公了。

    李鸿章道:“呵呵,原来是婕儿来了。好好的,哭什么呀?”

    那少女悲道:“二伯,刚刚有个湮贼要欺……”

    “住口!你胡说些什么啊?”李蕴章突然一声爆喝,那少女瞬间闭上了嘴巴,扭过头来怔怔的看着他爹,连眼泪都止住了,整副表情看起来好像一直受惊吓的小兔子,睁着两只大眼睛,显得可怜兮兮的。

    李鸿章道:“蕴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婕儿,你先进去找你堂姐玩,我跟你爹有事要谈。”

    那少女小声的应了一声,畏畏缩缩的看了她爹一眼,也顾不得再去瞪王波了,转身赶紧走进大门。

    李鸿章走了出来,这才注意到外面站在马车旁的王波,顿了一下,似有所悟,呵呵笑道:“王波,你还没离开?”

    王波抱拳道:“李大人。”

    李鸿章点点头,他朝李蕴章看过去,道:“蕴章,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发这么大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