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二章 不许走!
    王波该装的也装了,更是投其所好,谈及海军,北洋水师是李鸿章一手创建,这在闭关锁国,封建保守思想严重禁锢的满清中也算是属于另类,猜想自己应该在他眼中留下了好印象。

    虽是如此,面上依然装出一副忧国忧民的神色,但碍于李鸿章“只聊风月,莫谈国事”的说辞,欲言又止,眉头紧锁,显得心事重重。

    李鸿章眼中目光频频朝王波看过去,似乎看起来很满意,对于王波忧愁的神色只当作没看到,宴席中,他反而对王波的个人私事比较关注,问他成婚没有,有没有中意的对象等等事情。

    王波自然又捏造一番谎言,说近些年在美利.坚合.众国一心忙于家族产业,余下时间都在习武强身健体,对个人私事不甚关心,后因为父亲因病去世,遵照遗言,就匆匆结束国外的产业,赶回国内。

    他也不怕李鸿章派人去查,再说,以现在国人的目光,缺乏对外国情况的了解,哪里能够查得出什么,就算去查,那得查到猴年马月。

    李鸿章身居高位,专门抽出时间宴请王波这个白身已是少见,宴席过后,他便让人送王波出府,还赠送了很多礼物,吩咐下人用马车送其回去,至于其他事却是一概不提。

    王波猜想那些礼物应该都是些金银绫罗绸缎之类的东西,这些阿堵之物他一点都不放在眼里,他只关心李鸿章此刻究竟是怎么想的,他自认为自己一番诉说的表演堪称影帝级别,或许骗过李鸿章了吧?

    想了一会,觉得多想无益,反正该做的已经做了,至于结果如何,交给时间来解决吧!

    李鸿章吩咐下人送走王波后,回到后堂,不一会儿,一名中年人走了进来,他道:“蕴章来了,坐吧。”

    “是,大人。”

    “这是家里,官场那套收起来吧!”

    “是,二哥。”

    来人是李鸿章的三弟李蕴章。

    等一名仆人奉上茶,李鸿章说道:“蕴章,刚才你在后面也听到了,你对此人怎么看?”

    李蕴章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才说道:“听其言语,不像寻常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有几分傲气。说起那个美利.坚合.众国……我虽不了解,不过此人说的头头是道,条理清楚,或许真的是从海外归来的,至于真假还有待确定。”

    “最后一番策论,倒也是言之有物,眼界是有的,也有几分才学,至于是不是赵括之流尚不可知。”

    李鸿章笑道:“你说的倒是谨慎。”他笑了几声,便陷入沉思,过了许久,缓缓说道:“此子有点像我年轻的时候,年少轻狂,恃才傲物,自信十足,仿佛天下之事了然于心,当年承蒙恩师谆谆教诲方才……唉!年轻人嘛,才高气盛,锋芒毕露倒也是能够理解。嗯,听其言,观其事,再看看吧!”

    王波走出李府,迎面便见到一辆华丽的马车远远行来,那两头白色的纯种高马格外眼熟,细细一想,猛然醒悟,这不是那天撞伤胡六叔的闺女秀儿的马车吗?

    脑中顿时闪现出两个青春靓丽的少女面孔,一个自称是李鸿章侄女的华夏少女,一个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少女。

    “好哇!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小姐,你快看,那天在马家堡火车总站欺辱你的人找到了!”驾驶马车的刘全赶紧勒停马车,口中大声叫喊,眼睛也是怨恨无比的死死盯着王波,那天他的手被折断,这个仇他一直记着呢!

    “真的?在哪?”车厢的帷幕顿时被一把掀开,正是那天被王波吓跑的少女。

    “在那!”

    那少女顺着刘全指的方向望过去,眼睛陡地睁大,眼中顿时冒起两股熊熊怒火,两条小柳眉也竖了起来,陡地尖声叫道:“你别跑!快下去啊,你个狗奴才还不快点下去给我捉住他!”

    刘全支支吾吾道:“这……这……”他想起那天被王波扭折手的情景,下意识捂住手臂,畏惧的看了王波一眼,“……小姐,他会武功,小的打不过他……”

    那少女骂道:“没用的东西!这里是我二伯家,你不会进去叫人啊!快点!要让他跑了,我打断你的狗腿!”

    刘全忙道:“是是是,小的这就进去叫人!”他跳下马车,一溜烟跑进李府。

    “笨蛋!蠢奴才!”那少女骂骂咧咧的跳下马车,气冲冲的向王波跑过去,跑了没几步,陡地想起了什么,霍地停住脚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王波骂道:“你别跑啊!那天你阻拦我马车,不仅欺负我,还敢污蔑我李家,我要告诉我二伯,一定要跟你好好算算这笔账!大丈夫敢做敢当,你要是跑了,你就是缩头乌龟!小王八!”

    王波看着那根宛如嫩葱似的小手指,心中好笑,道:“谁说我要跑……”说着,缓步走向前面停在路边的马车。

    “你你你……你还说没跑!那你现在在做什么?”那少女又惊又急,想要冲过去阻拦,可是想到王波的武力值,却又不敢过去。

    王波道:“我还没说完呢!我现在跑了吗?我走而已,这是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你不会是理解不了走和跑的含义吧?唉,不识字的人就是可怕,什么都不懂!”他摇摇头,故意的深深叹出一口气,看过去的目光极为怜悯、同情。

    “谁说我不识字了!你……你……这是强词夺理!歪曲字面意思!”那少女大怒,急得直跳脚,“你站住!是男子汉就站着别动!”

    王波摇摇头,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很明显就是个男子汉。也是,你一个小姑娘家家又没见过男人的身体,哪里知道什么叫做男子汉。再说,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叫我站住就站住,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无耻!”

    那少女气得整张小脸都胀得通红,眼见王波抬脚跨上马车,贝齿紧紧咬住下嘴唇,心下一狠,迅速冲过去,张开双手挡在马车前面,大声叫道:“不许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