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章 王师傅!
    王波正沉浸在黄飞鸿那种大义凌然、无畏无惧的英雄气概当中,心中阵阵感叹:“这种宗师风范,无与伦比的个人魅力,果真是让人不知不觉中为之折服。勇者无惧,仁者无敌,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做到啊!”

    但觉耳中听得李鸿章的问话,霎时间惊醒,回过神来,连忙答道:“我师父是广東十虎之一的黄麒英,黄飞鸿是他儿子,他的武功是由我师父领进门的,所以我就是他的师弟了。在广東鼎鼎有名的宝芝林药馆便是我师兄所创立的。”

    “广東十虎?黄麒英?宝芝林?黄飞鸿?”李鸿章若有所思,他出了一会神,随即神情一收,朝王波看过去,微笑道:“王波,你明天来我府上一趟,我请你吃一顿便饭,如何?”

    王波甚感疑惑,李鸿章身居高位,现在的身份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对自己如此客气呢?不过,他也有意要接近李鸿章,既然对方主动出言相邀,自然欣然答允。

    随后,王波便被一名官员带离会场,这场狮王争霸赛如何落幕,那是朝廷的事,他看得出来李鸿章似乎有些意兴阑珊,不知道是因为刺杀一事,还是被黄飞鸿说的话有所触动?

    回到广東会馆,还未走进去,便听到梁宽的声音从前厅传出来,不用想,肯定是在向会馆众人大吹牛皮了。

    刚一走进前厅,立即就被人发现。

    “王师傅!”

    “王师傅,回来了!”

    “王师傅好!”

    王波一愣,随即明白,以前众人对他热情相待,那是因为他是黄麒英的徒弟身份,但是现在不同了,经过这场狮王争霸赛,他的实力终于被众人所认同。

    他觉得有些哭笑不得:“我终于也成了师傅级别的人物了!”同时心中也颇感喜悦,现在他已经让广東会馆的人所接受,相信以后就可以让更多人,甚至全华夏人所接受、认同,这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师叔!”

    梁宽从座位上站起来,恭敬的叫了一声。

    王波心中不由一乐,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点点头,关心问道:“阿宽,你脚上的伤好些没有?”

    梁宽道:“师父已经帮我看过了,只是被人戳中一枪,幸好没有伤及骨头,没什么大碍。”

    王波道:“那就好。你师父呢?”

    “师父在后堂。”

    王波向其他人打了一声招呼,便向后堂走去。在后堂的小院子里,他看到黄飞鸿独自一人坐在一张石桌旁边,似乎在想着什么事。

    他叫道:“师兄!”

    黄飞鸿回头看过来,站了起来,迎上前去,道:“师弟,你回来了。”

    王波道:“师兄,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师父和十三姨呢?”

    黄飞鸿道:“我爹累了一晚上,已经回房休息了。十三姨因为她的俄国同学杜文奇的事感到有些难过,也回房休息去了。”

    王波道:“那个死去的洋人就是杜文奇?嗯,俄国人的暗杀计划失败,他倒成了替罪羔羊,站在他的角度上来说,他肯定死得不甘心。”

    黄飞鸿叹道:“不甘那又如何?唉,死者已矣,全都盖棺定论,不说也罢。师弟,关于那块‘狮王’金牌……你好不容易才获得,你别怪我……”

    “诶!师兄,金牌什么的,我一点也不在意,要不是为了去救李大人,我根本就不想去参加什么狮王争霸赛。”这番话王波说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黄飞鸿赞赏道:“你这点比我要好,你武功高,却淡泊名利,不像我,这次狮王大会,我从广東千里迢迢赶来参加,就是想要夺得‘狮王’的称号,可是,没想到狮王大会比我想象中的要混乱,唉,因为狮王大会,武术界死伤这么多人,伤筋动骨啊……”

    王波被赞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师兄,别想那么多了,他们为了名利打打杀杀,死了也是自找的,不值得为他们忧愁。对了,师兄,李大人请我明天上他府上赴宴,你要不和我一起去,到时你也可以跟他说说武术界的事。”

    黄飞鸿沉思一会儿,道:“算了,该说的在会场上我都已经说了,要是李大人置之不理,再怎么说也没用,况且我们这些人在朝廷眼中只是一界莽夫,哪里能够得到什么重视。我打算过两天就和十三姨回佛山,师弟,我爹年纪大了,你帮我好好照顾他。”

    王波一惊,道:“师兄,你要回佛山?这……你才到京城没多久,还没好好到处看看呢,再多待几天吧!”

    黄飞鸿摇摇头,道:“这次来京城,我主要有三件事要办。一是想参加狮王大会,二是想看看我爹,三是我有件极为重要的事要跟我爹商量。虽然这件事我爹明面上已经同意,不过……唉,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王波听他这么一说立即明白,第三件事指的是他和十三姨的婚事。在封建保守的古代想要和自己有亲戚关系的长辈结婚,这事就算放在讲究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的现代那也是受世俗所不容,哪里能够这么容易办得到的。

    此事他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好不出声了。

    黄飞鸿又道:“好了,夜深了,不多说了,我先回房休息,累了一晚上,你也尽早休息吧……”说罢,便背着手渐渐走远。

    淡淡的月光下,王波觉得黄飞鸿的背影有些低沉、落落寡欢。也许是为他和十三姨的婚事而忧愁,或者也是为这次狮王大会死伤这么多武术界的人感到无奈,但王波猜想,宗师也是人,吃喝拉撒和普通人无异,也有自己的私事,大概前者的忧愁更深一点吧。

    翌日,王波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带上假辫子再在头上套上从系统空间抽选到的麻布头套,然后又戴上一顶黑色的圆形小帽,一头短发就此遮盖住。

    他对满清有种莫名厌恶,要让他也剃光前额的头发,他还真有点抗拒。虽然现在已经身处这个年代,但他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至于以后会不会因为某些事要剃去头发,唯有见步行步了。

    施施然的走出广東会馆,坐上一辆黄包车,不多时,便来到朱红大门的李府。

    李府的仆人早已经得了吩咐,由于是李鸿章特意交待过,出来接待的人对王波点头哈腰的,态度极为恭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