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一章 图样图森破
    王波在旁听了许久,总算听出点意思出来,原来因为这次朝廷举办的狮王争霸赛弄得天下武林纷争不断,为了夺得狮王大会的入场券,各个地方你打我杀,掀起一番血雨腥风,好不混乱,渐渐的已经干扰到普通民众的生活,要是再不规范制止一下,恐怕后果会一不可收拾。【看书阁免费小说www.yuehuatai.com】≧

    一名看起来应该是武林名宿的老人沉声说道:“现在这种情形,衙门说话恐怕也是不行了。狮王大会是老佛爷跟李大人的御令。”

    黄飞鸿大声道:“那又如何?这里是天子脚下,我们武术界联名向老佛爷和李大人上书,把这里的实情告诉他们,大家意下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场上变得安静下来,似乎是见冷场了,只听一人打圆场说道:“这个……没这么想过……”

    又有人说道:“这样……好像不大合规矩吧?”

    黄飞鸿霍地站起,道:“燃眉之急,什么都得放下!掌柜的,文房四宝!”

    旁边小心侍候的掌柜连忙应道:“马上就到,马上就到!”便退了下去。

    黄飞鸿端起一个酒杯,道:“今天晚上多蒙各位赏脸,但愿各门各派为武术开天辟地,扬光大。干了这杯酒之后,大家再商量怎么上书总理大人。”

    众人本来已经热情的捧起酒杯,听到后面一句话,瞬间表情全都为之一僵,看了一眼黄飞鸿,纷纷放下酒杯。

    王波在旁看了,知道这些人是在怕枪打出头鸟,再说,他们说得好听点是各门派掌门,说得不好听那只是一群聚众闹事的刁民,朝廷那些当官的谁把他们放在眼里。

    他看向情绪颇为高亢的黄飞鸿,摇了摇头,心想:“黄飞鸿是一片忧民忧国的赤子之心,可是现场的人都是各怀鬼胎,只想着怎么保住和寻求自己的利益,怎么可能会和你一条心呢?唉,看来一代宗师也有图样图森破的时候啊!”

    不一会儿,掌柜的捧来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其他人都是默不作声的坐在角落里,只有黄飞鸿兴致勃勃的说着话,碍于情面,众人只能勉强的笑着应和几句,等到谏书写好,黄飞鸿签下名字,然后又让王波过来签名。

    王波握着毛笔顿觉一个头两个大,他一个现代人哪里懂得写什么毛笔字,转念想到这里的人全都是一介武夫,能识字的也没多少个,心中庆幸:“嘿嘿,我的毛笔字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我至少认识几个字,你们呢,哈,大哥别说二哥,大家将就着吧!”

    签下名字后,见黄飞鸿看着歪歪斜斜的名字,眼有异色,他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我是外国归来的留学生,毛笔字哪里会!”

    黄飞鸿这才恍然大悟,歉意的笑了笑,递给在场的众位师傅。

    众人看着那封谏书,接在手中宛如千斤重,心里沉甸甸的,全都眉头紧皱,一脸的为难,可是又没办法,现在已经算是上了贼船,何况黄飞鸿的武力值这么高,打又打不过,谁敢反抗,咬咬牙,狠狠心,或按手印,或签下名字,看着黄飞鸿的眼神已经隐含悲愤之意,这是赤果果的逼良为昌啊!

    谏书之事刚一完成,当即有人借口说家里还有事,不管不顾的拂手告辞快步离去,余下的人也很快66续续的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王波和黄飞鸿两人。

    适才一众武林师傅的神色,全被王波看在眼里,这事要是成了那还好说,要是不成,而且还因此得罪了朝廷,众人肯定恨死黄飞鸿,这仇可就结大了,

    王波想要说上几句话劝劝,可是想了想,便把嘴巴闭得紧紧,心想:“算了,黄飞鸿是这部影片的主角,是大宗师,大英雄,不管遇到什么逆境,最后都会剧情反转,圆满收场。再说,还有我这个逆天的穿越人士在旁相助,天大的事都没问题。”

    第二天一早,黄飞鸿和十三姨、王波三人一起去找在京城驻办的广東藩司大人,拜托他帮忙把谏书投递给这次狮王大会的主办人李鸿章。

    那藩司大人知道宝芝林黄飞鸿在广東的影响力,想了好半天,终于答应试试。于是,就带着三人前往紫禁城的午门,先是让人通报一声,等了一会儿,便见到一位侍卫大人出来。

    那藩司大人先说了有京城十四家武馆联名的谏书想呈交总理大人,也就是李鸿章。那侍卫大人一脸的为难,可是这藩司官职乃是一省民政财政的主管部门,官职甚高,碍于官场上的情面,他实是不能一口回绝,只好答应尽量试试。

    过了许久,那侍卫大人从紫禁城走了出来,板着脸,面无表情的告诉众人,这事已转交给巡抚衙门接下,让众人回去等候消息,然后再不一语,转身走进紫禁城。

    黄飞鸿疑惑问道:“大人,这事?”

    那藩司大人早已经从那位侍卫大人的表情看出这事定然是办不成了,淡淡说道:“直隶总督办事需要时间,不会这么快就有消息的,你们回去耐心等等。”

    黄飞鸿沉思片刻,猛地醒悟,看来这事十有89是没戏了,心里不由一阵失落,不过,面上却是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大人,这次真是劳烦你了。”然后就把这位藩司大人送上官轿,目送其离去。

    十三姨不懂朝廷里面的道道,忍不住问道:“那什么时候会有结果呀?”

    黄飞鸿眉头一皱,与王波对视一眼,心知他也看出这事是办不成了,有些感叹的说道:“等他们有结果的时候也就等如什么结果都没有。”

    十三姨从小就在国外长大,接受的都是外国的思想教育,对博大精深的华夏语言文字还不是很明白,觉得这话说得太云里雾里,只听得一脸的懵逼,不明所以。她小声的向王波询问:“这话什么意思啊?”

    王波道:“简单来说就是,他们朝廷认为这只是一群莽夫,懂什么国家大事,用不着理会,该做什么还是照样去做。”

    十三姨这才明白,原来是嫌自己这一方身份不够,没有资格去忧国忧民,谈论国家大事。她见黄飞鸿被人小窥,心疼爱郎,当即气道:“什么朝廷呀,这不是小看人吗?难道就任由那些人打来打去,置之不理了?那接下来要死伤多少人啊?”

    黄飞鸿道:“朝廷自有朝廷的办事方法,我们无权干涉,先回去吧,然后再另想其他办法好了。”

    三人走上街道,见不远处停着一排黄包车,便走了过去。一个车夫热情招呼道:“几位要车吗?请坐请坐,要去哪里?”

    黄飞鸿让十三姨先上了黄包车,道:“去德胜门广東会馆。”

    “好嘞!坐稳喽,开工了!”那车夫高声吆喝着,拉起黄包车向前慢慢跑动。

    王波和黄飞鸿分别坐上另外两辆黄包车,车夫很快拉着车向前跑动,跑了一阵,三辆黄包车突然分向三个方向急奔跑。

    黄飞鸿惊道:“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开?”

    但听前面十三姨的声音响起:“停下,快停下!飞鸿,王波,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王波早就看出事情有点不对劲,当即重心猛地一沉,他练剑这么多年,提水桶扎马步,瀑布底下稳下盘,这个千斤坠直如泰山压顶一般的重量,哪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住。

    但听前面车夫“啊”的一声惊叫,双手顿时抓牢不住黄包车的车把,跟着人也扑通一下被一股大力压倒在地。

    王波从黄包车跳下,伸出一只脚在那摔趴在地上的车夫背上一点,向前窜出,口中大声叫道:“师兄,你快去救十三姨,这里由我顶着。”

    黄飞鸿翻身跳下黄包车,喊道:“好,你小心点。”脚一落地,便迅朝十三姨的方向追去。

    他轻身功夫快捷,包围在四周的黄包车夫哪里追得上,但听有人喊道:“七哥,开工了!”

    一人高声应道:“来啦!”

    随即便有一名光头佬从后面的人群中冲了出来,两条腿跑得飞快,宛如飞人一般,很快就赶上前面拉着黄包车奔跑的车夫,渐渐追上黄飞鸿。

    王波抬头看过去,这里行人众多,来来往往,看不清那人模样,只看到一个光头佬度奇快,竟然都赶得上武功高强的黄飞鸿,不由一愣,随即醒悟:“看来这人应该就是那个鬼脚七了。”

    眼见黄飞鸿就要被赶上,他纵身跃起,在前面各个行人的肩膀上一路连点,不一会儿,便飞身赶了过去。

    这时黄飞鸿也已经跑近过来,两人会合在一起,他急道:“师弟,这里交给你了,手下留点分寸,千万别闹出人命!”

    王波一阵无语,对方可是敌人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为敌人的生命安全着想,就算要做圣母,这也太过了吧?

    眼下情势紧急,也不好说什么,口中应道:“知道了,你快去救十三姨吧。”

    黄飞鸿点点头,足向前追去。他前脚刚走,鬼脚七后脚已至,大喝一声:“哪里跑!”脚下在旁边跑动的黄包车车架上一点,冲天飞出的“呀呀”怪叫着在空中施展出连环腿向黄飞鸿踢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