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九章 “蒸汽机”的争论
    王波微微一笑,道:“你刚到京城,远来是客,先让你出手。”

    梁宽冷哼一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呀啊!”陡然抢步上来,刚要出手打过去。

    突然“砰”的一声,梁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摔趴在了地上。

    他懵了,一时间都感觉不到疼痛,抬起头来,怔怔的看着眼前隔着仅有一寸距离的一双脚。

    心想:“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摔在地上了?难道是幻觉?”

    只觉得刚才脑袋似乎被人重重的按了一下,一股大力从头顶传至脚下,随即双脚支持不住,禁不住一下子酸软无力,扑通的一下就摔趴在地上了。

    这时候他的意识终于反应过来,额头、胸膛、膝盖撞击地面的剧痛袭进脑中,禁不住“哎呀”“哎呀”的叫痛起来。

    忽听大厅门口传来黄飞鸿的声音:“阿宽!三更半夜的,你趴在地上乱叫什么?”

    梁宽心中一个激灵,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嗖的一下翻身跳了起来,忍着身上的疼痛,快步跑到黄飞鸿身边,指着王波,颤声道:“师父,这个人……这个人会妖术!”

    黄飞鸿大怒,喝道:“把手放下来!没大没小!什么这个人那个人的,他是你师叔!”

    梁宽立即闭上了嘴,又王波望过去,只看了一眼,赶紧把目光收回来,脚下移动,躲在他师父身后,缩头缩脑的再也不敢冒出头来。

    王波抬头看去,原来黄飞鸿和十三姨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前厅了。他迎上前去,笑道:“没事没事,师兄,我和梁宽都是年轻人,怎么称呼都无所谓。师兄,刚才我跟梁宽切磋了一下,他的虎鹤双形练得不错,我差点都不知道怎么招架了。”

    黄飞鸿道:“他那几招哪是什么虎鹤双形,徒有架势,中看不中用,吓唬不懂功夫的普通小流氓还可以,只要稍微懂一点功夫的人,一下就露陷。这不,招式都还没出,就被你给打趴下了。”

    王波一愣,道:“啊,刚刚……师兄你都看到了?”

    黄飞鸿回头瞪了梁宽,喝斥道:“还躲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谢谢你师叔手下留情,幸好是自己人,要是敌人,你早就没命了。”

    梁宽“哦”了一声,探出脑袋朝王波偷偷瞧了一眼,很快又急忙缩了回去,小声说道:“谢……谢谢师叔手下留情。”

    王波心中好笑不已,这小子终于知道害怕了。便摆摆手道:“没什么,切磋切磋而已,大家互相指点,增进武功。师兄,你千万别怪我伤了你的徒弟啊!”

    黄飞鸿深深的看了王波一眼,道:“我现在明白我爹为什么不让你跟我切磋了,你这身手,我要是跟你比试,也只是自取其辱罢了。唉,天下奇人异士何其多,果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王波认真道:“师兄,你别这么说,我身手再好那也只是匹夫之勇而已,但是你却不同,你是宗师,向来是以德服人,正所谓仁者无敌,我就算能打败一百个人,他们都只是口服心不服。但你却可以不用动手,就能让千千万万的人由心的敬重你,佩服你,你才是最厉害的!我要向你努力学习才行!”

    黄飞鸿见王波一脸的真诚,心知他不是在故意恭维,是发自内心说出这番话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忙道:“师弟,你赞得太过了,我受不起啊!”

    随即,他脸色一板,朝大厅里的众人扫视一圈,见到他们手上的刀枪棍棒,面上的怒意越来越盛,突然喝道:“梁宽!”

    梁宽条件反射的一下子挺直胸膛,大声应道:“是,师父!”

    “还不给我滚出来!都这么晚了,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梁宽见到他师父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似的,害怕得像只鹌鹑似的,低眉顺眼,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慢吞吞的移到前面,小声道:“那个……那个……啊!这里的师兄弟们说我第一次来京城,他们说要带我去吃什么……什么……”

    他第一次来京城,又是刚到没多久,哪里知道京城有什么特色小吃,支支吾吾的一时间想不出说什么才好,抬眼悄悄的朝十三姨望去,希望十三姨能给点提示,可是十三姨脸上满是促狭,分明是等着看好戏的俏皮模样,小嘴轻抿,似在憋笑。

    他急得额头上直冒汗,突然灵光一闪,急中生智,当即说道:“……吃那个十二海鲜!”

    黄飞鸿道:“海鲜?有你们这么活泼乱跳吗?”他的语气很淡,但是梁宽脑门上的汗水却是越聚越多,他跟随黄飞鸿这么长时间,已经有点摸到自己师父的脾气了,这分明是怒意更盛的表现。

    后面的众位会馆弟兄哪里知道这些,出于义气,避免梁宽因为此事而替所有人受罚,全都附和道:“有,有,京城靠近大海,这里的海鲜特别生猛!”

    黄飞鸿森然道:“刚吃饭,就想着去吃这么多虾蟹,不怕饱胀得让那些鱼鱼虾虾全都从鼻孔钻出来吗?看来你们精力都很旺盛啊!既然如此,梁宽,你给我马上到后堂去扎马步一个时辰,消消食,然后让十三姨向账房九叔借本《醒世恒言》,你们大家一起抄写!”

    梁宽傻眼了:“啊!扎马一个时辰!还要写字!那我今晚不用睡了?”

    黄飞鸿眼睛一瞪,“你吃这么多虾蟹,生猛得很,还用得着睡觉吗?还不快去!”

    梁宽无奈,回头朝后面的人偏偏头示意还不快走,然后耸拉着脑袋,快步离开大厅。不一会儿,大厅里的人全都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十三姨、黄飞鸿、王波三人。

    黄飞鸿三言两语就把众人喝散,真是霸气侧漏啊,王波羡慕不已,这就是一代宗师的风范,不怒自威,只露露脸,众人敬服。

    他心想:“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这种王者霸气的气势呢?”口中笑道:“师兄,师父的身体好点没有?”

    黄飞鸿教训了梁宽一顿,怒气渐渐消退,面容稍霁,说道:“好很多了,多休养几天就会没事。师弟,我爹让我明天去宝芝林药厂看看新买回来的蒸汽机生产药品的效果,这洋人的东西我哪懂得什么,你在国外留学过,见多识广,不如和我一起去,顺便帮我参考参考。”

    王波想了想,道:“这个呀,真不赶巧了,前几天我在街上救了一名被马车撞伤的姑娘,经过师父的医治,她好得七七八八了,明天她父亲会带人过来把她接回去,我刚到京城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什么都不知道,多亏她父亲帮了一下,这我得好好接待他们一番才行。实在对不起了,师兄。”

    黄飞鸿道:“没事,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的做法很好!反正十三姨对蒸汽机也有所了解,明天我和她一起去就好了。”

    十三姨气鼓鼓的说道:“我哪懂得什么蒸汽机啊,刚才在窗外有台蒸汽机被气坏了,我都不知道怎么修才好,药厂的蒸汽机那么大,我更不懂了。”

    黄飞鸿也是颇为生气的说道:“你那台蒸汽机在窗外手舞足蹈,我眼都给弄花了,原本想说的话,都忘记说了,这怪的了我吗?”

    十三姨道:“蒸汽机要是不动那还有什么用呀?蒸汽机不动又怎么能叫蒸汽机呢?王波,你说是不是?”

    王波被两人无厘头的争吵搞得一头雾水,下意识答道:“确实是,蒸汽机不动那只能是一堆破铜烂铁,确实没用。”

    黄飞鸿声音陡地提高:“我们讨论的不是蒸汽机!”

    王波疑惑道:“那你在说什么啊?”

    黄飞鸿看了看旁边憋笑不已的十三姨,这才明白原来她心中的那股小女儿鬼马搞怪的心思动了,根本就是在捉弄自己,可是他偏偏就对十三姨生不起气来,丢下一句:“唉呀,反正这中间很难懂的!”便气冲冲的离开大厅。

    王波看着黄飞鸿在门口消失不见,转头看向十三姨,见她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真个是笑靥生花,娇美不可方物。猛地想起这两人的感情,很明显是这对冤家在耍花枪呢!

    他心想:“太可恨了,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秀恩爱啊!这不是在虐我这只单身狗吗?”当即说道:“十三姨,你们太不人道了,在我这么一个孤家寡人面前打情骂俏,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十三姨一愣,随即脸色瞬间胀得通红,期期艾艾的说道:“你……你说什么呀?我们哪有……哪有那什么了?你别乱说啊!我可是飞鸿的十三姨呢!”

    王波嗤的一笑,没好气的说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你看我师兄的那眼神,含情脉脉,柔情似水,几乎都能滴出水来,但凡是明眼人都能看出点问题来,骗得了谁啊!”

    十三姨“啊”的低呼一声,双眼陡地睁大,她眼睛本来就大,现在这副模样说不出的呆萌可爱,脸上红晕也是更盛,连耳垂都红得通透,羞不可抑的说道:“什么……什么啊!谁眼神滴出水来了?你怎么可以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