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五章 你给我等着!
    就在这时,马车车厢前面的帷幕突然被掀开,从里冲出一个人影,“刘全,你个狗奴才,你瞎磨蹭什……咦?你这是怎么了?干嘛跪在地上?”

    王波转头看去,一张俏丽的小脸蛋,粉嫩白皙,是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她惊愣的眨眨眼,然后钻出车厢,跳下马车。

    马车里又传出一个女声音:“李,外面发生什么事了?”这华语说得极为生硬,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个外国人。

    紧接着,帷幕又被掀开,钻出一个外国女孩,碧眼金发,身穿着欧洲盛行的古典蓬蓬裙,上身紧贴,腰身以下的裙子呈椭圆形遮盖住下半身,就好像冬瓜似的。

    那外国女孩双手提裙,似乎也想要跳下马车,见地上的那名少女回转身伸出一只手,她便伸手搭上去,轻轻一跳,落在地面。

    李亚强靠近王波耳旁,悄声说道:“王波,那个姑娘好漂亮啊!还有那个洋妞也好看的紧!”

    王波小声道:“别说话,小心被她们听到。”

    但见那少女指着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的刘全,道:“丽莎,你看,我的马夫不知道出了什么回事跪在地上了?”

    丽莎掩嘴低呼:“啊!他流眼泪了,看起来好像很痛苦!”

    那少女走过去,秀眉微蹙,道:“刘全,你好端端的,跪在这里哭什么呢?”

    刘全终于缓过气来了,手脚并用的爬到那少女的脚下,连连磕头的哭嚎道:“小姐,你要为小的做主啊,有人要杀我……”

    那少女一惊,道:“谁要杀你了?你不是好好的吗?”

    刘全哭得眼泪与鼻涕并流,大声道:“刚才有人用一块糕点堵住我的喉咙,我喘不了气,差点就死了,这是想要谋杀我啊,小姐,你要为小的做主啊!”

    那少女眨了眨眼睛,疑惑道:“一块糕点堵住你的喉咙?”她朝周围的人群扫视一圈,然后目光停在两匹白马前面的六叔、瘦竹竿和昏迷过去的秀儿三人身上,眼睛陡然睁大,问道:“这三个人是怎么回事?干嘛挡在前面?”

    刘全道:“他们三个是刁民,故意冲撞小姐你的马车,现在又诈死想要讹诈银子,赶都赶不走,然后这些人就全都围过来,不让我们的马车走,他们一定是一伙的。小姐,你要替小人做主啊,这些刁民太坏了,不但想要杀我,还欺负您的头上,这是不把我们李府放在眼里啊!”

    那少女眉头又皱了起来,道:“真的吗?”

    刘全连忙道:“真的真的,这些刁民真的是坏透了!”

    围观众人顿时大怒,纷纷斥道:“谁是一伙了?明明是你们马车撞了人,还倒打一耙冤枉人!”

    “就是,你们乱冤枉人,大伙都亲眼看到你们马车撞人了!”

    “报衙门去,让官府老爷评评理!”

    刘全猛地跳起来,恶狠狠的瞪着周围的人们,道:“报衙门?好啊,你们去啊!你们知道我家小姐的父亲是谁吗?是朝廷的中堂大人李鸿章李大人……的三弟李蕴章李老爷!去啊,全都去报衙门啊,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帮刁民能干什么,还反了天了!”

    全场集体响起一阵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竟然是中堂大人李鸿章的侄女?这个身份哪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惹得起的!

    随即,便有人陆陆续续的悄悄离开,不一会儿,围观民众全都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还坐在地上伤心痛苦的六叔、好像傻了似的瘦竹竿、昏迷的秀儿和王波、李亚强五人。

    刘全得意至极,趾高气昂的说道:“一帮子刁民,听到我们中堂大人的名号就全都吓跑了!啊呀,那个要谋害我的人岂不是也借机跑了?真可恨,便宜他了!”

    他脸上神色懊悔不已,随即看到王波和李亚强,顿时把气转到这两人身上,三两步走了过去,双手掐腰,高高的昂着头,说道:“你们两个,还看什么,还不快滚!”说着,挥起马鞭劈了下去。

    王波陡然伸手抓出,手中运劲一捏,刘全顿时爆发出杀猪似的惨叫声。他心想:“原来是李鸿章的人!哼,别人怕你,以为我也会怕吗?区区一个委曲求全的狗汉奸卖国贼,我会怕了!”

    那少女气呼呼的冲过来,伸手指着王波的鼻子大叫道:“你干什么?还不快点放开刘全,小心我让我二伯派人把你捉起来啊!”

    王波运劲一扭,“咔嚓”一声脆响,刘全又发出一声凄厉的杀猪似的惨叫,胳膊瞬间被扭断。松开手,刘全立即委顿的“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那少女吓得大惊失色,连连往后退,神色又慌又怕,颤声道:“你……你敢跟我们李家作对?”

    王波冷哼一声,道:“我记得现在还是清朝的天下,不是你们李家的天下。你们撞了人还敢这么嚣张,难道你们只说出你们李家就比清朝的律法还要管用?难不成你们李家眼中已经没有大清朝了?”

    那少女似乎也分得清这句话的轻重,连忙分辩道:“你别胡乱造谣啊,敢污蔑我们李家,你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你……你……你给我等着!我告诉我二伯去!”说罢,她转身拉起那外国女孩立即离开,连马车都不坐了。

    那外国女孩临走时,频频回头朝王波张望,眼中神色又是惊讶又是倾慕,活脱脱一个小女孩春.心萌动的模样。

    刘全发现小姐竟然被吓跑了,他也赶紧爬了起来,怨毒的瞪了王波一眼,跳上马车,调转马头迅速朝那少女和外国女孩离开的方向追去。

    李亚强又是焦急又是担心的说道:“王波,这……这可是中堂大人的侄女啊,我们得罪了她们,以后……以后怎么办啊?”

    王波道:“这全是我个人行为,我会一力承当的。好了,先不要管她们,先看看那个被撞的姑娘伤得怎么样?”

    他走到六叔面前,蹲下身子,道:“六叔,你还记得我吗?就是那天向你问怎么去京城的那个年轻人!”

    六叔抬起头来,怔怔的看了王波一会,突然爬起来,跪在地上,磕头道:“贵人,贵人啊,我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只要你能救她,我为你做牛做马都成……”

    王波连忙上前扶起六叔,道:“六叔,你先起来,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我师父是宝芝林医馆的大夫,我现在立即带你女儿过去,凭我师父的医术,相信你女儿会没事的。”

    那瘦竹竿听了,当即爬起来,叫道:“你真的能救活秀儿?”

    六叔一巴掌抽过去,打得那瘦竹竿连连后退,摔坐在地上。大声骂道:“怎么跟贵人说话的!滚!”

    他转过身来,惶恐道:“对不起,对不起,这杀才胡言乱语,还请您不要见怪。!”

    王波道:“没事,快走吧,我带你们去找我师父。”

    六叔感激道:“谢谢,谢谢,太感谢您了……”抱起秀儿,跟着王波急匆匆赶往广東会馆。

    那瘦竹竿见此赶紧爬起来,追了上去。

    经过黄麒英察看,秀儿被撞断了肋骨,于是一下子就痛得晕死过去,所幸没有伤到内脏,休养一段日子,身子就会痊愈了。

    六叔千恩万谢,但是脸有愁色,支支吾吾的,显得极为窘迫,不好意思。

    王波察言观色,知道他是担心药资问题,当即叫他不要担心,只管让秀儿安心休养,其它的事就交给他来安排就好。

    六叔心中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拉着瘦竹竿跪在地上,向王波连连磕头表示感谢。

    王波对此感到很是无可奈何,这些人被满清奴役得都失去了做人的最基本尊严,动不动就下跪,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这种行为真是让他反感至极,觉得现在的老百姓连一点骨气都没有,心中对满清更添憎恨了。

    得罪李家的事王波不让李亚强告诉别人,甚至黄麒英也瞒着。李亚强暗暗担心,这可是朝廷中堂大人李鸿章的李家啊,身居高位,手握几万淮军,要想对付他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

    不过,之后的两天,倒也没见有官兵找来,这种对未知无法掌控的事反而让李亚强更加担忧。王波倒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完成两个系统任务后就会回归现实世界,得罪李鸿章又怎么样,凭自己的身手,就算派人来也是没用。

    这天一大早,之前预定好的各种牲畜果蔬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人运送过来,请来的各个厨师都在忙活着,整个广東会馆热闹非凡。

    众人见到黄麒英,全都拱手恭喜他不但有个出色的好儿子,还收到一个这么好的天才徒弟。

    黄麒英笑容可掬的拱手还礼,让王波去车站接即将到达京城的黄飞鸿和十三姨他们,他便在会馆接待客人。

    王波穿戴整齐,脑袋后面挂着一条假辫子,这条辫子让他觉得很是不舒服,可是又没办法,形势所致,不得不戴,便和李亚强施施然的走出广東会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