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章 广东会馆
    站在水田里的几个人看到王波,在看到他头上的短发,显得有些惊疑不定,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瘦得像竹竿的人小声说道:“假洋鬼子……”

    旁边一个脖颈盘着发辫子的中年人瞪了一眼过去,那瘦竹竿立即闭上了嘴巴,低下头去继续插种水稻。

    王波耳朵一动,终于回过神来,朝这几个人来回扫视,心想:“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幸好隐藏任务就算完成不了也没有任何惩罚。按照这部影片的剧情,最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我又不是神仙,哪能这么快去推翻满清。反正满清王朝最后还是会被国父孙中山号召民众推翻,奖励少点就少点吧!”

    他双手抱拳,行了一礼,问道:“几位大哥,请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盘着发辫子的中年人连忙还礼,说道:“不敢不敢,这里是京城郊外,我们都是前面胡家村的村民。”

    王波心想:“原来这里是京城啊!倒也免了一段路程。”又问道:“敢问京城的路怎么走,还请几位大哥告知?”

    那中年人赶紧走出水田,向王波指示去往京城的路向,当得知马家堡就在前面,王波不由喜形于色,虽然不知道黄飞鸿到了京城没有,可是按照电影剧情,黄飞鸿带着十三姨和梁宽等人从广州坐火车出发,然后是在马家堡的火车站下车的,这么说他们要是还没到达京城,自己可以在马家堡等待他们的到来。

    问清楚路况后,他取出一块两指宽的黄金充当谢资,那中年人激动得直哆嗦,连称不敢接受,但是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黄金不放。

    水田里的那个瘦竹竿更是两眼直冒红光,不过他只看了一会,便抬头看着王波,眼珠子转个不停,若有所思。

    王波硬是把黄金塞进那中年人手中,转身就走,他脚步飞快,那中年人还没来得及推脱,就发现那年轻人已经走得没影,心知遇上贵人,激动的遥遥拜了数拜以示感谢,然后把黄金紧紧揣在怀中久久不肯松手。

    王波原本也不想暴露身上的钱财,可是想到这几个人面黄肌瘦,这得多久没吃过一顿饱饭啊,一时恻隐之心泛滥,就当是给他们问路的酬劳吧。一小块黄金在现在的满清末期应该值几个钱,至少够他们饱餐一顿。

    按照那中年人指示的路向,走了十数里山路,远远看到一条大路上行人众多,车马驰骋。

    想了想,取出麻布头套,裹住头发,现在虽然已经是清朝末期,孙中山的革命反清也刚开始宣传没多久,周围华夏人的头上全是辫子,就他一个是短发,那就太过张扬了。走上大路,跟着人流车流直走,很快就到了马家堡。

    马家堡位于京城西南方向,原名马家铺,“铺“通“堡“,本为驿站。大约是在明末清初成村,在历史上曾是京南著名的村庄,是京城最早的火车总站,也是最早通有轨电车的地方。

    当时满清怕铁路进城破坏了北京城的风水,所以铁路修到马家堡就不往前修,便在此设为火车总站,不过存在时间很短。从1897年由丰台的铁路接轨至马家堡,车站由英国人监造,为西洋建筑风格,至1902年撤销(于1959年拆除),总共存在不过短短5年时间,虽然它存在时间不太长,但对带动周围地区商业、市政、交通及促进中国铁路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马家堡地理位置适宜,它距京城的城墙直线距离2公里,距永定门3公里,从古时就是进京的交通要道。自然环境好,地势平坦,人口众多。南城是居民、商业、会馆的聚集地,客流物流多,上下车极为方便。

    王波觉得电影的时间与现实中的时间很多都对不上,现实中黄飞鸿的父亲黄麒英是在1886年逝世,而当时的马家堡火车总站都还没有建成,这个时间对不上。

    还有就是黄飞鸿电影系列的第二部《黄飞鸿之壮志凌云》的历史也对不上,现实中当时去越南抗法的刘永福是广西天地会的成员,是私人招募黑旗军去抗法,并不是满清派去,后来因为刘永福在越南打了几场胜战,也许觉得他有本事,而当时的满清王朝内忧外患岌岌可危,担心刘永福气候大成,就会割据一方对抗朝廷那就更麻烦,这才派人去招安,封了个记名提督,随后他的黑旗军力量渐渐被削弱。

    随即,他转念一想,电影都是虚构的剧情,哪有什么逻辑可言,不由晒然一笑:“果然认真就输了。”

    他初来乍到,一切都不熟悉,便叫了一辆黄包车先去钱庄用黄金兑换了一包银子和铜钱,这才赶往广东会馆。一路所见,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商贩叫卖声此起彼伏,纵然此时的华夏千疮百孔、满目疮痍,老百姓该干嘛还是干嘛,好一派歌舞升平,繁华热闹的景象。

    这也是没办法,他们被满清王朝进行残酷的思想禁锢,大字不识几个,见识极短,大都是极为愚昧,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有口饭吃、有衣穿、有片瓦遮雨,不管是谁来做什么劳什子皇帝都行。

    没过多久,黄包车来至广东会馆。

    刚走近大门,便已经听到里面人声鼎沸。

    “二筒!”

    “碰!”

    “胡了!”

    王波一愣,不禁摇头苦笑,心想:“不愧是广东人,除了爱吃,还爱赌。”

    只见一个身穿白汗褂子,露出两条瘦小胳膊的年轻人从门后转了出来,先是打量了王波一番,然后问道:“你是谁?来我们广东会馆干什么?”

    王波微微一笑,用粤语说道:“我是广州来的,听说这里有我们广东人的会馆,所以就找过来了。”

    那年轻人听到熟悉的粤语,脸上挂起了笑容,道:“原来你也是广东人啊,我是佛山来的,我叫李亚强,大家都叫亚强,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王波笑道:“我叫王波,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李亚强听了这话,笑容更加灿烂了,呵呵笑道:“好,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好兄弟了!王波,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要办?还是要找人?”

    王波道:“我刚到京城,听说我们广东十虎之一的黄麒英黄师傅在这里,所以就找过来想要拜访拜访。”

    李亚强道:“哦,原来是这样啊!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找黄师傅。”

    王波微笑的点点头,跟着李亚强走进会馆。会馆大堂摆满了麻将桌,打麻将的人正搓得起劲,四壁和头顶上的木梁都挂满狮头,广东有舞狮的传统,而黄麒英和他儿子黄飞鸿更是舞狮中的佼佼者,要是跟他们学上几招舞狮的功夫,再加上自己的身手,想必在狮王大赛获得“狮王”称号那就更容易了。

    但听李亚强问道:“你是来拜师学艺吗?”

    王波笑道:“算是吧。”

    李亚强道:“那你不走运了,黄师傅很早以前就不收徒了,不过,黄师傅有个儿子叫黄飞鸿,我们也叫他为黄师傅,呵呵,他也是我们佛山人的骄傲,听说不用多久他就会来京城参加这次朝廷举办的‘狮王大赛’,到时你可以求他收你为徒。”

    王波笑道:“黄飞鸿师傅吗?我知道他,他在广州很有名。我听说他十七岁就曾在广州第七甫为铜、铁行工人授武,之后又成为三栏行(果、菜、鱼栏)工人的武术教练,后来还在西关回澜桥附近设跌打医馆,我说得对吗?呵呵……”

    李亚强笑道:“没错。黄飞鸿师傅无论是武功和医术都是黄麒英师傅亲自传授,现在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要是能拜他为师那就好了。”

    两人说话间,穿堂过廊,很快就进入会馆后堂。李亚强先让王波堂上稍候片刻,他进去通报一声。

    不一会儿,便有一位身材消瘦,上唇留着浓密胡须的中年人走进来,他腰杆挺直,精神奕奕,双眼炯炯有神。

    王波猜想这应该就是黄麒英了,当即上前两步,拱手一礼,道:“末学后进王波见过黄师傅。”

    黄麒英伸手虚扶,笑道:“不用多礼。”等王波直起身子,他先是上下打量一番,微笑的颔首点头,道:“听亚强说,你是广州人?”

    王波点点头,把他自行捏造的身份来历说了出来,然后两人分宾主坐了下来。

    黄麒英道:“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

    王波站起身来,行了一礼,道:“黄师傅,我们广东人素来有舞狮的传统,我从小就喜欢看舞狮,心里一直就想拜一位名师学舞狮,你是我们广东十虎之一,素闻你不仅医武双全,更是舞狮高手,因此我想向你学医术和舞狮。”

    黄麒英笑着摆摆手,道:“我年纪大了,身体多有不便,很早就不收徒了,你另找他人吧。”

    王波诚恳道:“黄师傅,我知道很多人都想拜你为师,但是他们都只是想跟你学武功,而我不同。不瞒你说,我自己就会功夫,不是我狂妄,以我的功夫,我要说我是天下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说着,他朝大厅角落里约有五米远的一株盆栽看去,继续说道:“黄师傅,恕我献丑了。”手中一翻,便握住一把小刀,身影一晃,手中挥动,瞬间又返回原地。

    他收起小刀,道:“黄师傅,请你移步过去看看那株盆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