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章 终于找到人了
    黄鼠狼的眼神充满怨念,敢怒不敢言。

    王波眼睛一瞪,“还看什么!快说!什么眼神,你以为你是娘们啊!”

    黄鼠狼忙道:“他们这是要赶往华夏与阿富汉的边境。”

    王波一愣,心想:“原来阿富汉和我国这么近的?竟然还有相邻的领土边境!”他以前只顾着为两餐奔波忙活,哪里有时间注意这些周边国家的什么边境线,当初米国佬伙同其他国家以莫须有的借口发动阿富汉战争,他也只是随意关注了一下而已,根本没想到阿富汉与华夏竟然这么近。

    他猛地想起一件事,看了看挂在身上从黄鼠狼手里抢过来的突击步槍,怪不得他们的武器跟米国大兵用的差不多一个样,敢情是从这里入手的。

    别不是这次国内的暴恐事件与米国佬有什么关联吧?要真是这样,那这件事可就复杂了!

    这帮家伙老想着分裂,他吗的分裂国家你以为你就能好过了?想想现在乱得不成样子的非洲!不说那么远,就说现在的阿富汉,原本是很富裕的一个国家,却被这些外国人搞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由富裕变成贫穷落后的战乱国家,这有什么好处,脑子都他吗进水了!

    王波运足目力往下看,乌漆抹黑的,哪里看得清楚。不过却发现底下这群人都是带着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谁也看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模样,这要是混进去,就算不懂他们的语言,只要不说话,保持谨慎,这浑水摸鱼的,谁也认不出他来。

    他看向一旁的黄鼠狼,这人怎么处理?算了,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对方原本就是个暴恐疯子,杀了也不用受良心的责备。念头刚起,手中陡地挥出,黄鼠狼捂住咽喉,不敢置信的望着王波,没想到这人什么前兆都没有流露出来,说动手就动手。

    黄鼠狼发出“咕啃咕啃”的呢喃声,身体一歪,倒在一旁,就此毙命死去,双眼圆睁,竟然死不瞑目。

    王波道:“别怪我,是你自己走错路,下辈子千万要堂堂正正做人了。”伸手帮黄鼠狼合上眼睛。

    他内视空间仓库想要找出一块不起眼的布巾蒙住脸部,忽然看到一块黑色的麻布,心中疑惑,自己什么时候把这块麻布自己放在空间仓库里的?

    不及思索,赶紧取出来,罩住面部,扎好,然后悄悄沿着崖壁滑落下去,趁底下这群人只顾着逃跑,嗖的一下闪进队伍里面,周围谁也没注意到有陌生人混进了队伍。

    王波现在拥有的装备全是从黄鼠狼身上取下来的,从穿着打扮上看与这群人没什么区别,倒也没人注意到他。

    突听得身后响起一声厉喝:“你为什么空着手?”

    王波以为是在说其他人,只顾往前走,也没做理会。身后脚步声迅速追上来,只觉肩膀被人抓住,王波全身一震,伸手抓住按在肩膀上的那只手,正想反击,猛地醒悟现在已经混进了对方的队伍,可不能轻举妄动。

    他赶紧转过身来,只见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强壮,眼神凶狠的男人正瞪着自己。

    那男的喝道:“你为什么单独一个人的空手而走?”

    王波一愣,心想:“这人说的竟然是华语?”

    那男的见王波还在装傻充愣,眼中怒色闪现,抬手一巴掌抽过去。王波早已经注意他的眼色变换,举手抓住那人的手腕,手中运劲一捏,那人眼中登时现出痛苦的神色,足足比王波高出一个头的身体慢慢的矮了下来,口中“呀呀”的哀嚎不停。

    王波见他眼中似有求饶之意,甩掉他的手,那人立即举起挂在身上的槍指着王波,就在这时,只见前面的崖壁里的出口处跑过来一个人。

    “你们这是做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斗殴?是不是都不想活了?里多,你还不快把槍放下来!”

    那人级别可能比较高,里多不敢不从,恨恨的瞪了王波一眼,放下手中的槍。那人转而看向王波,道:“你为什么空手?”

    王波现在有些懵,刚刚在山崖顶上,明明听到他们说的是少数民族的语言,怎么这一下子全都变成华语。他心里感到疑惑不解,也不敢出声回话,生怕露出什么破绽。

    那人瞪了王波一会,又看了看站在一旁怒气腾腾的里多,然后喝道:“别愣着,快进去帮忙抬东西!”说罢,他转身往回跑。

    王波来不及多想,赶紧跟上去,至于身后的里多只当他是透明,眼神又不能杀人,随便你看。

    从出口走进去,眼前豁然一亮,里面是一个人工凿出来的大洞,石壁上挂着应急灯具,照得周围灯火通明,中央堆积着很多长方体的木箱,再往里是一条好像那种运煤矿用的隧道,不断有人坐着斗车从隧道里冲出来。

    那些人一下车,立马就被守在隧道前的人喝骂着快出去抬箱子离开。

    王波被命令和另外一个也是带着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人一同去抬箱子。刚一抬起箱子,觉得挺有分量的,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猜想或许是子弹手榴弹枪械之类的武器。

    周围不断有人催促快走,他心里还在纠结这些人怎么突然间全都用华语说话了,这也太奇怪了。就比如你身在米国,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周围的米国佬都不说英语,都在用华语说话,这感觉,你说奇怪不奇怪?

    王波被催促的往前急速跑动,他四下扫视,希望能够发现军靴或俞睿雅,可是这个山洞太多人来回走动,跟他一起抬箱子的人走得又急又快,连走马观花都算不上,就已经离开了山洞。

    他不着痕迹的瞪了旁边那人一眼,心道:“跑那么急赶着投胎吗?”。

    这时的他也不想想,这群暴恐疯子老巢都被华夏军队打残了,现在逃跑跟赶着投胎没什么两样。

    前面一条长长的队伍,全是两两一组抬着箱子飞快疾跑,王波心想:“看来这个组织实力很强大啊,这么多人,又有这么多武器装备,连单人火箭炮这种重型武器都有,华夏什么时候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个强大的组织了?真要举旗造反,这事肯定轰动全世界啊!”

    转念一想:“这个组织装备这么齐全,又有这么多手下,资金哪来的?会不会有别的势力支持呢?这里面水很深啊!”

    跟着队伍一直跑,很快看到前面出现一排运输车,大约有十多辆左右,前面的人刚把箱子抬上车,就被人叫到一旁集合起来,看其行为举止颇有军队的作风。

    这个组织已然颇有些气候了,要是时间再久一点,说不定还真的让它壮大起来,加上外来势力的扶持,说不定在这偏远地区割据一方,有实力与华夏官府叫板。

    王波把箱子放上运输车后,被命令跑到一旁集合在队伍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所在的队伍越聚越多人,大概也有一个连了。这时只见远远走来一个人,这人一瘸一拐缓缓走过来,显然脚下有伤。

    王波心中一动,心脏也跟着快速的跳动起来,死死的盯着,虽然这人脸上带着面罩看不清模样,不过那双眼睛的眼神却是让他感到很熟悉。

    他心中怦怦直跳:“难道真是他?”

    这人走到队伍面前,目光凌厉的朝队伍扫视一圈,缓缓说道:“现在是组织最为严峻的时刻,也是你们……”

    一听到这人开口说话,王波只觉心里有股欢喜仿佛要炸开一般,真是他!

    这声音错不了,就是他,军靴!

    对于军靴说的话,王波一个字也没有注意,只是死死的盯着,他此刻激动得都要哭出眼泪来。

    先是为了救慕青,从广东跑到雲南,然后又进入缅甸,接着是阿三国,直到现在的华夏最西端的新疆,这路程比万里长征还要长。

    为了救出俞睿雅,要是算上雲南腾冲县山林里的那一晚,再算上今天今晚,足足四天五夜,四天五夜啊!

    除了在缅甸的帕敢托缅甸军方寻找的六个小时能够暂时缓一缓,其余时间他都不敢休息过一分一秒,一直到处乱窜乱找,无头苍蝇似的,生怕会错过一丁点的线索,现在终于看到自己要找的人。

    他心里头狂喊:“俞睿雅呢?你他吗把人关在哪里了?你他吗别让我捉住你,否则,我定要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让你后悔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上!”

    同时,他心里也在担心害怕,要是俞睿雅出事,那他真是百死莫赎。当初为了照顾原本是人质的慕青,俞睿雅毫无犹豫的答应替换成为人质,他可是保证过,一定会把她救出来,不让她受半点伤害的。

    他现在恨不得扑过去一把揪住军靴,大耳光左右开弓,什么辣椒水、老虎凳等等十八般酷刑轮番上,逼问出俞睿雅的下落。然后立即带着俞睿雅离开这里,回去好好泡一个澡,睡他个三天三夜,睡饱为止。

    军靴看起来在这个组织颇有分量,说话的时候,周围的人全都屏声静气,大气也不敢喘,

    他说完话后,在周围的人轰然叫喊的激动口号声中转身缓缓走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