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九章 地道出口
    王波沉思了一会,转身折返回去,黄鼠狼和曼西能够在华夏特种部队的包围圈中逃走,肯定是这个暴恐组织的精英,对地道这件事应该也会有所了解。只要捉住他们其中一个,审问一番就行了。

    他悄悄潜伏回去,这里的槍战还在继续,黄鼠狼和曼西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他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身经百战的精英,华夏军人一时半会还捉不住他们。

    王波看了看远处时不时冒头开槍还击的黄鼠狼,又瞧了瞧另一边的曼西,最后决定找黄鼠狼下手,这个名字别号一听就是华夏人,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曼西这个外国人有可能还不能被告知有地道这种隐秘的事。

    其时正值半夜,天上又是星月全无,周围一片黑暗,又有槍声的掩护,而王波的脚步更是犹如灵猫般悄无声息,很快就慢慢摸到黄鼠狼身后的不远处。

    窥准时机,突然冲过去,手指飞快点出,黄鼠狼听到身后的动静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觉全身陡地一麻,软绵绵的瘫倒在地。王波把槍夺过来背在身上,拖着黄鼠狼慢慢向后退走。

    来到预定的隐伏之地后,先把黄鼠狼的手脚绑住,再取出矿泉水哗啦一下倒下去,瞬间就把人给浇醒。

    黄鼠狼的嘴已经被堵住,黑暗中他只看到眼前出现一张乌漆抹黑、肮脏无比的脸,什么模样却看不清楚,但是对方那两只眼珠子却是闪闪发亮。

    他发觉全身手脚都被绑住,肯定是被捉住了,他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害怕,毕竟早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可是心里却疑惑不解,这人怎么把自己捉住的?

    王波手中一翻,已经握住一把小刀,他也不想兜什么圈子,直接说道:“我每问一个问题,你知道的就点一下头,要是敢糊弄我……”手中小刀突然刺下,黄鼠狼“嗯”的一声闷哼,大腿已经被扎了一刀,“……明白吗?”

    黄鼠狼额头冷汗直冒,他是受过严格训练的,这种逼供手段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而已,不过还是点点头。

    王波问道:“这里是华夏的哪个地方?点一下头是新疆,点两下头是西藏。”

    黄鼠狼愣了一下,这算是什么问题?疑惑的看了一会眼前这个脸上脏得都看不清楚模样的人,然后点了一下头。

    王波一愣,是新疆?这么说他们的组织是和什么東.突有关联了?

    他又问道:“你是前面那个遭到攻击的基地的人员?”

    黄鼠狼点头。

    “基地里有专门逃跑的地道吗?”

    黄鼠狼眼中神色闪烁了一下,看着王波久久没有点一下头。

    “嗯!”

    黄鼠狼陡然闷哼出声,上身如同小虾似的拱起,额头上的冷汗越聚越多,眼睛也瞪着王波,另一条大腿也被扎了一刀,鲜血汩汩流出。

    “有没有?”

    黄鼠狼喘气声急促,还是没有回答。

    一道亮光闪现,一小块黑影从黄鼠狼脑袋左侧飞起,“啪”的一下轻响掉落在地。

    黄鼠狼又是“嗯”的一声闷哼,脑袋拼命的向左低侧,全身都在发颤,左半边脸流满了鲜血,左耳竟然被削断。

    王波冷声说道:“有没有?”

    黄鼠狼怨毒的瞪着,转头刚要摇晃一下,又是一道亮光闪过,他脑袋猛地右侧,抵在右肩膀,右半边脸也被鲜血染红,右耳也被削断。

    “砰”的一声,他侧摔在地上,身体不住的拱起伸直,拱起伸直,以此来缓解剧痛感。

    王波伸手抓他的衣领,一把扯起来,把小刀挨在他的鼻子旁边,道:“有没有?”

    黄鼠狼拼命的扭动身体,口中“嗯嗯”的乱哼,好像在说“有种就杀了我!来啊!杀了我啊!”

    情势危急,俞睿雅生死不明,远处的槍声、爆炸声越来越激烈,或许华夏军队已经发动总攻了。

    王波一分一秒也不想浪费,要是俞睿雅被他们带着逃跑,或是被他们嫌累赘就地槍杀,后悔都来不及。他不是嗜血好杀之人,不过黄鼠狼他们是穷凶极恶、毫无人性的暴恐疯子,杀了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愧疚。

    他手起刀落,黄鼠狼更是“嗯嗯”的乱叫,脑袋乱晃,鼻子已经被削没了,整张脸满是鲜血,煞是恐怖。

    王波身上脸上也被甩的血点斑斑,黄鼠狼叫得很痛苦,但他不为所动,继续冷冷说道:“有没有?接下来就是你的手指!我会把你的指甲一片一片的生生拔下,手指一根一根的削断。再不说的话,接着就是你的脚趾,然后是你的头皮,想想看,你的头皮一块一块的被撕下来,咝,那场面,血淋淋的,头盖骨露出,要是头盖骨都被撬开,那脑子……”

    “嗯嗯……”黄鼠狼终于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不断的哼着,仿佛是让王波快点杀了他,不管怎么逼供,他都不会吐露半点消息。

    王波再次抛出一个杀手锏,把小刀顺着他的大腿往上滑,口中阴测测的说道:“你说我要是把你的两颗蛋蛋给削了,命根子也切成细丝,那将会是个怎么样的酸爽感……”

    黄鼠狼的脑袋猛地向前撞出,王波轻轻一推,他立即向后仰倒在地。王波逼近前去,用膝盖顶在他的小腹上,让他挣扎不起来,说道:“这么硬气?好!”

    话刚一说完,举起手中小刀,陡地朝黄鼠狼的大腿根部挥下,黄鼠狼猛然发出凄厉的哼声:“嗯!”

    王波突然收住刀势,小刀抵在黄鼠狼的的大腿根部,转头看去,却见黄鼠狼又是怨毒又是恐惧的瞪着他,眼中泪水横飞,脑袋上下的连连抖动,看来是答应说出地道的事了。

    王波心想:“男人的命根子果然是最重要的。”

    他道:“你现在立即带我去你们地道的出口地点。要是敢骗我,哼哼!不过,你要是老实配合,我说不定会放了你,明白吗?”

    黄鼠狼现在恨不得一口就咬死眼前这个人,可是对方身手太厉害,自己怎么被对方捉住都不知道,想要反抗逃走是不可能的了,最让他害怕的是这人的手段,话不多,一言不合手起刀落,连一秒钟考虑的时间都没有,冷血无情之极,就算他深受严格训练,终究还是心生畏惧。

    王波道:“爬起来,把身体压低,慢慢往前走,快点!”

    黄鼠狼在王波的帮扶下艰难的爬起来,单脚跪蹲着。王波见他两条大腿行动不便,显然刚才那两刀刺的伤口太深,想了想,取出云南白药和医用纱布替他简单的包扎一下。

    这番举动令黄鼠狼动容了一下,看了看王波,眼中神色变换闪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王波忙完一切后,说道:“我把你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别大声乱叫啊,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伸手将堵在黄鼠狼嘴里的东西拿掉。

    黄鼠狼嘴上得了自由,立即问道:“你是华夏特种部队的?”

    王波一愣,随即诡异的一笑,既然被对方误会自己是华夏的特种部队,那他也不想多做解释,华夏军队有一个传统那就是优待俘虏,这个优待政策比对自己的军人还好,甚至当作亲生爹娘来供养,简直是牛掰到了极点,让他国惊讶的不敢相信。

    我抢了你的东西杀了你的人,不仅没有被枪毙竟然还有这么好的优待?哈哈,那不怕多抢几次多杀几次了!反正最后都会没事,还能被人当作亲生爹娘来供养,这种好事谁他吗不愿意干!

    他心想或许这个身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也不承认更不会否认,催促道:“快走!”

    王波带着黄鼠狼先是逃出华夏军队的包围圈,这才让他快点带自己赶往地道的出口地点。

    后面的战斗已经变得稀稀落落,看来华夏军队已经攻进去,想必那些暴徒也所剩无几,这么长时间过去,说不定还存活下来的都已经从地道里逃跑了。

    黄鼠狼两条腿的伤口被王波刺得太深,走路有点不利索,王波可不管他痛不痛,只要他指出方向,拽着他的手臂飞快的往前疾奔,他几乎都是被拖地而飞,心里惊惧异常,这人究竟是什么人?跑动的速度竟然比车还要快?

    奔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只见前面出现一个山崖,隐约中听到山崖底下有脚步声传上来,赶紧跑近前去。

    王波按着黄鼠狼趴在山崖顶上,往下看去,这山崖不是很高,三四层楼的高度,称山崖太过,顶多也就是个小山坡。底下山坳当中人影绰绰,两两成组的抬着箱子急速奔跑,箱子里装的不知道是武器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他小声问道:“下面是出口?他们都是你的同伙?”

    黄鼠狼的嘴早已经是又被堵上,连忙点头回应。

    王波又问:“他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嗯嗯……”

    王波只顾看下面的情况,头也不回的骂道:“你嗯什么嗯!问你话呢!信不信我一道捅死你!”

    “嗯嗯……”

    王波甩手一巴掌拍在黄鼠狼的脑袋上,“你哑……呃……”

    他回头一看,这才明白黄鼠狼的嘴早已经被自己给堵上,哪里说得出话来。

    他道:“我可以让你说话,但是你别叫啊!否则,一刀下去让你成为没卵子的太监!”伸手扯下堵在黄鼠狼嘴里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