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一章 又见绑架
    王波大喜,毫不迟疑的向河流左岸发足奔去,过了一会儿,忽见前面竟然出现一个村庄,所见房屋尽皆简陋,村民面有饥色,表情呆滞,眼神空洞,好像木偶一般,毫无生气。

    他看着眼前的村庄场景,只觉得心中陡然变得空空落落,一阵悲酸苦涩从中生起,刚救出慕青,转眼俞睿雅又落入贼手,军靴已经逃出国境,从此逍遥法外,现在他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这天下之大,人海茫茫,他真的不知道该往哪找了。

    他想起之前俞睿雅二话不说答应替换做人质,而自己也保证过一定会把她救出来,不让她受半点伤害,可是现在人都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早知道在边境线前,拼死也要把军靴拦下来,怪只怪他太特么的盲目相信心中崇拜的对象,想不到最后竟然败给死板的规章制度手中。可惜,现在再怎么的后悔也没有用,世上只有老鼠药,没有后悔药,一切还得靠自己,靠别人是没用的。

    太祖说过: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但是还有另外一句话:自力更生,丰衣足食。那就是说:团结可以,但归根到底还是得靠自力更生。自己都不动手,就算团结力量又能帮你做到什么。

    王波定定神,心想:“现在必须冷静,虽然在他国境内,语言环境等等一切都不熟悉,但是一个男人带槍挟持着一个女人目标这么大,肯定很容易打听到消息。再说,俞睿雅是刑警,路上也会想办法脱身,只要她逃走,就会有办法离开缅甸,一切都要乐观一点,不能悲观。”

    他抬起头,茫然的眼神变得坚定,游目四顾,当下往村庄走进去。这里靠近边境,村民有的会几句华语,王波一路问人,遇到不会说话语的就用身体语言连比带划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村民虽然不认识这个外来的陌生人,却也没有排斥,连问好几个人,全都说摇头摆手,示意没有见过。

    王波只好继续往前找,一路上边问边找,最后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完全就是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闯乱窜,毫无目的。

    在缅甸境内找了两天,毫无所获,王波又是沮丧失望又是忧心忡忡,这两天四处乱转,漫无目的,不过却发现会说华语的越来越多,此时他已经深入缅甸的北方腹心内陆,靠近克钦邦与实皆省的交界地带,一个盛产翡翠的地区:帕敢。

    这两天两夜,王波为了找俞睿雅,一路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忧心费思,没有一刻停歇过,身心都觉疲累不堪。

    他发现这个叫帕敢的地方突然多了很多华人,找人询问了一下,原来今天帕敢正在举行翡翠投卖会。由于去年在老场区的帕敢发现一个新的翡翠场口,出产的翡翠结晶细、种好、透明度高、色足、个头大,比以往都要好,堪称有史以来最好的翡翠品种。

    各个国家的珠宝商家蜂拥而来,尤其是华夏国的商家来得最多,怪不得会有这么多说华语说得这么顺溜的华人面孔。

    王波无暇去关注什么翡翠投卖会,什么赌石之类的。初初一听到赌石之类的话,他不禁惊诧,石头还能够拿来赌?这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对这些不懂,也不想了解,现在俞睿雅和军靴两个人一点消息也打听不到,都两天两夜了,他们会不会早已经逃出缅甸境内,正赶往军靴的老巢呢?

    他打算往北走,出了缅甸境内就会进入阿三国,穿过阿三国就会到达华夏的西藏,俞睿雅说过,军靴他们提到的“圣战”与中东、西藏、新疆一带的某些组织有关,说或许和東.突的暴恐组织有关,只要找到他们,就算闹得天翻地覆,也要把俞睿雅救出来,因为这是他作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承诺。

    这一路上水和食物消耗得所剩无几,王波便走上街头的超市买必须物品,这里竟然可以直接用华夏币交易,比美刀还要坚挺有信用,可见华夏对缅甸影响之深。

    水和食物买好之后,王波再不逗留片刻,立即离开。正走在山路中,忽见前方山坳里远远跑来一个四眼男,身后还追着两个拿着刀片的男子。

    那四眼男看到他后,脸露惊喜,慌张叫喊:“救命啊,绑架抢劫啊……”

    王波眉毛一挑,他现在对绑架这一词颇为敏感,甚至是厌恶、怨恨,不过也不想多管闲事,往路边一闪,让开道路。

    那四眼男惊喜的目光顿时为之一暗,明白这个人是要置身事外,边跑过来边绝望的叫道:“那位先生请你救救我吧,我们大小姐被强盗捉走了,只要救我们走,我们可以给你很多钱……啊!”

    他才说了几句话,就被后面追赶上来的两个男子扑倒在地,三人就在王波面前的四五米远的地上缠斗。

    不一会儿,四眼男就被制服,嘴里被塞进一块破毛巾,说不出话来,只是趴在地上拼命的仰起头对着王波“嗯嗯”的叫喊。

    其中一名拿着刀片的男子恶狠狠的瞪着王波,用生硬的华语说道:“别多管闲事啊,小子,否则,有你受的!”

    王波面无表情,不作理会。

    另外一人已经用绳子把四眼男的手缚在身后绑住,显然他们为了这次的绑架做好准备。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摇摇头,两人同时瞪了王波一眼,似警告似威胁,然后便将四眼男扯起来,压着往前离去。

    整个过程王波都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如果没有俞睿雅这件事,或许他会选择出手救下四眼男,可是现在他不想节外生枝,加上这里又不是在国内,要是出手,说不定会惹来更大的麻烦,到时就会耽误他去找俞睿雅的时间。

    他抬起脚步,向前走去,可是走了没几步,前面两个绑匪同时回头看过来,其中一个举起刀片指着王波,喝道:“小子,你跟着我们干什么?信不信我一刀砍死你?”

    王波脚下不停,继续往前走,口中冷冷说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不管你们,你们也别来烦我。”

    那人一愣,眼中厉色更盛:“找死是不是?站住!”

    眼见王波越来越近,那人大怒,举起手中刀片大喝一声:“找死!”便朝王波脑袋上劈下。

    王波陡地伸出手抓住那人手腕,运劲一扭,那人“啊”的一声惨叫,“当啷”一声,刀片掉在地上,再飞起一脚,那人又是一声惨叫,向后直飞出七八米远,掉在地上挣扎一会,便趴在那没了动静。

    另外一个人大骇失色,惊恐的看了王波一会,又看了看摔在七八米远的毫无动静的同伴,转身拔腿就跑。

    四眼男双眼圆睁,眼中不敢置信,随即爆发出惊喜的耀眼光芒,跑到王波面前,“嗯嗯”的不住叫喊。

    王波理也不理他,继续往前走,那四眼男一愣,不愿放弃的又绕到前面,“嗯嗯”的乱叫。王波依旧置之不理,往前直走。那四眼男再次绕过来,挡住去路,王波冷冷道:“你要再敢挡路,我就一脚把你踢成那个人一样。”

    四眼男眼中现出惧意,禁不住退开两步,他看了看后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绑匪,又看向继续往前走的王波,心中一狠,快步追赶上去,再次挡住去路,“嗯嗯”的叫着,眼中虽然还是很害怕,不过却是很坚定。

    王波停下脚步,眼睛斜睨,这个四眼男看起来也有四十来岁,脑袋向前伸得老长,口中“嗯嗯”的叫,然后背转身体,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不断的抖动。

    如是几次后,王波道:“你是想让我把你的手解开?”

    四眼男“嗯嗯”的连连点头。

    王波道:“好,我解开你的手,你等下不要再烦我,否则,我一脚把你踢飞!转过身去。”

    四眼男噤若寒蝉,连忙转过身去。

    王波抬手挥起,刀光一闪,四眼男绑在手上的绳索立即断开,收回手上的小刀,再次迈步往前走。

    四眼男双手得了自由,立即把塞在嘴里的毛巾扯出来,喊道:“先生,先生,你等等!”

    他见王波仿若未闻,心中又急又怕,面上神色变换不定,牙关一咬,快步追上去,不过他却不敢挡在前面,只在旁边苦苦求道:“先生,求求你了,你救救我们大小姐吧,我们可以付酬劳,你要多少钱都可以,一百万?三百万?五百万?你要多少都行!”

    四眼男见王波还是不为所动,心下一狠,跳到前面,张开双手挡住去路,大声道:“就算你打死我,我也要说的!”

    王波冷冷道:“真的?”

    四眼男恐惧的后退两步,随即又往前踏出一步,坚定说道:“对!”

    王波道:“你刚才说要多少钱都可以?你很有钱了?”

    四眼男道:“不是我有很多钱,是我们集团,我们大小姐有很多钱!我们东方集团是华夏国最大的珠宝商!”

    王波道:“既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赶快跑回去叫人来救人?我就一个人,你缠着我有什么用?靠人不如靠己!”

    四眼男急道:“这里离城市太远,等我把人叫来,我们大小姐都不知道被那些绑匪捉到哪里去了?求求你,救救我们大小姐吧?”

    王波道:“我自己还赶着去救人,哪里管得了你们什么大小姐,让开!否则,我真的不客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