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二十章 憋屈
    又行了一阵,但觉眼前一空,原来已经跑出山林外面了。【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军靴望着远处的一块石碑脸露喜色,王波猜想那定是华夏与缅甸的边境界碑。他心中疑惑:“就算看到界碑又怎么样?你是个罪大恶极的暴恐疯子,就算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你全副武装出现在华夏境内,被你逃过去也不差这几米的距离,他们一定会冲过去把你捉住,这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但听前方左侧响起一个男声音:“前面的人立即停下!你方已经靠近华夏与缅甸的边境线,立即放下武器投降,否则,一切后果由你方负责。”

    军靴只当没听到,继续催促俞睿雅赶快往前跑。那个声音又喊了两遍,就不再出声警告。过了一会儿,槍声陡然响起,王波立即向前趴倒,转眼看过去,俞睿雅和军靴也趴在地上,可是军靴还是不停的用枪头催促俞睿雅往前爬。

    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王波回头看去,但见一队双手握着黑色自动步枪,身穿军绿色迷彩服,脸上也图着迷彩色的人正快步跑上来,那双眼睛精光闪闪,杀气凛然。

    他转回头来再次看向前面正在向前爬走的两人,心道:“这是在作困兽之斗吗?就这十来米的距离,爬到对面又能跑得掉吗?”

    突听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前面的,快把武器放下,双手抱头,头朝下,趴在那别动,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王波依言照做,把枪和手榴弹全都放在旁边,然后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随即脚步声靠近,很快就有一个人上前扭住他双手,用膝盖压住他的后背。他口中叫道:“疼疼疼,别这么用力,我是追逃犯救人质的好人,轻点!”

    那人道:“你的身份还不能确定,我们必须先控制住你。”

    王波道:“那也不用这么用力啊,我都很配合了,轻点!你们快点去前面捉住那个男的,他叫军靴,是个暴恐疯子,那个女的是女刑警,叫俞睿雅,被他捉住了,快去救人!”

    那人见王波这么配合,说得也很诚恳,就把压着的脚抽开,声音也没有那么严厉,说道:“我们知道怎么做!谢谢你的配合,等查清楚你的身份,我们自会放了你,如有冒犯,还请你见谅。”

    王波抬头朝前面看去,不由一愣,却见前面的矮草丛里蹲着一排身穿军绿色迷彩服的人,各自警戒,却没有看到俞睿雅和军靴两个人,急忙问道:“那两个人呢?你们救出人没有?”

    他扭头看向后面的那个人,那人脸上涂满迷彩色,看不清模样,那人没有回答,面无表情。

    王波大急:“你说话啊?那个女的救出来没有?说话啊!”

    那人依旧不答话。

    王波不由怒火上升,也不再问话,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那人立即死死按住他后背,道:“别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波大怒,却又无可奈何,他如果想要起来,那人肯定按不住他,只是旁边还有两个人持枪蹲着,此时他的身份这些人还不知道,要是冲突起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开槍?只好按下怒火,问道:“请你告诉我,那个女刑警救出来没有?”

    那三个人全都默不作声,半晌,有个人突然说道:“那两个人已经过了边境线,我们没有命令,无权越过边境捉人。”

    王波全身一滞,怔怔的看着那个说话的人,颤声问道:“那……那么说……你们让那个暴恐疯子带着人质跑了?

    那人不说话,再看另外两个人,也是不作声。

    他们虽然不说话,但是王波却已经猜出了结果,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陡然间只觉胸腔爆发出一种酸胀难当的感觉,似乎都快要把胸腔都涨爆一般,怒火也越来越盛,只觉自己这一路追赶而来,所有的心机突然间全都成了无用功,全被这些人给破坏掉。就差这几米距离,就差几米!就凭一句“我们无权越过边境捉人”,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带着人质扬长而去。

    这他吗的都是些什么人?看戏吗?亏我还把希望放在你们身上!

    他越想越恼火,心里头也对这些人充满怨恨,以前他是多么崇拜这些神出鬼没,号称无所不能的军中强人。可是现在只感到深深的失望,没有命令,就看着残害国人,带着人质的暴徒在眼前大摇大摆的离去?

    他吗的难道就不知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吗?一点变通都不会?

    突地,王波腰间运劲一翻,按住他的那个人顿时抓牢不住,被他翻过身来。随即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

    那三个人正要扑过来,王波手捏剑指,接连指出,“砰”“砰”“砰”三具身体顿时软倒在地,脚下一点便向前冲了出去。

    瞬间就冲到边境线的界碑前,但听身后“哗啦啦”枪膛滑动的声音,一人喝道:“站住!否则,后果自负!”

    王波站在界碑旁边,转过头来,面色冰冷,双眼怒火熊熊,从左到右缓缓的对着对面草丛里的人横扫一遍,持枪蹲着的那一排人遇到他的目光心中均都无来由的一震。

    却听王波缓缓说道:“你们果然是好样的!不愧是特种部队!纪律严明,懆守持正!”说罢,转过身去,也不管他们到底会不会开槍,脚下一点,穿过边境,顺着地面上的脚印追进缅甸国境内。

    草丛中,一人说道:“他们都过境,现在怎么办?”

    另一人道:“能怎么办!就这么报上去!至于其他,听命令吧!”

    又一人叹道:“唉,我们也是没办法,我们有我们的纪律。说起来,刚才我也觉得很憋屈,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带着人质离开,这滋味真他吗的不好受!”

    “好了,先把这件事报上去,我们已经耽误很多时间了。出了这么一档事,任务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被取消?列队!把那个女人带回去!”

    “是!”

    王波追着地面的脚印飞快急奔,心里头又是悲愤又是无可奈何,虽知那群人的做法对他们来说并没有过错,可是在他眼中却觉得这些人太过死板,不知变通,简直愚不可及。要是没有上级命令,是不是就算会死一百人一万人一亿人甚至国家灭亡,也不会出手拯救?

    按照当时的情况,他们和军靴、俞睿雅也就相差五六米的距离,就算有人质,两三秒就可以包围住他,以他们训练出来的槍法,只需一个狙击手,一槍就可解决,救出人质,这有什么难?就因为他们已经越过国境,就只能看着别人带着人质逃跑?这他妈是什么纪律规定的?竟然还有这么憋屈的纪律?不要也罢!

    地面上的足迹很多很乱,许是这里平常有很多人走动,应该是那些走私贩留下的。至于军靴和俞睿雅的脚印,根本分辩不出来。

    王波心中又急又忧:“军靴脚上有槍伤,肯定走不远……对啊!他脚上有伤,又来不及包扎,肯定有血渍留下的。”

    他仔细在周围寻找,不一会儿,就看到点点血迹,伸出手指捏捏,还没有完全干涸,应该是刚刚留下的。幸好现在是一月初,还属于寒冷冬季,要是六月暴阳,以他半吊水的刑侦能力,恐怕就分辩不出来了。

    沿着血迹一路急奔,突然间,眼前出现一条小河,河水很浅,清澈透底,最多只到脚踝处。可是王波却懵了,他快步淌水走到对面,没有脚印,没有血迹,也没有水迹,那军靴肯定是带着俞睿雅沿着河流走了。

    是上?还是下?

    他皱眉苦思,河水这么清澈要是朝上走,肯定会激起一片浑浊的河水流下来,或许,走得太远,浑浊的河水被消散开,我只需往上游追一段距离,到浑浊的河水出现,那么说他们是往下游走的。

    当即不再迟疑,立即沿着河流往上游发足狂奔。过了约莫十分钟,仍不见任何浑浊河水的出现。以他足可以跑出时速至少75公里的速度,再加上军靴脚上的槍伤来猜测,他们两人定然走得没有多远,这么说他们不是往上游走的。

    他立即调转头往下游跑,沿途又小心注意河岸两旁有没有水迹淌上,跑了一阵,突见前面出现数个在河中玩水的小孩。他们全都是面色发黄,身子瘦弱,一看便知是营养不良。

    缅甸是个多民族国家,由于历史原因,境内好几支反官府武装和民族独立势力的根据地,最大的有“克伦民族联盟”、“掸邦”以及盘踞在金三角以毒品为生的形形色色黑、白、红等各种势力团体,如缅共余部、国民.党.军余部、各类大毒枭等。

    这些势力为了地盘为了利益,连年混战,缅甸百姓惨遭劫难,苦不堪言,能解决温饱的也寥寥无几,像极华夏建国之初的五六十年代,甚至有的地方更有不及。

    王波念头一动,取出面包巧克力之类的食物,虽然语言不通,但是用手连比带划,终于知道他要找什么。孩子们得到好处,全都兴奋的指向河流的左边,示意有一个男的带着一个被绑住手的女人往那边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