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九章 选择
    忽听左侧前方传来杂草簌簌抖动的声音,那是俞睿雅避开手榴弹的落脚处,王波心中一紧,军靴身经百战,经验丰富,这声音虽小,却也瞒不过他对战场时机的灵敏意识感应。

    他生怕军靴会对着俞睿雅那边的方向开枪扫射,赶紧从躲藏之处窜出,希望将军靴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好让俞睿雅脱身。

    他跳窜出来的幅度较大,弄得周遭杂草“嚓嚓”直响,顿时槍声响起,一连串子弹射了过来,脚步刚离开地面,子弹便射在脚印上,激起一阵泥土烟尘。

    因为俞睿雅双手被绑,嘴也被胶布封住,只有两条腿能够跑动,行动多为不便,要是跑过去,恐怕她难以避开子弹,只能反方向飞快窜逃,但愿这调虎离山之计能够成功。

    王波向前扑倒,一个驴打滚,滚到一棵大树下迅速躲到后面,“砰砰砰”树身被子弹射中,爆开好几个洞出来。

    他心中暗骂:“槍法还真他吗的准,要是慢上一秒,这花生米可就吃上了。”举槍往外伸出,对着槍声出处连连扣动扳机。

    以军靴的战斗意识肯定早已经转移躲藏之地,心知这几槍射出也没用,这只是尽量把火力吸引过来而已。

    不知道俞睿雅逃远没有?要是没有,但愿她暂时先不要动,那个军靴太难对付,始终都和自己拉远距离,很显然是忌惮自己的近身功夫和飞刀,而且他槍法很准,稍一露头,就是一连串子弹飞过来。

    不能在这么拖下去,俞睿雅的位置可能已经被军靴察觉,原本拖时间对己方有利,可是军靴肯定会捉住这个战机,想方设法去捉住俞睿雅做人质来脱身,得想办法跑到俞睿雅身边保护才行。

    他抬头四顾,其时正值黎明前时分,天边虽然已经透白,但是周围尽是高大的树木,一阵风刮过,林叶沙沙作响。山林深深,遮掩住天上照射下来的亮光,而且空中还弥漫着层层雾气,四下里阴暗一片。

    王波心中一动,深吸一口气,拔身而起,在树木的枝干上连点几下,瞬间就窜上树。

    这时,槍声又起,脚下一点,跳到另外一棵树上,在树林中飞快的跳窜。射上来的子弹全都是擦身而过,险之又险。

    他居高临下,看到远处的杂草丛中丝丝火苗喷发,想也不想的朝下开槍,子弹接连不断,那边的杂草也连片连片的被压倒,定然是军靴在滚动逃窜。

    王波如灵猴一般,从树上向前飞窜过去,热兵器的远程攻击暂时斗不过,既然对方这么害怕自己的近身功夫,唯有尽量进行贴身搏斗才能把自己的优势显现出来。纵身一跃,跳了下去,脚下一点,如炮弹发射似的朝抖动的杂草处冲了过来。

    突听得一声厉喝:“站住!否则我就杀了她!”

    王波一惊,急忙刹住脚步,运目望去,只见杂草丛中缓缓站起一人,正是俞睿雅。而军靴却在她身后仰躺着,一手举着突击步枪抵住俞睿雅背心,一手握住了一个手榴弹,眼冒凶光,直瞪过来。

    军靴冷冷道:“别动!否则,大不了我和她同归于尽!”

    王波举槍瞄准军靴,心中焦急,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俞睿雅终究还是落入他手里,这下又因为人质再次被威胁住了。

    军靴喝道:“放下槍!”

    王波道:“不可能!你是什么人,你我清楚,放下槍我们两个都没命。”

    但听“嗒”的一声脆响,手榴弹的保险被拉开,军靴手中握紧手榴弹,道:“我的手一松,我和她都得死。你不放下槍,那就等着替她收尸!我这一生早就奉献给组织,死又何妨,你舍得她死吗?”说罢,他的手慢慢松开。

    王波心思急转,说道:“慢着!槍我是不可能放下的,最多往后退。”

    军靴盯着他看了一会,道:“你退后三十米。”

    “最多十米!”

    “二十米!”

    “十五米!”

    军靴大怒:“你想她被炸成碎片吗,啊?还跟我讨价还价?”

    王波寸步不让:“隔得太远,等下你要是一枪杀了她,转身就跑,我岂不是亏了?”

    军靴恨恨道:“我就知道你这人不安分,要不是前面情况突发,我也不会一时间忘了去注意你。别废话,快往后退!”

    王波道:“我只能退十五米。你别想着杀人逃跑,否则,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他看了看俞睿雅,见她双眼注视过来,波澜不惊,还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仿佛对眼前的危险毫不放在心上似的。

    他不由一愣,心想:“心态还真是好,这时候还这么冷静。”脚下慢慢后退,但是手中的槍和眼睛却还是紧紧注意着后面军靴的一举一动。

    军靴窸窸窣窣的爬将起来,前面原本激烈的槍声渐渐减弱,随后便是偶尔零星响起数声,却是渐行渐远,显然他的同伙已经突围逃离,正被那帮人追击。

    他死死瞪着王波,原本有人质在手,又有人在暗处盯着此人的一举一动,一切都能尽在掌握之中,可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然遇到最不想遇到的人。

    这帮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训练?不可能!他们训练用的都是空心弹!现在又是实弹又是手榴弹,显然是全副武装的急行军,应该是要过境去做任务!或许缅甸又有外国势力在搞小动作,他们这才出动。

    现在就算猜到那帮人出现在这里的动机也毫无用处,本来一切都计划好的,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又被眼前这小子窥准时机动手,腹背受敌,防不胜防。

    他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局势对他愈加不利,再不想办法逃走,等下就跑不了了。

    这小子油盐不进,软硬不吃,身手又好,枪法也准,在电视新闻直播里他说过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真他吗的放屁!普通人会有这么厉害的身手枪法?上当了!果然官方新闻全都不能相信啊!

    他又是后悔又是悲愤,现在脚上又有槍伤,看来想要完全甩掉这小子那是不可能的了。想了想,说道:“小子,就算你把人救走,你也回不去。你杀了四个便衣,回到国内也要判刑,不如跟我合作,一起离开这里。你要是还愿意加入我们组织,一切既往不咎,要钱给钱,要女人给女人。”

    王波心里冷笑:“话说的好听,区区缓兵之计,真当我是傻子吗?”口中说道:“我判不判刑用不着你管。只要你放了她,从此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大家互不相干。”

    军靴怒道:“正如你所说,你清楚我,我也明白你。你这小子年纪轻轻,却心狠手辣,说杀人就杀人,你说的话谁信得过!废话少说,两个选择,一是我现在立即跟这个女人同归于尽,二是我带着这个女人先过边境,等我安全了自会放她走。你选吧!”

    王波心道:“我心狠手辣?我杀人都是被你们逼的!”沉思了一会,他已经没了同伙,只剩下一个人,虽然战斗经验丰富,不过他也受了伤,加之局势对他不利,现在肯定急不可耐的想要尽快逃走,路上一定有分神的时候,只要一有机会,哪怕是一秒,我也能迅速救出俞睿雅。

    军靴催促道:“快点!我数三声,再不选择,我就杀了她!”

    王波道:“我选第二个,就当送你一程好了。”

    军靴道:“你走前面!”

    王波道:“你当我傻啊!你要是在背后放黑枪,我岂不是死得很冤?”

    眼下情势越来越急,说不定那帮人正往这边赶来,这小子还有心情跟自己讨价还价,肯定是在拖延时间。

    军靴被气得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两人无论谁走前面,都怕对方放黑槍,只好说道:“你在那边走,保持距离,不能靠过来。”

    王波移动脚步,两人隔着十五米的距离并排而行。走了几步,猛地想起慕青,回头看去,隔得太远,中间又有足有人高的杂草和树木挡住,哪里看得清,要是大声叫她等自己,又怕会招来军靴的同伙,只好暗暗希望慕青千万不要离开,或许等下那帮人找过来会发现她,到时候她就安全了。

    军靴脚上虽然中了一枪,但是速度竟然丝毫不慢,三人快速的在山林中穿行,行了一阵,突听得身后脚步声急速追赶上来。

    王波猜想,肯定是那些人追上来了,慕青或许也已经被他们救走。这么一想,他心下稍安。

    侧头看向另一边,军靴不断的用槍头去顶俞睿雅后背,显然是催促她快走。再看俞睿雅脚步踉跄,似乎走不动了,昨天四十多公里的山路她尚且走得健步如飞,虽然气息微喘,但是也不至于这副迈不动脚步的娇弱模样,肯定是在拖延时间,好让后面的人追赶上来。

    他心想:“平时一副冷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没想到现在倒是演得挺逼真的。女人果然是最会演戏!”

    过不得多久,天色渐亮,远处的高山尽头已经可以看到金色的光芒越来越盛,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甚至左右两边都被人给包抄住,不用过久,三人肯定会被拦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