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七章 替换人质
    王波来到俞睿雅面前,把手上的水和食物递过去,俞睿雅还是不发一言的接在手中,王波猜想她肯定是因为自己杀了那四个便衣刑警而恨上他了。

    他也不想多说什么,转身就要走开,突地又停下脚步,再次转过身来,压低声音问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俞睿雅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这里还是雲南的腾冲县内,大概再过三十公里左右,就会走到我国与缅甸的边境线。”

    王波皱着眉头想了想,又道:“你猜不猜得出他们是什么人?”

    俞睿雅道:“那个叫军靴的人提起过‘圣战’两个字,应该是中东与新疆、西藏一带的某个组织,非要说是什么人的话,或许与****有关联。”

    王波一惊,道:“这么说他们都是那些极端的分裂疯子了?在国土的西边闹不起来,干脆就来到内陆或沿海城市来搞混乱!”

    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他们为什么走这条这么难走的山路了!他们想借道缅甸,穿过印度,然后返回老巢。这帮疯子,倒也聪明得很,知道要是走内陆路线,肯定脱不了身。

    他看向军靴两个人那边,想了想,走过去,递出一瓶矿泉水,道:“喝水吗?”

    军靴斜睨,说道:“我们自己有。”

    王波又掏出一包烟,“抽烟不?”

    军靴道:“火光会暴露目标,烟头、烟灰会留下痕迹。”

    王波只好收了起来,又道:“刚才你说连夜赶路,我们几个大男人没关系,可是她们两个是女人,走了一天的山路都累坏了,你也看到脚都磨破了,要是男人忍忍也就算了,可是女人的话这怎么走得了,要不,让她们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再赶路?”

    军靴道:“还有三十公里左右,到了边境有的是时间让她们休息。”他顿了顿,看向慕青,大概是在观察慕青被磨伤的双脚,沉思了一会,收回目光,继续说道:“这一路走来,你气不喘汗不流,体力很不错!我可以让你背她走,不过,那个女的得换过来,你们可以拒绝,不过要是走不了而掉队的话,后果……哼哼!”

    王波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他想交换人质,让俞睿雅代替慕青。王波皱眉想了想,慕青两只脚都被磨破,她一个都市女白领,从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等下哪里还能继续赶山路,俞睿雅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刑警,或许还能坚持,可是让她换下慕青做人质,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他道:“我会跟她们商量一下的。对了,你看我都加入你们组织了,能不能告诉我,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军靴冷笑一声,道:“加入?哼哼,还早着呢!你只是勉强过关而已,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加入我们的组织么?”

    王波心想:“你以为我愿意加入你们那个什么破组织吗?”面上却依然挂着笑容,说道:“无规矩不成方圆,贵组织果然严谨。其实,我想说的是,我都答应加入你们组织了,就算她们两个跟着到达边境,还不是要按照我们的约定放她们走,倒不如现在就让她们离开,那我们的速度不是更快了?”

    军靴笑道:“她们走不走都没多大关系,但是,你嘛,不像是个安分的人啊!”说罢,他和旁边的同伙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哈哈”的笑了起来。

    王波跟着讪笑几声,还是不放弃的继续说道:“现在时间还有很多,闲着也是闲着,你们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们组织都有什么福利?”

    军靴笑道:“只要你能完成组织交给你的任务,你想要什么,组织都可以满足你。”

    王波道:“无论我想要什么,想要多少都行?”

    军靴收起笑容,眉头皱了一下,道:“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价钱,那就要看你值不值得了。”

    王波追问:“那你们的价值是多少?”

    军靴肃然道:“我们早就把我们的一切都奉献给组织,组织给多少,我们就拿多少。”

    王波道:“那你刚才不是说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价钱吗?其他人总有家人要养吧,要是组织给的少了,家人怎么养活啊?大家打生打死的,还不是为了让家人后人生活的更好一点吗?说句不好听的,要是某天出个意外死了,以前得到的太少,那以后家人谁来养?”

    军靴眉头紧皱,似乎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霍地抬起头来,盯着王波,冷冷说道:“说吧,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王波睁着一双人畜无害,纯得不能再纯的眼睛,缓缓说道:“我这是在担心我加入组织以后的福利罢了。我先说明啊,以后要是组织给不了多少,那我只能自己寻找一些外快,替我自己增加福利了。毕竟,每个人都还有自己的家人要养的。就算是孤家寡人,将来的某一天要是遇上他值得珍惜的人,也会为对方能不能过上好生活而着想的。”

    军靴还是不发一语,静静的看着王波,看他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王波平静的说道:“我呢,身上还有点小钱,你看啊,按照约定我的两个女同伴迟早都要放走,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既然这样咱们能不能想个折中的办法,把这个时间提早一点。你看她们价值多少才能让她们提前离开?我这是为大家谋求福利,赚取外快,这样……你们的家人也可以把生活改善得更好一些。”

    他越说声音越低,因为他看到军靴图着迷彩的脸上露出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极为诡异,意味深长。

    军靴淡淡说道:“说完了?”

    王波似乎有些窘迫,讪讪说道:“暂时先说这么多,以后要是有什么好的福利,咱们还可以相互商量商量。”

    军靴道:“那你可以走了,别打扰我们休息。你也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否则,等下要是有人掉队,别怪我没有提醒过啊!”说罢,就不再理会王波,抱着槍靠在一颗大树上,闭目养神。

    王波觉得这番谈话有点自讨没趣,只好转身离开,感觉刚才军靴好像有些意动,可是却又没有什么表示。难道他们已经被他们的组织完全洗脑,彻底死忠了?

    不可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就算圣人也做不到大公无私,普通人又怎么能做得到呢?

    虽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的收获,不过,种子应该是种下了,只要等到长大成熟就可以了。

    王波来到慕青面前时,不由一愣,但见她歪头靠在树上竟然沉沉的熟睡过去了!胸前垂放着的两只手上还一手拿着矿泉水一手拿着面包,嘴里还叼着一口刚咬下的面包屑。脸色憔悴苍白,秀眉紧锁,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两条大腿张开伸直,毫无往日妩媚动人的模样,看起来既狼狈又可怜。

    他看得心疼不已,心中更是觉得对不起她,摇摇头,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静静的看了一会,转头朝俞睿雅看过去,只觉心中又是为难又是苦涩。

    慕青两只脚都被磨破,接下来的三十公里山路肯定难以走得了。他背着一个人走三十公里肯定没问题,但是要让俞睿雅代替她做人质他就有点难办。

    他也知道只要他说出来,以俞睿雅的刑警身份肯定会答应,可是这份人情也算是欠下了。说真的,要是俞睿雅不是什么刑警,人情欠了以后找机会还也就是了。

    但是,因为王波身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根本不容许他接触任何与官方有关系的人,一旦暴露,以华夏的一贯做法,只要你是华夏人,你的一切都是国家的,要你贡献,你就一定要贡献,不愿意就等着河蟹!

    到时候肯定会有各种威胁利诱,甚至会被囚禁研究,要你做这做那,从此不见天日,毫无人身自由。

    有时候王波每每想到这件事都会提心吊胆,诚惶诚恐,他有本事跑,可是父母、亲戚朋友等等各种羁绊他怎么割舍,狠心不管吗?他自认自己做不出这么冷血的做法。

    他沉思良久,决定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眼前的事还没有解决,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王波缓缓走了过去,俞睿雅自顾自的吃着东西,不作任何理会,看来那四个刑警的事已经让她心有芥蒂,说不定三人要是能够逃脱,转头就会说要逮捕他。

    王波心中暗暗叫苦,硬着头皮说道:“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俞睿雅冷冷的看过来,没有出声。

    王波实在受不了她这副犹如万年寒冰的模样,心下一狠,继续说道:“我的朋友,慕青,因为这趟山路走得太久,两只脚都受了伤,等下恐怕是走不动了。我刚才问过他们,他们答应让我背着走,但是有个条件,那就是……就是……要你换做人质……”

    俞睿雅不做任何考虑,立即说道:“行。”她紧紧盯着王波的眼睛,“你告诉我,那四个便衣是不是都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