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六章 讨厌死你了!
    军靴道:“学过几招三脚猫功夫,都是摆不上台面的。再说传统武功大都已经失传,就算学过,那也是后来改造出来的四不像,跟你的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

    王波笑道:“你太捧我了。”他装作很感兴趣的看着军靴身上的装备和手上的槍,“你们很职业啊!跟电影上拍的简直一模一样,这槍……好像不是华夏的槍,这么像米国的那种突击步枪。”

    军靴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波,道:“想套话吗?哈哈,我也不怕说,现在要是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啊?就算核弹也能买来,对吧?”

    王波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哪怕是人命也行。”

    军靴心中一动,觉得王波话中有话,斜着眼瞧了一会,道:“时间到了,立即出发。”

    他旁边的那个同伙转身走向慕青,王&amp;无&amp;错&amp;小说{www.yuehuatai.com}波忙道:“没必要压着人走吧?周围都是你们的人,我们根本也跑不了,对吧?”

    军靴肃脸道:“有必要!谨慎是我们能活到现在的原则之一。绑起来!”

    王波大怒,瞪着军靴,拳头握紧,跃跃欲试。军靴平静的和他对视一会,笑了笑,转身走开。

    王波无可奈何,敢怒不敢动手,只能怀着恨意看着对面的那个人将慕青的双手重新用绳索绑住,连嘴都再次用胶布黏上,不让她发出声音。

    他和俞睿雅再次被命令拉开距离,不准靠得太近,只能远远跟着。五人又变成两组一前一后的继续往前赶路。

    天色渐黑。王波估摸他们走了大约有四十公里左右,环顾四周。尽是林木,虫鸣鸟叫。煞是静寂。

    这一路全程由军靴在前引路,尽往荒僻的小路穿插行走,山道崎岖,他倒不觉什么,可是听到身边的俞睿雅已经有些气喘,她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刑警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慕青现在是什么情形。

    他抬头望向前面,看到慕青每往前走一步都走的非常沉重非常艰难,可以想得出她现在是咬着牙勉力坚持。那具纤细背影在他眼中显得如此娇弱,让人怜惜。

    他越看越觉得心疼,怒火也越来越盛,之前他已经好几次提出休息的请求,可是那个军靴只当没听见,置之不理,径直往前赶路,心中恨恨的想着:“你别落在我手里,不然。我非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又行了一阵,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山林里响起“咕咕”“吱啾啾”等等不知是走兽还是飞鸟发出的声音,把周围显得更加的寂静、空幽、诡异。

    只见军靴陡然停下脚步。高高竖举着拳头,示意大家停下,他回过头来。说道:“休息一个小时,然后连夜赶路。天亮前一定要赶到边境。”说罢,他便和他的同伙走到另外一边去。

    王波立即快步走到像一只鸭子似的曲腿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的慕青面前。紧张说道:“慕姐姐,你觉得怎么了?来,先喝口水。”

    慕青接过矿泉水,仰头猛灌,喝得太急顿时被呛到,连连咳嗽起来。王波忙道:“别急,慢慢喝。”

    慕青咳了数下,终于把气缓了下来,她怔怔的看着王波,神情有些呆滞,好像傻了一般。

    王波一惊,急道:“慕青,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突地,慕青“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眼泪好像决堤似的直往下流,王波一怔,手忙脚乱的说道:“你……你别哭啊,这……很快就会过去的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安全离开这里的。”

    慕青双手捂住脸,只是不住的哭,却没有说话。王波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心里只恨自己没用,都已经看到她本人却没能力把人救走。

    这趟山路崎岖陡峭,加上被军靴他们不住催促快点,就算是成年男子也吃不消,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受得了。

    王波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愤怒,朝军靴他们的方向瞪过去,恨不得立即把他们杀死了事。要是就只是他们两个人,三两下就能解决,但是又不知道周围到底跟着他们一起行动的有多少人,又躲在哪里。

    这一路来他已经集中所有精神力想要探出那些人的具体位置,可是对方许是隔得太远,根本就探不出半点情况,只能是见一步走一步了。

    突听慕青娇声骂道:“你死人啊!就不知道安慰安慰我吗?”。

    王波“啊”的一声,转过头来,有些发懵的看着慕青,愣愣的说道:“这个……你想让我怎么安慰你?”

    慕青气道:“你就是个猪木头!我哭得这么伤心,你至少……至少……猪木头!猪木头!猪木头!”

    她恼怒的瞪着王波,连骂三声猪木头,见王波一脸的懵逼,突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随即又瞪了王波一眼,哭丧着脸叫道:“哎呀,我的脚好痛!”贝齿紧咬,慢慢把两条大长腿伸直。

    王波被她又哭又笑的弄得不知所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也赶紧伸手帮她移直两条大腿。

    “呀呀呀,你轻点行不行?真是猪木头!”慕青呲牙咧嘴的骂道。

    王波忙道:“对不起,对不起……”

    等慕青把两条大长腿伸直后,王波道:“慕姐姐,我把你的鞋子脱下来看看,你忍着点,可能有点痛。”

    慕青点点头,两排洁白贝齿紧咬,“你轻点啊!”

    她脚上现在穿的是一双长长的军靴,肯定是那个叫军靴的人在出发前让她换上。记得她出门上班时是穿着一双小高跟鞋,要是穿着高跟鞋走这趟山路,两只脚恐怕早就废了。

    王波单脚跪在地上,把慕青的腿架起来,慢慢的将她脚上的靴子脱下,慕青不停的抽着凉气,同时还叫骂着:“呀……咝……慢点慢点……啊呀……轻点……咝咝,好痛,啊……呀呀……轻点……

    王波初时还没觉得慕青的叫痛声有什么怪异,还为她感到有点心疼难受,可是转头看到她痛得泪眼模糊,脸上可怜兮兮的,惹人爱怜的模样,同时又感觉到不远处那边的军靴他们望过来的视线,转眼看过去觉得他们的眼神甚为怪异,突然心中一动,不禁有些无语,心想:“你叫就叫嘛,干嘛还叫得这么销魂啊!”

    好不容易帮慕青把两只靴子脱下来,由于不准点灯生火暴露目标,但见淡淡的月光下,那双小巧白腻的纤细双脚显得晶莹剔透,纵然王波没有什么恋脚癖,心中还是忍不住荡了几荡。

    但听慕青说道:“我的脚怎么样了?你快说啊!”

    王波猛地反应过来,老脸一热,忙道:“没事,没事,走得太久起脚泡被磨破了。”他隐秘的从空间仓库里拿出准备好的棉签消毒水医用纱布云南白药等等药物。

    他又道:“你忍着点,我用消毒水帮你清洗一下,然后敷药包扎好就没事了。”

    “嗯……你轻点啊……”

    “……”

    这声音太娇媚了,王波觉得有点受不了,闭嘴不再说话,正要倒上消毒水,想了想,把一捆医用纱布递过去,道:“等下可能还有点疼,你咬着这个,忍忍就好。”

    慕青似乎知道消毒水倒在伤口上会很痛,也没有作声,伸手接过,放在嘴里紧紧咬住,见王波回头看过来,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王波按住她的脚,免得等下她乱自踢动,这才把消毒水慢慢倒下去。

    “嗯!”

    那刹那间的疼痛让慕青痛得全身绷直,脖颈向后伸长,脑袋拼命的后仰,一只手忍不住的抓在王波腰间,又捏又打,口中连续发出闷哼声:“嗯嗯嗯……”

    王波道:“好了好了,再忍忍,很快就好了……”手中飞快清洗掉伤口处的血水脓液,敷上云南白药,再用医用纱布包扎好。

    过了一阵,终于把慕青两只脚都包扎好,王波走了近四十公里的山路都不觉得累,现在竟然被累得额头冒出了细汗,他道:“好了,都包好了。”他轻轻的把慕青的脚放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慕青吐掉咬在嘴里的医用纱布,又哭又骂:“你个狠心的猪木头!按得我这么紧,动都不让我动一下,是不是看我吃的苦头还不够,还想着再来折磨我啊?呜呜……讨厌死你了!”她气不过的提起小拳头又在王波后腰处捶打了几下。

    王波听着她娇媚的嗔骂声,看着那副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中一荡,赶紧道:“没有,绝对没有,我是为你好,赶快包扎好,你就少受点罪了。”

    “咕噜噜……”

    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声音,王波顺着看过去,竟然是从慕青的肚子里发出来的!抬起头来,却见她双颊通红,又是害羞又是窘迫,眼睛一瞪,“看什么看!中午才吃了一点面包,走了这么久,肚子饿了很正常。”

    王波哪敢答话,赶紧取出一大堆食物,说道:“我也饿了,一起吃点东西吧!”

    他随意抓起一些,借口说要给后面的俞睿雅送过去,立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心想:“她这些天遭受的苦难和郁气终于还是爆发出来,不过也好,发泄出来总比闷在心里要好。”(未完待续。)